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场花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梓馨面色凄然地看着远去的梓潼,突然觉得心似乎空了一块,她从没有像今天这般害怕。以往,她不管做什么事,她都知道有一个疼她爱她的姐姐护着她,不会让她受半分的苦。从小到大,她最在乎的就是这份姐妹之情,而今日,一切都没有了,她的姐姐不再要她了,而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自己。
  姐姐,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她怔怔地竟忘了要起来,看得钟莫回一阵心疼,忙要过去扶起她,而她却只顾看梓潼的背影,一脸凄然。
  圣女缓缓从殿中出来,看了梓馨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了摇头便大步离去了。
  一下子,丹琼王的寝殿便安静了下来。茗雪一勾嘴角,准备下去一叹究竟。
  说起来,丹琼王着实是个没有心思,又没有主见的王。
  刚刚还在为女儿的未来担忧,听了圣女的几句话,便全然没有了担心,这会儿安然地躺着睡下了。茗雪行至龙榻前,轻轻一点,丹琼王便真的昏睡了过去,室内的奴才们之前被丹琼王全部给赶了出去,这回她正好趁虚而入。
  自从上次在沉冰谷找凤鸣箫找出经验了以后,茗雪对这种登堂入室的事情是越发上手了,在丹琼王寝殿里面一番好找。
  她打听到丹琼王藏了一本有关于生死蛊的书,按照丹琼王的秉性多半会藏在身边认为保险的地方。这本书是丹琼王室历代传承下来的,记载了他们的祖先从得到生死蛊,并将生死蛊成功传承下来的一切事情,还有关于生死蛊的用法与功能,几乎是养生死蛊必备的东西。
  至于茗雪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大概还是得益于她最近爱偷听墙角的毛病。这段时间生死蛊是个热门话题,她找到一些资历老的长老府邸去偷听,也知道了好些秘密。这个法子虽然是不雅了一些,但是茗雪却并不拘泥于此,虽然偶尔被一些恶心的虫子追得惨兮兮,但至少也摸清楚了一些情况。
  她在丹琼王的寝殿里面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却始终没有发现只言片语,不由得开始佩服丹琼王藏东西的本事了。这个老顽童一般的男子,倒是有几分鬼灵精。
  黑夜中,茗雪突然感觉一道视线一直注视着自己,突然一惊,吓出一身冷汗来。
  这屋里竟然还有人在?还将自己刚刚翻箱倒柜的样子尽收眼底了?
  茗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好在这夜真的是好黑,没有人看到她的反应,只是感觉气氛突然变得灼热。
  那个气息一直不动,只是似有若无的存在着。
  突然,黑影一闪,一个人影在黑夜中离去。茗雪既然没有找到那本书,索性跟上去看看,紧追着那人影不放。
  黑影速度很快,在丹琼街道的大树上穿梭着,丝毫也不费力。
  茗雪跟了他很久,他也并没有什么意见,保持着同样的速度穿梭着。最后竟在一个树梢停下了,黑色的衣在风中飘摇,颀长的身影在月光下显得风姿绰约。
  他好像是在等着茗雪。
  待茗雪也跃上那个树梢,在他身后站着之时,他平静地转过身来。
  茗雪呼吸一滞,竟然是他,想不到这么快又遇见了。
  “黎烬,近来可好?”茗雪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原先的喜怒,有些事情她说过不会再纠结,她就不会再表现出来,她是个极其自律的人,总是倔强地将自己的情感控制的滴水不漏。
  黎烬只是转过身来,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良久都没有挪开过目光,他说:“我好像对你有种特别的感觉。”
  话落便是良久的无言。
  茗雪没有答话,就算有特殊感觉又怎么样,钟欣悦才是他最重要的人,以茗雪的高傲不至于为此改变心意。可是心中还是免不了难受,她说:“我不想再见到你。”
  简短的两句交流后以茗雪落荒而逃而结束了。
  都已经结束了,这个男子却偏偏还有扒开她的伤口再伤一遍么,她没那么卑微,也并不卑微地渴求什么情爱,她一时对黎烬动心,只不过是一场意外,如今她不想讲这个意外继续下去了。断了便是断了,在她的世界里是没有后悔药的。
  距离生死蛊破茧而出还有八天时间,圣女已经感受到体内的异动,交代下一切的事情开始闭关了,而轩辕梓馨与钟莫回的婚礼却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她们要赶在交接大会之前成亲,因为梓馨莫名其妙的坚持。大家只以为这个丫头是恨不得早些嫁了,所以这样迫不及待,也没有深究梓馨这么做的深层含义。
