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夜色如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公主殿下,莫回公子来了!”二人正交谈间,灵儿进来禀报。
  “莫回!”原来他是叫莫回么?轩辕梓潼一听立马站了起来,而轩辕梓馨也忙着抹掉之前的眼泪,装出一副笑容来。
  她走过轩辕梓潼的身旁,在她耳畔轻轻道:“姐姐请你记住,不管怎么样,馨儿都是为了你好!”
  我的前半生被你护在羽翼之下,我的后半身就算用命来偿还我也心甘情愿。
  轩辕梓馨越过梓潼走向门外,早已换上一副娇俏可人的面容,仿佛刚才那个严肃认真的女子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莫回哥哥~”看到一脸着急的钟莫回,她绽放出更加明媚的笑容来,拽着钟莫回的胳膊便不放手了,抬出可爱的脸,眨着晶亮的大眼睛。
  钟莫回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没事吧!”他很担心她。
  “哈哈,我能有什么事呢,她是最疼爱我的姐姐哦!莫回哥哥要像对我好一样地对她好知道么?”
  “可是~我只想对你一个人那么好呢!”钟莫回笑了笑,嘲笑着这小女孩的天真,他对她的这种好一辈子是只能给一个人的。
  梓潼在门口怔然,原来他只想对一个人那么好,但是那个人却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妹,当真可笑。
  “公主殿下,在下莫回!”钟莫回冲着轩辕梓潼行了礼,态度恭敬而疏离,淡然无波的眸子没有丝毫的情愫。
  轩辕梓潼苍白如纸的脸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来,“莫回公子不必拘礼!”随即袖中抛出一个红色的小瓶子。
  钟莫回反应迅速,瓶子安然地落于掌中。
  轩辕梓潼却是一句话也不言转身便回了屋中。
  钟莫回疑惑,拿着这小瓶子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灵力从中冒了出来。轩辕梓馨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却仍旧道:“这是我求姐姐给你配的解药,快喝了吧,把体内的余毒清一清!”
  眼看着梓潼转身进屋,梓馨也没了什么兴致,脸上的笑容转淡,一张脸严肃起来跟梓潼倒是有九成像,不过梓馨的眼中透出更多的决绝来,不似梓潼看似要强,平板电子书梓馨再无话,也不等钟莫回便独自转身离去。
  这回倒是换钟莫回郁闷了,这一对姐妹绝对是他见过的最为怪异的姐妹,说是姐妹情深吧,不像,说是水火不容吧,更不像,最后也懒得想,一口喝下那价值连城的解药,一个人回了颐兰殿。
  茗雪在丹城游荡了好久,竟然始终没有遇到驿站之类的地方,不禁抱怨起丹城其实应该是个原始人居住的地方,你看那搭在树上纯天然的房子,你看那用草地装饰的大道,你看那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树……最为窝囊的是,她这样一个自认为智商不算很低的人竟然找不到住的地方,害得她都有些想不顾形象地在树上睡一觉了,虽然这对于一个女子而言确实是有些不雅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原本静的出奇的丹城突然间热闹了起来,一个个健硕的男子拿着各种猎物匆匆忙忙地往一处赶,就跟赶着投胎一样。
  茗雪反正没有地方去,索性跟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着人流走,越走人越多,越是热闹,在一片较为开阔的地方,开始只是稀稀拉拉地摆了几个摊子,这会子摊子多了起来,人流如涌,一股子酸臭的汗味熏得茗雪有些受不住,无奈找了棵大树飞了上去。
  这一会算是看得清清楚楚了,这一片算得上是丹城最为开阔的地方了,高大的树木少,视野一下子开阔了很多,可是这些人带着那么多猎物聚集在这里是为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买啦,丹城人大多是靠打猎为生的,有的人打得多,有的人打得少,少的人可以在这买一些食物,多的人也可以卖掉一些多余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茗雪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啊?”刚刚是谁在跟自己说话,她怎么一丝气息都没哟感受到,她猛然回头。
  一张鹤发童颜的脸在眼中放大,“啊!”茗雪一惊,竟一个不稳要向后倒去,老顽童一个拐杖拦腰止住了她。
  “你怎么阴魂不散呢!”茗雪忍不住暴怒了起来,之前不过是不小心踩死了他一只小虫子而已,后来被他那么恶心也算是够了,怎么还这样缠着自己。
  老顽童嘿嘿一笑,露出缺了好几颗的牙齿道:“小娃娃,我们两个挺有缘的,不如到我家小住几天如何?”
