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子夏青禾的诡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场绝美的表演迷醉了在场所有的人,不知不觉间快要落幕了。
  柳莺儿看着台上的那个少年,有些生气,却也觉得心里甜甜的。她知道,这是蓝钦言送给她的礼物,那个跳舞的少女,刻着的就是她的容颜。
  钦言哥哥,对不起,我不值得你这样对待。她黯然离场,台上的少年瞥见一抹浅黄色的衣角离去了。心里一慌,手上的天蚕丝没有控制好,接近尾声的舞蹈戛然而止。
  现场的人如大梦初醒。怎么回事,蓝公子怎么停了下来呢?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蓝钦言急急忙忙地从台上跑了下来,冲出来烟雨楼。
  枫子邪邪气地弯着嘴角,目视蓝钦言离去的方向。
  这场荷灯品评赛轰轰烈烈地开始,却因为最后一位解说员不知原因地离去一时间有些难堪!
  “蓝公子可能是想起了什么急事,大家稍安勿躁!这最后一组的解说也差不多了,我们就收场吧!下面是评审团的评奖!大家休息片刻,耐心等待!在此期间若是有兴趣的可以近距离观看我们的参赛作品!”作为主持者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要淡定地面对所有的情况,絮烟依旧是千娇百媚的模样,说出的话也一下子让现场平复了下来,不愧是烟雨楼的楼主,想必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奇女子!
  “气死我了,这逆子简直是要气死我啊!”蓝老爷本来已平息的怒气一下子又上来了。
  充满火药味的气氛里,大家都不敢靠近这位拥有着家里最大的权利的一家之主。
  而这一切的制造者蓝钦言却在烟雨楼外的花丛边追上了柳莺儿。
  “莺儿,你去哪里?我……我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没有,钦言,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们不合适!”柳莺儿背对着蓝钦言不敢正面说话。
  “莺儿,你说什么啊?我不明白,我送你的礼物你不喜欢么?我做了一个月呢,小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会做很多的事呢,等这个讨厌的比赛结束了,我就把它送给你。”
  柳莺儿知道,他所说的小莺就是那个人偶!可是……
  不行,她不能继续和蓝钦言纠缠下去了。她要继承爷爷的事业,将他们柳家的祖业发扬光大,而蓝家是他们柳家的世敌,她决不能和蓝钦言再有什么瓜葛了。
  “钦言哥哥,对不起!”她决绝地掰开蓝钦言紧抓着她的手,跑开了。
  蓝钦言正想着追出去,却被蓝老爷派来的家丁给架了回去。
  烟雨楼内。
  比赛已经结束了。神机子前辈宣布了结果。虽然蓝家的作品做的精巧细致,构思神奇。但是由于最后的表演没有完美的结束,所以较之柳家的差了一筹。“最后我来宣布荷灯榜的前三名,分别是榜首,柳家。第二名,蓝家。第三名,陈家。”
  “唉~要不是蓝公子任性,这榜首我看还得是蓝家。那技艺实在让人叹服啊!说不定某天,蓝公子真能做出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呢!”
  “是啊是啊!蓝公子不愧是少年英才啊!”
  底下又热闹了起来。
  这些话听在蓝老爷的耳中无异于火上浇油。他一甩袖,愤怒地离场了!今日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比赛虽然结束了,盛会却并没有结束,接下来是将这些花灯全部都放入水中,供人欣赏。
  茗雪、黎烬还有冷邪正在包间中百无聊赖。
  “结束了,阿雪,我们下去看看吧!”枫子邪拉着茗雪,想要离开。
  在枫子邪触及茗雪的那一刻,黎烬眼神一冷,长剑出鞘了一寸,“要下去你自己去!阿茗不会和你走的!”
  “咳咳……”茗雪颇为头疼这两个人,就没有安生的时候。
  正僵持着。小二推门进来。
  黎烬眼神不善地收回了剑。
  小二见到这样的场面,有些怕了,手抖得厉害。“几……几位客官请用茶。”
  “放下吧!”茗雪瞪了他们二人一眼,吩咐道。
  双方还在眼神交战,小二却已经退了出去。
  在另一个包间内,子夏青禾将子夏霖珣硬拉了出来。
  “我说青儿呀,你拉爹爹出来要干什么?”子夏城主非常不悦,他正在里面和一些当地名人应酬着呢!
  子夏青禾拉着他爹的手臂撒娇,嗲声嗲气地说道:“爹爹,你看着品评赛都结束了,茗雪姐姐他们还在那边雅间里呢,你作为东道主,不能只顾自己应酬,不管他们啊!你去陪他们喝几杯茶吧!”
  奇怪,青儿和茗雪姑娘似乎一直不怎么对盘的,这回怎么那么关心起他们来了呢,还真是反常。
  “青儿,你可是有什么事瞒着爹爹吗?”
