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璃之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间毫不起眼的客栈,这晚却来了四个惹眼的人。
  一个黑衣男子带着一片薄如蝉翼的银色面具,手上握着把剑,一股生人勿近的架势。一个披着白色斗笠的蓝衣女子,腰间缠着一只玉箫,白纱下不辨真颜,却是一样的气息冰冷,这两人走在前,冷冷地站在柜台前一言不发。
  身后有二人急忙窜了出来,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摇着把泼墨的折扇,英俊美貌极是可亲;还有个长相明艳的少女,面容虽然有些憔悴,笑容依旧如春风化雨。
  “老板,我们要住店,四间上房!”那书生样的男子摇着扇子漫不经心道,正是化名张晓生的鬼熙是也,那一双眼睛甚是勾人,若是老板娘在这怕是要犯起花痴呢!
  “恩恩!”钟欣悦点头答是。这几日虽然伤心,但是出了冰城以后这个丫头好了许多,他们四人出了冰城之后一路往南,如今已到了流枫与天璃的交界处。
  这一冷一暖的组合让老板愣了好一会,摸不着头脑,这会儿,终于有人发话了,急忙招呼伙计干活。
  这边陲之地的小客栈,这个时候人倒是挺多的,看到这四个惹眼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茗雪与黎烬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冰冷的性格像极了。
  夜幕临近,客栈的人越来越多,大厅内交谈声也越来越大。
  这交流最多的大概就属天璃突然莫名其妙被流枫打得那么惨,还有生死蛊出世的事了。
  “天璃这次大概是在劫难逃了,韩将军的军队都撤到璃江了。”一个国字脸,带着剑的江湖人如是说。
  与他一同拼桌的一书生立马附和道:“唉~是啊,想想天璃也是绵延千年的大国了,这次怎么突然就那么不济了呢?”
  另有一人神秘道:“据说是天璃内部出了内奸,大祭司灵女相继被害才有了这样的祸事!”
  一瞬间,钟欣悦脸色发白,原本明艳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
  鬼熙笑了笑,握着她的手表示安慰。“过去的就过去吧,至少你自由了不是么?”
  钟欣悦却没有因此被打动,脸上再也露不出一丝微笑,只是那样坐着。突如其来的改变对于她来说伤害太大了。
  茗雪取下面纱,一瞬间客栈内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这边过来,那样一个绝世出尘的女子,就算是寻遍九州大陆也怕是没几个。
  几个猥琐的大叔正色眯眯地看着茗雪,视线却被黎烬不动声色地给挡住了,他给了那几人警告的一眼,冰冷的眼神一瞬间镇住了他们,几人恨恨地回过身吃饭。
  “我说箫丫头,你的面皮还真是惹眼,谁要是娶了你啊,真想天天将你藏在家里。”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黎烬。
  黎烬并没有说话,面具下的脸不知是什么样的表情。钟欣悦却是突然放下了筷子,冷哼一声便回房了。
  这一路下来,鬼熙倒是熟知了这几人奇怪的相处方式,只是仍有些受不了,他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吃起菜来。
  茗雪明显属于反应迟钝的类型,她根本未曾领会鬼熙对黎烬那意味深长的那一眼,目前也不知那银色面具下的容颜就是黎烬。她安静地吃着东西,完全不在意周边越来越多的目光。
  “我说箫丫头,才过了几万年,你怎么变成这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啊!”鬼熙一个人闲不住,两人又没一个说话的,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茗雪抬头,有些迷惑地看着他,什么叫要死不死地样子。
  而黎烬明显是护犊情深,鬼熙话落,便已经一个眼刀甩了过去。
  鬼熙面对二人的双重攻击,只好讪讪地低下头。
  “你想知道你的过去么?想知道魔界么?”他神秘兮兮地靠近茗雪,这般讲。这个问题鬼熙已经问了茗雪很多遍了,答案也说了很多遍,无非就是她是魔界唯一的公主——凤翎箫,而他是魔界四大魔王之一的鬼熙,很多年前(具体他自己也不记得了),他们是忘年交的好友,她还有一个弟弟,叫做凤青颜,他们三人关系很好之类的。至于其他,就是一问三不知了。
  比起这个,茗雪现在更想知道冰魄剑的故事,她还记得鬼熙看到冰魄剑时那种神伤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在他这种嬉皮笑脸的人身上真的很难看得到。
  “你只需要告诉我有关冰魄剑的故事就好了!”茗雪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啊?啥?冰魄,冰魄啊!”他左躲右闪地最后却只出来一句,“其实我也不知道。”鬼才会相信他的鬼话,茗雪明显不相信地摇摇头,继续安静地吃饭。
  一顿饭下来,众人各自回了房。
