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晚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茗雪一路到了自己之前住的清雪园,远远地就看到鬼熙坐在院中石凳子上嗑着瓜子,一派悠闲自在的模样,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好地要下海,他竟然走漏了消息。以他的武功,云城没有人能够奈何地了他,他竟然要到城主府来,真是气死她了。
  她一进门脸色就有些不好,连枫子邪都觉得这个时候不要招惹茗雪地好,自己早早地就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而鬼熙竟然还当着茗雪的面做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还真的是有一种找抽的嫌疑啊!
  “鬼熙大公子很是悠闲啊,喝茶都喝到城主府来了么?”茗雪走都他跟前,把凤鸣箫往桌子上一放,敲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鬼熙一反应过来,立马跳开了三丈远,戒备地看着茗雪,“小雪,我磕个瓜子也不行啊!你这也太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了啊,我好歹是你的长辈,你可不能对我不尊敬!”
  尊敬个鬼啊,他都要把自己给出卖了。茗雪确实是动怒了,一阵火气散发出来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梓潼只好过来劝架道:“茗雪,算了吧,这点小事何必跟鬼熙他计较呢?”
  “这是小事么,住到城主府来了也是小事么?”
  “哦,原来是这件事啊,城主府好吃好喝的,比住那个客栈好多了,这样白占的便宜为什么不占啊?”他仍旧是一脸的无所谓,好像这一些都是理所应当的一般,更是惹怒了茗雪。
  “你就知道吃喝么?好歹……”好歹是个魔王吧!茗雪真是气急了,差点把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他们的身份还不能曝光,人类与魔族是有巨大的仇恨的,一旦身份曝光,他们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
  茗雪往鬼熙刚刚坐过的位置上一座,余怒未消,独自生着闷气。
  “小雪,我错了还不行么?只有几天我们就该走了,这城主府挺气派的,住上个一次也算没白来一趟人间是吧!”
  茗雪扶额,若说这好地方鬼熙也没少去,这些怕是都是些借口吧!
  可这深层次的原因她还真没有想到,应该有什么她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吧!
  茗雪好整以暇地看了眼鬼熙,满脸地写着不相信的意思。
  鬼熙咽了咽口水,却是并不敢说什么。茗雪见鬼熙不答,转身便回了房间,没有再理他。
  梓潼看着这两个人破觉得无奈。“鬼熙,我看茗雪也只有在你面前才能露出这样的神色了吧,明明很是生气,却并不发火!”
  鬼熙得意地笑了起来,满脸开出了无数的花,仿佛是感到非常地荣幸吧,高挺的头颅无不诉说着“那是自然!”。
  “梓潼,我跟你说,我家小雪以前可不是这样,古灵精怪的捣蛋能手一个,谁都怕她呢!”
  梓潼噗呲一笑,还真想象不出来茗雪捣蛋的样子该有多别扭可爱。
  “你还真别不信……”话音未落,一只青花瓷瓶已经从房内飞了出来,鬼熙反应敏捷,鬼叫着跳得老高了,险险地躲过了花瓶的袭击,却惹得梓潼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个活宝,也只有你能惹得冰人也变了脸色吧!”
  鬼熙摸着鼻子笑笑,装出一副不敢当的样子,事实上心里应该是深以为然的吧!
  夜色垂暮,子夏城主请了宴请府中贵客,因为有枫子邪在,宴会必然是热闹非凡,华丽之际的。
  子夏城主穿了一身青灰色的便装,半白的花发一丝不苟地盘到了头上,用一根名贵的墨玉簪子给固定了,他一见到枫子邪,殷勤地上前要行跪礼,枫子邪伸手扶住了他。
  “城主不必行大礼,朕微服出访,一则是感念云城虽处沿海,却实为朕之故乡,古人言:富贵不归乡,如锦衣夜行,何人知之也。朕虽贵为九五,亦不能免俗;二者,云城多才俊,朕此番前来,也是希望在朝中能有更多的能人为国家效力啊!爱卿即为云城的父母官,还要多多费些心思,尽些力才好啊!”枫子邪与子夏城主边走边说,倒是一副君臣和睦之态。
  然而子夏城主面对帝王威压,心中却是苦不堪言啊。以前枫子邪在云城,他鲜少会去关照,因为子夏夫人是丞相之妹,而丞相是帮着太子的,他这个相国妹婿自然是不能够对别的皇子有什么殷勤之态,可谁曾想,枫子邪却是一匹半路杀出的黑马,在云城幽居了那么多年,竟然在皇帝驾崩的那一小段时间内,迅速减除了太子一党,连凌丞相也难以幸免,本来他子夏霖珣也必然受到牵连,但是枫子邪却并没有任何行动,仿佛忘了他这一个丞相家的亲戚,此时此刻又像是要对他委以重任,他如何能不诚惶诚恐呢,想必他的内心正猜测着枫子邪是不是要给他网罗一些罪名,好斩草除根呢!
