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似曾相识的女神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只巨大的黑鸟冲过韩大将军的防线一头撞进了天山,盘旋在茫茫的白雪之上,黑鸟的身上坐着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女子,穿着白色的祭袍,手持一柄星杖,那是天璃的大祭司——紫菱。
  在黑鸟之上,她端正地坐着,眼睛翕合,嘴里念念有词,那应该是天璃古老的咒语。只见她面色微白,冷汗直流,十分痛苦,好像那个咒语耗尽了她的灵力,使她有些虚脱。
  巨大的黑鸟张扬地掠过一个小雪丘,扑簌簌卷起漫天的飞雪,澄明的天空立马白茫茫一片,几米之内不能视物。底下一个如鬼魅一般出现的黑衣神秘人望着黑鸟飞过留下的黑影,桀桀地笑了几声。
  忽然他又如鬼魅一般消失了。
  “小妹!”听到这声音,紫菱蓦然睁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只见远处的半空停着一个人,黑色的风衣遮盖了全身,身材矮小,透着一身的阴邪气质。可对方竟叫自己小妹,她一时反应不过来,愣住了。
  “这么快就忘了我这个哥哥么?呵呵~”他笑起来声音阴冷,令人毛骨悚然。
  “哥哥?”紫菱轻轻呢喃出声,她只有一个哥哥,那就是曾经紫家的嫡长子紫奕。可是她记忆里的哥哥少年才俊,仪表堂堂,如何都不能将他与眼前这个身影联系在一起。
  “呵呵,天璃至高无上的大祭司,自然是记不得我这样的人了。紫家几百条的人命,父母、兄弟、姐妹……这些你都不记得了……你只记得你大祭司的虚荣!”他的语气突然一改之前的阴冷,半含嗤笑地控诉起来。
  “你……真的是我哥哥?紫奕?”她很不确定地问道。
  黑衣人将自己完全隐藏在衣袍里,一丝痕迹也没有漏出来。“呵呵,是,是你那个不争气的哥哥……”他邪笑着道。“你们都以为我死了么?很遗憾地告诉你,没有。紫家的大仇,你不报,我来报!”
  “哥哥,你听我说,天璃正在生死存亡的档口,这个仇,我们以后再报可以么,皇室有罪,百姓何辜啊!”紫菱苦口婆心,试图劝解他。然而这只能引起反效果。
  “呵,这与我何干?都怪你那师父,把你教的连孝道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你心中还有我们紫家么?”紫奕厉声道。
  “我不准你这么说我师父,一日为师,终身是师。”紫菱也硬气了起来,这世上有两个人是她的逆鳞,一个是她师父,另一个……
  黑衣人突然大声笑了起来,“一个夺走你幸福的师父么?别人不知道你喜欢的是谁,我这个做哥哥的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亏你还这么护着她……”
  “你……我不准你再说了……”她狂怒起来,星杖里聚集了浓郁的蓝色灵力,光华流转,战意十足。
  “呵呵~忍不住了?要和哥哥动手了么?”黑衣人继续嘲笑着,丝毫不将她放在眼中。
  紫菱握了握拳头,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我……”
  “我不想和哥哥动手……除了师父……和他……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并不想……不想……”说道最后,她竟哽咽了起来。
  “我知道,我的好妹妹,但是,你看看哥哥,看看哥哥如今的模样,那都是拜天璃王所赐,我们紫家几百条的人命,还有……她一生的幸福,那都是拜天璃王所赐,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紫奕有些激动,黑衣下的身体抖动着。
  “慕云公主……她……”紫菱叹了口气,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钟慕云是现任天璃王的妹妹,也是她哥哥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她曾一直以为那个美貌智慧的女子将会是自己的嫂子。毕竟哥哥与她那么深爱着彼此……可是,谁知道,一夕之间,她却被作为政治工具,嫁到远方和亲去了……
  “哈哈哈~小妹,你看着吧,天璃快要亡了,天璃王快要亡了,再过几天,一切都会结束,你跟我走吧,天璃能给你的荣耀,哥哥同样能给你……”黑衣人激动起来,一下子就飘到了巨鸟上。
  紫菱吃了一惊,瞪着眼睛问:“你……你对天璃到底做了什么……不准你胡来!”她答应过她的师父的,要守护住天璃,这是她作为祭司的职责,是她苦守着寂寞如雪的高塔唯一的使命。她将星杖指着紫奕,警告他不准胡来。
  紫奕嗤笑了一声,“我天真的妹妹,你这是要与我为敌么?要置家族几百的亡灵于不顾么?”
