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凶兽现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人一蝶在人群中分外显眼,丹琼人敬重金蝶,仿佛敬重神灵一般,自金蝶降落,自动退开了几步距离。品书网
  “这不会是大公主吧!丹琼国内确实也只有大公主当得上这只金色凤蝶的青睐了!”
  “一定是这样的,据说大公主失踪,很可能是被人迫害,此番乔装打扮过来参加典礼的吧!”
  “……”
  人群中的议论声很高,圣女一声大喝却让他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从祭台道茗雪只见迅速让出了一条小路来,圣女及个长老面色铁青地走了过来。
  “小姑娘,你今天可能是擦了什么香粉呢,让我们的玄金凤蝶都青睐有加?”分明是调笑的语气,却说得很冷,配上那一双几欲杀人的眼,着实让人觉得可怕。
  茗雪却是不以为然地笑笑,“圣女殿下可知道是什么香粉,要是知道,以后选圣女可是大有益处啊,不过以您这年纪,还不知道等不等得到下一次了!”
  这分明是咒圣女早死啊,这女子的胆量不可谓不大啊,大家都很是惊讶。圣女更是气的嘴唇发白,一脸不悦。
  “姑娘还请你把玄金凤蝶还给我们,要不然本宫将以扰乱仪式的罪名抓捕你!”
  “哦?是么?”茗雪一脸好笑,然而所有的表情却藏在斗笠下。
  “圣女殿下一言九鼎,不知道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自然算是!”圣女给她一个非常确定的眼神。
  “那便好。刚刚你说过,玄金凤蝶落在谁身上,谁就是生死蛊的主人,这话可是算数?”
  圣女心惊,想不到对方竟是冲着生死蛊来的。
  “大胆刁民,生死蛊乃是我们丹琼国的至宝,只有公主之尊才配得上是它的主人,你不过是个无知刁民,有什么资格拥有它!”
  “哈哈~”清越的声音很是凉薄,带着夜一般幽冷的气息,十分威严地从茗雪的身上冒了出来。她可不是善类,既然她看中了的东西,不管给不给,那都是她的。“圣女的意思是要说话不算话么?”声音仿佛是从冰窖里冒出来的,听的圣女都生出了些害怕的情绪。
  “哼,公主继任圣女是我们丹琼不成文的规定,哪有让你继承的道理!”圣女冷怒着一张脸,仿佛要将茗雪面前的白纱给狠狠地揭下来,然后将她关进大狱中。
  “呵呵,很好!那你觉得公主认定的主人算不算比公主更有资格继承生死蛊呢?”
  圣女气的直打哆嗦,她早就看到了茗雪身边的梓潼,这会更是愤恨地给了她好几个眼刀。
  人群中爆出一阵唏嘘声,对眼前这个少女的身份更是怀疑。终于还是有人认出了茗雪身边的这个身影。
  “那不是我们的梓潼公主么?”
  “对啊,很像。可是公主怎么会跟这个姑娘在一起呢?”
  “难道梓潼公主都认她为主了么?这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
  “都给本宫闭嘴!”一声带着气怒的吼声,顿时把一群叽叽喳喳的人给吓住了。
  “茗雪姐姐倒真的挺有胆量的!”钟欣悦小声地对黎烬说,谁知道往日对她言听计从的黎烬竟然甩了她一个眼刀。
  她立马委屈了嘟起了嘴,泪花在眼眶里打着转,幸好给钟莫回劝住了,才没有掉下来。
  茗雪对于圣女的怒意不以为意,眼中灼灼的光芒全是对生死蛊的志在必得。
  “小小女娃,孤身来我丹琼,竟还想得到生死蛊,简直天方夜谭。”圣女素袍下的手动了,唤出一些黑色的虫子便朝茗雪而去。
  既然说不通,那便来一场较量,武力在很多时候都可以解决根本问题的。
  无数的飞虫仿佛是密密麻麻的小点,却在茗雪面前像是遇到了什么屏障一样再也进不了一寸。
  圣女狠狠地捏紧了拳头,执政那么久,她还从没有今天这般头疼过。“大长老,你的金蛇呢?”在场属大长老的灵力最高,也是她的金蛇最具有攻击力,大长老无法反抗,其他长老院的成员也一并加入了战局。一时间无数的蛊虫别召唤出来,现场一下子显得拥挤而恐慌。丹琼的普通百姓仓皇逃窜,完全没有刚刚指指点点时的悠然自若。
  黎烬一看,也毫不犹豫地拔出剑去帮助茗雪,墨剑一挥,两三条金色毒蛇便被斩成了两段,还有剑气波及了边上好一些人。
  茗雪也不示弱,蓝色的灵气结起一道光墙,愣是什么样的虫子也飞不进分毫,手中凤鸣箫打出一道道风刃,重伤了靠近的一些人。但是这样的打发灵力消耗极大,面对那么多人的攻击,怕是撑不了多久,这般盲目打下去,双方都讨不得半分好处。
  突然间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传来,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强烈的冲击力。茗雪立马拽着梓潼飞上了一个高树上。
