第三十八章 如思莺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家的解说员解说完毕,底下是一阵较好声,接着眼前一安,大厅上所有的灯都熄灭了,那解说员点燃了一根细绳子,那细绳迅速燃烧,一下子烧到了莲灯之内,莲灯里面还未成熟的莲子里面竟然放的是青色的蜡油,那一经细绳点燃,立马就像星星一般一颗颗亮了起来。
  全场的人呼吸为之一滞,实在是太美了。那荷灯上雕刻的一景竟然就是这聆心岛,一花一树,一草一木都在能工巧匠的手上变成了一副逼真的图画,细细地描刻在这仅仅两尺见方的荷灯之上,这该是废了多少的心血与功力啊!还有这烟雨楼,一片瓦,一根柱都栩栩如生。更为精妙的是经过了红玉晕染的光朦朦胧胧的,就像是常年云雾缭绕的烟雨楼,这意境令人心神一震,不得不叹服创造者的心思灵巧,技艺高超。
  “好,陈家的作品构思新颖,技法高超,得到了在场观众的一致好评,在这里我们先祝贺他们。接下来我们看二号李家给我们带来的作品。”
  ……
  接下来的几个作品虽然也是费劲心思、花样百出,但是于第一个比起来逊色了许多,并没有给人留下太大的印象。
  “下面是我们期待已久的柳家的作品,这个作品将是柳老爷子的封刀之作,想必是费尽心力、十全十美吧!接下来让我们共同期待这位花甲之年的老者的绝世之作,下面有请柳家的解说员。”
  相比于之前的平静,这一会底下彻底沸腾了。这柳老爷子是谁啊,简直就是云城的神话,这几十年来声名远播,每一件作品都是数一数二的佳作。
  这不就是刚刚那两个人说的柳家么?看来有一些来头,茗雪本有些神游的思绪一下子飘了回来,饶有兴致的看着展台。对于那红绸下的杰作也是抱着一种好奇的态度。
  柳家的解说员竟然是个年方二八的女子,长得娇俏可爱,一身的灵气。“这是我爷爷精心制作的一款荷灯,名为如思莺语。”话落一方珍贵的红绸落地,一个精巧的艺术品就这样展现在大家的眼前了。
  说实话,这只荷灯的外形并没有让人惊艳,很朴实,一针一线却是精致的,每一个部位似乎都倾注了老人所有的心力,做的极为认真。
  “说起这一款荷灯的立意,其实,爷爷都是为了我而做的。大家看,这个荷灯的材料是最为常见的油纸,上面用颜料绘制了我和爷爷相处的一些场景。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我是被爷爷一手带大的。你们看这,是我三岁的时候看爷爷做荷灯的场景,还有这里,是我稍大后赌气离家时,爷爷四处寻找的场景,还有这里……
  我记得有一次我把爷爷快要做好的荷灯弄坏了,那个时候我怕极了。爷爷是那么地爱他的作品,每一件都视如珍宝,而我却把他的得意之作给弄坏了。但是后来,爷爷并没有责怪我,他说不管是什么东西都不及我的宝贝孙女在我心中的地位。虽然爷爷那样说,但是我知道爷爷心里是难过的。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我决定为了爷爷学习荷灯制作,继承家业。”柳莺儿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现场一片安静,虽然有些失望于柳老爷子这次的作品过于平凡了一些,却也感动于他们祖孙之间深厚的情感,谁不知道这柳老爷子平生最为宝贝的就是他这孙女了。
  “下面由老朽来说几句”鬓发花白的老者老泪纵横地说道。“我这一生过得风生水起,在奇巧淫技方面的经营也算是颇有些成绩。但是老朽这一生却愧对家人,年轻时冷落夫人儿子,后来儿子离家出走遭了意外,只留下莺儿这一个遗腹子。如今老朽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这最后一件作品就送给我最爱的孙女,作为她成年的礼物。”
  柳莺儿将她爷爷搀下了台,又继续回来解说。虽然这柳老爷子的最后一件作品是寄托情感的,但是也不能没有亮点、没有创新啊!要不然就不会是这一行业的领头羊的。
