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突变的命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接下来的日子很无聊,魔界虽然动乱纷起,而在父君的保护之下,翎箫与青颜的日子却是过得异常地安宁。品书网.vodt.com
  翎箫伴着青颜长大,没有了鬼熙这样的大哥哥,她还有青颜这个可爱的弟弟。
  她不在那么胡闹了,她偶尔也喜欢坐在墙上想事情,吓得魔君呵斥她的侍女们,若是翎箫再生一次大病,他这个父亲又得操碎了心。
  魔界只有魔君,没有魔后,连魔妃也没有,翎箫没有人可以倾诉,开始变得自言自语起来。
  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子竟然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起来。她常常会问天空,长大了是什么感觉,她也会问流水,它们的远方是什么。
  她喜欢拽住青颜的衣服问他:“颜儿,你觉得你的以后是怎么样的?”
  青颜支支吾吾地说:“可能……会娶媳妇!”
  翎箫喜笑颜开,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弟竟还是个可教之徒,于是又饶有兴致地追问:“那颜儿喜欢什么样的媳妇?”
  他似乎并不很懂媳妇的意思,隐约知道媳妇是跟姐姐一样的女子,于是很坚定地说:“是跟姐姐一样的媳妇!”
  翎箫瞪大了眼睛,差点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才道:“我家傻颜儿是被我欺负惯了么,竟然成了受虐狂,我真是罪过罪过!”本想祈祷几句,但是想起来自己是魔族,是不被佛陀护佑的种族,也就一笑而过了。
  在翎箫的心中,她对青颜从来算不上好,但是姐弟毕竟是姐弟,很多时候她都会想着这么对青颜好,怎么做好一个姐姐的角色,但是一看到青颜,却总忍不住去捉弄他,大概这就是她的劣根性,仅凭自己的反思是没有办法克服的。
  日子就像清水,过得很快,也过得无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似平平静静,云淡风轻,但是在那平静的湖面之下,不知道有多少的暗潮汹涌不曾进入人们的视线,也不知道有多少凶恶的勾结试图冲出湖面,张牙舞爪地来到这个世界。
  在翎箫一千多岁的一年里,魔界爆发了一场动乱,很是严重。
  魔君带着十万大军想要攻打人间,占领更多的资源,统治更加广阔的土地。是的,魔君是个有野心的人,他可以不要爱情,却不能没有抱负,而这抱负也最终成为了一场悲剧,结束了青颜与翎箫所有安乐的生活。
  那个时候青颜已经是个小少年了,但是他的个性与魔君大相庭径,是个有些文弱的少年,对待谁都亲和,对翎箫就更是言听计从了。这样的青颜适不适合接任魔君的位置的,魔君知道,翎箫也知道。
  而魔君并不在意这一些,他的功业,没有这一个儿子依旧可以完成,他要创业,他成就自己的英雄梦,他并不担心守业,或许那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
  那一次出征本是胜利的,谁知道神界横插一脚,偷袭了大军,损失惨重。
  修为强大的魔君也身受重伤,在所剩不多的护卫君的保护下想要回魔界。神界也并不赶尽杀绝,任由着魔君离去。
  虽然没有了第三方的追逐,自己的内部却出现了矛盾,早就不满于魔君独裁统治的蚀阴趁着魔君受重伤之际,竟然起兵反叛,将魔君与他所剩不多的亲兵斩杀殆尽,并回城假传捷报。
  翎箫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她穿戴地整整齐齐,欢天喜地地去迎接自己的父王,大门打开的一刻,却看到了一具白色的灵柩,还有那坐在飞鸟坐骑上的意气风发的青龙魔王蚀阴,他得意地看着翎箫,嘴角的笑容森冷诡异,翎箫再也没能忘记那个笑容,甚至连做梦的时候也会冒出来。
  还有那更加残酷的,蚀阴一个轻轻的手势,几万大军冲入城中,在皇城中制造了一场大屠杀。
  到处都是血,艳红色的,粘稠的,在墙角,在街巷,在门前,在……每一片土地上,红色充满了这个世界,一点点汇聚成红色的江,又像是不甘的灵魂,流动了起来,似乎要证明自己还活着……
  可是,他们已经死了。或许他们的同伴们也在即将离去的路上。
  魔君出征前留下来自己的一个将军来保护翎箫跟青颜,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拉着青颜与翎箫便组织突围离开。
  翎箫在一群侍卫的簇拥下,愣愣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成为了整个魔域最大的逃犯。
  从公主到逃犯,她似乎还不能够适应过来。
