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丹琼圣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都是在闹什么?”威严的声音自外边想起,那是一种身居高位的气势,令人臣服。
  喧闹声戛然而止。随之停止的还有钟莫回撑着最后几丝灵力想要发出的咒术。
  “参见圣女殿下!”现场除了王后、公主以及钟莫回,都恭敬地跪下行礼。
  一位年过三十的女子,一袭素色华服,头上插着两只纯银凤凰钗,面容端庄而威严,步履稳实地走了进来。
  那一双凤目往四周一扫,就连高傲的王后娘娘也低下了头。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钟莫回在心中想着,一直都知道丹琼国有一个如同天璃大祭司一样的存在,只是在天璃祭司虽然地位崇高却是不涉政的,而丹琼国不一样,这丹琼圣女就相当于另一个丹琼王一般的存在。
  每一代丹琼国圣女十六岁继位承继生死蛊,三十岁结束她的从政生涯,在这一段时间内她们不能跟任何男子发生关系,只有在三十岁时候可以自行选择成婚,或者进入长老院。
  再过两天就是圣女传承的日子了,这位即将退位的圣女身上却依旧能够深深地看到那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强者的气势。
  她眼神毫无感情地停顿在了王后身上,丹唇轻启:“王后娘娘,你可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这一地的凌乱,这满殿的喧哗,当我丹琼王庭是菜市场么?”最后一句颇为又气势,轩辕梓馨看着这场面,憋地满脸通红却不敢笑出声来。
  王后有些战战兢兢,拳头却是捏的紧紧的,圣女殿下?再过几天你就什么都不是了,竟然还敢对我这样颐指气使的。但现在毕竟现在还是她当政,她这样一个并没有实权的王后却不敢和圣女对着干。
  王后心中想着等到我的沫儿当上了下一届圣女,看你们还敢不敢那么嚣张了。嘴上却是恭敬道:“没什么事,就是和馨儿闹着玩的,这丫头太不像话了,竟然带了一个男子回来!”
  “闹着玩?王后娘娘倒是童心未泯啊,天天就知道跟小孩子们闹着玩。”圣女轻嘲道,看向王后的眼中有着很明显的不满。这些年王后的恶习不断传到自己耳中,只可惜皇兄念旧,不愿意废了她。
  王后笑笑,脸上有些挂不住,看向轩辕梓馨的目光更是阴狠。
  “馨儿你也真是的,哪里捡回来一个男子,竟还藏在寝殿里。”忽而圣女又对着轩辕梓馨教育了起来,可虽是责备的言语,却早已软了下来,有种包庇的意味。
  轩辕梓馨向她调皮地伸了伸舌头道:“圣女殿下,馨儿不是有意的,只是路上玩耍时见到这位公子身中蛇毒昏迷不醒,于心不忍。加上圣女殿下常常教导我们要心怀仁慈,所以便救下了这位公子。”这时候搬出圣女的教诲无疑是堵住了王后的嘴。
  圣女没有喜怒地道:“虽是如此说,将人带回你的寝殿照看实为不妥,念在你年少无知的份上,这一次先不和你计较,我马上让人给这位公子安排个住处就是了。”一句话轻描淡写地便洗脱了轩辕梓馨所有的罪责,还将那个男子当做客人招待。王后恨得牙痒痒,却偏偏不能说什么。
  圣女扫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聚集在钟莫回身上,微微皱了皱眉头。
  “公子不像是我们丹琼国的人吧!”清冷而庄严的眼神望了过去。
  钟莫回撑着虚弱了身子道:“圣女殿下,我确实不是你们丹琼国的人,我是来自流枫的一个商人,谁知道在密林里面遇了险,与我的商队走散了,又不幸被毒蛇咬了一口,昏迷不醒。”钟莫回自然不能说自己是天璃的巫咸,在这个圣女交替的时节上,丹琼的防范还是很强的,毕竟生死蛊这样的至宝,这天下谁人不觊觎。
  圣女还是皱着眉头,显然对于钟莫回的话半信半疑。眼前的这个男子,宠辱不惊,气度不凡,谈吐文雅,看上去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在这种若是混进来的奸细,那就不好办了。
  可是望着轩辕梓馨恳求的目光,圣女收回了那一抹凌厉。就算是奸细,现在动他也是打草惊蛇,且先看看吧!
  “馨儿,收拾一下,把这位公子接去东苑颐兰殿住吧!你以后也不住在那么胡闹了,多跟你梓潼姐姐学学。”话落,圣女转身便要离去。见王后与轩辕梓沫还杵着不动,瞟了她们一眼道:“还不走?”
