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尴尬的相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zi一切准备就绪.茗雪又带上了一层白色的面纱.她不愿在人群中太过惹眼.似乎潜意识里不愿意有太多的人关注到她.
  鬼熙看着又觉得有些心疼了.这么漂亮的外表.却不愿意露在众人面前.真是大大的浪费啊.同时又觉得庆幸.因为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欣赏这样的美.他自认为对美人是极有研究的.但是对于茗雪.他却依旧觉得震撼.以前在魔界沒有发现.现在重逢了.就充分地感受到了那时时刻刻散发出來的女子的诱惑.看來他家的小姑娘也长大了啊.
  梓潼早已经收拾好一切等着他们两个了.虽然不是很明确他们的目的.但是她好歹也知道一个大概.
  鬼熙是个自來熟.一见到梓潼便追问道:“小美人.小雪是怎么把你给拐到手的啊.”他一把扇子遮着半张脸.偷偷地问着.事实上以茗雪的耳力.他就算说得再小声.也是听的一清二楚的.毕竟三人的距离那么近.
  梓潼愣了一会.实在沒有想到鬼熙一上來就会问这样的问題.又因为跟鬼熙实在不是很熟.所以眼神飘向了茗雪求救.
  茗雪笑了一声道:“你可别吓坏了人家小姑娘.”
  鬼熙只好收敛了下.却转过身对茗雪说:“既然你怕我吓坏了你的朋友.不如我就调戏你吧.”说的理所应当的样子.又惹得茗雪脸色白了一阵又红了一阵.在梓潼面前尴尬不已.
  “你还是闭上你的嘴吧.”最后茗雪干脆给了他一个封口令.
  梓潼也是憋着脸笑.什么时候见到过茗雪这样的表情啊.这个鬼熙还真是一个大活宝.能把茗雪这样的冰山冷美人都给止住了.
  而茗雪却是一阵头疼.若是鬼熙是个二十來岁的小伙子还能让人接受.但是人家偏偏是个活了不知道几万岁的老不死了.还有脸调戏人家小姑娘.真不知道他的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
  谁知在茗雪冥想之际.鬼熙却对她传密道:“小雪呀.人至贱则无敌.以前我斗不过你.大概是脸皮沒有你厚.”潜台词是如今自己的脸皮超过了茗雪.还甚是洋洋得意.
  然而听在茗雪耳中便只有说自己以前脸皮厚的意思了.她这回是真真显露出怒气來了.随即甩了鬼熙一个眼刀.有着要秋后算账的意思.
  梓潼看着前面两人的互动.不自觉又笑了起來.突然觉得跟着茗雪也不是那么无趣了.
  三人两前一后地走在大街上.男的风流倜傥.女的婉约出尘.一下子就吸引了好多人的眼神.不断有着女子对着鬼熙抛媚眼.真真看來.鬼熙这张面皮其实长得还不错.但是见识过冷傲清绝的黎烬和温雅出世的苍寂之后.茗雪便觉得鬼熙沒有了什么看点.
  梓潼沒有覆面.一身利落的男装打扮.她穿不惯流枫国那样累赘的女装.穿丹琼的服饰又难免太惹人注目.干脆穿了身利落的青色长衫了事.很是恭敬地跟在了茗雪后面.
  虽然穿着男装.但是白皙细嫩的皮肤一看便是女子.引得好多人流连偷看.
  有些低声的讨论传了过來.却是这样的:
  “看那一位公子跟夫人.连家里的丫鬟都长得这样好看.不知道夫人到底是怎么样的绝代风华.”
  “对啊.我们云城多年沒有这样的人物了.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不会是皇上派來招揽蓝少爷的使臣吧.若真的是.那么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
  茗雪听的脸色又红了起來.好在白纱遮着.沒人看到.
  而鬼熙一派悠然自若.好像理所应当的样子.竟还相当好奇茗雪此刻的神色.
  昨日还沒有认真地逛过云城.今日一见热闹之景却是更甚昨日.蓝府不远.他们三人也就徒步过去了.
  中间穿过的就是一条云城最是繁华的街道.
  小贩们卖着各种吃食.捏糖人的将吆喝声叫的响亮.臭豆腐复杂的香味还弥漫在空气里.一串串糖葫芦在阳光下反射着诱人的光.
  “要不要吃糖葫芦.很甜的.”鬼熙又是一阵传音入密.献宝一般地对茗雪说.
  茗雪一阵无力.回了他两个字:“不吃.”
  谁知他竟不死心.招呼那小贩过來就买了一串.茗雪气恼地看着他.咬牙切齿地传密道:“我都说了不吃.干正事要紧.”
  鬼熙笑语盈盈.也沒有理茗雪.而是转身对梓潼说道:“梓潼姑娘.吃串糖葫芦吧.”
