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安的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恨,也许只是起源于一次啼笑皆非的相遇。品书网”钟欣悦痴痴地念着这句话,这些天想的许多事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原因,难道她对于黎烬有着凝雪上神对于魔王鬼熙一样的情感么?从最初的相遇纠缠,到后来的共同患难,到如今互相牵制,他们本应该也有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的吧,可是……这却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她对那个黎烬心心念念的女子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嫉恨感,然而她似乎连她叫什么也不曾知道……
  说书人继续着他的故事,本来女神与魔王若是不见面,也许什么事也没有,但是造化弄人,一段情缘一旦开启,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结束。
  一次偶然的机会,魔王又回到了天山,见着重新盖起的女神的圣殿,一阵恍惚,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一调戏便炸毛的冷美人,也不知他烧了她的住处,她生气是什么样的,他竟开始后悔起当初没有留下来看看后续了,这样一位冷美人就算是怒起来应该也是极美的吧,他在脑中勾勒着凝雪优美的轮廓,痴痴地笑出声来。
  这一笑便坏了事,一向警惕性极高的女神立马便发觉了,即刻追了出来,见是自己追杀了几百年都未曾找到的人,心中的火一下子窜了上来,拿起佩剑对他便是一阵狂打,魔王连连后退,用炎火扇给自己筑起一道防护的结界。
  女神也并非真打,手下留了几分情面。正所谓好男不跟女斗,最后魔王连连告饶,结束了这场争斗。可是女神却以魔王毁坏她的住处为由将他留下来赎罪。彼时,女神是不知道魔王的真实身份的,她只道魔王是三界中一个无名小卒罢了。
  说书人闭着眼睛似是感慨,又如亲身经历过一般讲那段尘封的故事一点一滴地描述出来。
  “那三个月的时光,应该是美好的,虽然有些吵闹,但是他们的心里应该都是有彼此的吧!”说书人语气轻悠地说,叹息声如同隔了好远的时空飘到这里。
  “鬼熙,你故意接近我就是为了拿到打开无尽岛的钥匙吗?还真是处心积虑!”凝雪的眼神没有离开半空中的鬼熙一分一毫,她企图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丝情谊,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够她推翻自己的心中已然成形的想法。
  鬼熙俊逸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既然你都知道了,又何必再问我!”
  “鬼熙,你……卑鄙无耻!”
  “呵!卑鄙无耻么?我们在一起三个月了,你可见我对你无耻?”鬼熙一脸邪笑道。
  凝雪更是气怒,手中的宝剑出鞘,瞬间方圆几里的冰雪。
  “凝儿,跟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里!”鬼熙突然一脸正色,语气中还有些祈求。
  但是凝雪如何能听的进去,“你想带我走?你做了那样的事,还想带我走么?魔君大人,不知你是要将我带到哪一处蛮荒之地封印呢?”凝雪冷笑一声,嘲讽地问道。
  “凝儿,这样下去对你我都没好处,魔君的人马马上就要到了,人间将要不复,你这么执着又是为了什么!”鬼熙激动地道。
  “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是为了什么,无尽岛三界之门大开,你的目的早就达到了,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凝雪的眼泪落了下来,落地成冰,此刻她的心也是一团冰冷,甚至比这里的冰雪更甚,她不明白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竟然是为了这样不可告人的目的才和自己在一起的,甜蜜欢心的三个月,在她心中幸福超过以往几万年人生的三个月,竟然是为了这样龌龊不堪的目的。她再也不能够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
  鬼熙试着靠近她,是的,他是偷偷取走了打开无尽岛的钥匙。或者说他回到这里的初衷就是为了三界大门的钥匙而来,他这样阅尽天下美女的男子如何会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有太多的印象,甚至在几百年之后回来寻访。他回来的目的只不过是偶然得到消息,心中怀疑那个曾有过一段缘分的女子就是天界派来镇守无尽岛的凝雪上神。
  “凝儿,天帝将你这样的绝世女子派遣到这样一个类似蛮荒的地方,孤寂一生,难道你就甘心这样为他卖命?等到魔君一统三界,凭我在魔界的地位绝对能给你荣华富贵的一声,你有何必这样呢?”鬼熙还想说什么,凝雪却用剑指着他,伤心欲绝,不敢相信地道:“鬼熙,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你说的那些我一丁点也不在乎,今生看上你,是我凝雪最后悔的事,趁着魔界大军还未到,我先杀了你!”
