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戴面具的男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紫玉匣上方那团紫色的灵力渐渐变化,凭空聚起的镜子里画面清晰,那是一场大战,能够超控冰雪的女神与魔王之间的大战。彼时,天璃还不曾白雪苍茫,彼时,这一片天地还是混沌初开,依稀可见镜湖的模样,波澜迭起,镜湖上空,女神手握一柄绝世宝剑,蓝光四溢,风采无极,然而那却是一场恶战,最终宝剑坠入镜湖中,女神拼尽最后一丝灵力将魔王封入镜湖之中,垂泪取出紫玉匣子中装着的蓝色珠子一同放入了湖底,最终因消耗过度陨落了,化作漫天白雪,冰封了这一方地域。
  “想不到真有女神的存在!”紫电不禁感叹道。
  钟欣悦不屑地斜了她一眼,“没见识,你难道不知道天璃王室是神族的后代么?流枫与丹琼政权交替,但天璃王室却绵延千年。”
  紫电回了个冷眼,道:“这不过是你们天璃人愚昧!什么神族后代,不过是凡夫俗子!”
  “你……”
  “够了!”黎烬一声冷语让两人都噤了声,“紫玉匣子上沾了血迹,应该是刚刚你们两个撕扯的时留下的。”
  钟欣悦一看,自己的手臂上果然留下一道被指甲划出的口子,还有几丝血迹未干,顿时更加气恼。“紫电,要是不说你那张破纸是从哪里来的,就别想从这里出去!”
  “你知道出口?”紫电不屑反问。
  “我……我知道又怎么样?”
  “都给我闭嘴!眼下该想想怎么出去!”这一个圣庙像是被人刻意破坏后,又经历了雪崩被埋在这里的,要想出去势必要挖开上面的积雪,但若是力道大了极有可能引起第二次崩塌,若是力道小,估计要挖好几天才能出去,黎烬心中思量着。
  钟欣悦低着头不敢看黎烬,她知道他生气了,周围的气压很低,比起冰雪,黎烬更像是一团冷气的制造者。
  雪面上,那次雪崩的制造者茗雪一个人跋涉在茫茫的风雪里,阳光下拉出一道孤影,分外落寞孤独。
  “黎烬,你在哪里?”她轻声自语。
  “离开这里,你就能见到他了!”又是那个声音,藏在她心底的声音。“我是你心灵的最深处!”茗雪还清晰地记着这句话,虽然她不能认同,但是它似乎真的比她自己还要了解自己。
  前途还是渺茫,风雪很大,如一场落寞的舞,飘飞着,飘飞着……千年不变的旋律。茗雪不自觉加快了脚步,风雪落在她身上,她一丝一毫也不感觉冷,仿佛她早已与这雪融为一体。
  天山脚下。
  临时搭起的帐子里,韩将军满目愁容地坐着,已经过去两天了,离璃王所给的期限越来越近,而他苦守在这里却丝毫也没有收获。
  手下副将正声道:“将军,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期限快要到了,再不进去搜捕怕是来不及了。”
  立即有人附和道:“天山凶险,那伙贼人必定已经深埋雪底,尸骨无存,我们这样等下去也没有意义,还是及早向王上禀告吧!”
  韩佑祁摇摇头,表示不允。陛下嘱咐他一定要守在这里,那伙贼人中有个男子极其神秘,武功身法几乎未曾见过,有他在,他们想必不会那么轻易丧生于天山内,但是天山里面凶险非常,若是军队进入怕是未曾交手,就已被风雪所困,他如今所做的只有等,不可轻举妄动。
  手下的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一个士兵急匆匆赶了进来。
  “报!将军,有情况!”