  圣女闭关,轩辕梓馨即将大婚,圣女与轩辕梓馨是彻底失去了机会了,这事在丹琼王庭与长老院早已心照不宣了。
  这些天王后也开始忙碌起来,对于轩辕梓馨的婚事她算是极为上心的一个,迎人都是笑语盈盈的,轩辕梓潼还从没有见过她那么慈爱。梓馨心里骂一句心怀鬼胎,也没有同她计较。
  钟莫回依旧是那么温柔,什么都顺着轩辕梓馨的意思来办,两人出入丹城,嫁衣什么的都是亲自挑选。一时间郎情妾意,若是成了亲,绝对是对恩爱夫妻,这也给起先并不太赞同这门婚事的丹琼王一些安慰。
  平时最是疼爱妹妹的轩辕梓潼在妹妹将要成婚这间事上却突然一言不发了,自从那一晚之后,轩辕梓馨再没有见过轩辕梓潼,就算是她去找她,轩辕梓潼也是多半不见人,她只当是姐姐是真的有事,悻悻地回去了,但是她明白这一段姐妹情要想修复,怕是不那么容易,未来任重而道远啊。
  原本死气沉沉的的丹城因为接踵而来的大事突然间变得热闹了起来。
  古老而茂密的树上挂起了红绸子,一时间喜气洋洋的。公主大婚,必然是丹城一大盛事,丹城的百姓面露喜色,似乎非常祝福这一对新人。
  茗雪苏醒至今,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是还从没有看过大婚呢,一时间也好奇了起来。
  十里红妆铺着丹城大地,热烈而绚丽的美。茗雪走在街道上,不断有过往的人讨论着公主大婚的事,茗雪却觉得心悲,她知道其实爱的更深的应该是梓潼,然而新娘子却不是她,一时间竟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成亲,这样神圣的是茗雪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去做了,心中突然有些酸涩,她发现自己还深深爱着那个男子,她可以放弃跟他在一起,却做不到忘怀,这样的她又怎么能够去爱另一个人呢。
  梓潼一个人呆在寝殿里,这些天她那里也没有去,明日就是梓馨的婚礼了,她能够想象现在皇宫里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她不敢出去,怕自己受不了那样的氛围,说好了放手,说好了一心继任圣女之位,而她却做不到。
  这些天梓馨来找过她很多次,她都没有见,大概是见了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吧,大长老曾来跟她商讨一些事,她也称病推脱了过去,她只想一个人呆着。
  “今晚的月色真凉!”她在窗前低声呢喃。
  “或许你需要一壶酒!”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上方而来。
  梓潼蓦地抬头,却见是茗雪,“你竟也染上了偷听墙角的恶习么?”梓潼心情不好。也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茗雪却不恼,大笑了几声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不如醉一场?”
  这样的茗雪却令梓潼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得意?我有什么可得意的,我可不比茗雪姑娘。”
  “都要继任圣女了,难道不是得意么?”茗雪拿眼睛戏谑地看着她。
  梓潼凄凄一笑,低声道:“圣女?不过是一个枷锁!”说话了,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何时竟嫌弃起圣女这个身份来了。
  “哈哈,这话从你梓潼的口中说出来倒是惊奇了!你也不必如此,天下好男儿多的是,何必纠结其中一个呢?”
  “那你呢?”梓潼反问,不过心中却流过一丝暖意,她不知道茗雪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来看她,还做出这样的姿态来安慰她。
  茗雪一愣,不知道对方竟然会这样问。是啊,她呢,她并不能够忘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不过是通病相邻,今日不如一起醉一场吧!”梓潼突然大笑道。醉了也好,明日便可不比再伤心了。
  “好,那就一起醉一场。”不知什么时候起,茗雪已将梓潼当做一个朋友看待了,或许是海皇墓一起冒险的时候,或许是丹城外互相扶持的时候,又或许是现在同病相怜的时候。
  那个月色微凉的夜晚,茗雪与梓潼都喝了好多,最后梓潼沉沉地醉去,茗雪将她安然地放在榻上,而自己转身离去,这人间的酒,她是喝不醉的,清晨的风吹得她越发清醒,一夜无眠,等到晨光一起,丹城一片喧闹之声炸了开来,到处都是吹吹打打的声音,热闹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