  子夏青禾本能地一紧张,拿着娟帕的手紧了紧,答道:“没有啊!爹爹我去看荷灯了,爹爹别忘了哦!”才说完便已跑远了。
  子夏霖珣无奈摇头,接着去了茗雪所在的雅间。
  “子夏城主,你怎么来了?不是要陪一些重要的人么?”茗雪纳闷。子夏霖珣是云城城主,这样的盛事应该是很忙的,怎么有时间过来找他们呢?
  枫子邪不爽地看了他一眼,本来黎烬这个电灯泡已经够碍眼的了,现在又来了个老的。
  子夏霖珣被枫子邪的眼神一吓,冒了一头冷汗。“茗雪姑娘是本官的贵客,更是云城的恩人。本官作为一城的父母官过来陪姑娘喝杯茶,以尽地主之谊。”
  “城主客气了!”茗雪落落大方地行了一个礼,端起手上的茶欲饮。
  “茗雪姑娘!”子夏霖珣着急地喊了声,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茗雪抬头,疑惑地看着他。
  子夏霖珣歉意地赔笑,“没什么,人老了,就容易一惊一乍的。”
  莫名其妙。茗雪也摸不着头脑,“想必是城主这几日没有休息好吧!我们这没什么事,你先去休息吧!”话落,她将手中的茶轻呷了一口,然后放下了杯子。
  此时,子夏青禾推门进了来,“黎烬哥哥,我们去看荷灯吧!”她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走近茗雪时还扔了个挑衅的眼神过去。“茗雪,你死定了!”她得意地对做了个唇形,雅间内只有茗雪一人看见。
  黎烬抗拒地推开子夏青禾,冷漠的表情丝毫不为子夏青禾娇滴滴的声音所打动。他眼神穿过子夏青禾,却是落在茗雪的身上,带着一丝紧张。
  脑袋怎么昏沉沉的,茗雪刚刚还纳闷子夏青禾的话,此刻却发现了什么不对劲。思维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开始一点点混乱,脑袋越来越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她想明白,她就已晕了过去。
  “阿茗……”黎烬一把推开子夏青禾,扶住了茗雪。
  “你怎么了?”大概也只有茗雪出事的时候能看到黎烬脸上慌乱的神色。子夏青禾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冷哼了几声,恼怒之余竟还带着几分得意。
  枫子邪同样着急着,急忙唤出惊雷去找大夫。
  子夏霖珣觉得这事蹊跷,看着样子似乎与自己的女儿有几分关系。他却不好多嘴,看洛王殿下对茗雪姑娘的热心劲,自己要是触了这霉头,估计再官场上是没法再混下去了。
  黎烬一探脉,只觉茗雪脉搏微弱,似有若无,仅凭游丝一般的气力支撑着。他试图给她灌输灵力,却被一道气力给挡了回来,丝毫都进不去。他急红了眼,抱起茗雪往房门而去。
  枫子邪眼疾手快拦住了他,“再等等,大夫很快就会来的!”
  “你让开,她出事的话你担待不起!”黎烬眼中透出的那一股冷意,直接将房内的温度降到了冰点。好在他还没爆发之前,惊雷已经拉着已大夫狂奔到门口了。“大夫你快看看这姑娘是怎么了?”
  那白胡子老大夫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我先缓缓!”
  “人命关天,快先给看看吧!”枫子邪催促道。
  老大夫无奈,缓了口气,便开始搭脉了。
  “奇怪了……”他捋了捋胡子,摇了摇头。
  “大夫,到底是怎么了?”黎烬着急问。
  那大夫犹豫了一会,被黎烬冷冽的眼神一吓,急忙道:“我看这姑娘的脉象,虽然微弱,但却只是虚弱了些,并没有什么大碍。”
  “那她怎么会这样?”
  “这也正是我疑惑的地方,这姑娘身体偏寒冷,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常人要是这般的低温,必定性命不保,但是这姑娘却脉搏正常,好像并没有什么妨碍,着实奇怪!我医术浅薄,怕是帮不上什么忙。”那老大夫越说,黎烬的眼神越冷,最后这老大夫几乎是颤抖着说完话的。
  这话一落,黎烬气怒,“帮不上忙还说那么多废话,让开!”
  “黎烬,你要带她去哪?”枫子邪追问。
  黎烬头也不回,冷冷地落下几个字,“你管不着!”一会就不见了人影。
  黎烬抱着茗雪不知去向,过了段时间,荷灯会也散地差不多了,繁华热闹的烟雨楼一下子沉寂了下来,曲终人散,这里又成了个空有繁华建筑的孤岛而已。
  子夏青禾回到城主府之后,夜半三更,避开自己的丫鬟,悄悄地出了房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