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神殿里的相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一天对于冰城的人来说是噩梦的一天,也是前所未有的团结的一天。品书网(.VoDt.coM)镜湖上,祭司紫菱将蓝色星杖中的灵力注入镜湖中,将那露出水面的冰层一点点地修复。
  直到晚间,镜湖上空都弥漫着一股阴沉的气息。当这一切在沉默中进行时,高塔之上的神殿里却有一人淡然地看着这一切,眼神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恍若是个局外人,虽然他也是天璃人。
  月白色的锦衣长袍迎风飘舞,苍寂一个人站在天璃最高的占星台上,整个冰城尽收眼底,那里皇宫,那里是街巷,那里是城门,那里是他来的地方——天山……
  “一场灾劫总是躲不过的,月儿,为了你,我愿意放弃这一切,包括、包括信仰……”
  他有些艰难地说出最后四个字,修长的身姿在风中显得单薄。他要一个人在这里等待着最后的时刻,等那个灾难的降临,没有过多的悲伤,也看不出一丝的欣喜,苍寂那张温雅的脸,此刻只是木然的,眼底深处却透着一股执拗,这种执拗,似乎在茗雪身上曾见过。
  夜幕已经慢慢的降临,气氛越来越紧迫,这是冰城有史以来最为安静最为压抑的一天,没有人能够高兴得起来。紫菱修复好最后一块冰层虚弱无力地瘫倒在黑鸟的背上,钟欣悦急忙过去搀扶。
  “姑姑,你没事吧!”欣悦着急地问道,眼中似乎都急出泪来,她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若是连姑姑都无力解决,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紫菱勉强地撑着眼皮子,疲惫道:“欣儿,姑姑只是太累了,你送姑姑回神殿休息吧!”似乎连再说一个字的力气也没有,紫菱直接闭上了眼睛。
  “小黑,我们回家!”欣悦抚摸着黑鸟墨色的羽毛道,另一只手却是牢牢地抱着紫菱,这是她最为亲密的人了,是她十六年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黑鸟颇通灵性,一听到小主人的话,扑动了几下翅膀,就稳稳地飞了起来。
  众人目送大祭司趁着黑鸟返回神殿,也各自回了家,虽然镜湖的事告了一段落,但是心底的阴霾却始终存在着,不断降临的夜色中似乎又一只巨大的黑手,抓地人喘不过气来。
  ——————————————
  “谁?”感觉到神殿有一丝不同,紫菱撑着最后的精力大喝道。欣悦一听四下扫视了一圈,然而却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姑姑,你是不是累糊涂了啊,有什么人敢冒犯神殿啊!”欣悦搀着她走上了主殿前的几级台阶,准备送紫菱回去休息,克紫菱却一动不动地站着,停住了脚步。
  她能感觉到这里有生人的气息,而且十分强大。“出来吧!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她又道了一句,事实上却是虚弱到极点,她大半的灵力都用来修复镜湖了,何曾想到回来还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见姑姑如此坚持的欣悦更是忧心了,她将这一块地方上上下下看来好几遍,高声喝道:“到底是哪里来的缩头乌龟,来了就来了,何必躲躲藏藏的!”
  “呵呵,小菱,多年不见,别来无恙?”从一片虚空中渐渐显露出身形的果真是苍寂。
  紫菱瞪大了眼睛,她以为她这辈子也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了,就当她决定为了天璃奉献自己的一切的时候心中魂牵梦绕的人竟然又出现了,她一下子愣住了。
  钟欣悦也是好奇,这个男子当真是绝代风华呢,那一身的高雅气息,简直就是一个隐居山林的绝世高人,看他才二十几岁的模样,深情举止安然自若,举手投足气质高华,虽然看上去比姑姑年轻多了,但是有一种事事尽在手中的强大的洞悉力,这是她们学习各种术法的先决条件。她的目光在紫菱与苍寂之间徘徊了好几个轮回,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关系微妙,似敌似友。
  最后是苍寂一声浅笑打破了这僵硬的气氛,他这一笑就如同春风化雨一般,一下子觉得遍地花开,美不胜收了。
  “十几年未见,小菱,你还是老样子!”苍寂眼角含笑地看着她,仿佛在说,你还是那么谨慎,就是在最虚弱的时候也能够敏锐地感知到危险。
  见到是老熟人,紫菱脸上的表情却一点也没有放轻松。
  已过酉时,天色暗沉了下来,神殿是最为接近天空的地方,漫天的繁星如同触手可及一般,一闪闪地挂在头顶上,最是那一轮圆月,圆得完美,圆得诡异,此时看上去像是和圣塔同高。紫菱望了它一眼,随即急忙收回了目光,在那样美丽额月亮里,她似乎看到了一片血色。
  “苍寂,”她始终还是缓缓地开口了,虽然有些事问出来是伤人的。“你来神殿干什么?”