  “油纸常常是用来制作雨伞的,透光性并不好,而这个荷灯的颜料和油纸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大家站的远,所以不能很好地看清楚这里的暗纹。当里面的荷灯点亮的时候就会映出另一组图景。”
  这倒是和陈家的作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这一些都不是这荷灯最为出色的特点。这最大的亮点呢在这名字上,既然是如思莺语,就必然有着莺语。”话落,柳莺儿自信一笑,然后触动了什么开关。突然,从莲灯中传来一阵悦耳的鸟语声,那就是莺语?果然极为动听呢!不觉间,一缕细细的声音合了进来,是笛声,轻轻浅浅的,像是少女温柔的遐想,有一种烟雨的惆怅,又是无尽的憧憬。渐渐的笛声大了,清晰了。然后是一缕琴声相和,那是一种沧桑的口吻,翻涌的情感压抑着付诸琴弦,看尽沧海桑田,人事变迁,最后将这音弦与笛声紧紧相扣。小心翼翼地跟随其后,看着她欢喜,看着她悲伤,看着她迷茫……却在背后默默地包容着,为她喜悦,为她担忧,为着她操尽了心肠。最后琴音渐渐地低了、淡了、一点点退出舞台,只留下阵阵余音,笛声蓦然回首,失去了琴音的相和,变得悲伤……
  生了死别总是在所难免的。每个人都曾经历过,或许正在经历的路上。那一段精彩的音乐打动人心,现场有很多人情不自禁地默默垂泪。
  “柳老爷子这只荷灯可算是匠心独具啊!不仅仅是技艺上无可挑剔,寓意上更是催人泪下啊!”
  看着自己的作品得到了应有的认可,柳老爷子老泪纵横地站了起来,“荷灯最初是为了许愿而用的,老朽今日在这里也许一个愿,我希望我的孙女能够快快乐乐的过每一天。虽然我们柳家世代传承技艺,但是我并不希望我最爱的孙女承担着这样的压力而不开心。莺儿,爷爷希望你的以后你自己做主,做自己喜欢的,开心就好,不要像你爹一样了……”
  当年柳莺儿的父亲正是因为反抗柳老爷子,不想要将青春浪费在自己不爱的东西上而离家出走的。想来老爷子是后悔当年那么逼迫自己的儿子了,所以希望自己的孙女不要重走他老爹的路。
  “恩!莺儿会的,爷爷,你放心吧!”柳莺儿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
  絮烟走上前来,安抚了一会这对爷孙的情绪,然后问道:“柳老爷子,在场的人都有一个疑问,不知您可否作答?”
  老爷子抹了把眼泪,说道:“想必是好奇我是如何将声音记录下来的吧!其实说来也简单,我又一次外出,在一个神秘的地反发现一种可以记录声音的物质,就把它用在这上面了。至于到底是什么物质,这就不便奉告了。”
  “好的,感谢柳老爷子为我们解惑了。这么神奇的物质,也确实是可遇不可求啊,我们也不便多探寻了!下面就请柳老爷子和柳小姐归位吧!下面就让我们共同期待最后一号蓝家的作品吧!”
  这是本次荷灯品评赛的最后一个作品了,不知这压轴的作品会是什么样的风采。据说这蓝家这一辈出了一个少年天才蓝钦言,对于这一方面的造诣不输于同行干了几十年的人。他独门创造的机关之术更是举世无双、令人叹服!
  茗雪轻呷一口茶,兴致很浓。来的路上她就听说了这个少年,今年才十五六岁,比自己还小一些,但却早已是流枫国内的风云人物。就是子夏霖珣这样的一城之主也得卖他几分薄面。流枫国人对于技艺的推崇果然是前所未有的。
  出人意料的是,这位少年才子竟然亲自充当起了解说员。一副稍显稚嫩的脸庞,却是无比认真的神色,只是面目有些僵硬,表情很不自然,他的手上套着厚重的铁制工具,走起路来有些沉重。
  这个少年很是古怪,看他的眼神总觉得有有一丝不对劲,却说不上来。茗雪心中感慨,醒来已经三个多月了,从桃花满天到碧水清莲,经历了种种,而人世之间的人确实形形**,怎么也看不清楚。且不要管那么多吧!
