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救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笑,无聊么?你不也为了这样的东西努力了很多年?没有这东西也许连生命都保不住。热门”圣女轻松地说出这样的话。
  梓潼只笑笑,是啊,对于她这样的人,权利自然是非常地重要。“那么你想要我做什么?”梓潼不以为然。
  “很简单!”圣女自顾自地从袖中掏出一个瓶子,“这是二长老所独有的葬魂,你只要服了它,然后等到明日,我便能让王后一族覆灭!”
  “圣女当真好手段!可你怎知我会配合你呢?潼儿也是惜命的人!”
  “哈哈,以你对馨儿的爱惜,你必不愿她在王后的迫害中落得个比你还要凄惨的下场吧!”
  梓潼还是笑笑,不以为然,既然慢慢地道:“是啊,我是爱惜我这个妹妹,而你这个说是将她视为亲女看待的姑姑却亲手破坏了她想要的幸福呢!”
  圣女庄重的眼神一变,大有深意地看着她,“想不到才那么一会你就想清楚了缘由?果然不该小看你。”
  “这不是很明显么,王后做事向来不会这般大胆,而且你及心属梓馨继承你的衣钵,那日又怎么会轻易就同意了她和钟莫回的婚约,你不过是在等我入套而已,亏我还觉得你是良心发现,想要成全馨儿那丫头呢!”
  “呵,你懂什么?”圣女的眼神终于变得刻毒起来。“我这都是为了馨儿好,若是她成为了圣女,在丹琼便可翻云覆雨,想要什么没有,是她太单纯,为了你宁愿放弃大好前程。”
  梓潼更是露出一种可笑的神色来,她自己的这个妹妹她自己最了解,她断然不稀罕权利这种东西。“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梓馨好,可你知不知道她心里最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圣女一怔,继而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来。“我不懂她心中想要什么?只怕最不懂她心中想要什么的是你这个做姐姐的吧!你看她觉得她是为了钟莫回这个男人跟你翻脸,可是真的是这样么?”
  挖开这层隐晦,梓潼血淋淋的内心终于展露出来,是的,她最在意的就是这件事——她最爱的妹妹抢了她喜欢的男子。牵馐悄训阑褂幸槊础?
  “那你觉得是怎样?”
  “哈哈哈~说你聪明,想不到也犯傻,你看梓馨看钟莫回的眼神除了亲昵,可有丝毫的爱意?”圣女早知梓馨并不是真心爱钟莫回,梓馨的心里怕是藏着一个大秘密吧,挖出来又是一段皇室丑闻,但是她不会允许这一段丑闻给暴露出来的。
  梓潼细细一想,她竟没有认真得去看过梓馨与钟莫回相守的情态,那时她的心中装满的都是馨儿与钟莫回温馨的画面,怒火中烧,哪还有心情去观察梓馨。
  “说不出来了吧,你自以为很了解你的这个妹妹,可是你知道的又有多少,在你整日整夜地钻研各种蛊术之时,你知道她在干什么么?在你出皇宫的时候,她的心里又在盼望这什么?她肆无忌惮,乖张跋扈,她屡屡冒犯王后,她三天一吵,五天一闹又是因为什么?”
  心中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但是她又将它狠狠地压了下去。而圣女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再也无法无视。
  “她不过是盼着你能在她身边多陪陪她,就算是教训她也好。那一次,你要去流枫国,她不知前路到底有多危险,却还是毅然决然地陪着你去了。她那样一个皇室娇生惯养的公主,宁愿陪你去那样的地方冒险,你难道看不出来你在她心中的位置么?”
  连日来的念想一下子被打破了,梓潼呆愣着站在原地不敢置信,她以为馨儿有负于她,可是这样算来到底是谁对不起谁呢,怕是怎么也说不清楚了吧!
  “你……你这样说,不过是想让我甘心就死罢了!馨儿对我自然是感情深厚,但是先前那事,她完全没有理由那么做的,她嫁给你个不爱的人对她有什么好处,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她终于控制不住地大喊出来,她始终没有想明白梓馨那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什么。
  “呵呵,难道你不清楚么?连她都看出来你对那个男子的感情,你自己竟然不清楚么?为了一个区区贱民,竟然不惜盗取火灵芝,潼儿你的脑子呢?那男子果然是个祸水,听说今天走了,走了倒是省事!”