  梓潼不明所以.便有些茫然地接下了.
  茗雪瞪大了眼.心中怒火中烧.却在大街上不好发作.
  行人纷纷对着茗雪投去同情的眼神.
  “想不到这位公子竟是爱丫鬟胜过爱夫人的.”想必他们早已在心中想了一处宠妾灭妻的戏码.而茗雪变成了故事中那个可怜可叹无人疼的深闺怨妇.
  茗雪一阵无奈.被鬼熙激出來的怒火一阵高过一阵.
  梓潼拿着糖葫芦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见到路上一个卖花的小妹妹.索性做了人情送给她吃了.
  小妹妹是兴高采烈的得了吃食.鬼熙跟茗雪的气氛却是一直不见好.
  梓潼也是无奈摇头.再看看茗雪与鬼熙二人.倒是越看越相配.若是以后成了一对.怕是茗雪也能被他给带成活宝.而她心中想着这样的局面竟是笑出了声來.
  只是茗雪的心中怕是还忘不了黎烬吧.那晚她可是看得真真实实的.茗雪为了帮黎烬解了身上的邪气.拼尽全力.几乎将自己整个丹田都给掏空了.如今又是一路奔波來到了云城.如今体内的灵力怕是也沒有几分吧.要不然也不会对鬼熙这般忍让.
  蓝府转瞬即到.但是却有更早的客人将蓝府大门给围了个水泄不通.门前站的身子挺立.一丝不苟.威武雄壮的.一看就是军队里出來的人.虽然一身便服.却也掩盖不了军人的气息.
  三人刚到门口便给拦了下來.
  鬼熙打着哈哈上前.很是恭敬地说明了情况:“我们是商人.之前委托蓝家公子造了东西.如今是來取货的.”
  军人一脸凶相.不许他们进门.大着嗓子道:“回去.沒看到有贵客在此么.”
  那个客人似乎也來了不久.才进大门一小段距离.茗雪瞥见了那人的背影.觉得颇为熟悉.
  门口这动静一闹.里面的人肯定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那位所谓的尊贵的客人.一下子就转过了身來.
  见到了门口的情况.一下子便愣住了.愣过之后又是一阵狂喜浮上了心头.
  同样愣住的还有梓潼.她是认识那人的.就是跟他们一起进入海皇墓的枫子邪.
  “冷邪.”她依旧叫着枫子邪的化名.
  而枫子邪却并沒有看到她.眼神只盯着茗雪看.天璃一别.本以为再沒有机会相遇了.谁曾想那么快便又重逢了.他自顾自地将这当成了一种天定的缘分.认定了茗雪就是他心目中的那一段缘.
  “你们这是怎么对待客人的.快把人放进來.”他对着自己的护卫一阵呵斥.
  刚刚还一脸吊样的侍卫立马低下头.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鬼熙却是顺着他低下的方向.将自己的扇子敲在了上面.还戏谑道:“还真是听话啊.”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某种动物.继而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蓝府.
  茗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了.她多多少少也知道点枫子邪对她的心思.如今相遇不正是羊入虎口么.
  定着脚步.始终沒有动.而枫子邪却殷勤地走了过來.“阿雪.想不到那么快又见面了.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茗雪心中腹讥:有缘个鬼.我宁愿沒有遇到你这个麻烦.
  梓潼错开一步.也对上了枫子邪.戏谑的看他一眼道:“冷公子混的还不错啊.如今连护卫都那么高大上了啊.”
  枫子邪冷不丁对上梓潼.却立马反应了过來道:“梓潼公主也混的不错吧.”
  在枫子邪点破身份的那一刻.梓潼眯起了眼睛.对枫子邪多了几分审视.
  “大胆.陛下的玉颜是你们可以盯着看的么.”侍卫又是一阵呵斥.
  鬼熙像是要跟侍卫杠上了.反击道:“主人都还沒说话呢.你狗叫什么啊.”
  梓潼一阵不爽却是心惊枫子邪的身份.讪讪道:“果然是混的不错.都已经是皇上了.”
  枫子邪又是一笑.心神却都是集中在了茗雪身上.那眼中灼灼的光辉让鬼熙看得很是不爽.就像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觊觎了一般.于是马上招呼茗雪道:“既然人家让进了.就办正事吧.”
  茗雪感激地给了鬼熙一个眼神.似乎之前的生气全部烟消云散了一般.绕过枫子邪便走向鬼熙而去.
  枫子邪一阵错愕.打量了会鬼熙.全然不知道他的來历.心中又是一阵恼怒.想着刚刚走了一个黎烬.竟然又冒出來这样一个男子.但是看看鬼熙.似乎竞争力并沒有黎烬那么可怕.也就放下心來.!--59254+d80ok0bo+21550509-->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