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李代桃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馨儿在哪里?”钟莫回只是背对着她冷冷地问。品书网
  轩辕梓潼只摇着头道:“我不知道。”
  很快就是起来去丹琼王那边请安的时间了,守在外边的侍女们一听到门内的动静,有些不确定地敲了敲门。
  一时间惊动了屋内的人。
  钟莫回见梓潼不答,大概也猜到问不出什么,索性开了门自己走了,只留下梓潼一个人。
  侍女们见新房大门洞开,立马笑意盈盈,鱼贯而入。
  而这些侍女面上的笑意却在看到轩辕梓潼的那一刻凝滞在了脸上,表情一脸惊恐,手上的洗漱用品竟也一时不稳掉在了地上,一时间一片闹腾之声萦绕在轩辕梓馨的寝殿之内,久久不散。
  “梓……梓潼公主?怎……怎么会是你?”侍女们皆是一脸见鬼的表情,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眼前所见。
  是啊,谁能够相信自己昨日亲自化好妆,搀扶上花轿的女子竟然会变成了另一个人。也多亏梓潼是公主,要不然这群侍女义愤填膺之际,必然会为失踪的新娘梓馨讨回一个公道的。
  梓潼红着眼睛,恍惚着一张脸,盈盈的一双美目里充满了悲戚,迷惑,百思不得其解的神色……
  为什么会是这样?
  明明她已经决定了放手,饮完那坛子酒,她就已经决定忘怀了的。
  可是,酒消梦醒,她却坠入了另一个梦里。
  十里红妆迷幻了她的眼,那时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其实已经醒过来了,这本不是属于她的婚礼。
  直到钟莫回吻上她的那一刻,她才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钟莫回抱着他叫着馨儿,说的却是她和他的往事,她又惊又喜,又有些悲戚,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已经错过,然而命运要将他们两个绑在一起,这一次阴差阳错,竟又回到了原点,可是谁对谁错又有谁能够说的清楚呢。
  “出去,你们都出去……”梓潼留着泪,满脸绝望。
  此刻的她,情路受阻,钟莫回误认她是心思恶毒的女子,又将梓馨当做救他的人无可救药地哀伤了。
  这本来也已经释然了,可是眼下,她已被破身,是再也无缘继任圣女之位的,从小到大都只以为收入囊中的东西突然间因为这一场变故全部改变了方向。
  没有人能够知道她心底的绝望与哀伤。
  侍女们怔怔地并不动,却早已经有机灵地跑出去通风报信了。
  不多时,丹琼国执掌风云的人物都已经尽数在此处了。
  丹琼王哆嗦地道:“……潼儿?真是你?馨儿呢?”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并没有什么作为的帝王其实心底知道,梓潼是最适合做圣女之位的人,他对梓馨虽然疼爱,但那只是纯粹的父女之情,所以梓馨请求下嫁,他也便同意了。
  可是……
  梓潼不一样啊,她是他看中的继承人,是他心中丹琼国的未来啊,而他最是骄傲的女儿,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彻底葬送她的前程。
  “父王……”梓潼再也忍不住悲伤地哭了起来,扑进丹琼王圆滚滚的怀抱中,仿佛一朵较弱的花,再也承受不住风雨的侵袭。
  一时间,丹琼王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大女儿其实并没有想象中坚强,她也跟梓馨一样在承受不住变故是会扑进他的怀抱哭泣,渴望他庇护的肩膀,丹琼王突然垂下泪来,宽大的怀抱拥住了这个自己最不怎么给予关爱的女儿。
  “潼儿,父王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父王一定会给你讨一个公道的。”
  梓潼只顾哭泣,却不知道门外的人越聚越多,原本喧闹的气氛却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日上三竿,金色的阳光洒满了院子,火红的彼岸花开得那样热烈,像极了新娘子垂落一地的嫁衣,也像极了流淌一地的鲜血。
  “圣女殿下……”整齐的行礼之声之后,气氛顿时变得沉寂起来。
  梓潼只是微微抬了眼眸,晶莹的泪水迎着金色的阳光,看什么都变得虚幻了起来,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潼儿,姑姑知道你这事是委屈……但是馨儿也很委屈,她那样爱莫回公子,为了他所付出的努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可如今你替她待嫁,自己破了身,也破坏了一对璧人,这背后之人的用心不可谓不险恶啊!你且放心,只要有姑姑在,一定会让这件水落石出,还你们一个公道的!”圣女殿下金口玉言,倒是比丹琼王的话管用了三分,看众人心悦诚服的样子,看得出来这位圣女是颇有政治手段的,她一双美丽而深邃的目,流淌着冷冽而果决的光芒,似乎一切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梓潼却并没有应,虽然已不再哭泣,眼睛依旧红红的,泪痕未干,显出了娇弱的女儿之态。
