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逼入天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黎烬全身笼罩在黑雾里,外人不明情况。韩佑祁却想趁此机会,将钟欣悦与紫电二人带走,虽然援兵未到,但收拾她们两个还是很容易的。
  他示意手下人动手,然而他的人还没靠近,就被黎烬身上那道黑雾给吸了进去,过了一会,那些人从里面被扔了出来,却没有一个是活着的,死相极其恐怖。
  韩佑祁惊异地瞪大眼睛,实在难以想象那阵黑雾到底是什么。
  似乎不满足于那一点点的生命,那里面不断分出一缕缕细丝将远处的人也卷了进去,黑雾就如一个填不完的无底之洞,吞噬着生命,令人心生畏惧。
  才一会,韩佑祁手下一半的人马便折损了。然而那股黑气却是越来越强盛,越来越肆无忌惮。“九钺!”黎烬的声音深沉浑厚,像是从灵魂深处发出来的,带着滚滚的怒意。黑色的雾逐渐变化,慢慢聚成了一条龙的形状,腾飞九天之上,发出一声长啸,是至尊威严的,藐视苍生的,还带着一股子邪恶的气息……
  韩佑祁的马一惊,竟不顾主人的意愿,拼了命的狂奔起来,怎么拉也拉不住。那是一匹千里良驹,陪伴着他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争,此刻竟被吓得如此形状,可见那声龙吟的霸道与恐怖。这下,将军随着他的良驹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的那些个下属们一下子没了主意。
  随着那一团黑雾化龙而去,黎烬苍白的脸终于露了出来,他整个人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那双眼睛却是红色的,像是两颗被雨水冲刷过的红宝石,空明澄澈,晶亮晶亮的,为他那毫无血色的脸增添了几分生气。
  “你怎么样了?”钟欣悦急忙跑过去扶住了他。他没有说话,仿佛全身的力气都以被抽干了,全然不是之前桀骜冷峻的男子。
  腾空而上的黑龙盘旋在九天之上,龙吟声响遏行云,那一天,冰城笼罩在一片浓厚的乌云之下,给那座从冰雪里雕刻出来的梦幻之城增添了几分暗沉的色彩。圣塔之上,一身白色祭袍的大祭司幽幽地叹了口气,“黑雾笼罩的城市,是灾难的开始……”这是她不久前推演出的。千年大灾即将来临,自半个月前她就在占星台上闭关不出,却只占出了八句预言。她站在圣塔最高的占星台上,此刻正看着下面翻滚的黑云,整个冰城都被笼罩其中,黑云里传出的那充满威压的龙吟声,让她心底里不自觉有种臣服的欲望。那龙吟之声似乎隔着太久太久的时间,是无限岁月积淀出的神秘强大,以及九天神龙逼人的龙威,只是那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乌云是那样的不详,那样的令人不安。
  黑雾笼罩的城市,是灾难的开始
  冰山雪底归来的人,降临圣塔的最高处
  两个星的汇聚,碰撞出灭世的火
  跨越千年而来的少女,唤起沉睡的冰魂
  …………
  前两句已然应验,那么之后的呢?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命盘的开启,没有人能够阻止。一瞬间才四十出头的她好像苍老了很多岁,拄着星杖的身子瘦弱不堪,仿佛风儿轻轻一吹,她就会从那高高的占星台上飘落下去。“欣儿……”她轻轻地唤起那一个名字,半个多月不曾见,倒是挺想那个丫头的。可此时这个唯一和她一起居住在寂寞的圣塔之上的女孩却早已离开了这里。
  天山山脚下,紫电掩护着钟欣悦和黎烬且战且退,韩佑祁的援兵马上就会到,他们并没有退路,只能一路地往天山上而去。
  只觉得穿过了一道什么东西,空间突然破碎了起来,荡出一圈圈水纹,接着又是完好一片。紫电没有注意到什么,而钟欣悦看着那道水纹露出了悲戚的颜色。外面的官兵看着他们进入天山,再不敢上前一步,只在原地待命。
  云层渐渐散开来,七彩的日光透过云缝射了下来,在无尽白雪的映照之下显得更加绚烂美好,那乌云慢慢收拢,慢慢汇聚,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浓,最后终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突然那黑点一晃,“嗖”的一下就窜进了黎烬的眉心。他还是睡着,从刚刚起就仿佛累极地沉沉睡去,在那颗邪恶的黑点窜入他的身体时,他只是有些抗拒地皱了皱眉,然后便一点反应也没有了。
  沉冰谷,茗雪蓦然睁眼,就在刚刚那一刻,她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靠近,好像弥漫了她的全身,将她一颗心揪得紧紧地,有些疼。“苍寂呢?我要见他!”一贯沉稳的她着急地喊道。
  小夏吓了一跳,急匆匆跑进来,“茗雪小姐,怎么了?”
