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紫玉匣的秘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是师祖?”是的,她想起来了,这座雕像像极了她的师祖,紫菱姑姑的师父,上任大祭司霁月。在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霁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随之苍寂辞去巫咸一职,隐退江湖,当年这两件事轰动一时,个中缘由成为天璃国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这和圣庙似乎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霁月只是天璃一个平凡的祭司,若说有不同,也不过是灵力高了一些,容貌美了一些,再无其它。
  顺着那座雕像从上往下看,只见女神像的蓝色玉指间托着一个紫玉匣子,极其显眼。这紫玉匣子若是放在平时,也就是名贵了一些,但是现如今放在女神的玉指之上就显得很是不同了,女神什么东西也不拿,偏偏托个紫玉的匣子,可见这匣子里面装的东西有多么重要了。
  钟欣悦有些好奇,就在认出女神那张脸开始心中的好奇就像是迎着风狂长出来的小草,挠着自己的心窝,她一步步逼近过去,试图取下那个紫玉匣子看看究竟。
  “小心!”黎烬突然冲过来扶住了她,刚刚那一刻,她就像中了什么魔咒一般,朝着女神像走过去,竟没有注意脚下,那是一个并不高的台阶,差地将她绊倒。此时此刻,她表情复杂地看着黎烬那张脸,竟并没有觉得那么可憎,青鳞覆盖的左脸颊隐约可以看见右脸的影子,也许是一样的绝代风华,只不过被蒙了尘。
  黎烬看也没有看她,随后便放开了她,“这像是座废弃的殿堂,小心一些,暗中似乎还有一股灵力在波动。”
  黎烬这话一出,紫电与钟欣悦觉得脊背一凉,纷纷注意起周围的情况,直到确定周围明亮一片,除了那座完美无瑕的蓝色女神像,只有一些坍塌的建筑才放下心来。
  “你们过来看……”紫电好像发现了什么。
  黎烬二人跟了过去。
  “你们看,这块冰玉上有些不同,好像雕刻了一些图案,但是它被打碎了,只剩下这不完整的一块。”确实,那块冰玉上被雕刻着什么,但是这块冰玉在整个圣庙坍塌的过程中被破坏掉了,很难看到完整的。
  钟欣悦仔细看了看,清扫了上面的一些积雪,又围着它转了一圈,突然她发现了什么。“你们看,这块刻得像不像那个女神。”二人看了看女神像,又顺着她的方位看了看冰玉,两者果然是很像,或者说就是同一个人,此时这个女神身子半蹲着,头微微向下,往前倾着,好像是小心翼翼地将什么东西放进了什么地方,她的眼角似乎垂着泪,脚下晕开的波纹暗示着女神此刻身处的是水面上,可她到底讲什么放进了水中却是不得而知了,因为随着冰玉的破坏,女神手中具体是什么已经看不到了。
  黎烬对于这些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并不似钟欣悦一般围着那块冰玉一直苦思冥想,还试图去翻出其他的碎片看看。他身靠着一个破碎的台子,安静地望着四周,他感受到的那一丝灵力越来越明显,好像就在他身后。
  他蓦然转身。
  一尊绝美的女神像安静地看着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那么美,就像是活的一样。黎烬心中一震,突然想起了什么。
  这座不知什么时候建的圣庙,几乎被破坏殆尽,就是那些极其坚硬的冰玉,也几乎都是破碎的,四处没有一丝一毫完整的物件,除了她——那尊安静美丽的女神像。那么大一尊神像,占据了圣庙大量的空间,几乎是放在正中间的,四周没有一丝一毫支撑的东西,但是她竟然就那样安然无恙地立着,一时间她的美显得有些诡异。
  “诶,大冰块,你怎么了,看美女眼睛都不眨一下么?”钟欣悦走过来推了推黎烬的肩膀道。
  黎烬一下子回神了,“那座神像……”他轻声道,后面的话却又没有说出来。
  钟欣悦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你也觉得那座雕像很特别么?我进来时就注意到了。”
  “恩,为什么就她保存地那么完好呢?”黎烬说的并不大声,但是剩下的两个人都听见了。
  一下子,气氛安静了下来,一种诡异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逼得你全身都冒出冷汗来。
  钟欣悦突然大着胆子慢慢走过去,她心下安慰道,怎么说我也是灵女,才不怕呢。她早就想取下那个紫玉匣子一看究竟了,不管怎么说,一座雕像总奈何不了她的。
