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生死一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天璃皇宫御书房内,年近五旬的天璃王正发着滔天的怒火。韩佑祁跪在殿下,一言未发。
  “你说说,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让他们逃进天山了呢?你知不知道那件东西丢失了会给天璃带来灭顶之灾的!”他一掌击在御案上,重重的声响使得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一般,君王盛怒之下,韩佑祁低着头,虽然呈愧疚之态,却是不卑不亢的。
  时间过了好久,气氛是冷凝的。天璃王一人生着闷气。似乎觉得这些并无济于事,过了一会儿,他又无奈道:“事已至此,你就在天山下守着,不许放一个人出来,也不准放一个人进去,那个秘密最好烂在雪山里,要不然……”他忽然又叹了一声,头上的白发已近斑白。
  “对了,去神殿通知一下大祭司,请她占一卦,看看这次能否逢凶化吉!”君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救星,急忙补充道。
  韩佑祁蓦然抬头,眼神直看着璃王。天璃的大祭司,他是知道一些的。这紫菱大祭司当年是冰城第一大族紫家的嫡女,从小就很有天赋,年仅十六就被选为大祭司的接班人,后来紫家不知什么事触怒天颜,一个世家大族一夜之间被满门抄斩,只有她幸免于难,还成为了天璃国至高无上的大祭司。她和天璃王室有着血海深仇,也不知这次会不会全力帮忙。韩佑祁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陛下,昨日我见到灵女了,她说是大祭司派她出去办什么秘密的事!属下不敢多问!”
  “欣悦那丫头?”天璃王惊讶地睁大眼睛,十六年了,他都未曾见过他的这个小女儿,自从她被选到神殿作为灵女,成为祭司接班人开始,她从未踏足冰城半步。“你确定?”他怀疑地看向自己的下属。
  韩佑祁点点头,道:“天璃祭司特有的图腾,属下是不会认错的。”
  天璃王若有所思,摆一摆手道:“你先下去吧!这事你先别管,守好天山,一只蚊子都不许放出来!”
  “属下领命!”话落,韩佑祁起身告退。
  天山茫茫的黑夜里,只有一处泛着点点光晕,显得梦幻而神奇。那整一片山谷就像是和这茫茫的雪山隔离开来的世界,无论何时都显得华美而尊贵,这里是沉冰谷,苍寂的地盘。
  夜晚,所有人都已安然睡下。茗雪悄悄地打开房门,绕过那条种满梦洛花的小道,悄悄地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很暗,只有点点梦洛花里绽开出的光华透了进来。苍寂很不喜烛火的味道,特地种植了满谷的梦洛花,这种他费劲千辛万苦得来的植物,每一朵花都在夜里开放,开放时绽出微蓝色的光晕,将这整一片山谷都照地微微亮。那样的光华足以照明,却并不刺眼,反而制造出一种如置身仙境的感觉。茗雪不禁再次感慨苍寂极致的奢华,似乎每一处都要做的最为完美。
  此时此刻,她正在屋内翻箱倒柜的,她知道苍寂不会在谷里,趁这个机会,她正好出去。突然微蓝色的光里她似乎感受到了点不同,顺着那点微弱地几乎没有的残光,她发现了一只极其精致的木匣子,木匣子放在苍寂平时读书的桌案上,好像是经常被打开,所以表面上被磨得光亮。一丝极其细微的红光从匣子的细缝里面透了出来。
  茗雪不顾三七二十一,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它,果不其然,她的凤鸣箫正安然地躺在里面,蓝色的箫身内,那一缕红色的细丝越来越粗了,刚刚那一点红光就是从那里透出来的。她顺着箫身看到了那颗火红色的鲛玥珠子,安然地嵌在凤鸣箫上。
  久违了,我的朋友。她拿上箫,小心地关上匣子便离开了。
  想要在晚上跨过天山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更何况沉冰谷外还有苍寂设下的屏障。但是茗雪并不害怕这些,因为她是个特别的人,是个不受这里致命的寒冷所威胁的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何?
