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暗夜里的到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梓潼沉默着,并没有作答,这件事本就是她做的,一时间竟找不到理由去反驳,她本以为只要自己当上了圣女,这一切都会揭过的,但是如今一切都毁于一旦,她想必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品书网
  “潼儿?这事跟你有没有关系?你快跟二长老说清楚。父王会给你做主的!”
  “梓潼公主,老身并没有冒犯之意,还请您照实说。”
  “是我采了!”再简单不过的四个字,从梓潼口中那么平静地说了出来,仿佛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早晚都要面对的,自己做过的事情她不会不承认。
  一脸震惊的是丹琼王,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梓潼如今是一个失去圣女继任机会的公主,若是在加上这一桩,怕是最轻也要判个终身幽禁了。
  “潼儿,这不是真的,你没事去水月潭干什么啊,那两头神兽难道是摆设,难道还能让你这样一个女流之辈采走了火灵芝么?”
  二长老的脸依旧笑着,笑容很冷。
  梓潼却没有动,依旧重复了一遍道:“那火灵芝是我采的,为了配一副药。梓潼胆大妄为,请父王责罚!”
  “潼儿,你……”
  圣女一脸平静地坐着,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然而梓馨适时闯了进来,“父王,是我贪玩采了火灵芝,请父王不要责罚姐姐。”
  “馨儿,你又添什么乱啊?”丹琼王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圣女的脸上也有些无奈。
  “馨儿,这里岂是你可以胡闹的地方,还不快下去。”
  “不,这是就是我做的,跟姐姐没有半点关系,姐姐只是跟小时候一样护着我而已。”
  “馨儿,你下去,姐姐能够应对。”梓潼突然将她拉了过来,摸着她的头道。梓潼的语气一如很久以前一样地温柔。梓馨还记得小时候她不小心打碎了父王很真爱的瓶子,姐姐也是这样跟她说的,最后姐姐被王后打了很多的板子,躺在床上两三个月没有下床来,那个时候她还那么小,怎么能受得住那些,如今该换她来守护姐姐了。
  梓馨摇摇头道:“姐姐,你就让我一次吧,那么多年了你太累了!”
  “父王,这就是我……”梓潼一把将梓馨扯了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在她耳后轻轻道:“馨儿,如今姐姐已经废了,三日之后圣女大选,你若是现在自毁前程,不仅仅是你我,圣女、大长老、很多的人都将不复存在,如今你我的命运已经对调,你不能再任性了!”
  “姐姐……”梓馨哭着拉住她紫色的衣角,却最终没能挽回这一切。
  “父王,是我为了研究金蛇蛊毒的解药,偷偷去采了火灵芝。您知道馨儿体弱,这件事只有我能够办得到的,我愿意接受父王的惩罚。”
  “唉~”丹琼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先幽禁在公主寝殿吧,一切等圣女承继大典之后再说。”
  “陛下……”二长老似乎还有再说什么,但是看到丹琼王脸色不好,也只好作罢,心中却是郁结,想不到这样致命的一击,都没能彻底让梓潼消失在丹琼,想想有些不甘心。
  同样不满的自然还有王后和梓沫,这一切都落在圣女的眼中,她勾起了唇角,有些嘲讽这些人的无知。
  又是一片黑夜,星光依旧灿烂,不管人世如何变迁,这万古不变的夜色还是那么的美。
  还有两天就是生死蛊出的日子了,圣女已经日益感受到了血液中的彭拜,有个神奇的生命将要从她体内破出,带着她原本拥有的权利与能力,就这样离她而去,那是存在于她血液里十五年的东西,如今与她已经仿佛融为一体了,但是马上就要破体而出,成为另一个人的所有物。
  她并不甘心这样,但是无法,她已经渐渐衰老,她的血已经再也无法供养生死蛊了,它需要一个更年轻的身体去寄存,而这个身体必须要她来选择。她是那样强势的人,她决不允许别人来左右这一件事,就算她不得不失去生死蛊,她也要将全力继续抓在手中。
  暗夜里,梓潼睡不着觉,一个人趴在窗口,她想她这一身是不是就要在这个深宫里面度过了,她的爱情,她的理想在几天之内便夭折了,如今她再也不是丹琼那个意气风发的公主殿下了,而只是一个被幽禁的犯人。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一抬头,竟又是茗雪。
  “在想茗雪你来丹琼到底是做什么的?”
