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茗雪的故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长老们更是一脸震惊与悲愤地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圣女殿下。品书网
  圣女维持了十六年雍容华贵的脸寸寸龟裂,只剩下一阵的虚脱无力。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圣女无力道。
  梓潼冷冷地看着她:“我并不想怎么样,只是有些事不吐不快!馨儿是我最爱的妹妹,我也不想她受到你的蒙蔽,成为你的傀儡!”
  梓馨早已是脸色煞白,就在她知道姐姐的一切遭遇都是圣女姑姑做的之后,她的心就再也没有平静过,脑子一片空白。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这些都是王后一党做的,可是姐姐的控诉又令她不得不信。
  “姑姑,真的是你么?”她哆嗦着问,眼泪早已在眶中打转。
  圣女更是心酸,至少对于梓馨她是真的疼的,只是在权利面前,她一时糊涂放弃了她。“馨儿,姑姑对不起你!”如今说什么都是徒劳了,她也已心如死灰。
  “诶呦,你们两个没良心的,也不知道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圣长老终于按捺不住对着茗雪跟梓潼骂了起来。
  茗雪眼皮子一跳,还真的是忘了这个刚刚为了制服黎烬受伤的老头,反正生死蛊必将到手,她便先过去扶起了老头子。
  “哼,还算有点良心。”圣长老竟翘着胡子傲娇了起来。
  “那个小伙子要是这样下去,怕是凶多吉少了啊!”圣长老摇了摇头道。他的体内有本有两股旗鼓相当的力量相互牵制着,就像是一个天平中放着同样重的东西保持住了平衡,但是近期,这个天平却产生了倾斜,若是不及时制止,他怕是会陷入一种很危险的境地。
  茗雪脸色一沉,却问道:“你有办法救他?”这些天早已深知老头脾性的茗雪索性连前辈也不叫了。
  但圣长老却丝毫不见生气,只是很无所谓地道:“没办法!”
  惹得茗雪手一松,又令他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你个重色轻友的小丫头,诶呦,痛死我了!”圣长老大叫起来。就连长老院那群道貌岸人的家伙也憋着笑,满脸通红。
  茗雪却不再理他,她快速走到什么面前,同样用一根细铁丝轻轻一挑,便将嵌在圣女手臂上的白点给挑了出来,是个大拇指大小的椭圆形虫茧,那便是生死蛊了。
  圣女痛苦地大叫一声,在生死蛊离开身体之后便昏迷了过去。
  长老院的长老们紧张地看着茗雪,深怕她一不小心让生死蛊有什么损失。
  “这就是生死蛊么?倒像是个虫卵。”
  “生死蛊十五年一个轮回,现在正是它十五年重生蜕变之际。”梓潼一板一眼地说道,虽然她现在已经没有资格成为圣女,但是他们皇室的公主都是特地学习过生死蛊的一些特征,以及忌讳的。
  “也就你们丹琼人,让只虫子寄生在身子里,还觉得是多大的荣幸!”长老们脸上挂不住,可是面对茗雪的讽刺,却无力辩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他们不就这样闭嘴来降低存在感就不错了。
  茗雪看着手中小小的一颗虫卵,细细地摩挲着,虫卵质地光滑,摸上去软软的滑滑的,很是舒服,还隐约间从中透出一股子强大而洁净的灵气来。茗雪虽出言讽刺,但是心中却比谁都明白这生死蛊的价值,凡人就是让它寄居着,所获得的灵力也是不可估量的,否者就凭圣女的修为,怕是早就撑不到这一会了。
  不过它最近正是最虚弱的时候,灵力全都封存在这小小的驱壳里面,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力。
  梓潼告诉过茗雪,生死蛊只有寄居人体才能够发挥出它所拥有的能力。但是茗雪并不想将它寄存进自己的身体。
  “我们先回去吧!”茗雪转身对梓潼说,接着又将目光移到了钟欣悦身上,冷冷道:“你若是不想他死,就跟我们走!”
