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个神秘的老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圣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不想强迫梓馨,这个女孩是她从小疼到大的孩子,但是若是让轩辕梓潼当上了圣女将意味着她的从政生涯彻底地结束了。在过去的十五年间,她雷厉风行的作风早就遭到了很多人的不满,一旦失势,后果不堪设想。有必要的时候,她可能会采取一些必要手段。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次圣女大选对于他们丹琼而言可能意味着圣女时代彻底终结。
  圣女离开后,由于钟莫回似乎心情不佳,轩辕梓馨也就再没有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只是静静地陪着他。
  丹城依旧是宁静而美丽的,茂盛的庞大古树之下,谁也不能想到这里竟还有一座那么庞大的城市。这时好几拨人却正马不停蹄地往这座隐藏在茂密雨林中的神秘城市赶来。
  轩辕梓潼一步步紧跟着茗雪的脚步,她的内伤很重,却依旧紧紧地跟着茗雪,一步也未曾落下。此刻她算是看明白了,昨晚那颗红色的诡异珠子竟然是在海皇墓中他们争夺的鲛玥珠。这样的至宝,茗雪却只用来引路,还真是暴殄天物啊。
  “哎~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轩辕梓潼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这样赶路本就沉闷,而她却更加不幸地有了一个沉闷地伙伴。
  “你为什么跟着我?”茗雪不稳反答。
  我又不傻,当然要跟着你。轩辕梓潼翻了个白眼,她就不信茗雪不清楚自己跟着她的原因。她那么危险的人物进入她的老窝,她要是不跟着那还了得啊,再说了,她自己现在受了伤,若是半路晕倒了什么的,她就不信茗雪会不救她。心中打了一箩筐的好算盘,跟着茗雪她那是跟定了。
  “就算你那么跟着,我要做什么事,你也没有办法阻止。”那是一种强大的自信,自信没有人能够阻止自己想要做的事。
  轩辕梓潼却也是不服输的人,“那便试试看吧!”她同样期待着能与这样的女子来一场真正的较量。然而当有些事猝不及防地发生了,她们的未来是敌是友,谁又能说的清楚。
  同样在赶着路的还有黎烬与钟欣悦,不过比起茗雪,她们的脚程却慢了好多,这个速度下去,平板电子书眼下又进了密林,没有任何代步的工具,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如何能够受得了这样的长途跋涉,忍不住就对着黎烬各种抱怨,最后却是黎烬一步步背着她出了这个密林的。
  又过了一日,距离大长老给轩辕梓潼的日子就只有一天了,在日落时分,两个风尘仆仆地身影终于在丹城翠绿色的城门外了。
  轩辕梓潼一声狼狈,守城的士兵都快认不出这是他们丹琼的公主殿下了,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乞丐呢。也是,好几天都没有洗澡了,衣服早就在密林中被勾地破破烂烂地了。不过奇怪的是,茗雪穿着那样飘飘欲仙的裙子,却是一点事也没有,到了丹城的时候依旧是一副出尘美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险些让轩辕梓潼气出病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呢。
  不过她倒也没有真的那么小气,最多是进入城门之后顺便吩咐了守城士兵一句,“那后面的那位姑娘曾经偷袭你们的公主殿下,待会可千万不要放她进去!”
  这下可好,那两个士兵是怎么也不肯放行的了,这几日丹城这个几乎没有什么人拜访的静谧之城突然人流增多,本就不是好事,而那个姑娘还是公主殿下亲自吩咐不能放行的,他们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啊!
  茗雪无奈,蒙着面纱的出尘的脸竟也气的有些红彤彤的色彩,她何时如此窘迫了,连入个城都要被这样对待,冷淡的眼瞪了眼那两个不长眼的守城兵,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寻了一处人声绝迹的地方,轻轻一跃,便像个翻飞的蝴蝶一般越近了城内,却很是不巧刚好越近一个人的家中。
  那人是个养蛊的老头,茗雪这轻轻一踏竟踩死了老头刚刚喂养好的极品蛊虫。
  老头吹胡子瞪眼,大声惨叫了起来,比死了儿子还要伤心。
  “我的小芸啊!你怎么就死了呢,爹爹今天才把你给养好了啊!”
