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恶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承蒙你看得起我,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我必定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去!”茗雪被困在黑丝网里,只觉得每一根黑色的灵力都是一种威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压得她骨骼生疼,但是她依旧没有屈服,她的眼睛始终直视着蚀阴,她不曾畏惧任何人。品书网
  蚀阴有些满意地看着她,对手的强大刺激着他心中的激情。“果然是我们魔界的第一公主!”他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褒是贬,只不过在翎箫听来却是一阵刺痛,公主这个身份是她的父君赋予她的,而她的父君却死于蚀阴这个小人之手。
  “琴女,你出来吧!”蚀阴望着前面一块空地上叫了一声。
  翎箫心中一咯噔,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的仇恨更甚,眼底还有一些沉痛。
  “你应该奇怪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等你吧!这都是你的好朋友琴女告诉我的!”他口中所说的琴女缓缓地走了出来,她是个典型的窈窕淑女,身如弱柳,腰如束素,天生一段风流,随着她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清新淡雅的面容,温柔可亲的眉眼,水润丰泽的细唇更是为她增色不少。这无疑是个美人,还是个危险的美人。
  她是父君替翎箫选的伴读之人,她们从小一块长大,情同姐妹。
  “琴女,为什么?”翎箫看着她,想不到她背叛她的原因,她们可以说是能同生共死的人了,虽然一个爱动,一个爱静,可是这丝毫不影响她们之间的友情啊,她真的不能明白她背叛的原因。
  蚀阴哈哈大笑了起来,“原因很简单,她是我的女儿,只要帮助了我,她就可以取代你成为魔界的第一公主。一个从小跟你一块长大的人,你是公主,她是陪读,你觉得她会甘心么?妒忌本来就是人心里最真实的东西。”
  “是这样么?我早说过,你可以拥有和我一样的待遇,这么多年,我何曾亏待过你?”
  琴女抬起她没有带着得意的眼角,却幽幽地道:“谁稀罕你的施舍,我要的从来不是那些!”
  “那是什么?”翎箫也有些愤怒,大声反问。
  琴女一笑,冷哼了一声道:“我要的尊严,我要的是没有你那些恶心的吩咐,别人也能尊敬我崇拜我,我要的是大家的目光都追随着我,我要的是没有人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说我不过是靠你才有了那样的生活。你以为你自己对我很好么?那当初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箫,为何不把凤鸣箫让给我,却只给了我一把流仙琴?……”
  翎箫想不到她的怨恨竟然会如此之深,可笑自己还以为他们之间相处地很好,果然人在落难的时候才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到很多真实的想法,比如说现在。凤鸣箫是他们魔界的法宝,父君是不可能让它流传到外人手中的,她为了让琴女也有机会能接触到它,请父君将它送给她做本命的法宝,而在琴女眼中,她却成了自私之人。这样的误会越积越深,又哪有不反目的道理。
  “琴女,事到如今我们已再无话可说,我今天和你割袍断义,以后再见便是仇敌!”翎箫决绝地用灵力震裂罗裙的一角,对琴女再也没有多余的言辞。
  “好,好一个割袍断义,翎箫公主果然是个性情中人!”蚀阴击节称赞,在翎箫听来却格外刺耳。
  “蚀阴,你想怎么样?如今我已经是你的阶下囚,要杀要剐随便!”
  “哈哈,杀了你岂不是可惜?若你能为我所用岂不更好?”蚀阴好整以暇地看着翎箫,似乎兴味很浓。
  翎箫一笑道:“你就不怕我跟你对待我父君一样对你么?”
  “自然是怕,所以本君不能放你离去。但你若在我手中,我却用很多种方法让你忘了以前的事,忠心为我!”他已经慢慢地走进了翎箫,似乎想要看清楚翎箫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所以靠的格外近。
  “是么?”翎箫眼中闪过一道狡黠的光,突然间蓝光大盛,蚀阴胸中一痛,竟受了翎箫的偷袭。
  急忙退了两步回去,黑色丝线网上的灵力一弱,翎箫一念咒,爆发出一阵蓝光,竟将黑色丝线寸寸震碎了。
  “哼,倒是我小瞧了翎箫公主,果然不愧是奇才。”
  “父君您没事吧!”琴女唯唯诺诺地上前问候,蚀阴却看也没看她一眼道:“没你的事!”
  “哼,多谢夸奖,不过依旧逃不出您的手掌心,不是么?”
  蚀阴满意一笑,“翎箫公主还是个识时务的,倒是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啊!”
