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魔性大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顿时,黎烬整个人都隐藏在了黑雾中,那晚黎烬不允许她看着,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黎烬邪气爆发是什么样子。
  此时一见,却着实心惊。
  黎烬此时感觉源源不断的灵力从丹田处窜了出来,似乎是刚刚破解了什么封印一般,将自己心中潜藏的力量都给激发了出来,可是除了这强大的似乎永远也用不完的力量之外,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强大的意念,嗜杀的**,仿佛只有鲜血才能够压制下心中的狂烈的愤怒来。
  手中墨色的剑慢慢地举了起来,黑色的灵力仿佛一条黑色的龙缠绕在墨剑上,轻轻一挥,竟削铁如泥一般给那怪物削下了半个脑袋来。
  那怪物顿时就不动了。像个死去了多时的尸体一样倒了下去。
  “黎烬……你没事吧!”茗雪也有些不太确定了起来,就站在他的身后问道。
  黎烬木然得回过头来,那双黑色的眼睛好像是一个深邃的漩涡一样,要将你拖进深深的地狱里,而黎烬却是一脸快意而邪恶的表情来。
  突然手上的剑有了动静,杀意一下子迸发了出来。
  茗雪怔然,此前黎烬虽然并不喜欢她,但是也不到要杀了她的地步,而如今她在黎烬的身上只看到了血腥与杀戮,那是只有鲜血才能够满足的**,而在墨剑有了异动之后,他的目标赫然就是自己。
  “黎烬!”茗雪大喝,声音清脆而洪亮,似乎要将他从那个深渊给拉回来。
  她就站在那未动,手上还是持着凤鸣箫的姿势,一脸清冷,斗笠早就在与怪物恶斗时掉落了。一张风华绝世的脸就那样摆在黎烬的眼前。
  随着那一身厉喝,黎烬微微回了一些神志,即将劈上茗雪的墨剑顿在了半空,而他那双黑色浑厚的眼睛,露出些许迷茫来,好像是在疑惑自己为了停下了动作。
  只是下一刻这种疑惑却被心中奔腾的怒意给彻底压了下去。茗雪知道自己在不可能唤醒他,身形一动,立马窜上了一颗树,正好落在了钟欣悦边上,钟欣悦眼神刻毒地看着她,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个小丫头的眼中看到这样的神情,那么深刻的恨意,仿佛要杀了她一样。
  “都是你,若不是你,黎烬哥哥就不会发疯,都是你……”身受重伤的钟欣悦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一头往茗雪撞去。
  茗雪没有防备,竟真的被钟欣悦给撞上了,而钟欣悦自己也因为收不住势,两个人一齐摔下树去。粉色和蓝色的身影就像是蝴蝶一样落了下来。
  茗雪在前,钟欣悦在后,茗雪直接就对上了黎烬发出的黑色的剑气。
  喉中一腥甜,已经有血溢出了嘴角。而钟欣悦也为她的任性付出了代价,这树挺高的,落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坑,添了些外伤,内伤也加重了许多。
  茗雪冰冷的眼神仿佛要将钟欣悦戳出个洞来,她不是个能忍气吞声的女子,喜欢的就抢,不喜欢的不搭理或者直接就教训一顿,钟欣悦三番五次地给她气受,她无非是看在黎烬的面上忍着,而这一次,钟欣悦竟然这么公然地就挑衅她,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眼看就要爆发,可却见紫奕邪笑着就要趁自己受伤给自己一击。她又急忙躲避。
  哼,回头再收拾你!
