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真的少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翌日清晨,紫电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身子一动,只觉五脏六腑一阵绞痛。一个天真浪漫的姑娘走了过来,手上拿着洗脸的用具,笑的灿烂。“姐姐你醒了啊!好点了么?”
  紫电脑子还有些没转过来,不自觉点点头,蓦然发现自己竟换了一身衣服,惊慌地问道:“我的那一身衣服呢?”
  “扔了啊,那衣服全是血,又脏又破的……”钟欣悦还没说完,紫电那一双手已经掐在了她的脖子上,脸盆瞬间落地,发出一阵与地面撞击的声响。
  “你……你要……干什么……”感觉到呼吸困难,钟欣悦艰难地反抗,虽然紫电受了伤,可力气却远远大于她的,她说完这几个字,已经完全再说不出话来,两只手拼命扒着紫电不断收紧的手,双目睁得又圆又大,控诉着紫电的恩将仇报。
  大门半开着,此时外面走过一个戴面具的男子,路过这个房间时,脚步停顿了下来。感受到气氛突然地变冷,她知道一定是那个冰块一样的男子,少女好像看到救星一般,突然有了力气,艰难地喊道:“救……命……”男子听到了,驻足门前没有离去,却也并没有进去。
  好像犹豫了挺久,直到钟欣悦感觉全身力气都被抽去,意识即将离开脑海的时候,那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了,“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么?”听到这声音,钟欣悦像是听到了救赎了一般,脑子又瞬间回神了。
  紫电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然而她依旧怒瞪着眼睛,怒火郁结于心,突然“噗”地一声,她的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来。掐着脖子的手也一下子卸了力道。钟欣悦凭着仅剩的力气推开了紫电,剧烈地咳了起来,她脸颊通红,脖间一道掐痕,与周围白皙的皮肤一对比,显得很是明显。
  “为什么救我?”昨日,她挟持过她,可是这个小姑娘为什么还要救她,她一身的伤痕如今已经愈合得就像没有受过伤一样,能一夜之间做到这样的小女孩又会是什么人?紫电心中存着很多的疑问。
  “咳咳……早知道你这样,我才懒得救你!哼,好心没好……咳咳……”说着钟欣悦也怒了起来,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样的对待,这个女子竟然……竟然要杀她!
  紫电倔强着并没有道歉,可是看着钟欣悦的眼神却有些底气不足,她将目光聚焦在地面上,一只手吃力地撑着桌子。“你把我的衣服扔哪里了?”过了好久,她语气平静了下来。
  “我……我怕人看到,我就……烧了……你也知道现在外面抓得紧,哎……哎你别激动啊!”紫电的眼神一下子转为颓败,脸上的生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光了,整个人都黯淡了下来。
  难道他们一个多月的努力,牺牲了玄风,牺牲了很多很多的眼线,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么?凭什么?早知道如此,她还不如陪着风一起去死。她木然地起身,慢慢朝着门口走去。
  “哎,你不能出去,外面很危险!”钟欣悦先她一步到了房门前,双臂横着,摆了个“大”字。“你现在不能离开,那个,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啊?”
  钟欣悦一脸认真地问她。
  紫电脑中又被惊雷一劈,好像看到了希望,“衣服里的东西,你看到了?快给我……”她激动地按着钟欣悦的双肩。
  “不就是一件东西么?你犯得着为它要死要活的么?”一下子找到了症结所在,钟欣悦装起大人模样对紫电进行了说教。谁知对方根本不领情,“你到底见没见到?”着急中带着怒气。
  “见到了啊!”一脸的真诚,天真无邪。
  “给我,快给我!”
  “我只是见到了,可没说我留下了,那东西破破烂烂的,不就是一张废纸么?”她口气轻松地回答。
  “什么?”紫电大怒,按着双肩的手又向着少女的脖间收拢。这一会钟欣悦可没有那么傻地站着让人虐待,一个漂亮的旋身,就逃出了禁锢圈。她极其不满地道:“我骗你的,那东西我还留着,为了这点小事,至于么?动不动就掐人,知不知道生命诚可贵啊!”
