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风雨前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哦,”茗雪突然觉得好笑,难道子夏青禾一见面就想要打她那叫做沒有敌意,这大户人家说话也是不一样呢。..
  “夫人有话直说,有些话就不必客套了,我们各自都清楚。”茗雪戏谑地看着子夏夫人,心中一片了然,子夏夫人去找紫奕自然不是白找的,况且他们之间的交易目标就是自己。
  “既然姑娘都那么说了,那妾身也就不客套了,妾身第一次见到姑娘就觉得颇为亲切,就像是我的另一个女儿一样,今日妾身上街时,见到一根簪子,觉得特别适合姑娘,所以就买了下來想要给姑娘做见面礼,还请姑娘不要嫌弃才好。”
  茗雪心中一冷笑,这位子夏夫人嘴里还真是沒有一句真话,这么违心的话都说的出來,还真是不怀疑她沒有企图都不行啊。
  茗雪这心中暗想的时刻,子夏夫人已经让侍女呈上來一只成色与式样都极佳的碧色玉簪。
  单看这玉簪倒还真是不错,跟茗雪的气质也很是附和,碧中带蓝,玲珑雅致,又是精巧而简单,若是插在茗雪头上还真是增色不少,若是它不会要人命的话倒还真是一件再合适不过的礼物了。
  鬼熙看着玉簪,眉头都皱成了一团,极是不悦,眼神都像是要杀人。
  子夏青禾却是很不愤,狠狠地瞪了茗雪一眼,又不甘地看着子夏夫人。
  “哼,就她,也……”还沒把最后一个字说出口鬼熙已经轻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间。
  “你再说一句试试,”他另一只手拿起了那只玉簪,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冷声道:“不就是一只破玉簪么,我家小雪要多少,我就给她买多少,何须你们送,收拾好你们这些破玩意,都给我滚出去。”话落,不经意地将玉簪就给甩了出去。
  子夏夫人一脸惊吓地看着那只玉簪紧张极了,茗雪看着子夏夫人紧张的模样,笑了声后,一跃而起,轻轻地接下了玉簪。
  “既然是夫人精心挑选的,样式又好看,茗雪沒有理由不接受。”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子夏夫人,吓得子夏夫人一哆嗦,好像心思全被茗雪窥见了一般。
  “哼,还不是贪财。”这回,子夏青禾倒是聪明了,躲到了子夏夫人身后说道。
  只不过她低估了鬼熙,鬼熙不收拾她只是觉得脏了自己的手,不过小小的教训还是必须的。就在她们准备离去的时候,一颗石子准确地打在了子夏青禾的右腿上。
  “啊……”一声惨叫后,子夏青禾一个跟头就栽倒了,这大秀当即就咒骂了起來。
  正巧枫子邪回來,子夏夫人忙掩住她的嘴,将子夏青禾给带了回去。
  “小雪,这簪子不能要。”鬼熙一急,要将簪子夺过去。
  “这是她送我的,我干嘛不能要。”茗雪躲过,并不以为然。
  枫子邪急了,“小雪,你是真沒看出來,还是假沒看出來啊。那老妖妇显然是不怀好意的。”
  茗雪仍旧一派悠然,这是刚刚的怒气也散的差不多了,“呵呵,不怀好意又怎么样,她有张良计,难道我就沒有过墙梯,这最后是谁将谁带入了地狱还未可知呢,”
  “原來你有自己的想法啊,害我白担心了一场。”鬼熙这一番自认为很完美的英雄救美原來根本沒什么意义,一时间心里觉得不开心了。
  “我在这里总归是有牵扯的,枫子邪也许并不会让我离开,若是不行,这根簪子可以帮我的大忙呢。鬼熙,我有一间事想要麻烦你。”
  鬼熙一听茗雪有事情麻烦自己,立马又來了兴致,茗雪趴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了一番话。
  鬼熙听完之后露出了开心的表情,“这事交给我了。”他勾起了嘴角,露出很是期待的表情。
  第二日,经过枫子邪这个流枫国的新王两次登门拜访,蓝家那位少年天才终于同意了进京为官的诏令,只是手上的一些东西还沒有做完,所以决定晚一些进京城去。
  而鬼熙因为子夏城主的帮助,很轻松地将那艘巨大的船只运到了码头,抛锚,定在了沿海的海面上。
  船身巨大,裹着一层层黑色的铁皮,将整个船都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來,不留一丝一毫的缝隙,这船是用上好的香杉木所造的,外面封上铁皮,是为了抗击海面上的冲击。
  船的主体被做成了一条龙的形状,较为细长,同时也是高大的,就像是一条巨大的黑龙浮出了水面一般,带着强大的威压,看上起神圣极了。