  “这不是很明显,我自然是要生死蛊咯!”突然间不再想要隐瞒什么。
  梓潼一副了然的表情,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是你的风格!”
  是啊,茗雪可不做没有好处的事。
  “你就不怕自家宝贝被我盗了么?”
  “那又不是我的宝物,自然会有人上心着的。”
  “你这样子我挺喜欢。”
  “可惜有人并不喜欢!”声音很轻很轻,只是说给自己听的。
  但是茗雪听到了,说的是那个男子吧,今日的这些事传的纷纷扬扬的。
  “有没有人喜欢有什么关系,人这一辈子总要为自己而活,一个人煮酒踏歌亦可活的逍遥自在。梓潼,跟我走吧,我给你一个康庄大道!比你幽禁在深宫,白白埋没了一身本事要好!”茗雪看着她,目光如天使般澄澈,至少在这一刻,她是真心想要带她走,这里不值得她继续留下去了。
  梓潼只是笑笑,看待茗雪如同看待一个多年深交的好友一般,“对不起,我还不能够离开这里。”有些事她还没有解决。
  “你是为了梓馨,还是钟莫回?”
  梓潼不语,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这一片土地又太多她的牵绊在内,她好像挣不开这一切。
  “如果是梓馨,她也许没有你想象那样脆弱,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早已成长了,若是钟莫回……”
  茗雪叹了一口气道:“他已经走了,今天下午,在得知梓馨不爱他以后便已经离开了丹琼王宫,我想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梓潼一怔,眼中含有悲情,最终却无力一笑,也许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不敢想罢了。
  “茗雪,等到生死蛊一出,我便跟你走,以后你说去哪就去哪。”她最终还是笑着说,不知道是真的释然了,还是将那一切都隐藏了。
  这里已经再没有她留恋的东西了,等到梓馨继任了圣女,丹琼走上了正轨,跟着茗雪离开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她知道茗雪不会是普通人,也确然能给她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只是真的到那天的时候,她才知道那个未来是她远远没有想到的结果,也是终其一生也许都没办法到达的结果。
  茗雪一离开,梓潼的寝殿里立马又来了另一个不速之客。
  一身裹得严严实实,从寝殿侧门走进来的女子,俨然便是尊贵的圣女殿下。
  “圣女殿下,不知深夜到访有何要事?”梓潼没有看她,也没有往日的恭敬,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块寒冰,冷冷的不让人靠近。
  圣女没有带任何人,是一个人到的,她还是那样尊贵地笑着,笑容却像是一张面具,虚假而令人恐惧,“潼儿,你想不想让梓馨继任圣女?”
  “呵,有圣女殿下在,她就算是不继任圣女也是很难的吧!”梓潼知道她的来意,她这样经营权利十几载的女子,必然是有些手段的,从这一方面来讲,怕是王后,长老院的很多位长老都不是她的对手。
  “哈哈,潼儿果然还是潼儿,只是太过于聪明对自己未必就好!”
  “圣女谬赞了,再聪明不是一样算计不过圣女殿下么?”
  圣女完全没有那种揭穿的窘迫,还是带着那虚假的笑容看着她。
  梓潼突然觉得她唇角温和的笑泛起了诡异的色彩,令人心神胆怯。
  “圣女到这里不会是想要取我的性命吧?照理来说我这样一个被废弃了的公主对你已然没有了任何的阻碍,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圣女终于收起了那一套令人讨厌的笑意,“你自然不会再碍着我什么,但是有人依然自不量力地想要同我斗一斗,我也只有利用你了。你虽然没有了任何威胁,但是以你父王对你的感情,你若是在这个时候死了,你说他会怎么处置那个杀你的人?”
  梓潼笑了,笑自己从前对圣女的尊重,笑自己也曾将这个慈祥的姑姑当做母亲一般地敬重,然而现在,这个人前人后温柔慈祥的女子连伪装都不愿意在做。
  原来她最后的价值不过是她的死能够给王后一党一个重大的打击。
  梓潼的眼睛很平静,平静地望着圣女,仿佛知道了一切,也看淡了一切,看着圣女竟有些心虚了起来。
  “你这么做就是为了权利?”梓潼可笑地看着她,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到底有没有心。
  “我和梓潼难道不过是你手上的棋子么?我们王族的亲情难道在你眼中还不如那些个可笑无聊的东西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