  但是她不能够退缩,她不能够躲避,她甚至不能够脆弱,因为她还有一个弟弟要照顾,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终于在失去了心中的渴慕的男子之后,又失去了自己最亲的父亲。
  她一夜之间长大了。
  面对满目的红,她知道他们的命运不是逃,就是死,而逃亡这一条生路也是异常的艰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公主殿下,蚀阴反叛,魔君已死,皇城中数万的魔君亲族被灭,如今我们只剩下几个人了。以后该怎么办?”领头的将军在自请留下断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底下这几个魔兵拿不定主意都开始怀疑畏惧起来,如今唯一能让他们有些安心的就是翎箫的存在了。
  我们该怎么办?这也是翎箫一直在想的问题啊,她没有办法对抗那么蚀阴那么强大的势力,她没有本事,她无用,她保护不了她想要保护的人。
  在刚刚经历的那场屠杀中,从小伺候她的侍女,嬷嬷,还有各个伙伴,没有一个能够幸免,他们张着惊恐的眼睛瞪着她,好像是在责怪她的无能。他们身上流出的鲜红的血刺痛了她的眼睛,她无助,她迷茫,她恐惧……可是这一些没人知道,没有人能顾跟她一起分享。
  她的鬼熙叔叔走了,她的父君也走了,她的头上再也没有了保护伞,她的心中再也没有了避风湾,可是她却不能够跨。
  只比她低了半个头的青颜拉着翎箫的手道:“姐姐,不要怕,颜儿会保护你的!”
  翎箫一把将青颜拥抱进了自己的怀中,“颜儿,姐姐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姐姐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她紧紧地抱着他,明明有很多的眼泪要流,却是一滴也流不出来。
  她不断地重复着:“颜儿,我一定会将你带到安全的地方的!”
  你要替父君活下去,你成为一个伟大的魔,灭掉蚀阴。
  翎箫在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去人间,我们去人间!”她曾无限地向往人间,她曾听鬼熙说,人间是一个繁花似锦、灯红酒绿的地方,那里有最美的情感,那里有最美味的美食,那里到处都是美好……可是让她下定决心要去人间的原因竟然是为了逃亡,若是可以她宁愿不去,她宁愿父君好好的。
  魔兵们听自家公主说要去人间,那个他们认为是贱民们居住的地方,他们心中很是困惑,但是一想到魔界不可能再有他们的寄生之所之后,又觉得这个绝对是在正确不过了的。
  他们一路北行朝荒海而去。
  可是能想到这样一条逃生之路的绝对不止翎箫一人,追兵始终跟在身后,时时有发生冲突的风险。
  但是翎箫这些年的古灵精怪也绝对不是吹的,她的奇招频出,也终究是有惊无险。
  他们东躲西藏地走了一个多月,才到了荒海边上,期间东折西弯,绕了好多的远路。
  青颜是个从小娇生惯养的,走的累了的时候,她总是问自己的姐姐,“我们到底要去哪里?我不想再走了!”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得翎箫既心疼又无奈。
  “我们要去鬼熙叔叔在的地方,姐姐带你去找他!我们一起去找他好不好!”翎箫还是摸着他的头说,他再也没有躲,温顺而听话。
  “恩,我都听姐姐的!”
  经过了很久很久的跋涉,经过了很多的惊险,他们终于还是看到了荒海碧蓝色的天空。
  那么澄澈的蓝色,很美很美,就像是一个梦,又像是黑暗中的救赎。
  如果它只是纯碎的蓝的话。
  天空中突然洒下一张巨大的网,黑色的灵力为丝,结出的一张强大的网。整个魔界,怕是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了吧,他竟然是亲自来了,为了除掉他们两个后患。
  翎箫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青颜给推了出去,而自己却被困在了网中。
  “呵呵,蚀阴,想不到我这个亡国公主竟也要劳烦你这个新君出手么?”她直视这虚空,没有丝毫的恐惧,只有一股被压抑着的恨意,她知道蚀阴一定在那里,她已经闻到了他的气息,她已经尝到了恨的味道。
  “哈哈,自然值得,翎箫公主,且不说你的天赋超群,就是你这一路以来的计谋,本君也不能容忍你安全逃脱,若是等你成了气候,岂不是麻烦?”蚀阴慢慢地显露出了身形。
  他虽是四魔王之首,比翎箫大了很多岁,但是他们魔族寿命很长,他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长得很柔美,若是女子一定是个尤物,而长成了男子就难免显得阴柔,他阴鸷的眼神锁定着翎箫,似乎对她之前的行为很不满意,又带着一丝丝兴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