  “你……”就在刚刚那段时间里,紫电的内心像是在冰与火里面走了好几遍,她真想掐死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尽管对方是他的救命恩人。不过为了那东西,她必须忍。
  “你把东西给我!”她冷冷地看着钟欣悦。
  钟欣悦脸上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一双眸子亮闪闪的,仿佛会说话,灵气逼人。然而她嘴里说出的话却并不十分讨喜。“那个东西我先留着,等我高兴了自然会还给你!”
  “那你什么时候高兴?”她的眼神仿佛能喷出火来。
  “那我怎么知道啊!”欣悦嘟着嘴,皱着眉,表示很苦恼。
  紫电再一次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这个小姑娘竟能将她逼到这个份上,她算是记住了。
  “别那么看着我,我说这位姐姐呀,你就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事交个我吧,我一定好好保管着!”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还是那样的天真无邪,仿佛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钟欣悦继续叮嘱了几句,便出门去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要是不逛个够本,多亏呀!
  “你可愿……陪我……赴一场黄泉盛宴……”是谁的声音在耳边如此绝望。
  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问她,“孩子,你想要的是什么?”茗雪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想要记忆,想要过去,想要清清楚楚地明白我的人生。”“是么?”她仿佛感受到了嘲讽。“你想要的真的就只是这些?没有其他?”她很想一口确认,然而却有些犹豫了,真的只是这一些么?
  茗雪睁不开眼,却感受到一张冰凉的脸紧挨着她,那种触感有些心伤的味道。那是谁,仿佛牵动着她的一颗心,有一些痛。“阿茗,这一生……能遇见你……是我的荣幸……”记忆里还有个倔强的男子,强大地好像所有的事都能够替她解决。在她心里,他是能够帮助她寻找到想要的东西的线索,对于他的感情也不过是一种互利互惠的行为。然而真的只是如此么?为何在听到他如此绝望的声音之时,她的心会那么地难过,那不该是他,不该是她认识的那个冰冷而强大的男子。
  “你是在哭么?心痛欲绝么?”心里的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她惊觉自己的眼角竟是湿漉漉地。仿佛有种被抓个现行的窘迫感,她慌乱地躲避,然而却连对方在哪都不清楚。“你不需要躲避,我就是你,另一个你,这个世上最懂你的人。”那个声音循循善诱地说着,“我知道你所有的欲望,我对你的执念感同身受,我是你,是你未曾觉醒的意识,是你最深处的灵魂!回答我,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是什么?仿佛心中地一切全部被推翻了一般,她不愿相信这样的结果。她是执着的,她不愿被人改变自己的意志,她想要的是过去,是记忆,不是……不是其他……最后仿佛连自己都不相信了。
  黎烬……她轻轻地说出这样一个名字,语气中有些苍凉,带着点妥协的意味。黎烬……心底的那个声音立马消失于无形中。她蓦然睁眼。
  “苍寂?”眼前温雅的人表情一滞,又习惯性地绽出让人如沐春风的淡笑。
  茗雪甩了甩沉沉的脑袋,坐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日已西斜,没想到自己竟睡了一下午。
  苍寂还是笑着道:“看你中午就吃了一点,我不放心,过来看看你,谁知你还睡着!”
  “哦!”茗雪轻应了一声,虽然苍寂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儒雅,但是总感觉表情有些不对劲,平时那么自然的笑容,今日看来怎么会有些僵硬呢!
  “看你今日脸色有些白,是没有休息好么?你这样可不让人放心。”茗雪对着他一脸正色道。
  苍寂一下子露出了一个更加温和的笑容来,脸上仿佛瞬间有了些血色,“没事的,我苍寂哪有那么脆弱,倒是你,大伤刚愈,该好好休养的!”
  “对了,我一直未曾问你我是如何回来的!现在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你该告诉我了吧!”她很认真的问。
  苍寂沉凝了一会,道:“过去的就过去吧,就算提起也只是徒增伤感罢了!”他一脸无奈,显然不愿多说什么。
  茗雪一急,道:“你是最清楚我的,我不愿做个糊涂的人,就算是天大的伤痛,比起不闻不问,我更希望清楚地面对它。”此时的她早已忘了苍寂决定的事是不改变的,她只想知道些什么,比如,她是如何回到天璃的?比如,黎烬……他现在在哪?过得还好么?
  苍寂见此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话落便优雅地离去了。
  茗雪一阵气闷,心中郁结,这种被瞒着的感觉着实很不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