  梓潼无力地坐在地上,她似乎再也不能够思考一般,直愣愣地盯着地面。
  “潼儿,好歹我们也是姑侄一场,服了它吧,明日我会请求你父王以最盛大的礼节安葬你的。”
  梓潼并不言语,因为她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对于圣女的话再也听不见耳中。
  圣女见她没有言语,还以为她是吓傻了,拿着那可怕的药,慢慢毕竟过来。说实在的,她倒是并不想杀了梓潼,但是,眼下局势所逼,她必定要快刀斩乱麻,先解决了王后一党再说。
  月光清冷地照进窗子,洒在梓潼身前的石板上,圣女风韵十足的身姿被拉得老长老长,黑色的影子带着不善的气息慢慢往地上呆坐这的人走来。
  “难道丹琼的圣女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侄女的么?今日还真是大开眼界啊!”清越地如同月光一般的声音,恍惚染了三分睡意,显得有些慵懒,屋上之人仿佛是看了一场好戏,又仿佛是大梦初醒一般。
  而这声音却着实将圣女吓了一大跳,来人分明已经偷听了许久了,但是她竟然一丝气息也没有感受到,不得不说那个人的灵力高出自己许多,丹琼国境内灵力比她高绝的人实在难找,出了那个隐世很久的圣长老之外,再找不出第二个人,难道是外来之人。
  这一想法让她眯起了眼睛,外来之人,那必是冲着十五年出世一次的生死蛊而来的。她的心中咯噔了一下,想来三日之后不会是个平静的日子吧。
  “阁下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的,何不现身一见?”
  “现身一见那是自然的,不仅如此,我还要带走你手上之人。”那个声音依旧清越,却有些肆无忌惮。
  “口气不小啊,且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圣女气急,平白无故冒出一个人来搅扰了自己的计划,换谁也会生气的吧!
  只见眼前蓝光一闪,圣女手中一空,那个名为葬魂的药已经不见了踪影。
  “葬魂?名字不错,不如我有空也编首葬魂的曲子,不知道效果有没有它好。”眼前带着面纱的女子像是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完全无视了圣女的存在。
  圣女又是气急,刚刚那身影快如闪电,她完全没有察觉,手上的东西已经到了对方手里。圣女看着茗雪的眼神带着深深的忌惮,似乎再想自己能够打败茗雪的胜算是多少。
  “姑娘原来是客,又何必多管闲事呢?”既然胜算稀微,不如陈之以利弊,想来她也不愿淌这趟浑水,平白多了自己这样一个敌人。
  茗雪却是一笑,她刚刚正准备离去,却见到一身黑衣遮面的圣女进了这个院子,心中有几分担忧,所以又折了回来,不想倒是真有人想要梓潼的命,既然是她看上的人,她又怎么会让别人取了呢?
  “如果说我一定要管了这闲事呢?”她手上拿着凤鸣箫,诡异的红线在玉色的箫体内流荡,仿佛发出了一阵恐怖的声音,似乎是对于战斗跃跃欲试。
  确实很久没有用你打架了。茗雪淡笑着,目光却是对着凤鸣箫的,十分地爱惜。
  梓潼也早已回神,看到茗雪去而复返,如今又为了自己跟圣女纠缠,心中一阵暖意流过。她本来视茗雪为敌对,甚至在入城是捉弄了她一把,想不到对方竟然不计前嫌地愿意帮助她,一时间心中说不出的感动。看来丹琼王庭是真的留不下她了,既然如此,跟茗雪离开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茗雪……”她叫了一声,突然意识到圣女也在,要是暴露了身份不好,一时又后悔了起来。
  茗雪倒是也不在意,毕竟自己这幅模样进入丹城本来就是够惹眼了,也不指望还能隐瞒住身份,于是给梓潼投了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你是铁了心了要跟我作对,跟丹琼王室作对?”圣女大怒。
  “是跟你作对,你一个人还代表不了丹琼的王室。梓潼跟我有些羁绊,我不能让你杀了她。今日你若收手,我们各自不相干,若是要硬拼,我也不怕你,到时候把士兵们都吸引过来,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解释你大半夜穿成这样来这里的目的。”
  茗雪一番话下来,令圣女脸色大白,论实力,她不是茗雪的对手,而且自己这番模样若是被发现了,让有心人一利用,怕是说不清楚。
  她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道:“算你走运,本宫不想跟你计较!”
  “不计较那是最好,梓潼我今天要带走,明日你怎么跟老皇帝说随你!”茗雪也不离她,上前打量起梓潼来,看着梓潼的眼神像是在看囊中之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