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紫菱之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片火光将冰城映得通红,血腥味弥漫开来,在冰与火的交织里,生命成了最卑贱的东西。品书网
  “黎烬!”刚刚逃下塔来的钟欣悦一把抱住他,紧紧地拥着,就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疯狂地丧失了一切的理智。
  黎烬下意识地想要推开,竟撼动不了这个丫头。“怎么了?”他不禁好奇问道。
  钟欣悦只是紧紧地抱着他,不说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有眼中的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滴在黎烬的后颈上,是一阵的薄凉。
  良久,耳后传来低低的声音,参杂着哭泣声,“黎烬,我只有你了,姑姑……姑姑她死了……”
  这样的情况下,黎烬也不免动容,随即便没有推开她,然而似安慰一般地抚了抚她的后背。
  这一切在一片混乱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却是清晰地入了一个人的眼睛。
  “箫丫头,你在看什么?”一袭书生模样的人走过来问道。
  茗雪摇摇头,继续地看着。这里是镜湖的湖底,她清晰地看到了湖面上的一切,包括那个和记忆交叠在一起的男子,前所未有的心痛蔓延在胸口,似乎比她之前所受的任何一次伤害都要疼痛百倍千倍,简直痛的无法呼吸。
  “鬼熙,你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茗雪痴痴地问道。
  眼前书生样的男子表情一滞,认真道:“爱一个人,有时欢喜,有时悲伤,喜怒无常。分隔两地时,思念如潮涌,一刻也不愿耽搁地想要回到她的身边;久别重逢时,激动万分,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给她;意见相悖时,会大吵大闹,可是吵得每一句都像是插在自己心口的尖刀,鲜血淋漓;倘若此生再无缘相见便是心如死灰,连活着都是一种煎熬……”
  “那你可曾爱过?”
  “也许吧!只是这爱的最后不知是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鬼熙感叹,深藏于心底万年的伤口此刻被翻了出来,还是忍不住隐隐作痛。
  “箫丫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希望你能够找到幸福!”鬼熙看着她认真道。茗雪是他在魔界的忘年交,他无论如何都不希望自己爱情的不幸也发生在茗雪身上。
  听到这话,茗雪收回了目光,转头看鬼熙。这个书生模样,看上去才二十多岁的男子,却老是叫她箫丫头,似乎跟她很熟。
  “你认识我?”她不解道。才醒来不久,便看到黎烬与别的女子搂在一起,她竟忘了那么重要的事,她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眼前救她的人又会是谁?
  “我是你鬼熙叔叔啊!”鬼熙一脸的痛心疾首,想不到这个丫头竟然就这样忘了他。
  “老鬼叔叔……”有一瞬间的迷离,一个熟悉的称呼猝不及防地跳出脑海,连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
  鬼熙红了脸,有些尴尬地咳了咳,确实,她和小殿下最爱叫他老鬼叔叔了,以前他没少急的跳脚。“我……我哪里老了?”不服气地辩解道。
  “要是不老,干嘛要叫我丫头!”极其自然地说出这样一句话,茗雪竟又被自己吓了一大跳,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话,好像排演过上千遍一样,那么自然,那么顺口。
  “嘿嘿,我当你是真忘了,原来是逗你叔叔呢!”终于在这世间又找到了一个熟人,鬼熙无疑激动万分。
  然而茗雪的眼底却还是一阵迷离,她并没有想起来,只是有些话,就像是身体的一种本能一般就那样冒出来了。
  茗雪还没来得及解释,鬼熙的爽朗的笑便凝固在了嘴边。遭了,有大事要发生。
  “箫丫头,你在这好好养伤,叔叔出去一趟!”话落,也不等茗雪是不是同意,便消失不见了。
  镜湖上,钟欣悦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明显了。到处是呼喊声,到处是求救声,安静祥和的城池一时间化身炼狱。
  “欣悦,到底怎么回事?”黎烬扶着钟欣悦,让她坐下,又抓着她的肩头问。
  钟欣悦一脸呆呆的模样,喃喃道:“都是我,都是我的错,害死了我的姑姑,害了冰城一城的百姓,更害了天璃,我是个千古罪人!”
