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事迹败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外面听了那么久,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我吧!”早晚也是要让她知道的,茗雪并不像可以隐瞒什么。品书网
  倒是梓潼一脸的不自然,好像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我并没有要可以隐瞒你什么,有些事你早晚都会知道,我并不强求于你,若是想离开,今晚便走,若是决定要同我一起,那以后便不许再反悔了。”茗雪很平静地跟她说,仿佛这样惊天的秘密在她看来只是不值一提的。
  “你真的不是凡人么?”在梓潼的认知里面并没有见过肉体凡胎以外的东西,就是鲛人海皇寒煜,那人家也只是一缕魂魄,而茗雪却是真实站在她面前的魔胎。
  茗雪平静地点点头。“是不是凡人并没有那么重要,凡人要生活,妖魔也要生活,凡人有勾心斗角,妖魔亦如是。”
  梓潼又道:“那你们在谋划的是什么?”她隐隐听见他们两人再讲回魔界的事,却又听得并不是很真切。
  茗雪露出一分不确定,三分渴望来,幽幽地道:“不过是想要回家罢了。”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来历,都有一个家,就算是孤儿,也知道自己的父母亲人,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唯有她,没有丝毫的记忆,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对什么都存着怀疑的态度,既然那么多的证据都指示着她是魔界中人,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去魔界看一看呢。
  “回家,”原来不过是这么简单的一个愿望罢了。却要耗费茗雪许多的经历去追寻。梓潼突然有些同情起了这个少女,看上去才跟她差不多大,内里却好像背负这许多。
  茗雪冷眼看了她一眼道:“别用这样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不需要!现在你的决定?”
  梓潼突然笑了笑,“既然从丹琼跟到了这里,岂有再离去的道理?”你去哪我便去哪,梓潼心中默默地决定了,不敢是人间还是魔道,她相信眼前这个纯洁如冰雪的女子,她愿意跟她一起去闯荡,让她原本平淡的生命多一些惊险与波澜,尽管那些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茗雪点了点头,虽然表情不见有多欣喜,但是室内的气氛暖融融的,让人很是安心。
  还远在丹琼的黎烬在钟欣悦快要等疯了的时候终于缓缓地醒了过来。
  一张俊秀出尘的脸清瘦了许多,他已经昏迷了十多日了,这十多日间,他做了一个接一个的梦,梦里有个他魂牵梦萦的身影,就像是一根极细的弦挂在他的心间,这一根线牵地他心疼,却也让他担心一不小心断了,他该如何再去找寻这样的牵挂。
  可是,最后梦里的那个女子却冷然地跟他说:“别了,黎烬,我们不会再见了!”他一惊,蓦然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阴凉的房间里面,房间简洁大方,却显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床前趴着一个粉嫩娇小的人儿,俨然便是钟欣悦。
  钟欣悦感受到异动,浅浅的睡意一下子便被驱散地无影无踪。
  “黎烬哥哥,你总算是醒了。”她很是亲昵地去拉他的手,却让黎烬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感受到脸上的清爽,他一模,果然他的银色面具不见了。急忙慌乱地找了起来。
  钟欣悦有些黯然,却依旧很是殷勤地道:“黎烬哥哥,你在找什么呢?”
  黎烬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昏迷太久,喉咙干燥地很,沙哑着说不出话来,隔了好久才有些生涩地道:“我的面具呢?”
  钟欣悦反应过来以后,才想起来,那面具在黎烬昏迷之后就失踪了,她并不知道去了哪里。“黎烬哥哥,你的脸已经好了,不再需要那个面具了!”