  “子夏爱卿,来了这么久了,怎么不见你夫人呢?”枫子邪突然问了起来。
  子夏霖珣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陛下,内人是罪人,还请陛下开恩赦免了她的罪吧!”
  这倒是把枫子邪吓了一跳,“爱卿这是干什么?朕何时说过你夫人是罪人呢?”他板起一张脸,一派帝王的威严。
  子夏霖珣心中是舒了一口气,继而道:“内子是凌丞相的妹妹!丞相获罪,而夫人她……”
  “哦,原来是这件事啊,说起来这件事可大可小,令夫人嫁来云城多年,也不常往枫城去,想必并没有参与丞相所谋之事,若是爱卿在这段时间多建功勋,法外开恩也是可以的。”枫子邪已经背着子夏城主进了正厅中。
  子夏霖珣心中又起了担忧之意,他明白枫子邪不过是拿这件事情来使他好好配合,新帝登基不久,皇位不稳,而又是这样来到一座边境之城,总是需要一些助力的。虽然他心里并不喜欢他的夫人,但是他已经年近半百,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若是凌燕语死了,子夏青禾必然会痛苦难过,如今,玉儿走了,他也只有这样一个执念了。
  宴席很快就开始了,枫子邪自然是做了主位的,茗雪带着鬼熙跟梓潼挑了个并不起眼的位置便想要坐下,枫子邪沉着脸,分明是想要茗雪坐在他下首的位置,而茗雪并无此意,她乃是不情不愿被请过来做客的,自然不想过于显眼,而最难做的就是子夏城主了,他一个劲地给茗雪挤眉弄眼,想要茗雪同情他一次,顺了枫子邪的意,然而茗雪自然是未曾搭理,她还记得子夏霖珣威胁她的仇。
  终于,在子夏城主几乎绝望,枫子邪很是无奈的眼神中茗雪还是落座了。鬼熙幸灾乐祸地对茗雪传密道:“小雪啊,你怎么忍心拒绝城主的一番好意呢。如此的桃花运,要好好珍惜才是啊,我看这男子有潜力,将来倒是能成为人界之主呢,你回了魔界,再成为魔界之主,你们岂不是天生一对了?诶呦……”
  鬼熙疼的差点没有叫出来,原来茗雪已经趁着鬼熙说话的空档狠狠地踩了他一脚,“鬼熙,我之前对你忍让你因为重你是我长辈,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了。你要是稀罕那个位置,你自己去做,既然看好他,你大可牺牲色相去做他的男宠去,以后我会魔界,也不必再跟着我了!”
  鬼熙倒是没有想到茗雪竟然会说这样重的话,男宠一词从她那冷冷的声音中说出来,一点都不像是玩笑,瘆得他背后都起了鸡皮疙瘩了,看来今天是调戏地狠了,看来以后还是不能太惹着这个丫头,要是她以后恢复了记忆,自己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想到这一些,鬼熙一下子就焉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可是真的好不甘心总是被这个小自己不知道多少岁的丫头给戏弄。
  晚宴请了云城有名的艺妓来奏乐助兴,茗雪听着舒缓和顺的曲调也便渐渐忘却了之前被鬼熙气到的事了。
  枫子邪也不想强迫茗雪,在这种公众场合,他知道茗雪是不太像会给他顾面子的人,他这样的帝王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呢,自然是只能就此作罢了。
  乐声正起,突然一阵湖绿色的身影从花坛的那边走了过来,那身影有些虚弱,被左右两个丫鬟扶着,虽然是弱柳扶风的架势,却没有弱柳扶风的美感。
  茗雪心中嗤笑,这不正是白日里被自己吓得半死的子夏青禾么?
  子夏青禾缓缓而来,身边还有子夏夫人的陪同,远远地看去,一身锦衣华服,倒是特意装扮过的。
  一行女眷进门,倒是没有发现茗雪这个坐在角落里的人,也没有先跟子夏城主打一个招呼,而是直接就朝主位上的枫子邪行了个大礼。
  “罪妇拜见陛下!”
  “臣女拜见陛下!”
  枫子邪勾唇一笑道:“平身吧!这里没有君臣,只有一个客人而已,城主夫人不必见礼!”他一双深邃的眼扫过一群人,就像是刮过了一阵风,一下子洞悉了她们心中的那些想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