  不知何时,圣塔底下竟然被埋下了炸药,这一会儿,一阵阵惊天的声响爆炸传来,滚滚烟尘霎时间蔓延了整片林子,刚刚还四下逃窜的丹琼人民,死的死,伤的伤,却都隐藏在那尘雾之下,丝毫看不清楚。
  “怎么回事?”圣女最是气怒,忍不住大声怒喝。
  “这炸药,怕是流枫国的手笔!”一时间,那个关于流枫国要继天璃国之后来灭了丹琼国的传言窜出了丹琼掌权者的脑海。
  “该死的流枫!”圣女一阵气怒,没用控制住的灵气瞬间在烟尘中一搅,尘土又扩散了开来,使得飞的不高的长老们纷纷咳嗽起来,想是被烟尘给呛到了。
  茗雪看着这般的混乱,心中却是记挂着圣女手上的生死蛊,眼神一刻也不敢离开她。黎烬看着茗雪,总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却什么也未曾抓住。
  圣长老这个老头,本来因为嫌弃仪式无聊随便找了一棵树呼呼大睡的,可这下给爆炸声一搅和,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即刻像一只炸毛的小兽般跳了起来。“是那个王八蛋吵我睡觉!”饱含灵力的声音透过烟尘与茂密的树林,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在不远处,烟尘的范围之外,一个黑衣人邪邪地勾起了嘴角。
  生死蛊是么?我正想拿它做实验呢!等我的宝贝做好了,任凭你们灵力再高绝,也是徒劳。仿佛是想到了一件极为舒心的事,他狂笑了起来,那阴寒的语气,却令他身后的黑衣下属都冷得打起了哆嗦来。
  在下一秒,一个极快的黑影窜了过来,几乎以一种无法察觉的速度,迅速靠近了圣女,在她没有丝毫防备,一心注视着烟尘里的时候,那个黑影已经可怕地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啊~”仿佛是什么东西击中了她,她痛苦地发出尖叫,雍容的脸迅速扭曲了起来,因为疼痛,两条秀眉拧成了一团。
  “嘿嘿~”阴冷的笑声仿佛穿过了无边地狱而来,冷得刺骨。
  “啊!”更为痛苦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时众人总算是看清了情况,一个全身黑衣,恍如鬼魅般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圣女的身后,圣女竟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就被他给制住了,表情扭曲而痛苦。
  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谁能够想得到在丹琼翻云覆雨十多年的圣女殿下竟然会露出这样痛苦的表情。
  黑衣人一只手抓着她白嫩的手臂,一只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在往外扯,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茗雪却是清楚地看到了,那个黑衣人手上拿的是一根极细的铁丝,在圣女的玉臂上扯着什么东西出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扯出的东西应该就是生死蛊吧!
  圣女又发出一声极为痛苦的惨叫声,叫的各长老们背后渗出一层冷汗来,吓得她们都不敢上前。
  茗雪可没有那么大的好心去管圣女的死活,这种连亲侄女都要杀的人也该受点惩罚。
  黎烬在看到黑影的一霎,一阵怒意袭上脑海。
  “紫奕,又是你!”他心中气怒。钟欣悦也在黎烬低吼出这一声时明白过来,这个黑衣人就是那天推到了琉璃圣塔的黑衣人,流枫国的走狗。
  “莫回哥哥,就是他害的我们家破人亡。我们一起上,杀了他,为紫菱姑姑报仇!”
  钟莫回点点头,修长的手在空中化出几个符印来,带着冰蓝色强劲的灵力,一下子扑了过去。
  竟然还有天璃国的巫师,长老们在钟莫回结印的一刹认了出来,心中大惊,自己竟然连什么时候混进流枫国与天璃国的人都不知道。
  紫奕冷笑一声,黑袍一挥,便打散了那团灵力。“自不量力!”毫不留情地冷嘲,将钟莫回与钟欣悦打入了冰底。
  “哼,你也别得意地太早,就算我们不行,也总有人替我们收拾你这个坏人的!”钟欣悦的眼睛有些红,骂骂咧咧道。
  果然,话落不就,圣女便趁着紫奕应敌分心之际,挣脱了他的禁锢,迅速取出一枚短笛,召唤出一只大凶兽来。
  那是他们王城的守护兽,在很久以前丹琼的主上曾驯服了三头巨大的神兽,两只被派遣去看守水月潭,还有一只被秘密隐藏在丹城内,只有到了紧急关头才能够拿出来使用。在这种情况下,圣女竟然召唤出了它,看来是对身后的黑衣人,以及一大群入侵者恨之入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