  “不,我不会忘的,但是我不准你滥杀无辜。”星杖蔚蓝色的宝石上灵气涌动。
  “好,”紫奕气极反笑,“让哥哥看看你这几年有什么长进!”一道黑色的灵力从紫奕枯瘦的手心里冒了出来,像是一团丝线紧紧地缠住蓝色的星杖,紫菱蓝色的光芒被严严实实地包裹在那一团黑气里面。
  紫菱吃了一大惊,想不到哥哥的力量提升地那么快,大祭司历代相传的星杖竟然奈何他不得。
  “你很惊讶,我的好妹妹!”那道声音是那么的阴冷,完全不似当年的偏偏少年郎,哥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哥哥,你收手吧!”紫菱突然抽回了星杖,往后退了几步,巨鸟没飞稳,身子一斜二人双双悬了空。二人纷纷结起了一黑一蓝的防护圈,悬在半空中。
  见紫奕没有丝毫松口的痕迹,紫菱一急,星杖中飞出一道蓝色的灵力缠上了紫奕,紫奕自然不甘示弱,化出一条黑蛇,将那一道灵力吞进蛇腹。两个绝世的高手在天山雪地半空中过招,一时间空气里灵力涌动,气流变化,白雪受到无数气力的袭扰,一时间漫天飞舞,白蒙蒙地布满了天空。空中久战的二人却是丝毫也没有受到影响,一来一往间虽已是手下留情却依旧战意很高。
  “小妹,你不是我的对手,趁早收手吧。”紫奕气定神闲地说。
  紫菱却有些吃力,握着星杖的手有些微微地发抖着,却始终咬着唇不肯罢手,她不想自己唯一的哥哥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犯下太重的杀孽,“我不会收手的,我不管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我请你停下。”
  “执迷不悟!”紫奕大怒,黑色的灵力化身一条巨大的长龙,嗖的一下就将紫菱吞进肚子里,紫菱挣扎不得,只觉得巨大的威压弄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还来不及念动咒语防御,便昏厥了过去。天下武学,唯快不破,有时候速度具有绝对的优先地位,紫菱虽然灵力浑厚,但大多是来源于大祭司历代相传的星杖当中,此时她还来得及调用星杖里的灵力,便已被紫奕那一击夺去了知觉。
  当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巨鸟的背上,紫奕最终没能下的了手杀她。但是这一次她没能阻止地了紫奕,也就注定了她无法阻止灾难的降临。
  雪底,黎烬用长剑击碎了一块厚重的冰玉。钟欣悦说,冰玉是天山上难得一见的矿产,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山还没有成为禁地,那个时候,天璃国的先祖曾用一块完整的巨大冰玉在天山上造了一座圣庙,圣庙里供奉的是一位女神,她也不知那女神是何方神圣,但据说对天璃人来说极其地重要。
  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天山渐渐成为了没有人能够踏足的凶地,有进无出,那座圣庙也渐渐淡出了天璃人的视线,但是关于天山圣庙,天山女神的传言却一直也没有间断过,甚至有人说,天山之所以变得如此凶险,是因为女神不愿意被人打扰。
  既然天山都成为了禁地,冰玉这种只有在天山才能够见到的矿产在市面上几乎没有,就算是有也只有小小的一块,极其珍贵。
  但在这里竟然出现了人工打磨过的大块冰玉,如果不是传说中的圣庙,着实不会有其他了。
  钟欣悦惊叹于冰玉流光溢彩的美的同时,也十分好奇这天山圣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番光景,小时候她听姑姑说过,天山圣庙是个极其神秘的地方,几百年来,几乎没人能够得见当年这个鬼斧神工一般的建筑,关于它的传言更是神乎其技,离奇而又充满迷人的魅力。
  “好了么?可以下去看看么?”钟欣悦好奇地问道。冰玉着实是坚硬,黎烬那蓄满灵力的长剑要击碎它也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黎烬抬头看了眼钟欣悦,冷冷地点点头。“下去看看吧!”他面无表情道。
  三人顺着黎烬凿出的缺口,滑到了一片极其明亮的空间,很难想象在雪底会有这样明亮的地方,看样子确实是个废弃的神庙,因为这里最明显的东西就是一座用蓝色玉石雕刻出的女神像。
  钟欣悦将目光集中在这片空间的最亮处,不可置信的望着那尊面容安详的女神像,愣愣道:“这……这个神像……为何会那么地熟悉?”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她曾在哪里看过,一定看过,只是有些记不起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