  茗雪给了钟欣悦一个不肯善罢甘休的眼神,便跟紫奕打成了一团。
  黎烬自然是在没有半分理智,黑色的灵力乱窜,一条条黑色的龙形从他身体里面钻了出来,随便缠上一个就是非死即伤。
  丹琼长老院的人已经死了大半,场上未曾来得及走脱的丹琼百姓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烟尘早已经散去了,露出鲜血与黄土混着的土地,尸体杂乱地横陈着,到处有残肢断臂,有些是刚刚一场大爆炸砸死的,有的是被怪物给生生撕碎的,还有的是让黎烬那乱窜的灵力给杀了的。不管什么样的都有,一时间仿佛是修罗地狱一样,血腥味蔓延在空气里,难闻的很。
  到现在,场上或者的已经很少很少,就连圣长老也在怪物出现的时候加入了战斗,他毕竟是丹琼长老院的一员,在最关键的时候还是会奋不顾身地帮助丹琼的。
  梓潼也是费力地撑着,身上受了几处伤,脸上坚毅的神色却始终没有变过,梓馨还是如同很久以前一样被梓潼好好地护着,要不然以梓馨的灵力怕是早就被怪物给杀死了。
  一场残酷的混战似乎又将这一对姐妹待会了很久以前,幸福相守的时候一样。
  圣女早已经没有了雍容的气度,发丝凌乱,身上的衣服染着很多的血迹,有的是她的,有的是别人的,狼狈极了。
  黎烬的灵力是有魔力的,那些怪物在黎烬黑色的灵力攻击下,已经死了一半,使得正在跟茗雪混战的紫奕心中一阵心疼,他造这些宝贝的材料这么多年才收集到了这么多,前段日子让黎烬给弄坏了一个他早已心疼了许久,如今若是这些也折在了这里,想想这一趟该有多亏,在他眼中,生死蛊的威力尚不如此,心中一狠,便带着剩下两三个怪物给撤退了,茗雪哪能容许他跑掉,愣是追了好远的路出去,可谁知紫奕早有准备,在连续的五六枚烟雾弹之后,茂密而幽暗的林子里再也见不到紫奕的人了。
  茗雪一阵气恼,可是心中又记挂着黎烬,只好先折了回来。
  “黎烬,你怎么样了?”等她回去的时候,黎烬已经晕倒了。
  “刚刚师父用灵力制住了他!”梓潼走过来,说了下刚刚的情况。
  黎烬那一时的爆发虽然威力巨大,但是最终灵力消耗巨大,难以为继,最后被圣长老一击,便昏迷了过去。
  钟欣悦守在他的身旁,很是戒备地扫了茗雪一眼。
  刚刚那一战下来,茗雪对钟欣悦的怒气也消散得差不多了,毕竟钟欣悦是黎烬所中意的人,她目前还做不到堂而皇之地杀了她,她并不怕什么流言蜚语,也不怕黎烬来找她报仇,只是她不想让这看起来是一场自己争男人争不过钟欣悦而来的一场杀人灭口。这样的事她不屑于做。
  茗雪看了眼昏迷中的黎烬,猛然看见半张面具的边沿已蔓延出一些青色的鳞片的痕迹,好像黎烬另半张脸上的东西被扩散了出来一样。
  不好,黎烬身体内的邪气正在一步步地扩散出来,若是不及时控制住,恐怕会很麻烦。眼下生死蛊就在眼前了,但愿用生死蛊能够解决它。
  茗雪曾好好地讨教过鬼熙关于生死蛊的事,这条从上古时期传下来的灵虫是很有灵性的,最擅长辨析灵魂,净化气泽,眼下也只有它能够帮得上黎烬了吧!
  “圣女呢?”茗雪问梓潼。梓潼往斜边上一指,只见丹琼国的圣女殿下此刻正狼狈地躺在地上,脑子虽还清醒着,身体却是灵力枯竭,她旁边的幻金兽也在拿群怪物的攻击中受了很大的伤,此刻正趴在圣女的身边呜咽着。
  茗雪一步步地走过去。
  圣女盛气凌人的脸上突然显露出紧张的神色。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可别忘了我来这里的目的哦!”茗雪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如今丹琼国的这些人早已是瓮中之鳖,毫无反手的余力。
  “梓潼,你好歹是丹琼国的公主殿下,你难道就任由着外人夺走属于我们丹琼的至宝么?”似乎是知道自己并没有实力反抗,圣女只能够求助于梓潼。
  梓潼冷笑一声道:“圣女殿下,您想要杀了我嫁祸给王后一党的时候可曾想过我是丹琼国的公主殿下,如今又要提起这些,是不是太晚了一些!”
  圣女脸色一白,本就受伤的身体又咳出一些血来。而身边的长老们却是齐齐变色。
  圣女殿下竟然试图杀了梓潼公主而嫁祸给王后一党,她们心中高高在上的圣洁的化身,竟然也会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令人不齿。
  “圣女殿下,这是真的么?”长老院属三长老最是温和,性子很好,对于这样的事情显然是不能够相信,就算有梓潼公主的指认,也有些难以接受。
  圣女的脸色顿时煞白,在生出几分恼怒之后又憋得有些红,死命咬着牙,怒视着梓潼。
  梓潼突然嘲讽一笑,“圣女殿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既然都做了那样的事,又怎么能怕别人说呢,你说是不是呢?”
  “你放肆!”
  “是么?在你用蛊虫控制灵儿将我跟馨儿掉包的时候是不是放肆,在你半夜潜入我的寝殿想要杀了我的时候是不是放肆,在你企图以自己的权利不顾馨儿意愿想要将她扶植为圣女的时候是不是放肆?圣女殿下,我敬你重你,可是你却是这样对待我们的信任的么?”
  圣女的怒火在梓潼的质问中被褪了下去,剩下的只是一片惨白。
  凉风吹拂,此刻已是傍晚,霞光大盛,却是照不进大树遮蔽的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