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来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翌日清晨,茗雪起得很早,就连一向不怎么早起的鬼熙也起了个大早。品书网
  “小雪,今天该去找青颜小弟了!”钦言与青颜读音差别不大,自然也没有什么人能听得出这其中的差别所在。
  茗雪似有若无地应了一声,正专注地挽着一头柔顺的墨发。她习惯一个人,但是这发髻一个人挽起来往往很是吃力,茗雪摆弄了很久却并没有弄好,她平时也不是爱装扮的人,素来只是那个碧玉簪一挽也就好了,但是这也是个技术活啊,要是松了,走几步路也就掉下来了,到时候岂不是成了笑话。
  “小雪,你怎么摆弄了这么久啊!我们还要去蓝府呢!”
  这鬼熙一催,茗雪心中一恼,手上已经成形的花样也索性散了下来。
  “好了好了,我来帮你挽,本公子以前可是帮过好多美人挽过头发的!”他尚且洋洋自得。
  茗雪白了他一眼道:“可包括了凝雪?”
  鬼熙心中一咯噔,凝雪这样一个名字已经尘封在他心中很多年了,或许叫着茗雪小雪的时候,他还在想着她,茗雪跟她真像,无关容颜,只是这气质。
  将近万年过去了,凝雪的容颜早就在他心中淡去,只是这恍如冰雪的气质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凝雪?”茗雪想了很久也不能想明白自己脑中为何会冒出这样一个词。
  鬼熙强忍住心底的悲伤道:“你个小丫头,胡说什么呢?我帮你梳头吧,这么大了,还要我伺候你!”说完这句之后,鬼熙再无他话。
  鬼熙挽发的技术倒真的是高超,才一小会功夫,就挽出一个整齐而又不失新意的发髻,看似松散地垂落在茗雪的脑后,实则只用一根玉簪子,如何运动也不至于散下来。
  茗雪倒真的因此对他刮目相看了。
  蓝府出奇地安静,管家带他们进去之后,便领着他们两人去了蓝府秘密的工厂里面,蓝钦言此刻正在监督着他们造那艘巨大无比的船呢!
  “钦言,船只造的如何了,我们可是急着用呢!”这一句即使很好的提点了蓝钦言,如今不仅仅是茗雪他们需要,现在蓝钦言也是他们的舟上之人了。
  蓝钦言神情木讷,一只机械一样的手在船舱里面动来动去,也不知道实在捣鼓着什么。
  茗雪实在是无奈,走上前去,把那个瘦弱的蓝色身影给拎了过来。“船只造好了没有?”
  蓝钦言被人突然抓了起来,十分气愤道:“你抓着我干嘛!”心中对茗雪的崇敬之情,一下子又变成了愤怒之情了。
  “当然是问你话啊!你说过的马上就能完工的,如今呢?”
  蓝钦言道:“马上就好了,只差这最后一步了,你别烦,我忙着呢!”
  他突发一阵大力竟挣开了茗雪。
  管家上来解释道:“二少爷在做东西的时候最不喜欢有人靠近,也不喜欢有人打扰他!”
  鬼熙倒是没有说什么,顺手挽住了茗雪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却被茗雪给躲开了,好歹她也是女子,但是鬼熙怎么就那么没有忌讳呢,难不成实在魔界的时候养成了这样的坏毛病。
  “既然如此,那就快些做好吧,我想尽量早些离开,以免夜长梦多!小雪你说呢?”鬼熙被茗雪拒绝了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茗雪望了他一眼道:“我还有一点私事需要了解,给我三天时间吧!你想办法把船弄到码头去,可以找子夏霖珣帮忙,他答应过我的!”
  “恩,好吧!”鬼熙难得正经地回答一句。
  倒是蓝钦言旁若无人地继续捣鼓着船头舱里面的东西,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小颜,你还在弄什么啊!”鬼熙大步走了上去,很是认真地研究了起来,突然又想起了魔界的那个青颜殿下,资质一般,灵力不强,印象中只会扯着他的衣服撒娇,但是如今却那么认真地在坐着一件事情,虽然他的三魂暗淡,却拥有这样的能力,倒是真令他刮目相看了。
  蓝钦言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个小颜叫的是自己。“你是在叫我?”
  “不叫你叫谁啊?”
  “哦,我在调方向,既然你的船你不要太多人工去控制,我就只能给你先调好方向咯!”蓝钦言一板一眼地极其认真地说,像个小老头一样。
  鬼熙其实并不懂这些东西,见到蓝钦言那么认真的样子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小雪,我们回去吧,既然船都快造好了,剩下的事就让我来吧!”