  王后拉着轩辕梓沫的手又紧了紧,疼得轩辕梓沫差点叫出声来。
  最终这一些不请而来的人算是走干净了,寝殿里虽是凌乱了一点,倒总算是恢复了安宁。
  “幻儿,叫人把地上收拾一下,顺便去吧东苑的颐兰殿也收拾收拾。”轩辕梓馨一时间又像是一个快乐的小孩,语气轻松,就像刚刚那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接着又凑到钟莫回眼前说道:“公子别怕,那个老妖婆可奈何不了我的。”
  望着轩辕梓馨嘟囔着的小嘴,钟莫回突然想笑,缓缓地伸出手,想要去触摸轩辕梓潼的脸。
  轩辕梓潼看着那双越来越靠近的修长玉手,眼睛瞪得大大的,却是一点也不敢动,心跳快得不受自己的控制,脸颊一下子绯红了。
  “公……公子……”一声婉转的声音惊醒了同样表情有些沉醉的钟莫回。他尴尬地咳了咳,接近梓馨脸颊的手突然改了方向,从梓馨的头上拿下一片被撕烂了的黄纱。
  轩辕梓馨这下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在士兵面前撒泼的样子,顿时间脸上更是绯红一片,见钟莫回只是为自己取下黄纱又觉得有些失望,一时间太多的情感交杂在一起,她娇哼了一声,便红着脸跑开了。
  钟莫回又是一阵笑容。好像很久都没有那么多的笑容了,自从被关在圣塔上之后,也只有跟欣儿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片刻的欢愉,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同欣儿相比,因为灵女是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摆脱圣塔这座牢笼的,于是他自小对于这个妹妹就分外地照顾一些。
  也不知道此时天璃这么样了,自己好不容易下了圣塔,便对父王说要出去云游一番,在天璃那么久了都没有到外面出去看看的他,很渴望有这样出游的机会,所幸父王很大方地给了他一年的时间,此番来到丹琼,他只是不想要错过十五年一度的圣女交接,以及这背后最引人注目的生死蛊。谁知道运气那么不好,眼看快要到丹城了,却猝不及防地着了一条蛇的道,幸好有位善良的姑娘救了自己,想要这个,他的嘴角又勾起了笑容。
  在九州界最北的天璃冰城外。
  枫子邪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璃江出神。深邃的瞳孔里面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又是两天了,而他再派出去的军队还是没有一个回来的。右使联系了许久都没有消息,而枫城的信鸽却是来了一拨又一拨。那些老臣们早就坐不住了,催他回都城的消息也越来越频繁了,那些个迂腐的老头言之凿凿,说的不过是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刚刚继位便远征边疆,劳师动众,祖宗家业不稳什么的屁话。他很是恼火,却又拿他们没有办法,若是这个时候动这些三朝元老,自己的帝位不稳呢。想当年,母妃也是被他们这样逼死的吧,什么天璃妖妃,祸国祸民,他们这些人的存在才是祸国祸民吧!
  心里虽是这样想,他却并不能表现出来,对着那美丽却诡异的璃江,对着那一团美丽的薄雾,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云,你出来吧!”他对着虚空一喊。果然不远处的冷云一运轻功就跟了上来。
  “主上!”还是一如既往恭敬地礼节,低着头,抱着拳,眼神坚定而清明,声音洪亮而恭敬。
  枫子邪也没有心情在调笑他,平静地道:“明日我就启程回枫城了,你留在这,一定要把好这一关,既然璃江暂时破不了,就先守着这里,不要让韩佑祁那小子反扑就好了!”装的再平静的语气依旧掩盖不住遗憾,眼看就要拿下天璃了,只剩一个冰城,这巨大的版图,曾经的国家就会成为过去,但是天不遂人愿,如今还不是时机,虽然万般不舍,却还是只能放弃。有时候就算是王者也依旧对命运无可抗拒。
  “属下一定不辱使命!”那一声异常洪亮,是热血,也是内敛,是一颗忠诚的心,为主子悲,为主子喜的心。
  枫子邪难得又展露出一个笑容,连日来的忧虑使他整个人有些憔悴,原本奕奕的神采被敛进骨子里,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染上了青黛色,那原本玩世不恭的脸更是有些惆怅的味道。
  他很久都没有真诚地绽出笑颜了。
  很久很久了,冷云都记不起到底是有多久了,或许是当上了这流枫国的王之后,又或许是更久以前,在权利的漩涡里埋葬的不仅仅是他们的青春,更有主子一切的情感与时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