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月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茗雪似乎一下子释然,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品书网”
  “今晚的夜色很好看,跟你一样好看!”黎烬墨色而没有波澜的眼睛看着夜空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惹得茗雪更是好笑了,脸色有些微红地回应道:“你也很好看!”她的脑中突然浮现出那个在海祭上眼神不屈的男子,红目灼灼,全身狼狈却丝毫遮不住气质与风华,她还想起了在海皇墓里,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灭了九钺的场景,还有冰城那晚接住她的男子,这个男子似乎一点点、一滴滴地住进了她的心中,再也无法分离。
  然而黎烬原本灼灼的眼神突然敛去了光芒,低语道:“我不好看。”这样的男子竟然一时间有了种自卑的神色,茗雪看着有些心疼,目光放在他对着她的绝美的侧脸上。这样的美好刚毅的轮廓,这样剑眉星目的风华如何能不好看。
  话落,黎烬竟伸手缓缓地摘下了那半张面具。
  时间像凝固一般,两边无话,茗雪突然扑过去抱住了眼前这个目光有些悲伤的男子,这一刻她终于知道黎烬要带着半边面具的理由,月光下,他的另半张脸泛着青色的光芒,那是一种神秘的鳞片覆盖的,鳞片上似乎还有一些古老的符号,她没有看懂,她只知道在这一刻她觉得她的心很疼,她不知道分别以后黎烬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到底是怎么样将这半张脸变成这样的,或许还跟她有些关系吧!原谅她一时间又自以为是了,但是她心中的直觉便是这样的。
  黎烬有些无措地回抱她,茗雪冰凉的泪落在他的肩上,令他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清明,却又立马恢复了原来的神色,因为一股冷冽的气息悄然靠近了。
  茗雪蓦然一抬头,见到了斜下方脸色不善的钟欣悦,她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娇俏可爱,一张明艳的脸冷下来的时候竟然也是那么地吓人。茗雪一瞬间有种被人捉奸的感觉,身体极不自然地僵硬着,更为不自然地还是黎烬,他全身都紧绷着,有些无措,在钟欣悦转身的那一霎,黎烬一把推开了茗雪追了上去。
  怀中一下子空荡荡的,紧跟着整颗心也空荡荡的。茗雪只是那么站在坐在原地,只是原本可以容两个人做的树枝一下子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显得空落落的。
  你知道她会伤心,你留下我一个人就不怕我会伤心么。一时间竟然执拗了起来,她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眼看着一袭黑衣的黎烬几个跳跃跟上了钟欣悦,抓着她的手好像是在安慰或者解释什么。
  解释什么?有什么可以解释的。茗雪一眨不眨地看着,终于又一次她不在你们逃避了,清晰地看到了他们两人的关系,也清楚地看清了自己在这个男子心目中的地位,原来她才是那个至始至终的第三者,或许是因为她当初没有珍惜,所以老天在惩罚她吧。
  眼泪就是那样干落了下来,没有哭泣声,没有哽咽声,只不过一眨眼就掉了下来。
  放弃吧,心中有这样的一个声音再告诉她,不要再继续这样的感情了,没有结果的。那个自称为是另一个她的心灵深处最隐秘的灵魂告诉她,不要再纠缠了,这不过是一段没有未来的恋情,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那个声音告诉她她最想要的是什么的,可是最后又是那个声音告诉她应该放弃了,难道她就是这样的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么。
  一夜无眠,她在那枝头干坐了一夜,也许有这样一个固执的念头,也许那个男子还会回来。心中还生出这样的想法,若是他回来了,那边一切如常,若是没有……
  若是没有,就放弃吧……
  是啊,放弃吧!
  等了一夜不过是多了无数清晨的湿露落在薄纱上,而她并没有觉得冷。
  早晨的霞光从一片绿色的海洋中冉冉升起,带着希望照亮着大地,而那却不是她的救赎,而是一个埋葬一切的深渊。
  茗雪,你何曾是个为了感情那么伤神的人,寻找到你要的东西,完成你许下的承诺,便做个无心人吧!
