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凤翎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品书网长的茗雪都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彼时她只是一个初落成的小姑娘,她有个美丽的名字叫做凤翎箫,她有个疼她的父君,她有个可爱的弟弟,她的生活任性而美满,她的日子快乐而逍遥。
  “姐姐,姐姐,带我去见鬼熙叔叔好不好?”
  “不好,你要叫他老鬼叔叔,你看他都一大把的年纪了,颜儿要懂得尊老!”小女孩一本正经地说着,从一颗高高的梧桐树上跳了下来,他们都说凤栖梧桐,但是她不是凤凰,却也喜欢坐在梧桐树上。
  “恩!”那个时候的青颜是个**岁模样的男孩子,喜欢穿一身纯金色的锦缎华服,远远的就能亮瞎人影。犹豫还没有发育,脸蛋都是婴儿肥,肉嘟嘟的很是可爱,在这落伽城里面,青颜最喜欢的就是他的姐姐和鬼熙叔叔了,但是他姐姐凤翎箫总是以耍他为乐,偶尔他也会跟自己的姐姐闹脾气,但是小孩子哪里有隔夜仇,该忘的总是忘的很快,该受的骗还是要继续受着。
  这个时候凤翎箫已经跳了下来,一身鹅黄的罗裙,飘落下来的时候就像是无数的金蝶飞了下来,蹁翩跹跹的,漂亮极了。
  凤翎箫有一双很大很明亮的眼睛,眼底总是存着光,闪闪亮亮的,不经意间就划过一丝狡黠,如此美丽的眼睛,却没有人愿意真的去欣赏,因为下一秒你也许便会成为这恶魔公主的“看中”的人,承受她那难以想象的恶作剧。就连魔界向来自由散漫无拘束的魔王鬼熙都在这公主的手下败下阵来,旁人自然是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
  “我家的小颜儿呀,你是又想老鬼叔叔了么?你这样老想他不想琴女妹妹,以后可是会娶不上媳妇的!”凤翎箫满眼笑意地摸摸青颜的头,那个时候青颜还没有她肩膀高,摸他的头简直是凤翎箫此生最欲罢不能的游戏了。
  这一次青颜却躲开了,“姐姐,你不能再摸我头了,鬼熙叔叔说了,会长不高的!”
  凤翎箫哈哈大笑了起来,有诱骗道:“他这都告诉你了啊,他还跟你说了什么?”凤翎箫微微弯下身子,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小青颜。
  青颜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肉嘟嘟的两只手紧紧地按着自己的嘴,怕是懊悔刚刚说错话了吧!“姐姐,鬼熙叔叔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是么?”凤翎箫勾着嘴角,心中早就有了答案,“看来你爱老鬼叔叔胜过爱姐姐啊!”她突然表现出一副抹泪状,十分伤心的模样。
  青颜这下慌了,“姐姐,颜儿怎么会呢,颜儿最爱姐姐了!”
  “那你记得他的话,却不记得姐姐的话!”
  “啊?”
  “都说了要叫老鬼叔叔,你为什么不叫?”
  “我……我……”青颜自然不想叫,他还记得姐姐第一次让他这样叫的时候,鬼熙的脸明显的僵硬了,而且鬼熙之后去人间玩,便不给他带好玩的东西了。
  面对凤翎箫的淫威,那个时候的青颜哪里会是对手,他还是无奈地叫了老鬼叔叔,但在心中也暗暗决定若是姐姐不在,就继续叫鬼熙叔叔。
  那个时候的鬼熙很少回魔界,一天到晚在三界里混着,也没人管得了他,只是青颜见到他的次数是少之又少了。每次一听到鬼熙回到落伽城的消息,青颜总是第一时间来找凤翎箫,让姐姐带着他去找鬼熙玩。
  凤翎箫也是乐意之至,虽然没回都刁难了青颜,不是敲砸些吃食,就是敲砸一些别人送给青颜的珍宝,但是她也不贪,吃食每次都是跟青颜一起分享,珍宝玩腻了也就送了回去。
  翎箫与青颜换好了装束,翎箫像是拎小鸡一样拎着青颜就从魔宫的城墙上跃了出去,她是个从小就不消停的,这点事早就不在话下,倒是苦了青颜,每次赔了好多珍宝,还被姐姐这样非人地对待。可每次想要抗议的时候,看到凤翎箫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所有的话便咽了回去。
  鬼熙的府邸跟皇宫并不近,魔界有四大魔王,是魔界中仅次于魔君的存在,他们四个的府邸分别在落伽城的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个方位,像是众星拱月一般护卫着魔宫的安全。而鬼熙的府邸就在东方之灵朱雀所在的方位。
