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场交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说起来茗雪倒是第一次来这碧桃寺,她一路施展轻功,竟然比子夏夫人早到了半天。品书网
  这个时候碧桃寺早已经没有了漫山粉桃的美景了,桃叶都开始在枝头摇摇欲坠,似乎马上就要转向漫山光秃秃的萧条景象了。
  虽然桃花盛景不再,可碧桃寺的善男信女倒真是不少呢。茗雪漫无目的地走了进去,入门就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宝殿,上面挂着天王殿四个大字,宝相庄严,一派宏伟的气势,倒真是一座不错的寺庙。
  茗雪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寺庙会有锁魂咒这种邪恶的事情存在。
  没过一会,寺门前喧闹了起来,茗雪意识到是子夏夫人到了,急忙找了一个地方隐藏了起来。
  子夏夫人是这里的常客,有专门负责的和尚接待了她,带着她去正殿——大雄宝殿参拜。
  “诸佛在上,信女凌氏拜上!信女之女昨日被邪物缠身,还请菩萨保佑她免受灾祸,逢凶化吉!”
  茗雪冷笑,实在想不到最为流枫国的人,凌燕语竟然是这样迷信的人,难怪她的那位嬷嬷竟然胆子大到敢在枫子邪面前说那样的话。
  至于子夏青禾,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那明明是心虚,哪里是什么邪物缠身呢。她这接下来怕是还要请菩萨保佑自己不受那许嬷嬷的鬼魂纠缠了吧,只可惜……许嬷嬷根本就没有死!
  凌燕语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像是碎碎念一般,听的茗雪有些不耐,就在她的忍耐将要达到极限的时候,那个妇人终于站了起来。
  旁边伺候的和尚立刻就迎了上来。
  “施主!”
  “师父”凌燕语很是恭敬地鞠躬,接着道:“妾身跪的有些累了,可否到后院禅房休息!”
  和尚也鞠了一躬,并未多说,引着凌燕语并一行女眷往后院而去。
  茗雪急忙跟上。
  子夏夫人倒是轻车熟路,自己找了间最偏僻的小禅房进了去,把侍女们通通关在门外,自己一个人进了去,顺手还把们给关上了。
  看来是来对了,茗雪心中一喜。
  关起门来做的事情最是令人起疑,而子夏夫人竟然喜欢干这样不打自招的事情,果然智商并不是很高的样子。
  茗雪这样的高手要做到不被凌燕语发现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此时此刻,凌燕语以为自己是很隐秘地做着她要做的事情,事实上早就有一双眼睛盯上了她了。
  茗雪心中早就猜到凌燕语不会是那么简单的,她之所以在佛像前絮絮叨叨地说了那么一堆,不过是掩人耳目,她这样深谙内宅斗争的老女人如何会把自己的前途全都寄托在那几尊泥像上呢?除了这佛像,碧桃寺必然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所在。
  果然凌燕语接着休息为由,将人都打发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在禅房内,以前她大概也是有几个心腹的,但是除了许嬷嬷的事情之后,她怕是再也不敢轻易地相信她的那些个侍女们了!
  她在室内床榻上翻找,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机关,轻轻一按,床板便塌了下去,接着出现一条漆黑的甬道。
  凌燕语从怀中掏出一颗夜明珠,踩着那阶梯就走了下去,茗雪趁着凌燕语还没有将入口给关了,一阵风一样地便冲了进去,里面更是黑暗,凌燕语更难发现茗雪的所在了。她表情凝重地走着,这条漆黑的道路不算太长,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就已经走到了头。
  她在黑暗中不知道是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头顶山一阵强烈的光亮突然照了下来。凌燕语顺着亮光走了上去。茗雪不敢贸然跟上去,若是子夏青禾所说的黑衣人就在上面,她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现在暂且小心为上。
  凌燕语上去之后,那亮光一下子消失了,仿佛白天一下子就过度到了黑夜。
  茗雪悄悄地靠近那个阻挡着的石板,听着石板后面的动静。
  “右使大人!”充满着成熟风味的女声明显是凌燕语的。
  对方却没有什么回应。
  “右使大人,看在我们曾经合作过的份上,可不可以再帮帮我!”凌燕语已几近哀求。
  “我的规矩是合作之后互不相干,我没有义务要去帮助你,我这也不是开善堂的!”对面阴冷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点愠怒。
  扑通一声,凌燕语像是给跪下了。“右使大人,救救妾身吧,那么多年,我一向将您视作是最大的恩人,我没有都到碧桃寺上香,也是为了报当年相助之恩啊!”