  管家即刻领着这两位贵客出门,路过蓝府花园,听到了蓝夫人对蓝钦言的一大堆抱怨之语,心中生出一股子恼怒,蓝钦言是庶子,想必这些年在家中也过得艰难,只可惜他那样的金字招牌,竟然是个不善于交际,心思单纯的人,也难怪被人欺负。
  好在他马上就要跟自己走了,去了魔界,除了她这个姐姐,她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去伤害他的。
  茗雪行至门口,却也正巧碰到了枫子邪,茗雪当真怀疑他最近是不是太闲了一些,到哪里都可以遇到他的身影。
  “阿雪,昨日的夜市玩的可还开心!”
  茗雪点了点头,就再没有其他的表示了。倒是鬼熙很有礼貌地说:“昨日家妹麻烦枫公子!”语气却是并不怎么好的。
  枫子邪一惊,竟不知鬼熙是茗雪哥哥,也难怪查不出他的底细来,跟茗雪那么相似,同样是凭空而来的人,没有过去,没有来历。
  “不客气!”语气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好像是突然间少了一个情敌一样。
  茗雪不再纠缠,拉着鬼熙就出去了。“枫公子,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出了门好远,茗雪才慢了下来。“哎,丫头,怎么那么不喜欢看到他啊,人还不错啊,对你也好!”
  “那你是想要我留下来嫁给他么,你是不想要回魔界了是不是?”茗雪一声沉怒。
  鬼熙算是知道自己真的过了头,低着头道:“当然不是,小雪,是我不好,我说错话了!你被生气好不好!”
  茗雪头也不回地径自离开,她是真的在气头上了,以前也不觉得鬼熙有那么烦,可是如今心底的怒火算是全面爆发了出来,再也听不去半点解释了。
  鬼熙慌了,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小雪,小雪,你别走啊!都是我的错,我错了还不行么?”
  茗雪停了下来,冷笑着道:“你的错,你错哪里了?你堂堂魔王之尊也会做错么?”
  鬼熙脸一红,也是尴尬极了。
  “小雪……”
  他忸怩着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扭扭捏捏地从怀中掏啊掏的,不知道在掏着什么东西。许久,才从怀中慢慢地拿出一个粉色的小布包出来。
  “什么东西?”茗雪纳闷了。
  “额……送给你的,你就消消气吧!”茗雪沉着脸,半信半疑地拿过了那个花哨的小布包,拆开一层粉色的手绢,继续再拆开一个白色的丝绢,终于露出了青色的胚胎,那是——昨日从梓潼那里硬要来的胭脂。
  鬼熙一看茗雪慢慢打开这东西,羞得赶紧低下头去,脸蛋红扑扑的,倒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呢。
  茗雪一看,纳了闷了,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变好,反而道:“我不需要这个东西,你还是送给别的姑娘吧!”
  话落,一把塞进了鬼熙的怀中,继续往前走去,不再理他。
  鬼熙赶忙拉住她的手,又将东西给递了回来,道:“我只想送给你!”
  “我不想收!”
  “我想送!”
  “我不收!”
  “老子就要送!”
  “老娘就不收!”
  “……”
  “……”
  鬼熙依旧紧紧拉着茗雪的手,“这是送给最心爱的姑娘的!我想送给你!”
  “……”茗雪这回事真的生了气,挣开他的手,扭头就走!
  “哎,小雪,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不开玩笑了!哎,等等我……等等我呀!”
  二人一路欢闹着回到了子夏城主府。
  茗雪依旧不理鬼熙,直接迈步进了自己的院子,之间院中聚了好一些人,衣着华丽的子夏夫人,脸色有些苍白的子夏青禾,还有一堆侍女。
  “子夏夫人这么大动干戈来我的院中所为何事?”茗雪心情很是不好,眼神很冷。
  子夏夫人没有说话,倒是子夏青禾着急地走上来就想甩茗雪一个耳光。只是还没有落下就已经被鬼熙给截住了。
  “姑娘的忘性真是快啊,这么快就不记得那天的事了?”
  子夏青禾身子一冷,她是真的害怕极了鬼熙,那天那一摔可摔得不轻啊!
  鬼熙满意一笑,“记得就好,要是再犯,下一次就不是摔一跤那么简单了!”
  “青禾回来!”
  子夏青禾不太情愿地退了回来,看茗雪的眼神依旧不善。
  “茗雪姑娘不要误会,我们来并没有敌意,只是来看看姑娘的!”子夏夫人坐着不动,一丝不苟的,是个严谨而克己的女子,而正是这样的中年女子心思难测,心肠歹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