  苍寂又是一个绝美的笑,“小菱觉得我会是来干什么的?”他反问,说的稀疏平常,就像是老朋友叙旧一般,而紫菱听得却是心底又一沉。
  “总不会是来找我的吧?”紫菱很认真地看着他,她知道苍寂这个时候来神殿绝对不是好事,虽然她很想见到这个男人,甚至连做梦都想,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却是她极不情愿的。
  “哈哈,你就当我是吧!”苍寂的浅笑忽而转为狂声大笑,但即便如此,眼前这个人却依旧是雅的,雅淡如幽兰。
  钟欣悦听着这奇怪的对话,看着这两个奇怪的人,摸不着头脑,一只纤手挠了挠脑袋,眼神不解地看着紫菱。
  “这便是你从天璃王那个老不死的手上拐来的丫头吗?看上去还挺顺眼的!”苍寂突然又将话题引到了欣悦身上。
  “你这个缩头乌龟说谁是丫头呢!”钟欣悦怒瞪着他,怎么大家都拿她当小丫头呢,她已经长大了,都可以嫁人了!
  “呵呵~”又是愉悦的一笑,“是啊,小丫头长大了呢!都可以嫁人了!”
  这话一出,钟欣悦羞红了脸,身子缩了缩,往紫菱身后躲了躲。
  然而紫菱却为此不悦起来,“灵女是永远不可能嫁人的,你不知道么?”这话像是说给钟欣悦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更像是在警告苍寂不要乱来。
  今日,苍寂的笑容似乎格外的多,听到这样警告的话竟然丝毫也没有生气,反而笑道:“是呢,我差点忘了,还是小菱记性好!”
  “你……”紫菱这时是真的怒了,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怎么可以……
  他不爱霁月了么?她也曾是灵女,也因为这样的身份不能够接受他,当初的海誓山盟,当初的痛苦煎熬,到现在竟然连记忆都没有留下吗?这样的男子,她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值得自己再爱下去,但是显然这份爱早已是一种执念,就算是到死也无法割舍的。
  “苍寂,你,你忘了师父吗?”紫菱眼睛灼灼地盯着他,心里希望他忘记,又希望他没有忘记,心中的情感杂糅成一团,话一出口便后悔问了出来。
  苍寂的笑一下子凝固在脸上,连掩饰都还来不及,便被这样一个问题给问住了,很多很多的记忆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脑海,那些被封印了的东西,不想要记起的伤痛,就像是决堤的水冲破了一切的伪装,那么血淋淋地摆在眼前,他清晰地感觉到了心痛的滋味。
  一时间,紫菱心中已是了然。
  有些事,就算极力想要忘怀,也是怎么都做不到的,就像苍寂和霁月的那场相爱,即使粉身碎骨,他也爱的刻骨铭心,此生难忘。
  那样的表情只是一时,才一会,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男人便恢复了一如既往雅淡的神色。
  “小菱,若是有个法子能够让灵女改变这孤寂一生的命运,又可以救出月儿,你愿不愿意?”苍寂试探着问,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回反应更大的倒是钟欣悦,她眼神有些灼热地看着苍寂,又小心掩饰着,不想让紫菱知道。苍寂看着小丫头了然一笑。
  “我不愿意!”紫菱出乎意料地一口回绝,像是在赌气一般,眼神毫不避讳地看着这个男子。
  这一会倒是苍寂诧异了一晌,脸上的表情又是一僵,问道:“为何?”
  紫菱拉着钟欣悦便往殿内而去,不想在理会苍寂。
  苍寂倒是没有想到以前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小丫头竟然还有这样傲然的模样,又是吃了一大惊,在原点呆愣了一会。随即又好笑地摇摇头,人总是要变的,紫菱这样倒是有几分霁月当年的样子。
  “姑姑,姑姑,你为什么不让他说下去了!”钟欣悦一边挣扎一边问道。这些年的孤寂她早就受够了,但凡有一点点的机会她都要为她自己和黎烬争取。
  谁知道紫菱态度强硬,虽是个虚弱的人,拉着钟欣悦的手却是很有力,任凭钟欣悦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
  “没什么好说的,苍寂这人我比谁都了解,能让他这样说出来的主意注定要付出很惨痛的代价。”或许是冰城,或许是整个天璃……后面紫菱都不敢想下去,她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