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沉冰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汪细流轻轻地流过寂静的山谷,不同于谷外的白色苍茫,这里却是鸟语花香,万花开遍。
  一位气质华贵的年轻公子站在八角长亭外,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含苞待放的一朵牡丹花,神奇的是经过那一双比女人还漂亮的手的抚摸,牡丹花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绽放开来。男子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温润儒雅的脸上露出半抹笑意。
  今天,她该醒了吧!这个她是什么人?无从知晓。
  突然一阵虚影飘然在他身后,慢慢地显化出实体。竟是个模样端正的男子,他对着眼前的公子行了一个礼,弯腰低头以表示尊敬。
  “公子,皇城传来消息!”他低着头,似乎等那公子询问情况。
  公子拂花的手微微顿了一顿,继而又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继续摆弄着他的奇花异草。这一片花园里花团锦簇,竟比皇宫里的御花园还要好看些。
  后面的男子不敢抬头,一直恭敬地立着,等了好一会儿才再次打破这寂静。“公子,这事有关于那件宝贝!”
  那公子眼神倏忽一边,转过身来。
  感受到周围气氛突然的变化,那男子心里突地一跳,紧张道:“就在昨晚,冰城皇宫里进了两个黑衣贼人!据可靠消息,那件宝贝被盗了!”
  “被盗了?”那一身华贵的公子虽然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却有着一丝明显的不相信。那件东西被作为冰城最大的秘密,一直由璃王秘密保存,从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在哪。就连他几次三番想要拿到,最终都是徒劳无获。
  那男子深怕自己的主子动怒,于是头低的更低了,不敢抬头看一眼。“是的。”他还是如实地回答了,虽然这有可能让自己性命难保。“今早,璃王在大殿上大发雷霆,说是国宝被窃。还重重地惩罚了看顾不利的韩大将军,并命令他三日之内全力追回国宝,要不然提头来见!”
  “呵,这样看来倒是真的,那个老家伙连最器重的心腹爱将都舍得重罚。除了那件东西,应该没有什么能让他做到如此地步了吧!”锦衣公子思索着,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
  “公子,公子,那姑娘醒了!”一个穿着绿色襦裙的丫头慌慌张张地冲到了这里。见到眼前压抑的气氛,急忙闭嘴,恭敬地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小夏,我们去看看雪儿吧!”公子看也没看那个报信的男子,缓缓地向那丫头走去。
  “公子?我们不采取行动么?”男子着急叫住离去的锦衣公子。
  谁知他并没有回头,冷冷地留下一句,“做好你分内的事!”
  清晨的阳光有些突兀,茗雪揉了揉尚未完全清醒的脑袋,她好像做了一个很远很远的梦,迷迷瞪瞪地,现在只剩下些零星的记忆。
  对了,这是在哪里?窗外映入一片霞光,照在屋里是朦胧胧的红,有种还在梦里的感觉。
  “吱呀”一声,精致地木门被推开了。年轻的公子优雅地缓缓走了进来。
  “苍……苍寂?”好像很久没有说话了,喉咙干的厉害,出口的声音也极其沙哑。
  那公子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浅笑着说道:“雪儿,你终于醒了!”
  小夏急忙上前为茗雪垫了个靠枕,茗雪动了动手,只觉得浑身疲软,一点力气也没有。
  “先好好休息吧,你昏迷了一个多月,身子还没好,过会我让下人给你炖点雪参补一补。”那公子轻呷了一口桌子上的茶,似乎又觉得这茶有些不合心意,轻轻放了回去,略带不满地看了看那服侍的丫鬟。
  小夏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急忙低头认错然后将茶水撤下,换了新茶上来。
  茗雪笑了笑,苍寂还是如此,事事都这般讲究,怕是比璃王更懂得享受。“想不到我每次沉睡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都是你!”她有些好奇,自己何时又回到了天璃。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上天眷顾我,要将雪儿这般的绝世佳人赐予我呢!”苍寂的语气轻松而随意,说出这话的时候眼中却闪过一丝光亮,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茗雪并没有放在心上,苍寂那样的人怎么会缺女子,只要他愿意,多少绝世佳人都愿意追随他,但是那些人里不包括她,她的心不在这里。
  她的心在哪里呢?思索间,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在床边慌忙地找了起来。
  “你在找什么?”看她那着急的样子,苍寂急忙上前查看。
  “我的凤鸣箫呢?还有鲛玥!”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我替你收着,你先好好养身体,等过段时间我再还给你!”苍寂毫不在意地说。
  茗雪沉默,为何要过段时间再还给她呢?鲛玥是为苍寂寻的,他扣着,她并没有异议,但是凤鸣箫是她与她的过去唯一的联系,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东西,苍寂为了不还给她呢?