  丹琼王却是很激动,“圣女,馨儿呢?”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最是关心这个女儿的消息。
  圣女勾唇一笑,明明是很雍容华贵的笑,梓潼却生生看出几分诡异来。
  “陛下稍安勿躁,想必背后之人也并不像伤害馨儿,只是为了破坏这场婚礼而已,馨儿如今还没有找到,不过左右逃不出王庭去,陛下可下令找一找,也许就在哪里睡觉呢!”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去找啊!”近侍闻言,也深知陛下的忧心,急忙告退去找人了。
  圣女笑了笑,也告退了。她今日刚刚出关,一出关便要管起那么多的事情,可见这样一个女子在丹琼政坛上的重要性。
  众人退出后,大长老单独留下来照看梓潼。
  “潼儿……”她欲言又止。
  “长老您说,我没事了!”梓潼苍白的脸色没有一点掩饰,有着强撑出来的笑容。
  “傻孩子,我知道你心里苦,眼看……眼看着……”
  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梓潼只惨白地笑了笑。
  继任圣女么,其实她最近才发现这并不是她的夙愿。
  从小到大,大长老、父王、很多的人都在她的耳边叨念着,你是未来的圣女,你所做的一切都要符合一个圣女的标准。
  于是她本能地就觉得那是她该走的一条路,她就是圣女,她就是为了成为圣女而生的。于是在每一个看不到光的黑夜,她都坚强地挺了过来,她将自己所有的害怕都深深藏了起来,小心翼翼地从不敢被人发现,因为她知道,她不能够害怕,她还有妹妹要照顾,她还有她的路要走。
  可是,这真的是她想要走的路么,她并不知道,或许她从来都没有自己认真地想过,她内心深处最想要的是什么。
  “或许,这样也好……”声音是那么低,低得大长老根本听不清楚。
  “潼儿,你说什么?”
  “没什么,大长老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呆着……”
  苍白的脸,惨笑着的表情,似乎这一刻是她真正的成长,她不再是那个为权利执着,为别人而活的少女,而是一个真正要为自己活下去的轩辕梓潼。
  她递给大长老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大长老无法,也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她,只好退了下去,中间还颇为不放心地回身望了几眼。
  这一刻,梓潼知道,这个老者是真的把自己当做是女儿来养的,尽管,她对自己提出了很多的要求,时刻管束着自己在圣女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但是她从来都明白,这位长者对自己的慈爱与照拂,让她在这个无依无靠的深宫里面得以生存了下来。
  或许在得知自己在没有继承圣女之位的消息时,最为伤心痛苦的不是她,而是那个行动有些迟缓,满面皱纹的老者,她的手上缠着小金,金色的蛇皮在阳光下反射出一道金光,却在老者的脸上照不出半分的明亮来,只增添了悲戚之色。
  她半生的执着,就在昨晚功亏一篑,毁于一旦了。
  “灵儿,你说到底是什么人设计了这样一出好戏?王后?圣女?还是其他图谋不轨的人?”
  身边的侍女早已经换成了梓潼原来的侍女们,灵儿守在床边,照看着梓潼。
  听到自己的主子对自己说话,灵儿突然吓了一跳,眼睛触及自己刚刚遭受打击,毫无血色地主子时,眼泪滚滚而落,“奴婢也不知道,但是公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够逢凶化吉的。”
  她战战兢兢地站着,仿佛是被今天的事情给吓坏了。
  梓潼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笑着道:“你先下去吧,我想吃些桂花糕了,你去给我端一些上来。”
  见到自己的主人还有心情吃饭,灵儿舒了一口气,麻利地便走出房门,还很贴心地关上了。
  梓潼一个人起身,走过屏风后面,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浸入那个温泉池子里。
  这是丹琼王特地造的,刚刚完工不久,遇上梓馨大婚便将这个宫殿赐个了她作为大婚新房,想不到,第一个浸入这温泉水池的竟然是她。
  温热的水浸润了她肌肤,她的心却是薄凉的,她知道,今天以后或许一切都会里自己远去,比如钟莫回,比如梓馨,还有她曾经一度努力想要得到的权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