  就在她自我安慰之时,黎烬先她一步,毫不犹豫地拿下了那个紫玉匣子,就在匣子离开雕像的那一刻,蓝色的雕像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可那双美丽的眼睛依旧流光溢彩,安静地看着他们三人,显得安静而诡异。
  紫玉匣子很简单,雕刻着几片雪花的图案,并没有什么特色,只是通身泛着一种神秘古朴的气息,让人又觉得它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东西。黎烬试图去打开它,但是无论怎么用力,竟不能打开分毫,拿出来看看有并没有锁之类的东西。他上下看来好几圈,都未能发现其中的奥秘。
  钟欣悦着急地一把夺了过去,“有那么难开么?”她不屑道,接着便使大力想要将其打开。
  黎烬不屑地看着钟欣悦,正想等她出尽洋相,可谁知钟欣悦轻而易举地便打开了。
  “这……?”紫电不可思议地看着钟欣悦,刚刚黎烬不管怎么使力都未能打开,钟欣悦不管怎么说力道都比不上黎烬的,但是她竟然打开了,确实很出人意料。
  “嘿嘿,就说没那么难吧!”她得意地将打开的盒子呈现在他们面前,然而盒子中什么也没有,看得钟欣悦眼睛直直的,“什么也没有?一个空盒子?”她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许已经被人取走了。”黎烬低声道。
  钟欣悦又仔细看了几圈,确定没有暗格之类的东西后才沮丧道:“也许真的已经被人拿走了,毕竟我们随便遇上个雪崩就能到这里,或许早就有先来者了。”
  紫电冷静道:“若是那样倒好,至少证明有人从这里出去过,那么我们并还有机会上去,不至于在这里等死。”
  钟欣悦笑颜逐开,“那倒也是。”她爽朗地回应。她看着紫电,眼睛突然眯了起来。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全身翻找了起来。
  “找什么呢?”紫电问。
  钟欣悦慌忙道:“没……没什么!”接着还是继续找着,突然她像是找到了什么,一脸喜悦地从身子后面抽出一张什么东西。
  紫电见此眼神发亮,一手伸过来夺。“还我!”她突然变了脸,表情冷淡而认真。
  钟欣悦不耐地打开她,一脸认真地将那张旧的发黄的古卷沿着它的折痕叠了起来。当折痕完全被叠好,这张古卷那么合适地便放入了盒子当中。钟欣悦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得意道:“你们看,这是不是特别地合适,简直量身定做啊!哎~紫电姐姐,你这破纸哪来的?”她歪着头问。
  紫电有些窘迫地低下头,她总不好说是在天璃皇宫偷的吧。
  谁知钟欣悦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偷的,看我们的韩大将军对你如此紧追不舍,偷的应该还是个大户人家吧!”她勾着唇,眼睛带着笑意看紫电,饱含探寻。
  确实是个大户人家,在天璃顶了天的大户。紫电趁着钟欣悦没注意,一伸手想要夺过匣子。谁知钟欣悦反应快,黎烬握紧了手上的东西,另一只手试图掰开紫电抓住匣子的手。
  紫电眼神如刀,厉声道:“还我!”
  钟欣悦置若罔闻,“你也不是正经得来的,凭什么给你!”
  两人僵持不下,竟然撕打了起来。
  黎烬就像是看两个小孩子一般看着她们两个,本打算冷眼旁观,却见她们愈演愈烈,被吵得无法,毕竟看两个女子像泼妇一般掐架并不是很好的体验,他冷声道:“你们两个够了么?”他身形一动,她们二人都还没有看清什么情况,这匣子已经到了黎烬手上。
  “这东西是我取下的,还没说过要给你们!”他睥睨的那二人一眼,仿佛一个冷面帝王一般,气场强大,不容反驳。是的,很多时候力量决定着一切。
  她们二人突然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黎烬的手上,那只紫玉匣子不知为何竟泛起耀眼的紫光,那紫光亮的逼人,不容忽视。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三人皆认真地注视着紫玉匣子,灵力从匣子中一点点钻了出来,细细密密地结成一张网,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正好奇间,那张紫色的网突然变得光滑起来,中间呈现一面镜子的情状,正悬空在紫玉匣子的正上方。
  三人聚精会神,未曾注意到,那灵力出现的一霎,女神像的眼睛神秘地闪过一道亮光,就像是活着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