  钟欣悦着话一出,黎烬立马愣住了,红色的眼瞳一动也不动地看着钟欣悦。
  看得钟欣悦一愣,她这才发现黎烬乌黑的眼睛如今是一阵血色,红艳艳的瞳孔就像是地狱里睁开的魔瞳一般,带着浓重的邪气。
  “你……你的眼睛……”钟欣悦一怕,连话也说不清楚了,难道是邪气还没有除干净么?为了连眼睛的颜色都变了,钟欣悦心中震惊,同时也生出了一股子怒气来。
  一定是茗雪做了什么手脚,要不然黎烬哥哥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要去找茗雪算账。
  与此同时,黎烬却完全不是那么想的,连瞳孔的颜色都恢复正常了,再探一探自己的丹田,果然只有自己的灵力,却是浑厚了许多,感觉功法更进一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中很是疑惑。
  不断地想着,脑子却是疼了起来。
  就在这时,梓馨一身盛装推门而入,钟欣悦吓了一跳,实在想不出来梓馨来这里的用意,又因为自己曾受过梓馨的一巴掌,脸色自然不好。
  “不知道高高在上的圣女殿下驾到到底所为何事?若是没事,我们这可不欢迎你。”
  “反正不是来看你的。”梓馨看都懒得看钟欣悦一眼,将目光转向了黎烬。
  梓馨双手合在胸前,脸色却是依旧不好。“按着我姐姐算的日子,你也是今天该醒了,茗雪姐姐在临走前给你留下了点东西,现在物归原主,以后你们两个的事跟我半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好走不送。”话落,轩辕梓馨转身便走,似乎不愿意在这里停留一会,也许是真的讨厌极了钟欣悦,又或许是怕见到钟莫回。
  而黎烬早在听到茗雪的时候控制不住情绪。
  “茗雪,她在哪里?”他几乎是疯狂地冲上去想要拦住梓馨,奈何刚刚苏醒,身子虚的很,冷不丁从床上摔了下来。
  钟欣悦急忙过去扶起他,却将刻毒的目光投向了梓潼,为什么梓潼要将这样的事告诉黎烬,就让他安安静静地跟她在一起不好么,为什么还要有茗雪的存在,如今黎烬显然已经不再受她的咒术的控制了,她害怕地快要发疯,而梓馨却仿佛还要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梓馨根本不顾钟欣悦那怨恨的目光,她只是做她应该做的事情,茗雪为了帮黎烬除邪气,可是几乎将丹田都掏空了,可是钟欣悦这个只会站在一边看,甚至帮倒忙的人有什么资格来怨恨呢。
  她头也不回地走掉了,屋内又只剩下两个人。气氛却显得诡异。
  茗雪?那些记忆一段段涌现在他的脑海中,钟欣悦挽着他在茗雪面前走过,他宠溺地给钟欣悦买各种吃食,而茗雪就在旁边,他对着茗雪说,钟欣悦是他最重要的人……
  一切如梦似幻的记忆交杂在他的脑海深处,让他觉得那么陌生,那么不可思议,又是那么地真实……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但是那样的举止却是他所陌生的。
  他的脸慢慢沉了下来,冷冽地目光射向了钟欣悦,“你曾对我做过什么?”红色的眼眸配上阴冷的语气,是钟欣悦从没有听到过的。
  她心里发着虚,脸色一寸寸地白了起来,“我……我没……”显然她并不适合撒谎,因为下一秒黎烬的手已经掐上了她的脖子。
  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黎烬,头发凌乱,红眸如刀,一张百看不厌的俊脸冷如寒冰,冰冷的气息从全身每一处冒了出来,仿佛不动也能将你生吞活剥了一般。
  “你最好说实话!”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淡漠与冰冷,生生令钟欣悦打了个寒颤。她不知道黎烬竟然会对她这样,她伤心而绝望,伤心自己的付出竟然抵消不了黎烬的猜疑,绝望今天过后,这个男子跟她反目成仇,再也没有相守的机会了。
  “……咳咳……”黎烬松了手上的力道,钟欣悦猛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却因为喘息喘地太急,反而呛到了。
  “我……没有……”她依旧是否认着,一旦承认,她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黎烬脸上的寒冰丝毫没有化去,反而更加凶狠地看着钟欣悦,仿佛看透了她的重重伪装,看到了她的内心。那一双红色的瞳孔流荡着潋滟的红光,看上去美丽如两颗光芒四射的红宝石,同样也像是鲜血凝成的红色漩涡,说不出的诡异而恐怖。
  钟欣悦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因为心虚,白嫩的手上生生被自己捏出了猩红的印记来,发凉的脊背,快要触碰到喉头的心脏,时时刻刻催促着她想要逃脱,可是她怎么能逃,眼前的男子是她心心念念想要在一起的男子,是她不惜动用禁术也要留住的男子,她如何能够忍心放弃呢。
  “黎烬……你要相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
  “住口!”黎烬狠狠地瞪着她,一只手快如闪电地抓住了钟欣悦的皓腕。
  钟欣悦一时间面如死灰,一切是再也瞒不住了。
  但凡是术法都会有反噬,更何况是禁术呢,如今她体内再没有丝毫灵力,一身修为就在黎烬解除了她的咒术控制之后被反噬地一点不剩,连带着的还有快速流逝的生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