  翎箫的偷袭对他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刚刚翎箫只是趁着对方不防备才得了手,之后他有了警觉,以他们在实力上的差距,翎箫不可能再讨得半点的好处。
  “是啊,我一直都很明白自己的处境,我如今是再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翎箫就那样不卑不亢地站着,即使是这样的处境,她依旧笑语盈盈,就像她从前在魔宫里一样,无所畏惧。
  蚀阴很满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心底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今日的翎箫有些不对劲。
  “那你准备怎么处置我呢?落伽城里但凡与我父君有些关系的人都被你斩杀殆尽,你又会怎么处置我?”翎箫抬着头问。
  “若是在刚才我也许会抹掉你的记忆,让你活着,但是现在,你必须得死,我明白斩草不除根,必留后患的道理,而你的聪慧与胆识也足以让我忌惮。”蚀阴说的很轻松,好像翎箫这一条命就捏在自己的手心里,他想要怎么办就怎么办。
  翎箫似乎早就料到这样的结局,并没有丝毫的诧异与害怕。“死,也许是一种好的结局,但是……”
  她顿了好一会才道:“我不想死的没有价值!”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起来,完全没有刚刚谈笑风生的感觉,心底郁结的仇恨从眼光中一点点散发出来,那一种刻骨的恨,已经浸透了她的每一寸骨髓,只要她还活着,她就要为那些死去的人复仇。
  “蚀阴,我恨你,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她的凤鸣箫早已经出现在手上,寸寸光华流转在凤鸣箫之上,恍然一件天地间独有的至宝。
  琴女的眼中出现了贪婪地渴求,在看到凤鸣箫的那一刻,她似乎看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公主的尊位,下人的奉承,随意挑选的法宝,魔君的宠爱……
  那一切在翎箫眼中轻而易举就能够得到的一切,对于她来说确实那么的难。
  翎箫所修炼的灵力都是以凤鸣箫来催发的,凤鸣箫在她的手中展现出无限的千里,她也通过凤鸣箫提升了自己的实力。
  这一次,她奏响了一曲灭心之曲,灭敌人的心,也灭自己的心。
  蚀阴脸色一变道:“你竟要以这样同归于尽的方式来结束自己么?”
  诚然,这是最好的方式,但至少她的死同样能够重创蚀阴。
  翎箫没有一刻地犹豫,那一曲耗尽心血的灭心曲也已经起了调。
  那一曲,并不激烈,轻轻缓缓的,好像很平常的一首曲子,但是翎箫用心头血吹奏的一首曲子又怎么可能平常的曲子呢?
  “父君,小心,不要被慑进心神!”这灭心曲是用吹奏着的心头血催动的,一旦被摄入心神,受到的伤害极大,就算蚀阴灵力极高,也免不了会受到很大的伤害的。
  琴女话落,已经召唤出了自己的流仙琴弹奏起来,她企图用自己的旋律去扰乱翎箫的曲调。
  一曲十面埋伏被琴女弹了出来,翎箫要以柔取胜,她就要以刚克之。只有这样的强烈差别,才能让她在影响翎箫的同时自己不被她带着走。
  流仙琴本是柔和的琴音,并不太适合弹奏太过于强硬的曲子,琴女弹起来很是费劲,显然也没有讨得什么好处。
  凤鸣箫是用万年凤骨经过锤炼而成,其中包含了凤凰涅槃的极大勇气,也带着凤唳九天的悲戚。
  在翎箫动情的吹奏中,箫音轻轻浅浅,缠缠绵绵,是对过往极度的眷念,是对未来破釜沉舟的勇气。
  在那一团的柔和,似乎是一个个坚韧无比的线,一点点将蚀阴包围。
  蚀阴自负灵力高绝,用灵力试图挡开这些不断窜入耳中的声音,却是怎么也挡不开,好在还有几丝流仙琴的刚劲之音窜入耳中,带来了片刻的清醒。
  翎箫吹奏地越来越辛苦,凤鸣箫就像是一个无底的洞在吸收这自己的心头之血,红色的雾气氤氲了那一片区域,琴女还在用琴声做反抗,但是琴女没有那么决绝,也不敢那自己的心头血去战斗,她的天赋也不及翎箫,本来的水平就没有翎箫高,这一会已经有些不能够支撑了。
  铮的一声,由于琴女弹奏地太过激烈,声波相撞,流仙琴的琴弦断了一根,琴女也喷出一口鲜血来,声音戛然而止。
  “父君,我……已经尽力了!”话落,琴女已瘫倒在地上,没有丝毫的力气。
  而蚀阴这时也终于动气怒来了,“翎箫,你不要得寸进尺,你自己想死,本君可不想给你陪葬。”他爆发出一阵强大灵力来,一下子挣开了所有无形中的束缚,翎箫措手不及,被自己的箫声反噬,身子突然卸去了力道,从半空跌落,一下子跌落在地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