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离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茗雪的脑中似乎出现了那样的场景,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火,哭喊声与刀剑声阵阵窜入脑海,她拼命地跑着,跑着,似乎有什么在追赶着她……
  “你别再胡说了,我只是茗雪……”茗雪似乎有些生气了,身子越发抖的厉害。品书网
  梓潼看着她担心地要命,却不敢再轻易出声了。
  “呵呵~你是怕了吧……你就像是一个逃兵一样,仓皇地逃窜着,不顾你身后的亲人朋友,倒在血泊中无辜的生命,因为你是公主殿下,你要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对,我要活下去……”茗雪喃喃自语,神志好像被牵引了。
  圣长老突然在她灵台上注入一股灵气,将她的灵识给控制住。
  茗雪冷不丁受了外界的灵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清冷的眼睛睁开来,只见生死蛊上的白光已经十分地微弱了,若是她刚刚被九钺带着走,怕是这光芒不就便会熄灭了吧。
  她定了定神,又是一阵灵力从体内催动出来,白光突然大盛。黎烬眉间的黑气顿时缩了一寸,怕极了这样的白色光芒。
  “啊~”一阵惨叫的声音传了出来,却是出自黎烬的口中。
  守在院中的钟欣悦一听着急地就要去撞房门,钟莫回急忙拉住了她。
  “茗雪姑娘交代过,我们不能进去。”
  钟欣悦大怒,“她算什么啊,我们凭什么要听她的话,我的黎烬哥哥正在里面受苦,我怎么能不进去看看。”
  “欣悦,你别闹了,还是不要进去添乱了。”钟莫回苦口婆心的劝着。
  可是钟欣悦那里肯领情,“莫回哥哥,你是不是被那个小狐狸精给迷住了,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啊,要是黎烬哥哥有什么闪失,我跟她没完。”
  “啪”的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了钟欣悦那张小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掌印。钟欣悦气急,一抬头却见轩辕梓馨正一脸怒气地看着她,手上的力道丝毫不轻。
  轩辕梓馨也是个急脾气,自幼骄纵惯了,看钟欣悦不顺眼也就打了,丝毫都不留情面。
  “你说谁是小狐狸精?”梓馨怒瞪着她,似乎不问出个结果不肯罢休。
  “我就说了又怎么了,你们两姐妹还有那个茗雪,都是小狐狸精。”钟欣悦正在气头上,受了这一巴掌,怒火以上来连梓潼跟梓馨两姐妹也一起给骂上了。
  梓馨气急反笑,“呵~我看你啊就连小狐狸精都算不上,喜欢的男人不喜欢你就骂别人是狐狸精,也不知道抱得是怎么样的心思呢?”
  “你胡说,黎烬哥哥明明喜欢的就是我,我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
  “既然那么有自信,这一会又是在闹什么呢?你的黎烬哥哥又跑不了,人家好心好意帮他治病,你又发什么疯!”梓馨发起狠来,尖锐而有气势的声音一下子把钟欣悦给镇住了。
  也难怪,梓馨是从小就跟王后杠到大,嘴上功夫可是一流的。
  钟欣悦首先是被吓住了,愣了好久竟哭了起来。“莫回哥哥,这是哪里来的臭丫头,你帮我教训她。”
  钟莫回则是傻傻地看着轩辕梓馨,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认识真实的她,前段时间在一起的时候,梓馨永远是一副单纯可爱的样子,此刻凶起来,好像成了另外一个人。
  面对着钟莫回,梓馨却总是有些愧疚在里面的。“莫回,对不起。”她就说了这一句,便匆匆跑了,只留下一个背影。
  钟莫回痴痴的看着,那一句对不起似乎是没有听见,又或者是不愿意听见。
  不过这句对不起倒是让钟欣悦心情大好,看来这个丫头怕自己的莫回哥哥啊,她搬出莫回哥哥以后竟然吓得道了歉就落荒而逃了。
  这么一想竟然连哭都止住了,这一会自然是也不再闹着进去看黎烬了,继续在院中等着。
  钟莫回则是再也不说一句话了,深情恍惚,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事一般。
  茗雪还在继续,此时此刻她的灵力已经极其地微弱,丹田仿佛干涸了一样,再也支撑不起她的消耗,而黎烬眉心的那刻黑痣也淡化成了一个极小的印子,若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圣长老再助上一力,那淡淡的印子立马消退了,什么痕迹也不曾留下。就在那印子消失的一刻,茗雪身子一歪便撑不住地倒下去。梓潼急忙扶住了她,对着圣长老示意一声,便急忙扶着茗雪出门去了。