  “快说!”韩佑祁拍着扶手站了起来。
  士兵跑的急,呼呼地喘了几口气,道:“前方有个蓝色的身影朝我们营寨而来……”
  话还未说完,韩佑祁便急忙率众登上瞭望台。果不其然,天山内有个蓝色的身影朝这边而来,看样子像是个女子。
  他记得那伙贼人中有个女子易容术非常好,化妆成的小女孩,老婆婆差点瞒过了他的眼睛,这个独自而来的女子是不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他心下思量。
  “将军,这一定是那伙人中的,天山上是没有住人的,天璃一般的百姓绝对不敢踏足天山半步。这样一个女子从天山里从容不迫地走出来绝对不正常。属下愿带人拦截她。”副将铿锵道,言语之间信心十足。
  韩佑祁拍了拍这位得意将领的肩膀,脸上有着笑意,不愧是他韩佑祁带出来的兵,勇往直前,决不后退。“好!”他一口答应了。“需要支援,随时提供!”现在一切就绪,就等前方的猎物落网了。
  风雪依旧在晴朗的天山上空飘扬,就算再美的景物看久了也会厌倦,当前方出现一抹绿色时,茗雪的心情一阵愉悦。
  突然,嗖地一声,一道箭矢破空的声音传入耳中,茗雪眼明手快,几乎是本能地抓住了那只破空而来的箭,力道很大,震得她细嫩的手有些发麻。她冷眼扫视前方,很快就要出天山了,前方墨绿色的冰石后面有灵力的气息涌动,那里至少埋伏了上百号人。茗雪心中纳闷,自己在这个世上并没有什么仇家,到底是谁在天山口等着取她性命呢?难道是苍寂,不可能,苍寂对她虽然居心不良,但还不至于如此。
  她正苦想着,前方那些人见偷袭不成,索性也不躲躲藏藏。
  “妖女,快束手就擒吧!如若不然,定叫你丧生于此。”一个嗓门很大的热血汉子大声喝道,他一身军装,长相是粗俗了些,但眉目间却有些英气。他手底下那些人拿着弓箭,一字排开,将出山的路挡得死死的。
  茗雪冷眼看着这架势,也不知是何处与他们结了怨,不悦道:“请你们让开!虽然不知是何处得罪了你们,但是今日我是必定要出山的,不想死就让开!”
  一群热血的将是哪里是受的住激将的,领头的壮汉将军大斥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放箭!”
  一时间漫天箭雨如同天山上的飞雪一般密密麻麻地射了过来,茗雪因破苍寂的屏障,灵力损耗了不少,此刻硬战怕是也只堪堪能胜,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她用箫打落几支箭,以灵力结出一个防御的光圈来,极速掠出天山。逃离了雪地,感觉世界一下子多彩了许多,但是同时打在光圈上的箭力量也更大了,她还没有恢复,灵力薄弱的很,蓝色的光圈面对那么多箭竟有碎裂的预兆。
  “该死的!”她低咒了一声,她可不想刚逃离苍寂就挂在这里,活的莫名其妙,死得也莫名其妙。
  她凭着仅剩的一些灵力,一步跃上半空,吹起了凤鸣箫,蓝衣飞舞,虚弱的女子如同九天女神一般飘然绝尘。
  但是细看时,女子的鬓发分明是湿的,细密的汗珠从她额间冒出来,她的脸色白的吓人,这是损耗过度的征兆,她的灵力早已不够她发动凤鸣了。然而那一阵乐曲依旧动听,如同美女轻柔的手拂过你的面颊,忍不住地沉迷,但是这一种沉迷事实上是恐怖的,才一会儿,那些个热血的战士一个个面带微笑地倒下了。这是一首迷魂曲,中了人皆会陷入昏迷,灵魂沉睡于自己的梦境之中,直到看破虚幻苏醒的那一刻。嵌了鲛玥的凤鸣箫威力更加惊人了,凤鸣与鲛玥它们就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互相配合默契。
  所有的敌人倒下的那一刻,茗雪无力地落入冰面,她必须快些离开,这些人也许还有后援。她撑着身子慌不择路地跑着。
  郦城通往冰城的官道上,一辆极尽奢华的马车不急不缓地走着,一个冷面的男子驾着车,玄色长裳从车沿挂了下来,男子拿着马鞭,两只手都搭在曲着的膝盖上,目光却是看着前方的,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看上去像是个严于律己的杀手,情绪不外露,眼神像是要杀人。这样一个傲气的男子此刻却给人驾着车,做起了车夫,不用说车内的人必是个极其重要的人物。
  茗雪一步步地往前面走,她的脑袋渐渐昏沉,此刻早已辨不清方向,身后似有若无的追赶声却让她不能停下来,她几乎是凭着本能在往前。
  视线模糊中,茗雪被一块凸起的石头绊了下,猝不及防地就摔了下去。
  “嘶~”一匹马因被主人极力扯住缰绳发出一阵长鸣,双腿腾空,差点整个翻了一下。
  “怎么回事?”一阵颠簸让马车内的人受了惊,他厉声责问驾车人。
  “主上,有一女子突然冲了过来,而且绊倒了。属下这就把她移开!”冷面男面无表情地答道,就像是要移开一块挡路的石头一般丝毫没有感情。
  从马车里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撩开车帘子,露出马车内精致奢华的一角,“将那女子救上来吧!”声音充满磁性,很是魅惑。
  冷面男子应了声,将茗雪抱上了车。昏沉中,茗雪半睁开眼睛,只见一张带着玄色面具的脸出现在面前,有些模糊。“你是……”一语未落,她便沉沉地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