  茗雪美目一瞪,早就被老顽童早上那个架势恶心到了,这回要跟他回家,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虽然极不愿意承认,但是茗雪心中知道,自己的灵力是远不如这老不死的,早上要不是靠凤鸣箫挡一挡,她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前辈,我还有事,就不到您家中叨扰了!”茗雪干笑了几声,客气道,好在蒙着面纱,要不然这般尴尬的局面,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平时冷清惯了,还是极不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的。
  老顽童倒是也不强迫,只是阴冷冷地笑着:“小娃娃,我们丹城这地方,到了晚上可诡异地很,我劝你还是到我家去住。”隐隐有些威胁的味道在里面。
  茗雪看眼前这老者,一会慈眉善目,一会又是这样地渗人,阴晴难定,着实不是个好揣度的人,咬咬牙道:“晚辈多谢您的好意,不过真的不必了!”
  恭敬的声音却是强硬的态度,那老顽童诡异一笑道:“小娃娃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老头子我!”
  早上还恨不得杀了自己的老头,现在竟然又这么殷勤地想要帮助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以茗雪疑心颇重的性格又这么会轻易地相信这个才认识一天,只有两面之缘的老顽童呢?
  微风刮过,眼前白影一晃,老顽童已经不见了身影。茗雪松了口气,软软地靠在了树枝上。
  这晚,钟欣悦与黎烬也进了城,他们同样不是靠正常的渠道进的城,而是跟茗雪一样翻墙而进。好在丹城的墙不高,二人也没有那么背,很顺利地就进了丹城。
  他们跟茗雪不一样,茗雪这样一个没有了记忆的人初来乍到连个住处都难寻,但是黎烬却对这个地方还是有些了解的,在早些年他曾一个人来过这里,还在密林中救过一个猎户,虽然是个普通的猎户,但至少住的地方是搞定了,尽管钟欣悦仍觉得有些抱怨这边的住宿条件。
  茗雪一个人吹着夜晚的冷风,坐在丹城最高的那一棵大树上,看着月色。
  今晚是一轮弯月,浅淡朦胧的就像在水中浸过取出的极品玉石一般,若是摸上去,或许还会有冰凉的感受呢,风很缓,吹着几丝乌云遮蔽了几缕月光,大概是云层厚了,星星只见到稀稀拉拉的几颗。
  茗雪并不觉得疲倦,飘逸的裙摆低垂下,在凉风中飘荡起美丽的弧线,一双流光的美目在夜色中颇为黑亮,瞳孔中的黑是极浓极重的,以前还没有发现,如今一看,茗雪的瞳孔与常人比起来是黑亮了一些,那种黑色就像是化不开的浓墨一般,又如黑曜石,流动着光华。
  这样宁静而悠远的夜,像是一场永恒的黑,不见终点。
  茗雪拿起凤鸣箫想要吹奏一曲,已经很久都没有吹曲子了,不禁有些手痒。
  凤鸣箫里流动着一丝红光,那也是极美的,这样一只看上去不似凡品的箫竟有些生命气息一般。
  茗雪笑了笑,每次看到凤鸣箫就是强烈的亲切感扑面而来,这不仅仅是她的武器,更是她最为忠实的伙伴,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她都不会抛弃这凤鸣箫的。
  黑夜中时不时传来几声凄寒地的鸦声,映衬地茗雪的心情也寒了几分,嘴中吹出的曲调也不自觉含了几分悲鸣。
  在婉转悠扬的箫声中,一丝细微的爬动之声却是被掩盖地没有了丝毫踪迹。
  茗雪沉静在乐曲声中,深情那么专注,就好像是在跟自己多年的好友配合着演出一般。
  月光微弱而柔和地洒在凤鸣箫上,突然,一缕极细的金色的光晃了茗雪的眼睛,她心中一惊,嘴中吹出的曲调也微微颤了颤,跑偏了。
  调无好调,索性不再吹奏,但是她很确信自己刚刚真的看到凤鸣上晃过一缕极细的金光,那到底是什么?
  她排开灵识在周围查探了起来。那老顽童说丹城的晚上很是诡异,这诡异到底存在于什么地方呢?
  抬眼看了看月色,眼下该是午夜了,随着那一缕金光,她心中的忧虑越来越重了。
  轻轻一跃,到了幽暗的街道,白日里阴凉的街道,在夜晚显得更是阴风阵阵,让人忍不住想要打哆嗦,但是茗雪她并不怕冷,抬眼逡巡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丹城的夜晚只是特比特别地黑而已。
  黑中还似乎带着一种阴气,冷森森地,没有生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