  她轻巧的出了苍寂的院落,顺着谷内那条唯一的河流而上。那条河的源头是沉冰谷起源的地方,也是唯一一处屏障最弱,最容易打开的地方。他不知道苍寂为什么选在这样的地方隐居,但是不得不说苍寂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要不然他不可能将那么大的一片区域圈在他的结界之内,与外面的冰雪完全地隔开来,谷内鸟语花香,是个最没有可能被打扰的世外桃源。
  想归想,她也是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目的的,转眼她已到了溪流的尽头。她试着往前一步,一股强大的力道把她给弹了回来。她又试着将一股灵力汇聚在手心,对着那虚空就是一掌,这一次她倒是没有被弹回来,只是虚空中一点变化也没有,结界完好无损。苍寂不愧是苍寂,看来她没有那么容易过去的。
  这里是沉冰谷的边缘了,没有繁华似锦有些荒凉颓败,点点白雪还点染着杂草不生的土地,越往外,雪就积的越深,在雪地的某一次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却是一道极难越过的墙。
  罢了,拼一回,过了良久,茗雪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突然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流出的鲜红色的血液涂在那支凤鸣箫上,一时间凤鸣箫光华流转,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雀跃着。
  “凤鸣,许久未用你了,这次,祝我一臂之力吧!”她突然凌空跃起,在半空中吹奏出一支铿锵有力,气势磅礴的调子,溪水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聚成一道水龙被抽了上来,水流在半空汇聚,结成一个巨大的水球,一丝丝灵力在空气中荡了开来,此时此刻,这一小块地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场。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山体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雪中行走着的人突然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紫电大呼,漆黑一片中,他们靠的完全只有身体的感知,刚刚那一下,就像是地震一般,重重地晃动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钟欣悦也有些着急。“大冰块,你没事吧!”她急忙检查至今未曾醒来的黎烬。
  黑暗中,她们没有看到的是山上的白雪正如涛涛大浪一般冲了下来,风雪声越来越大,终于她们也听到了雪与雪撞击的声音。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紫电何曾会知道雪崩是什么样的场景。
  钟欣悦一脸的呆滞,“这回,我们怕是出不去了……”她低低地说。
  果然,话音刚落,山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雪疯狂地打在她们的脸上、身上,将她们掩埋。钟欣悦死死的抱着黎烬,她们在雪底被冲来冲去,冰雪的冷蔓延全身,知觉在一点点离开自己的脑海,偶尔被冰凌划出重重的伤口时,他们也已丝毫感受不到痛意。
  在那样的天灾面前,他们显得那么渺小,那么不堪一击。生命有时候是那么的脆弱。
  在沉冰谷的尽头,茗雪像是虚脱了一般落在雪地上,水球与屏障那声重重的撞击声,犹如还在耳畔,她清晰地看见那屏障被撞出一道口子来,她强撑着从那里走了出去。
  在沉冰谷外,她隐约地看见无数的火光,必定是那道声音惊动了苍寂的人,但屏障才一会就复原了,除非苍寂亲自过来,没有人能够追出来的。
  一瞬间,她有些迷茫,就像是面对眼前茫茫的雪山一样,没有方向。“终于,我自由地为自己而活了……”她低声轻语。从现在开始,她要寻找自己的生活,或许是记忆,或许是……黎烬……
  她蓦然收回思绪,为何……竟又想到了他……
  强劲的风刮了过来,很疼,却并不冷,茗雪一人站在茫茫的风雪里,她没有看见前方不远处滚滚的巨浪,她只觉得今晚的风雪大的有些不寻常了。她不知道她刚刚的那一击,足以让雪山里行走着的人受一次灭顶之灾。
  韩佑祁脚下轻晃了下,急忙问道:“怎么回事?”他今晚就驻扎在天山脚下。
  “将军,不知为何,地面好像剧烈晃动了下,是从天山上传出来的!”立马有人禀报。
  “查清楚什么原因没有?”
  士兵无奈摇头。
  “不会是那三个人得罪了天山上的神明吧!”有人窃窃私语。是的,天璃自古以来就有传说,说是天山上住着一位女神,但是女神脾气暴躁,若是有人打扰了她的清修那便会受到女神的惩罚。是以进了天山的人几乎都是出不来的。
  “一派胡言,给我仔细盯着天山,连只蚊子也不准给我放出来!”韩佑祁大怒,这个时候,他的下属竟还有闲心扯这些,若是办不好这次的事,他们都得陪葬。
  帐内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众人噤声,再不敢多说一句。天山上的风雪吹落下来,本该是极美极美的一场舞,然而现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是冷的,不久的以后,灾难也许会降临,冰城也许会不复,命运里挣扎着的人,是生、是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