  “好吧,凌霜呢?我想找她来陪我。”见他婉拒,茗雪只好另作他法,苍寂看似温和有礼,容易亲近,但是他决定的事情是绝对没有人可以改变的,这点她比谁都清楚。
  苍寂面无表情道:“那丫头死了!”语气淡淡的,好像并没有什么所谓。
  死了?怎么会?茗雪心中一惊,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到底是怎么回到沉冰谷的,一团团的疑问藏在她心里,却无法寻到答案。
  “你好好养身子吧,其余的事情不需要想!”苍寂依旧是温和地对她说,但却让人觉得像是命令一般,极其的强硬,话落,他嘱咐了一声小夏好好照顾茗雪,便优雅地离去。
  苍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茗雪第一眼看这个世界看到的就是苍寂那一淡笑着的面容,犹如隐世仙人一般俊逸而优雅,他真的很雅,就如空谷里生出的一朵幽兰,天然带着一股醉人的味道。后来他以记忆相要挟让自己去寻找鲛玥珠,儒雅的言辞中,竟不让人觉得丝毫的突兀与不甘愿,为着他那淡然的一笑,似乎为他做天下间所有的事都是情理之中的。但是也正因为那种雅淡,使他独放幽谷,寂寞而难以真实地亲近。茗雪必定是要离开的,她不想再受苍寂的控制,虽然那一种控制好像是心甘情愿的。
  是夜,寒风阵阵,尽管才刚过盛夏,冰城的夜却是冷的,冷的刺骨。钟欣悦不断摩擦着两只手,试图让自己更暖一些,脚步却不停地跟着前面的那个人。
  “哎,冰块面具男?你要去哪啊?我脚疼,我们找个地休息一下好不好?”尽管她的表情多么可怜,语气多么真实,她的意见注定不会被前面走着的人采纳,因为他们本不是同路人。
  果不其然,前面那个冷傲的身影确实没有停下来等她,但却转弯进了一家客栈。
  客栈里的伙计急忙迎了上来,看到男子奇异的打扮,那伙计难得的并没有多少惊讶,而是热情地问道:“公子住店么?是要上房还是普通客房?”
  他将一把剑不重不轻拄在地上,只露出的半张绝世的脸上还是冷漠的表情。“老规矩!”顿了些许时候,却是这般说。
  “好嘞!”小伙计一听急忙去准备。
  此时门外却传来一阵急切的女声,“等等,等等,还有我呢!还有我!”声音是够娇媚明艳的,语气却是有些粗俗。
  小伙计心想又是一庄生意来了,也不计较这一些,急忙热情地道:“姑娘,你也是要住店么?这么晚了,外头不安全。”
  钟欣悦走了一天的路,早已是全身酸痛,这会一跑早已是累的气喘吁吁,她顺了顺气,露出一个更加明艳的笑容,“是啊是啊,我和刚刚那人是一起的。”笑着说话时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更显得这小姑娘甚是可爱。
  “刚刚那人?可是……”伙计却开始犯难了。那位客官这几日一直住这,却从来是独来独往的,从未见过有和这位小姑娘一起啊。这时那男子早已自行上楼回房间了。现在若是上去问,是还好,若不是,那冰山一般的人发起怒来,还不得要了自己的小命。
  “可是什么呀!快给我安排房间吧,走了一天的路,我快要累死了!”钟欣悦的声音软软濡濡的,那般可爱,实在是讨人欢心地紧。这样美丽可爱的姑娘的要求怎么忍心拒绝呢!
  小伙计心里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最终咬一咬牙道:“姑娘,跟我来吧!”
  “啊!你太好了!”钟欣悦高兴地手舞足蹈了起来,就差没有将伙计抱住狂亲几口了!这样看来跟着那座冰山真的是个最正确的决定了,今晚不用再睡冷地板挨冻了。
  钟欣悦一路连走带跳,高兴地似乎完全忘了腿脚的酸痛,一路保持着最为明艳可爱的笑容进了紧挨着冰山男的另一间上房。
  “沐浴的热水待会给姑娘送过来!”小伙计交代一声准备离开,钟欣悦顺便嘱咐道:“给我弄一身换洗的衣裳。”身上这套早就在逃出来的时候弄得狼狈不堪了,还是换一身比较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