  “我要见苍寂!”她坚定地重复道,眼睛灼灼地盯着小夏。
  小夏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小姐……公子他……闭关了,不让人打扰!”
  “是么?”她饱含探究地问。
  小夏点点头,眼神却不敢正视茗雪。
  “好,我知道了,把我的凤鸣箫取来,我要出谷!”她很确定,语气丝毫不容许别人反驳。
  小夏一听,着急地扯住她的衣袖,“您的伤还没好,要是出事了奴婢担待不起啊!等公子回来,等公子回来好不好?”
  回来?小夏一急,说的竟不是出关而是回来。苍寂一定在做什么秘密的事,这件事也绝对不允许被她知道,但是她……她必须要出去,就在刚才她想到了一个必须要离开的理由。
  她回头看来眼小夏,有些不忍,再等等吧,现在并不适合她离开,至少……至少要到晚上……
  她不动声色的走到了窗前,望着很远很远的天空,这一片万紫千红之外是漫无边际的白,她知道那里是天山,或许包括这里,也只是天山的一角。“嗯?”那一刻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努力眨了眨眼再看,却还是依然,最远处,天山的屏障好像动了一动,有人闯进天山?心里的疑团越甚,她真的再也呆不住了。
  “喂,他们怎么不追了!”紫电一脸严肃地问。
  钟欣悦此时露出一个比她更苦的脸色来,“这种有进没出的地方,傻子才追进来!”
  “你……”紫电生气道,既而又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天山是天璃人人皆知的禁地,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但凡在天璃待过的都知道,宁愿上天璃皇宫闹一闹,也千万别上这天山!”钟欣悦的语气很认真,还有些认命的味道。
  “喂,有那么恐怖么?我看……也不怎么样……吧!”紫电搓一搓手臂,这冷风吹来还真有点冷,她在心里打了个寒颤。
  钟欣悦小嘴一噘,显然无意争辩,“哼,我可懒得和你开玩笑!天快要黑了!”她望了望天际,阳光已经很弱了,微微泛起了红色,她吃力地架起黎烬,招呼道:“快,帮我一把,我们都尽快找个地方避避!”
  “避避?避什么?”紫电已有些懵了。
  钟欣悦气极反笑,“避什么?这里的夜晚,光是冷风就能冻死你,要是运气不好点遇上个雪崩什么的,我们三个的小命就得全交代在这里了!”
  “哦……”她长长地应了一声。风带着雪迎面吹来,刮得脸生疼生疼的,远处近处都是漫无边际的雪。她们已经走了好一段了,早已迷失了方向,四处只有雪,仿佛天地间只剩下白色这一种色彩。
  红日早已西垂,在很遥远的地方还露出一片小小的脑袋,似乎还在挣扎着,可最终还是在一点点地落下去。红色绸带一般的云彩,在太阳最终消失后变得暗沉,像是一张突然失去色彩的美人的脸。雪地上此刻却是亮的,只是原本的洁白染上了血色,像是一张刚从血池子里捞出来的画卷,而这幅画卷里唯一的风景是那三个并排走着的人。他们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艰难,每一次落脚都深深没下一个膝盖去,然后又忍着被冻僵的麻木,倔强的拔了出来继续前行。
  “要来不及了!”钟欣悦低低地呢喃出声,又加快了脚步,可她们毕竟还架着一个人。
  “什么?”紫电抬头问。
  钟欣悦语气冰凉地说:“天黑之前,我们如果到不了那个地方,我们也许就会死在这里。”她抬头望了望前方,迎面的风雪又刮了过来,天色越发暗沉了,随着阳光的消逝,风雪只会越来越大,若是天黑之前她们还没能找到一个避风的场所,今晚就会是他们的死期。
  终于,最后一点阳光也离她们远去了,这下整个世界就只剩下漆黑一片了。“我们相互抓着,千万不要松开手!”钟欣悦着急道,看来他们是不可能走到那个地方了,现在只有撑一刻是一刻了。
  黑暗中,她感受到黎烬墨发里夹杂的风雪一点点融化在自己的手心里,那一种凉顺着手心侵入心底,他们还能不能出去?她现在害怕极了,这里是她姑姑都不敢轻易来的地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