  呃……还真是儿子……
  茗雪脑袋上滑下几根黑线,眼前这个仙风道骨的老顽童,正一脸怒火地看着她。
  她还没怎么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阵强大的灵力便扑面而来。
  “前辈,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她也不得不服软,想不到丹城竟还有这样的高手存在,看来要取生死蛊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茗雪暗念咒语,催动法印,在凤鸣箫中激出一道强烈的灵气,堪堪避过了这道灵气。
  一时间整个院子在灵力的波及下如风卷残云般,从满目的苍绿,变成了一院的灰白。刚刚还是精巧雅致的屋舍,而如今却像个荒芜的落魄院子,到处是残枝败叶。
  周边的人却并没有觉得什么奇怪,仿佛那个院子里传出什么样的声音都是理所应当的。也许还会轻轻地嘲讽一句:“圣长老又在捣鼓他的那些破玩意儿了!”付之一笑后,也便该干嘛干嘛了。
  在刚刚那一次惊险的对决中,茗雪的面纱却是随着一阵残风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去,茗雪不自觉地转过头去,垂落下墨色的及膝长发,遮住了半张侧脸,却依旧是绝代的风华。
  “曦儿,是你么?”老汉的眼神突然变得热切,突然像看到了一个很想要见到的女子一样,竟忘了刚刚的盛怒,痴痴的,像个见到情人的毛头小子。
  茗雪被他这一前一后的态度给弄迷糊了,抬起头看他道:“我不是什么曦儿,前辈,刚刚是我得罪了!这院子……”她有些尴尬地看着这个破败不堪的院子。
  老头眼珠子也不动一下,手轻轻一挥,刚刚还灰白的院子一下子便又恢复了原样,看得茗雪一愣一愣地。
  “曦儿,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看我的。”他绽放出一个自认为很美的笑容来,却看得茗雪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你能想象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对一个十几岁的姑娘说出那样肉麻的话来么。这便是茗雪此刻的感受。
  她古朴无澜的眼珠瞪得大大的,干咳了几声,转身便跑,深怕那个灵力高绝老头子追上来,再对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她怕是把早上吃的野味都给吐出来了。
  耳边刮过的风呼呼作响,眼前只觉得是一道道绿色的屏障在往后极速退去,这一次跑的比天璃冰城那一次还要狼狈,像躲着什么无法承受的东西一般,最终在丹城满目的绿色当中迷了路。
  那老头痴痴地看着,竟也没顾得上追,神情像是在陶醉这什么极为美好的回忆当中。
  而轩辕梓潼一路匆匆忙忙地便要回丹琼王庭,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那个男子了,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天的男子,让她忍不住去水月潭冒生命危险的男子。
  “公主殿下,您怎么这副模样回来了啊!”她不敢太张扬,在后门轻轻翻进了自己的寝殿,贴身宫女急忙迎了上来,见到眼前这狼狈的女子,吃了一大惊。
  “没事,快去给我准备沐浴的汤水!”她摆摆手,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泡个热水澡。“对了,那个我带回来的公子在馨儿那还好么?”
  宫女灵儿一听表情一滞,看向梓潼的眼中有些心疼,“……恩,挺好的,灵儿还是先给公主准备香汤吧!”
  梓潼笑了笑,心道:这丫头什么时候口齿都不伶俐了起来!
  不过还是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吧,马上就能见到他了呢。
  距离圣女交接的日子只有几天了,她要马上准备准备,给那公子解了毒以后,就要开始做一些筹谋了,茗雪那样的人既然来了,便不会没有作为,况且暗中一定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势力在作祟。王后一家也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让自己继位,圣女地态度模糊,也不知道她心属的到底是谁。
  茗雪在绿色的街道上走了很久很久,这样错综复杂的街道竟然都长得一个样,偏偏大树高绝,无法望到丹城的布局,真不知道丹琼的那些人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们都不会迷路的么。
  茗雪不知道的是,一个人对于自己生长的地方是不可能会迷路的。
  如果说天璃的冰城那是安静,那么丹城就是寂静了,因为茗雪走了那么久,几乎连人都没有看到,整个丹城就如一座死城一般,丝毫没有人的气息,各种鸟叫声倒是颇为殷勤,这是叫的茗雪心烦。
  她自然是不知道,丹城的人向来都是白天出去打猎,晚上在家休息的。因为山中野兽多,他们想要采集食物,药草什么的东西,必须要白天去才够安全,所以大白天除了留守的一些儿童和妇女,多数人都在林子里。偏偏这还是个比较保守的民族,女子若是嫁了人,是不轻易出门的,这也就自然而然地造就了白日里冷清的模样。
  苦寻出路无果,突然见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窜了过去,茗雪本想上前问路,被他这小心谨慎的模样一吓,觉得还是跟上去看看情况,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