  “我这从不论人情,只谈交易,你没有令我满意的筹码,就没有同我交易的权利!”声音几乎不近人情,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凌燕语犹豫了很久,她却是是走投无路了,执拗的女儿任性不肯出嫁,而她的母族又被枫子邪全部诛杀,她与子夏霖珣之间更是有不可化解的矛盾,她的处境甚是艰难。
  她沉默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抬头道:“城主府里有您要的东西!”
  “哦?什么东西?”对方倒是起了好奇之心。
  凌燕语娓娓道来:“您曾诱惑我女儿同您做交易,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一个人吧?这个人对您很重要,您就是不惜降低身份去诱惑我女儿也要得到那个女子!”
  “你是说茗雪又回到了云城?”紫奕吃惊了。他道丹琼国一行,枫子邪竟然剪除了他在幽影阁大多数的势力,使得他竟然都不知道茗雪已经来了云城。他的愤怒亦随着吃惊发泄出来,吓得凌燕语身子颤抖,冷汗直流。
  突然紫奕又阴冷一笑:“既然如此我就再帮你一次,我要那个女子的尸体,而你不管什么要求,我答应你便是!”
  凌燕语喜出望外,没想到自己这次算是赌赢了,不知道茗雪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让紫奕如此重视。
  而他们交易的主角此时此刻正在石门之后偷听到了他们所有的谈话内容。
  “我要我的女儿成为流枫国最尊贵的女人!”紫奕一听又是一惊,倒是没有生气,而是颇为古怪地看了眼凌燕语,最后点了点头应允了。
  茗雪在墙后心中气结,自己竟然被当做是货物一般成了他们交易的筹码,而另一个等价的筹码竟然是当枫子邪的妻子,想想都觉得不值。
  不过既然自己都已经知道了,他们想要做的事情自然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茗雪冷冷地嘲笑了他们一番,终于在石壁之后消失了身影,一路回到了子夏城主府。
  一进府门,就见鬼熙四处找她的身影,见到她回来,立马粘了上来。
  “小雪,你都上哪里去了,我想你想了一天了!”那副委屈的模样,看得茗雪很想上去痛扁一顿。
  枫子邪适时出现,竟也像是在等她很久了的样子。
  “阿雪,你回来了,晚上一起去逛夜市么?”
  “小雪,不许去!”
  “阿雪,出去走走吧!”
  “……”
  “……”
  “你们够了,枫子邪,既然你说了,就出去走走吧,去把梓潼也叫上!”鬼熙听到前面那一句脸色都变了,但是听到后半句,那变了的脸色又变了回来,却依旧有些难看。
  “小雪,你重色轻友!”
  茗雪随手摘起五片树叶,轻易一掷,便是鬼熙的通身大穴,吓得他脸色一白,“小雪,你不是真的看上那小子了吧,他的修为还不如我呢,你要选也选我啊!”
  他一边说一边躲避,倒是避得分毫不差,既没有后退半步,也没有被灵力十足的叶子伤到分毫。
  茗雪是真的服了他的身手,要论起来,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这也是自己一直那他没有办法的原因之一吧!
  不过最后茗雪还是跟着枫子邪出去游夜市去了,带着梓潼,高高兴兴地去,高高兴兴地回,带了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回来。
  鬼熙却偏偏只看上了梓潼买回来的胭脂,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绘着侍女图的青花瓷小罐子。
  “梓潼姑娘,这是胭脂吧,能不够给我啊!”
  “你又不是姑娘,要胭脂干嘛?”说起来梓潼还是第一次自己去买胭脂,跟人提起竟还有些害羞,她以前在皇宫的时候,正式场合都有侍女给她化妆,一般时候,她也不爱这些,是枫子邪一个劲地劝说茗雪买,而她便被推出来做了挡箭牌,只好挑了一个,可是谁知道回来以后竟然还真有人喜欢。
  若是真人是个漂亮妹子,梓潼应该是很乐意就送人了吧,可是这位偏偏是个汉子,还是一般人打不过的很汉子的汉子。
  鬼熙向她抛了个媚眼,故弄玄虚道:“你知道怎么样追讨女孩子欢心么?”
  梓潼没有答话。
  鬼熙见她不配合,也就不再卖关子了,“自然是要投其所好啦!梓潼妹妹挑的胭脂必然是上品,我若拿去送姑娘,肯定会引得对方芳心暗许,投怀送抱的,对吧!”
  梓潼已经不欲与他再说话了,她早已知道了对方是个几万岁的老顽童了,竟然天天想着女子,实在是让她觉得羞耻,索性把胭脂放下,自行回房间休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