  钟欣悦急忙激动地迎上来,梓潼对她没有好印象,就连带着她身后的钟莫回也忽略了。
  钟欣悦本来想好好地气一气茗雪,可是见她那副虚弱昏迷的样子,口中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黎烬已经没有大碍了,脸上恢复了白皙如玉的,褪去了青鳞的脸更显得俊美非凡,恍如谪仙降世,看得钟欣悦心潮澎湃。
  黎烬没有醒来,昏迷的姿态很是安详,美好。褪去一切杀气的脸就像刚刚出世的孩子一般纯净。
  “黎烬哥哥,不知道你醒来之后还会不会喜欢我!”钟欣悦是害怕的,因为她对黎烬所做的一切,因为她自私而放下的错,如今黎烬体内的邪气一解,她不知道迎接她的命运是什么。
  “黎烬哥哥,不要抛弃我好不好,我可以接受茗雪姐姐,可是我不能够失去你!“她扑在黎烬的怀中尽情地哭诉着,可是她说哭诉的对象却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这一夜,梓潼与圣长老在担心中沉沉睡去,茗雪因为损耗过度,昏迷不醒,而其他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也是累的躺在床上便睡着了。
  而受了重伤的钟欣悦却守在黎烬的床前哭了一夜,直到早上才沉沉地睡去,但是眼睛红肿,脸色苍白,虚弱到了极点。
  第二天,茗雪醒了,将生死蛊封进了一块玄冰里面,冰封了它的成长,要不然它怕是早就破茧而出了,因为昨日生死蛊的消耗,它的生长周期延长,但是没有人体新鲜的血液,它也没有办法活下去,眼下只有冰封这一条路了。
  茗雪虽然醒了,黎烬的邪气也解决了,生死蛊也拿到了,但是茗雪却一点也没有放松下来,昨日里九钺的话一直在她的耳中回荡着。九钺是恶龙,他的话不能够全信却也不能够不信。
  他说,你死了!
  死了。
  一种深深地额恐惧在心中蔓延出来。死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她似乎能够感受到冰冷的湖水,冰冷的身体,冰冷的世界,灵魂出窍,漫无目的地漂浮地感觉。
  似乎是那么真实地感受,让她险些都相信那是真的了,可是她明明还好好地活着,那一切到底有事什么呢?
  来不及细想,她和鬼熙的约定之期已经越拉越近了。
  无尽岛,是她们的下一站。
  翌日清晨,阳光很是灿烂,却并不温暖,冷光照在身上感觉是光芒万丈,却丝毫没有温度。
  茗雪的灵力枯竭,怕是要修养好多天才能够痊愈吧。
  梓潼站在院中远远地就看见茗雪中房中出来,表情不是很好看,却又说不上来什么。
  茗雪也看到了她,过来道:“梓潼,我们该走了。”
  茗雪看似很轻松地说出来,但是梓潼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们两个小丫头这就是要抛下老头子我了么?”圣长老一把推开了房门出来晒太阳,经过了一晚的休息,感觉老头子的精神是好多了啊。
  “师父~”梓潼很恭敬地叫了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她的命已经是茗雪的了,茗雪去哪,她便会去哪。
  “走吧,走吧,都走吧,就剩我老头子一个人吧!”圣长老不耐烦地说道,但是看得出来他并没有真的生气,却真有些不舍。
  “恩,感谢前辈这些日子的照顾。”茗雪灿然一笑,突然间觉得她脸上的冰雪一下子化开了,一瞬间春风拂面,暖入人性,却不是夏日里的暖,而是冬日里的,难得一见的温暖。
  或许眼前这个老者是因为自己长得像他的旧人才对自己格外照顾,但是她却是打心眼里感谢他的,她对自己还有对黎烬的帮助,她都记在心中。
  突然梓潼一回头,却看见梓馨站在身后,似乎已经站了很久了。
  “姐姐,你要走了么?”
  姐妹俩早已经冰释前嫌,梓潼无奈地点点头。“馨儿,如今丹琼王室大多都折损了,你虽然小,但是也该是时候主持大局了,圣女这方面经验多,也有威信,她会帮助你的。你也不需要担心,她做的那些事既然已经人尽皆知,等你站稳了脚跟,她也就自然而然地会退位了。”
  “姐姐,你还恨我么?或者你遗憾么?”梓馨突然问道。本来她只是想要让姐姐安心地继承圣女的,可是如今弄巧成拙,不仅没让姐姐成为圣女,还让她失去了爱人。
  梓潼一愣,随即摇摇头,感觉爱情来得快,去的也快,就在钟莫回夺了她的贞洁,却又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开始,那一种执念就该散了。
  “如今的我找已经不复当初了!有些执念早就散了。馨儿,好好做你的圣女吧,姐姐以后不再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任性了……”
  梓馨突然一笑道:“知道了,别像个老太婆一样啰嗦。”眼角的泪却是慢慢地流淌下来,在暖色的阳光里很是耀眼。
  “姐姐,我爱你!”她在心中默默地说着,默默地流泪,默默地转身,默默地爱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