  她突然发起狂来,紧紧地抓着黎烬的手臂,激动道:“黎烬,我该怎么办?姑姑不会原谅我,冰城无辜的百姓不会原谅我,天璃不会在容得下我……我该怎么办……”说道后来语气都低沉了很多,一片颓然。
  她亲眼看见了自己最爱的姑姑死在那柄炎火扇上,无数的火焰随着苍寂那一动纷纷落下,有的落在房顶,有的落在街道,有的落在湖面上……天火所到之地,所有的冰都化作一滩水,浸透在土里,哭喊声,随着霹雳啪啦的燃烧声交织成一片,仿佛一支灭世的曲子。
  紫菱是死在苍寂怀里的,她说,此生我注定得不到你的爱。那时,我身为灵女,不断地对自己说,我的以后属于天璃,属于神殿,但是教会我这一切的师父却和你相爱了。你们终究是不被世人接受的,师父她出走了,我很难过,但是也很开心,我以为我的机会终于来了,可是,你却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和师父一样,就那样离开了我的生命,十几年了都未曾回来。
  神殿里消磨了我的时光,也消磨了我太多的年少无知,然而我始终没有后悔爱上你,有时候竟然傻傻地想,当初我若随你离开,你会不会像对待师父一样对待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后来我明白了,不会,你认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
  你知道么?这一次看到你回来我很高兴。
  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但是我和你一样认定的事就不会更改,我的信仰,我守护的天璃,只要我的眼睛还能够看到,我便不会让它受到伤害……
  直到紫菱闭上眼睛,钟欣悦才敢冲上去,哭喊着让紫菱回来,但是死去的人是永远不可能再回来的。
  苍寂拿着炎火扇便离开了神殿,神情不变喜怒,背影落寞寒凉。
  “欣悦,过去的便过去吧!你姑姑走了,必然还有另外的人代替她活在你的生命里!”这是黎烬第一次对钟欣悦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似乎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如果有那个人,那么我希望是你!”钟欣悦说得很轻,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远处一片轰塌声掩盖了最后的话语,一阵烈火袭来,黎烬拽上欣悦便跃出了好几丈远。
  那一团巨大的火焰迎面撞上了圣塔,又是一阵巨响。
  这么大的一团火焰若是碰上一般的冰层早已将冰层融化尽了,然而圣塔由于撞击轻轻晃动了几下,冰层却是无损。
  湖底的茗雪随着那一身巨响也感受到了一阵晃动,她有些不安地看着上面。
  红色的火光映满了天空,那是一个火红的世界,火红的光,火红的血液,火红的生命……此刻正在她上面交织成一片。她要出去,出去看看黎烬,看看他是不是又逞能地去做那些危险的事。
  然而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晃得她虚弱的身体险些站不起来,湖水搅成一片,波纹阵阵,她已经丝毫不能够看到上面的景象了,只觉得头顶一片红色在蔓延。
  水波晃动,一个重心不稳,她整个人都扑倒了,她用力地想要抓住和她一样晃动的水草,可这一切却是徒劳,这一片巨大的湖,一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搅动着一般,地动山摇,激起无数水花,原本清晰的湖水变得浑浊不堪,茗雪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一片黑暗的区域里,被水流冲到这里又荡回那里。
  “苍寂,你不要再继续了,我姑姑已经死了,你还想怎么样?”钟欣悦一见到拿着炎火扇的苍寂激动地想要冲过去,却被黎烬拉住了。
  苍寂眼中一痛,但很快又恢复了神色。“小丫头,你不是想要摆脱这宿命吗?只要用这炎火扇推到了这座圣塔,你就再也不用回到神殿里去了!”
  “不,我不要……”她连连后退,他怎么可以这样,圣塔怎么可以毁,这是天璃的命脉啊!
  在苍寂一轮接一轮的攻击里,圣塔已经摇摇欲坠,就算再坚硬,圣塔始终是用冰砌的,又有什么样的冰能够抵挡地住炎火扇的威力呢?
  塔心的那丝浅蓝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盛,苍寂眼底的疯狂也是越来越浓烈,这个世界疯了,今晚的冰城疯了……
  又是一团火焰打出,若是不改变方向,它的目标必然是摇摇欲坠的圣塔。
  这一回,黎烬一拔剑便迎了上去,强大的剑气接触那一团火焰时有一瞬间的停滞,那一瞬呼吸都停止……
  “黎烬!”看着那团火似乎更胜一筹地向黎烬压去,钟欣悦惊呼一声。
  火光中一袭月白长衫染成了红色的苍寂眼神一滞,更是狠厉地看向黎烬。
  “你就是黎烬?”这些话仿佛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一时间,雅淡如莲的男子化身嗜血狂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