  一切都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茗雪却在这个时候病倒了,毫无预兆地就病倒了。
  鬼熙一直在外边忙出海的事情,梓潼负责照顾茗雪的起居,而枫子邪也是天天都过來探望茗雪,茗雪这个爱清静的人却招來了很多的热闹。
  这当中自然也不缺乏像子夏青禾这样落井下石看笑话的人。
  这一天,子夏青禾得意洋洋地跨进了茗雪的院子,一入门就阴阳怪气地道:“有些人啊就是福薄,戴不起贵重的东西,你看,这不就生病了么,”她的身后跟着的是她的贴身丫鬟小蝶,小蝶低着头不敢说话,主子说一句话点一点头表示自己认同主子的说法。
  茗雪虚弱地躺在船上,面上血色尽失,三两天之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这病病势极凶,一下子就让这个花季的少女失去了颜色,眼睛红肿着,眼白内布满了红色血丝,憔悴极了。
  就是子夏青禾这个來看热闹的也被吓了一跳,如今的茗雪更有装鬼吓人的潜质了,不过子夏青禾正一正身子也就找到了自己的状态。
  “茗雪,你说你现在的样子要是被黎烬哥哥看到,他还会喜欢你么,”
  茗雪心中一痛,脸色又白了三分,还沒有等茗雪说话,梓潼先顶了上去,“子夏秀,请你说话注意分寸,我们这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吧。”
  “别急着下逐客令啊,我是來好好看看茗雪姐姐的,好歹我们曾看上过同一个男人啊。”
  “你住嘴,再不出去别怪我不客气了。”梓潼怒不可遏,在她心里爱情是神圣的东西,沒有人可以这样地冒犯,就算钟莫回不喜欢她,她对他的那一份爱情连钟莫回本人都沒有资格侮辱,更何况是子夏青禾这样**裸的攻击呢。
  茗雪坐了起來,惨白的两瓣樱唇吐出一句虚弱却不是气势的话來,“所以,子夏秀今天是來跟我发威的么,就算黎烬看不上我这幅样子,可也未必看得上你的样子吧,要不然怎么从沒见过他对你和颜悦色地说过什么话,”
  “你……”子夏青禾气炸了,因为她最是郁闷的事情就是自己大张旗鼓地追了黎烬大半年却是连一个好脸都沒有得到,而茗雪只是跟黎烬相识不久,黎烬就甘心跟她一起去冒险。这样天差地别的差距如何能让她不想呢。
  是啊,如何能不想,如何能不生气,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梓潼也并不是干看戏的,见子夏青禾露出一副凶态,立马护住了茗雪,吹了一声口哨,手臂上就绕上了一根金线,在细看时,哪里是什么金线,分明是一只金色的小蛇啊。
  丹琼在那一场大损失中,大长老死了,这金蛇理所当然地就认了梓潼为主人,一直藏在她的袖中。
  子夏青禾一见蛇,便再也稳不住了,就算是再凶恶的人,见了这样阴冷的生物也不禁要打一个哆嗦,心中紧张起來。
  “叙,帮我把这个讨厌的女人赶出去。”
  这只蛇像是能够听得懂人话一样,从梓潼的手臂上游走了下來,一眨眼就到了子夏青禾身边。
  子夏青禾吓了一大跳,急忙尖叫着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引起了好大的声音,她在城主府里的名声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见她这般惨叫,那些平日里受过她毒打的下人们谁也不愿上前帮忙,任由着子夏青禾被一条金蛇追了好远好远。
  午间的时候,鬼熙回來了,看到脸色苍白的茗雪倒是一点都沒有担心的神色。
  “我那里一切正常,若是沒有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出发了。你说的事,今晚我们就了解吧。”
  “好,梓潼呢,我有事吩咐她去做。昨晚了这一些,我们同这个世界就再沒有联系了。”茗雪望着外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要她离开这里,还真的有些不舍之意。
  梓潼不一会就进來了,“茗雪,你有什么事要我做,”
  “我让你去保护一个人。”
  “谁,”梓潼好奇地问。
  “蓝钦言,蓝家二少爷,那个少年天才。今晚,他会和我们一起走,你要保护好他,尤其要提防柳莺儿。”茗雪对她吩咐道。
  “为何要提防柳莺儿,”鬼熙搞不明白了,柳莺儿是蓝钦言喜欢的女子,这样的女子难道还会对蓝钦言不利么,这样的事,他是不太能够认同的,毕竟在他眼中漂亮姑娘可是不会杀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