  她很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面朝着东方,闭上眼睛,感受着清晨暖而清的气泽。
  让一切都重新开始吧。
  回到房间,解了少妇与女孩的穴道,收拾下自己,又带上了那张素白的面纱,将一切的容貌与感情都隐藏在那一片薄薄的面纱下。
  这一早,钟欣悦看茗雪的眼神很是不善,时不时飞过一把冷刀,还有那与黎烬更加缠绵,更加没有羞耻的谈话。茗雪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涩然,但很快想起了早上的决定,却恢复了冷然的模样,也许她本该就是那样的,无情无欲的出尘仙子的模样。
  她本不该是个伤情的人,她也不该为任何一个男子伤心。
  “黎烬哥哥,你说我是你什么人?”钟欣悦很是娇羞地问。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仿佛排练了很久,他说出那样的话是那么地自然,自然地有些不想她原本认识的黎烬。
  茗雪还是有一瞬间的愣神,最重要的人。将她视为最重要的人的人又会在什么地方呢?
  心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人生在世两情相悦才是真,她这样独自伤心又有什么意思,她不是那样的女子。
  勾出一个胆而疏离的笑容,道:“我们该离开了。往后便分道扬镳吧!”他们已经再没有同行的必要了,又或许她需要一些时间来疗伤。
  钟欣悦有些假的笑容终于有了些松动,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茗雪,却也有一瞬间的放松。
  迟疑了一会还是点点头道:“好!那我们就不拖累茗雪姐姐了。”
  老汉恰到好处地出现了,化解了眼前有些尴尬的气氛。“姑娘我们出发吧!再过两日就能够到达丹城了,到时候可有的游玩呢!”老汉是对钟欣悦说的,他们本来说的目的也是到丹城游玩,可怜这样单纯的老汉竟也相信,只可惜这样的三个人却都是觊觎他们丹琼的国宝而来的。
  告别了钟欣悦他们,茗雪便一个人循着密林而走了,她有鲛玥珠带路,自然是不担心在这幽深的林子里迷失的。
  轩辕梓潼经过两日的跋涉已经到了水月潭,说起来水月潭不过是个水潭而已,一江飞瀑从天而落,刚好在底部冲出了一个水潭子,经年累月,这水潭自然也就越来越深,越来越神秘。
  而这里为何被奉为禁地呢?
  其实是这样的,随着水潭子越来越深,竟然冲出一湾底下温泉,刚好与上面的冷泉相会,于是冷热交融,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环境。
  也是这样的环境催生了许多别处不可能生长的一些药草,这里的药草都极其珍贵,在丹琼皇室发现这里之后就将这里列为了禁地,派遣了两头猛兽来看顾,自此成为了一个皇家药园子。除了皇室成员谁也没有机会到这里进来一观。
  轩辕梓潼很是轻车熟路,门口两只不知名的神兽,据说是皇室先祖教化的,颇通人性,在轩辕梓潼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象征之后便鼻子一哼,有些不情愿地背过身子放行了。
  轩辕梓潼也没有在意,这两只神兽向来是那么高傲的,她来过这几次,也便习以为常了。
  整个水月潭就属那一株火灵芝最是值钱了,大长老要是知道自己偷偷地跑出来把这颗火灵芝给采了差不多是该气得更年期都提前了吧。
  轩辕梓潼心中是这样子想着地,却不敢笑出来,那两只神兽还守在外面呢,若是被这两个祖宗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采了它们的宝贝,自己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也不知那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能让本公主那么照顾你,希望你醒来……
  希望你醒来能够记得我吧……她红了脸颊,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一把拽下了那颗泛着柔和的光芒的火红色的灵芝草。
  就在她拿下火灵芝的那一刻,整个水潭突然剧烈地晃动了一下,两只守在外面的神兽,咆哮了一声便要冲进来。
  呃,这下闯祸了。
  轩辕梓潼并不知道摘下火灵芝后竟然会是这样的局面,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把火灵芝往包袱里一塞,便赶忙逃命去了。
  神兽那巨大的吼叫声,震得附近的飞鸟纷纷惊起,一时间一片混乱之色。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灾难呢,好在附近并没有什么寨子,惊动的人倒是不多。
  轩辕梓潼惊出一声冷汗,急急忙忙地逃跑,可还是被神兽强大的气劲震出几分伤来。
  也是她活该,正常人谁敢觊觎这样的宝物啊,若是回去被丹琼国王发现,就算她是将要继任的圣女,也会受到极其严重的处罚。只是眼下她却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想这些,满脑子只是如何逃离这里。
  好在神兽体积庞大,在密林里还是轩辕梓潼这样轻巧的身子占到的便宜多一些,果不其然,那两头凶猛又傲娇的神兽干嚎了几声,却只能悻悻地回去了,因为梓潼早已轻巧地跃出了好远。
  只是梓潼若想再来这水月潭,怕是不可能了,这两头神兽不撕了她才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