  翎箫与青颜到达鬼熙府邸的时候一样没有走寻常的路,翎箫拎着青颜就从后院跃了进去。鬼熙的府邸本来是设了结界的,但是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翎箫轻而易举地破了,对翎箫来说,进鬼熙的府邸就跟进自家的院子是一样的。
  “姐姐,我们就不能走正门么?”父君不让他们随意出宫,但是出宫以后父君可管不到他们的,青颜正好奇为什么姐姐每次都要走后门呢。
  凤翎箫给他一个你不懂的眼神。
  笑话,不悄悄进来,怎么能捉到奸呢?传闻鬼熙一世风流,跟他有绯闻的女子可是数不胜数呢,她自然好奇要来看看。
  她倒想知道,鬼熙褪去在她们面前大哥哥的面目,对待那些女子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青颜自然不能够体会姐姐这个时候心中的想法,撇着粉嫩的小嘴,模样可爱极了。
  凤翎箫也没有顾他,从怀中掏出一株造型奇特的草来。
  “隐身草!”这是青颜生辰时,魔君送给他的,凤翎箫曾求了魔君很久,但是魔君思及自己的这个女儿过于顽皮了一些,若是给她,必定更是助长了她捉弄人的气焰,又给她提供了新的法宝,于是硬硬心肠,耐住了她的百般纠缠都没有松口,这一会翎箫却是轻轻松松地从自己弟弟手中搞到了它。
  凤翎箫余光瞥见凤青颜的不舍,笑笑道:“颜儿放心,等用完了这一次,这个隐身草我就还给你,毕竟是父君送给你的礼物,若是不见了,在父君那里也不好交代,放心啦,姐姐还是知分寸的,就当跟你借用一次。待会记得不能发出声音,我们悄悄过去,看看鬼熙他在做什么!”
  凤翎箫一念动咒语,两人的身影立马消失在院子里,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鬼熙的府邸很静,因为他常年不在也没什么下人,偶尔回来,凑合那么一两天也就走了。
  翎箫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鬼熙并不是你们爱外出的,虽然也回去人间,但是一年也不过三五日,可是如今,他一年能有三五日呆在魔界就不错了。
  翎箫与青颜轻车熟路地到了鬼熙卧房门前,大白天的鬼熙的房门却是紧闭着,里面依稀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大人,你喜欢奴家么?”娇滴滴地女声嫩的能滴出水来,甜甜地似乎要软化一颗心。
  “芯儿可是在怀疑本王的诚意?”鬼熙的呼吸很重,原本清清润润的声音,这回却让翎箫红了脸颊。
  翎箫好奇,顺着门缝往里面看。层层的红色帘帐遮住了视线,只是隐约看见了两个身影,似乎是女子斜坐在男子身上,男子紧紧地搂着女子曼妙的身子,隔着重帘看过去,隐隐约约的更是暧昧。
  “大人,你讨厌!”女子起身欲走,却是娇羞留恋,蓦然回首。
  男子连忙抓住女子的手,顺势一拉,便又将那具娇躯重新拢回了怀中,而且抱得更加紧了,皮肤与皮肤的冲击,让室内的气氛徒然热了起来,旖旎的情思荡漾开来。
  “你这个小妖精,这可是你勾引的本王……”话都还没有说话,刚刚还娇滴滴的女子已经用吻堵住了接下来要说的娇羞的话。面对女子突然的热情,男子向来是没有自制力的,在两片粉嫩的薄唇的挑逗之下,男子再也不含蓄了,灵活的舌头横冲直撞,攫取小嘴中的玉露琼浆,两只手则是更加有力地抱着女子的娇躯,粗糙的触感在温香软玉中游走,引起了美人一阵阵**,更是无声地褪去了女子的衣衫。
  鬼熙满意地抱起女子早已经软作一滩泥的身体,径直地往床榻上走去。
  门口的凤翎箫看得目瞪口呆,本是十多岁的心智,还没有很成熟,对于这种事情虽然好奇,也听人说过一些,亲眼看到还是第一次,脸蛋早已经一片通红。可是喉咙却难受了起来,生生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不仅无法言语,还像是要逼出几颗眼泪来才算了事。
  凤青颜还小,虽然看到了大半,但是并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本想问问姐姐的,可是见到姐姐这样,却不敢问出来了。
  “芯儿,你知道么,本王最喜欢你了!”沙哑的声音带着一团湿气,像是一川烟雨笼罩的世界一般,朦胧地想要人探寻,美妙地令人沉沦。
  那一瞬间,凤翎箫竟然不自觉地想自己便是里面的那个女子,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幸福,但是一反应过来,此刻自己正在门前当贼,心中的那种说不出的难受更甚之前。
  里面娇羞的声音还是不断地传来,红帐摇曳了他们旖旎的情思,也摇曳了凤翎箫年少时的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