  钟欣悦不服气,想要反驳几句,却被钟莫回给制止了。
  “姑娘,是小妹无礼,屡次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跟她一般计较。”
  茗雪冷哼一声道:“总算还有讲理的。”
  之后,梓潼扶着圣长老,钟莫回与钟欣悦搀着黎烬一路到了圣长老的小院。这个平时几乎没有什么人来的小院子,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梓馨因为丹琼王庭损失惨重,长老院一时间损失过半,圣女大典又没有继续下去,也跟着茗雪到了圣长老的小院子里。
  这群人到了之后都各自安排了房间,这小院虽然看着不起眼,但是房子却是不少,将那些瓶瓶罐罐收拾了一下,倒有每人一间房。毕竟是圣长老的住所,丹琼王室也不敢怠慢着。
  如今已是月上中天了,圣长老、茗雪、梓潼却在院子最大的一间客房内,替黎烬祛除邪气,或者说是九钺的魂力。
  一个身体内寄居着两个灵魂,虽然必定代表着其中一方会被压制,九钺本来已经奄奄一息,但是这些日子借着黎烬的身体将养了许多回来,它本是上古恶龙,如今就是这么些力量,也已经使得黎烬受害颇深,若是再发展下去,黎烬的灵魂怕是会被他压制着,最后被吞噬。
  这个世界本身是弱肉强食,尽管是自己的身体,在绝对强势的力量面前也可能变成是别人的。好在黎烬也不是普通人,心智之坚,一时半会儿也尚还能应对着。
  昏暗的灯光下,茗雪盘膝而坐,口中念着复杂难懂的咒语,这是鬼熙临走之前教她的。生死蛊只有寄居在人体内尚能够发挥效力,但是鬼熙却有一个失传很久的法子,可以凭空将生死蛊体内的至净之气给引出来,用以净化黎烬身体内的邪气。
  纯白色的光芒从那刻小小的虫卵里面一点点被引出来,然后慢慢地灌注道黎烬体内。
  虽然这法可行却是极其地耗费灵力,才一小会,茗雪的脸上已经显露出苍白之色,凤鸣箫未经吹奏却发出了呜咽的声音,仿佛是劝告自己的主子不能够再继续了。茗雪却是贝齿一咬,以更大的灵力灌注于生死蛊之上。
  微弱的白光瞬间又强盛了许多,慢慢地融入黎烬体内。
  黎烬本是安详的脸渐渐扭曲起来,像是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痛苦一般,白皙的皮肤上渗出了一颗颗的汗水,丝丝黑气从他全身每一处的毛孔里面钻了出来。在遇到白光的那一霎化作了灰烬,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但是更多的黑气却往黎烬的眉心聚集着,黑色越来越浓,而白色却是越来越微弱,白光虽然可以克制黑气,但是毕竟白光微弱,没有办法一下子散去那么多的黑气。一时间茗雪地脸色更加白了起来。梓潼看得出来,茗雪的身子有些摇晃,仿佛连控制自己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
  “茗雪,你没事吧!”梓潼担心地问,她跟圣长老充当茗雪的护法,看到茗雪此刻的煎熬,心中都是忧心忡忡地。
  “傻徒弟,她需要安静,若是乱了心神,后果不堪设想。”圣长老急忙小声提醒。
  梓潼噤声,不敢再发一言。而茗雪其实早就陷入了意识不清的状态中,只是本能地催动着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地供给生死蛊。
  身体是痛苦的,眼前却似乎又浮现了在云城初遇的时候。一个倔强的少年,就算是面对天雷也毫无所俱,仿佛天地间所有的事物都奈何不了他一般,就是那种坚定的、倔强的、无所畏惧的眼神深深地吸引了她,让她如今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吧。
  黎烬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我马上就要回魔域了,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就算没有相遇之机了,我也希望你能够好好地活着。
  黎烬脸上的黑气依旧很重,半脸的青色鳞片却已经褪去,变成了一枚黑点嵌在他的眉心,就好像长了一颗黑色的痣一样,只是这颗痣却是异常地诡异,邪恶。
  “黎烬,你别想摆脱我……哈哈哈……”如今只有九钺的意识是活跃的。
  “九钺,你离开吧,这里不是你的世界了,既然身体都被毁了,又何必再纠缠下去呢?”茗雪与他仿佛是一种灵魂的交流。
  那个声音带着狂怒,与阴郁,阴沉沉地跟茗雪说:“翎箫,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不过跟我一样是个失去的魔,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茗雪一惊,却并不知道九钺所谓的这个翎箫到底是不是她,鬼熙也叫她箫丫头,她几乎也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份,可是九钺说她已经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别再信口雌黄了,就凭你,如今是阻止不了我的。不要企图用你的那些言论来误导我,我是茗雪。”
  “哼,真可怜,我们魔界堂堂的公主殿下,哦,不对,是前公主殿下,你还没想起来吧,你的父王让人给杀害了,你的皇弟被折磨了整整千年,魔躯被毁,灵魂消散,你的一切的亲人都已经死去,血流成河啊……”九钺嘲讽地声音不断在茗雪的脑中回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