  钟欣悦一个人站在窗前,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她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天狗食月的望日,苍寂毫不留情地杀死了她的紫菱姑姑,她也不能忘记一个黑衣人毫不留情地推倒了琉璃圣塔——她唯一的家,她更不能忘记,那一晚,无情的火焰烧毁了天璃皇宫,冰城无数水晶般的漂亮屋子付之一炬,从此这世上再没有一座名副其实的冰城,而只是一片化了水的废墟。
  到如今,天山古卷的秘密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一切灾难都已经过去。
  当年的暮云公主无意得知了古卷的存在,并将其告诉了紫奕。当时暮云公主也许就是以女儿家的心态将自己的害怕与顾虑告诉了自己当时的情人。只是后来,当一个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哪怕一点点的机会也会将其挖出来,是的,他成功了。成功地将天山古卷盗到了手,也成功地揭开了上面的秘密。也许他还该感谢钟欣悦,她无意间抹在紫玉匣上的血是解开这一切的关键,就在那一刻,神秘女神像便是苍寂的媒介,苍寂亦是从中得知了一些东西,很显然,苍寂的灵力比紫奕更高深一些,知道的东西也更多一些。
  冰城的起源,就是那一场神魔之战,当年,凝雪上神将蕴含着冰魂地冰魄剑镇入了镜湖底,蕴含着强大的冰魄之力的镜湖水结成一块块冰,而这些冰成了冰城最大的特产,它们不会融化,摸上去也并不寒冷,一切物质都极其缺乏的天璃人便用它们造出了一间间美丽的房子。
  但是凝雪却并没有毁了那把炎火扇,虽然鬼熙负她很多,但是她却并不能够狠下心来毁了那把扇子,将它放在了神殿的一处禁地。
  而那高温不化的镜湖之冰,什么东西也不怕,却在炎火扇下不堪一击,这个秘密的揭露,对于紫奕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最终他从中获益匪浅。
  当钟欣悦从鬼熙口中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显得那么平静,一个几乎没怎么接触人世的小女孩似乎一下子长大了,能够承受住越来越越多的东西,而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面蕴含东西也似乎越来越浓重了。
  她已经没有了一切,她不能再失去黎烬,她想要把黎烬抢回来,一定要抢回来。一股强大的意念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企图将她整个人吞没。
  黑夜如墨染,枫子邪一身赤金色的华服,背着手站在城墙上,今日又夺下了一城,他感觉他离他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寒风吹起略微有些厚重的衣衫,而他却一点感受不到冷,只觉得那一刻心中有什么东西得到了满足。一个黑影从夜色中窜出来,在他身后恭敬地跪下了。
  “陛下!”他笔直地跪着,双手抱拳。
  “云,你回来了?韩佑祁怎么样?”枫子邪漫不经心地问,在他眼中早已胜券在握。
  冷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韩佑祁已经撤回了冰城,前面就是璃江了……”说道这里声音突然顿住。
  “璃江……”枫子邪细细地品味着这两个字,他知道璃江是韩佑祁最后的依仗了,璃江虽然没有他们流枫国的沐江宽广汹涌,但是要度过璃江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璃江——是天璃人的起源,是镜湖的来源,是一个相当于母亲河一般的存在。天璃人对待璃江的虔诚与对待镜湖的尊敬是别无二致的,若是有人敢冒犯璃江,那在所有的天璃人眼中都是不能够容忍的。
  天璃这样一个古老的过度,虽然生产力低下,与流枫国的强兵利器相比本该不堪一击,但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他们共同的信仰给了这个民族强大的凝聚力,在最为关键的时刻,他们可以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信仰放弃所有的一切。枫子邪应该庆幸苍寂杀死了大祭司紫菱,若是紫菱未死,他们流枫国的军队怕是很难攻占到此处。
  “主上,当初我们为何要撤离冰城?”这是冷云一直以来的疑问,他们既然已经直捣黄龙,为何又要那么轻而易举地撤回来,要知道在冰城混入那样一支军队耗费了他们多少的资源啊!
  枫子邪无奈地笑笑,“不撤回来能怎么样,但是那种情况,若是不撤退就等着全军覆没吧!天璃人愚昧,若是我们昨晚那一切便立马撤退,他们只会怀疑那一场灾难是天罚,渐渐的也便会忘记。若是我们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那些百姓面前,他们知道他们所受的灾难都是我们所带来的,你觉得就凭我们这几千的精兵,能够同冰城几十万的百姓对抗么?而且冰城里不乏灵力高深的巫师!”枫子邪娓娓道来,想起那次悄然地撤退,心中也觉得可惜,但是这些都由不得他可惜,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的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该如何取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