  话音刚落,飞雪布满天山上空上,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情人之间相爱相杀,不知是一场劫难,还是一段孽缘。
  张先生一拍惊木,表情从故事中的多彩变为了平静无波。“欲知后事如何,倾听下回分解吧!今日已晚,各位看官请回吧!”
  底下人一阵意犹未尽的模样,刚刚还是寂静一片的看场上此刻一下子哄闹了起来,有些人虽然心中的好奇心被勾地难熬,但看看天色确实已晚,便也相继离去了。
  等张先生收拾好了行头,现场也就剩下钟欣悦一个人了。
  张先生背着一个箱子,慢慢走了过来。“小姑娘,你怎么还未走?”
  “先生,你说的‘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但是倘若你说的一物降不住另一物,又当如何?”钟欣悦一动不动地坐着,头低低地,看着地上。
  张先生叹了口气道:“小姑娘,我看你也是被情所困,作为过来人,我奉劝你一句,喜欢一个人就好好珍惜吧,别等失去了再后悔!”
  钟欣悦眼中有了亮光,一下子抬起头来,“是么?”她灼灼地问。
  说书人笑着点了点头。
  “我想知道凝雪上神的结局,可以么?”钟欣悦一脸真诚,他们相爱一场,还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反目成仇,那她跟黎烬呢?
  说书人摇了摇头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对于他们的结局,又何必如此执着呢?小姑娘,你自己的事,跟别人的事往往是不能放在一起对比的。你的舞台,你自己做主!”
  “我自己做主么?我可以改变命运么?”钟欣悦又低了头,喃喃自语。她这样一个宿命论者,每一天都在占卜这自己、别人、乃至家国的宿命,无时无刻不相信命中注定这一说,如今突然有人告诉她可以自己做主,她有些痴楞,仿佛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被推翻了一样,可是同时又眼前一亮,原来还可以自己做主,自己最求自己想要的。“黎烬,我看上的人便不会放弃,不管你心里的人是谁,我都会将她赶走的。”心情突然便舒展了开来。
  说书人早已在说完那些话之后便悄然离开了,街道上的灯火还在,只是夜市已散,冰城一阵静寂。
  一个幽暗的小巷里,茗雪慢慢地走着,她躲了一天的官兵,全身就像是散架了一般疲惫,内伤还未恢复,现在一走腹中就是一阵疼痛,疼的她几乎流出眼泪来。这个地方总不会有人再找来了吧,她舒了口气,腹中又是一阵痛楚,险些让她**出声音来,勉强靠着一家人的门口歇息一会儿,困意已深,身上的疼痛却愣是让她怎么也睡不着。
  黎烬在一条小巷子里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了一圈,眼中的焦急渐渐明显,他明明看到了那个身影,幽蓝色的,仿佛一朵冰山雪莲,他追着她拐几个巷子便不见了人影,此刻,夜已经很深了,亥时一过,街上便安了,空气里幽静了很多,仿佛能听到那户人家里传出的滴水声。
  茗雪粗重的呼吸声在这样的夜里,有些明显。一队巡夜的官兵好像拐这过来了。
  茗雪警惕地睁开眼睛,兵甲摩擦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她必须走,但是身子却已经很是疲惫,仿佛散架了一般不听使唤。她勉强用凤鸣箫撑起身子,艰难地往另一个巷子里走去。
  官兵们拿着火把,整齐地走进这个巷子。走在前面的一人打了个哈欠,他们已经很困了,但是最近天璃不太平,大部分兵力被抽调去守南边的城池了,如今又要抓捕犯人,他们已经一天一夜未曾休息了,想着过了今晚就要换班了,只想着早点天亮。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一个黑影,吓了一跳后急忙拔出刀来。“谁?谁在那里?”他拿着刀试探地质问道。
  同伴们一听用火把一照,随即转头疑惑地看着他,“那边没人,你是不是眼花了!”
  他舒了口气道:“可能吧,好久没有睡个好觉了,可能没看清楚!”嘴上虽是那么说,头脑却是清醒了一大半,刚刚那个影子好真切,难道是鬼魂?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