  那个叫做蓝钦言的少年,缓慢地走上展台,步履有些犹豫。没有想象中的清新俊逸,是一副扔在人堆里都不会被发现的模样。
  “大……大家好!今日的作品……是我……是我精心设计的一只荷灯!”那少年紧张地有些发抖,脸上还是一片认真而带着点怯懦的神色。
  底下开始窃窃私语。“这蓝钦言怎么是这样一副模样,连话都说不清楚,这传言该不会有假吧!”少年天才蓝钦言的名号大家自是深信不疑,但是蓝钦言本人常年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面搞研究,几乎没有几个人见过他,更不知道他竟然是这样一副模样。这让大家产生了怀疑。“也不知蓝家怎么会派他这样一个连话都不怎么说的麻利的人上台解说呢!”底下又有人怀疑地讨论了起来。
  台上的少年几次想要表达什么都没有办法成功的表达出来,急的他的父亲在底下急的吹胡子瞪眼的。“谁让你们派他上台的,他那样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你们想气死我么?”他瞪着眼睛对着他最为倚重的管家厉声责骂道。这回他们蓝家是要丢大脸了。
  “老……老爷,我也没办法啊!这东西除了二少爷没人会用啊!”大管家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谁知却惹地蓝老爷更加生气了,“现在连你也说不好话了么?别人不会用你不知道让他教的么?他这样子是能随便出来抛头露面的么?你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他怒摔衣袖,继续看蓝钦言解说。大管家表面上恭敬地站着,事实上却把自家的二公子大骂一通了。
  蓝钦言在台上不知如何是好,索性不再讲废话了。他不知按了什么机关,手上便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细钩,将红绸给揭下了。在红绸揭下的那一刻,每个人都眼前一亮,完全忘了蓝钦言之前生硬的表现。看到自己精心制作的作品,他终于露出了一丝真诚的笑,表情也不如刚才一般僵硬了。
  这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浅蓝色娟绸做的花瓣,包裹在一个深蓝色的玉台之上,极其清新雅致。可是莲花为何是用蓝色做的呢?这世上可不曾会有蓝色的莲花。见到那蓝色莲花的一霎,茗雪有些恍惚,这蓝色的莲花仿佛记忆里是相识的,颇感亲切,但是她回忆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一下子,蓝钦言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屏蔽了外界一切的干扰,脸上安静而沉寂。他用一个造型奇特的工具轻轻点了下花瓣,突然间花瓣一片片展开,就像是莲花开放的过程,真是美绝啊!正当大家沉醉在莲花盛开的过称中时,却见莲花中央站着一个逼真的人偶,是个身穿一袭黄衣的曼妙女子,人偶并不大,由于距离远看得并不是太真切,不过看得出来,那人偶做的极其精巧。
  人偶手上提着一盏灯,也是一盏莲花灯,那盏等上嵌着几颗并不大的夜明珠,却是亮得很。这夜明珠明明很亮,可奇怪的是,刚刚花瓣未张开的时候一丝光亮也没有透出来,到了这回才发出闪耀大厅的光芒。那人偶起初是静止的,有种娴静恬淡的美,过了一会儿,那人偶竟跳起舞来,身段柔和优美,体态轻盈曼妙,根本不想是木头做出来的死物,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美女。那女子轻轻地旋身,轻轻地落脚,灯笼在她的手中划出一道光亮的弧线,水袖在她的动作间形成美妙的浪纹,当真是绝世一舞,比起之前柳家那一场音乐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东西倒是有趣,那美女就像是活的一样,不知是用什么控制的。”枫子邪饶有兴致地看着舞台。
  “你们看那蓝钦言的五指之间,连出几根极细的天蚕丝,用来操控人偶!”
  “还真是啊!阿雪的眼睛可真是尖啊!”枫子邪说着说着已经靠近了茗雪,倚在边上的栏杆上,嘴角含笑。
  茗雪没有继续理他,认真地看着表演。她越看蓝钦言越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可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就像她怎么也想不到黎烬身上那种熟悉感是从何而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