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死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的灭心曲没有完成,被中途打断了,她遭到了反噬,却也因此没有因为流尽心头血而死亡。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咳咳,想不到你的灵力已经进步至此,噗……”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支撑不住自己。她没有想到,短短一段时间,蚀阴额灵力已经早已不复当初,根本不是当年任何一个魔王能够做到的。只怕他刚刚被自己困住也是装的吧,要不是琴女手上逼急了他,他仍不会显露出实力来,而是等到翎箫耗尽心血,熬干自己却丝毫没能动得了他半分的时候,在给翎箫一击么?
  “你怎么会?”翎箫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瞪直了眼睛,看着蚀阴一脸的不可置信。
  “现在才想到么?你的父君倒真是灵力雄厚,只可惜如今都归我了!”他阴鸷的眼睛里带着光,从眼里染成一层层的得意来。
  是啊,她怎么能没想到蚀阴修炼的功法贯是取他人之力为己用的,他放着父君这样的肥肉,如何能不加以利用呢?
  “蚀阴,我要杀了你!”声嘶力竭的怒吼声爆发了出来,翎箫发狂的眼睛通红通红的,她知道灵力就是一个人的一部分,蚀阴想要从父君身上汲取这些东西,就必然要将灵力从她父君的身体里面一点点分离出来,这是一种怎样的痛苦,无异于将皮肉从骨骼里分离出来的苦痛。
  她可怜的父君,失去了生命还不算,竟然还要遭受这样的苦难,眼前的这个人,她无法原谅,她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
  无数的血肉都在叫嚣着,身上的每一寸,每一个细胞都在说着,她一定要杀了他。
  凤鸣箫爆发出强大的灵力来,它本是上古时期的神物,又受了翎箫那么多心头血的供养,此刻已然与翎箫心意相通。
  凤翎箫强大的爆发,在蚀阴看来无异于强弩之末,以卵击石罢了,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可以收拾掉这个小姑娘,就凭他年长于翎箫几万岁,修为比她高了不止一点半点,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轻而易举地拿下她。
  “翎箫公主有何必这样,你的那位父君,说到底不过是你的养父罢了!”蚀阴似乎并不满足对翎箫的那一点点精神打击,竟连这个在他心中保存了那么多年的秘密也透露了出来。
  “养女?”翎箫从不相信自己竟然只不过是父君的一个养女,父君对她的宠爱较之青颜更甚,怎么会只是一个养女,那么她的真实父母又是谁呢?“你不要混淆视听,你这样说不过是怕我心中怨念太深而已!”
  “呵,你这一个小女娃我有什么可害怕的,我只是好心告诉你,你的口口声声叫着父君的人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生父,而你的生父……”他卖了一个关子,不再说下去。
  翎箫却正听得起劲,着急追问道:“我的生父怎么样?”
  “看来你也并不是不信么?”他得意的笑了起来。
  翎箫的心中有万千的疑问,一下子气势也就乱了,他们修炼灵术的最怕的就是心念受到干扰,而蚀阴这记攻心为上却也真真大乱了翎箫的心念,她不过是个小姑娘,那个时候的她本就不具备跟蚀阴一斗的资本。
  “翎箫啊翎箫,你是修音灵之术的,怎么能不知道这心念一致是你们最重要的必修课呢?”扯得也已经够多了,蚀阴似乎不再想要拖延下去,手腕挥动,挽出了一个黑色的圈,似笑非笑地看着翎箫,眼底全是冷漠。
  “如今的你再也没有生存下去的必要了,带着你的疑问、遗憾还有仇恨,消失在这个世界吧!”蚀阴还是看着她,说话声慢慢的,没有一点的感情。
  “不,我不会轻易离开……要走也要带你一起!”她突然间爆发出更大的力气来,全身蓝光大振,凤鸣箫于前,与蚀阴的黑色灵力发生了激烈的碰撞,一时间天地间气流激荡,荒海十里的海域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天巨响。
  漫天水花从海底开出,凋落在岸上,一击之后,翎箫与蚀阴双双后退,两人都受伤不轻,尤其是翎箫,刚刚那一回击几乎耗尽了她说有的心力,她全身已然没有一丝灵力护体,与普通的凡人没有两样,刚刚因灭心曲反噬的伤痛也在这个时候全部爆发了出来,她只觉得全身乏力,鲜血的缺失,令她没有半分力气,整个人如同昏死了一般,力道已经全部撤出了身体,而意思却还是清醒的,所有的痛都爆发了出来,而她连咬着牙忍受的力气都没有。
  经过这么一击,蚀阴也口吐一口鲜血出来,他大笑三声,一步步地往后退去,看向翎箫这个小姑娘的眼神中有了深深的忌惮之色。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真不愧是翎箫公主!”他险些连眼泪都笑了出来,想想自己连魔君这样灵力高深无人能敌的高手都轻而易举地灭了,而今天却在这个小姑娘的手中栽了一个大跟头。
  沉寂了良久,蚀阴抬起头直视这翎箫道:“你先用灭心曲来攻击我,知我必定会把这些伤害都挤压在心口,等回去后慢慢修复,你也定然知道它不能够真正伤害我,所以你一定要积累自己手中的力量再发动一个与我实力几乎相当的攻击,在这个攻击中,我为了防卫,必定会把所有的灵力都调用出来,倒时候就再也压制不住灭心曲对心脉的伤害,一寸寸地渗进了我的心口。你真是打得好算盘啊!”
  “咳咳,可惜……我依旧没有杀了你……”翎箫已经虚弱地连话都说不出来,断断续续地声音很轻很轻,但是凭着蚀阴的耳力能够听到。
  “若是在之前,你这两招合用,杀了我简直轻而易举,只可惜你估错了我的实力,也漏算了琴女……”蚀阴的脸上再没有得意,倒是显露出几分杀气来。
  “只是我不明白,你那最后一击,怎么可能?就凭你……怎么可能?”顿了良久,蚀阴仍然忍不住开口问。就凭翎箫的实力又怎么可能爆发出几乎与他的实力相当的一击呢?
  “怎么会不可能?我的修为是不高,但是你也别漏算了凤鸣箫,它的潜力是是你无法预料的,况且……”
  “况且什么?”
  “况且我父君在凤鸣箫里面留下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刚刚我跟你说话,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来召唤出这一股力量来,本以为灭心曲能伤了你,谁知道竟是那样的收场,我也不得不行这样的险招,但是我成功了,不是么?今日一创,你的心脉受到极大的伤害,你的灵力再也不可能提升了!”翎箫终于强扯出一丝笑意,而这个笑也似乎耗费了她很大的心力。
  “你……”相信这个时候蚀阴是真的动怒了,那双掌控生死,似笑非笑的眼睛竟然都变了模样,“哼,就算如此,我依旧是魔界最厉害的魔,而你们马上就要成为过去了!没有人会记得你们凤族的王室!”他怒吼着,似乎在炫耀着自己这一点的胜利,企图压过翎箫给他带去的失败。
  “呵,是么?你以为为什么我现在还在这里跟你说什么多,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跟你讲话,你的嘴脸让我有种要想撕碎的冲动。”
  蚀阴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道:“青颜呢?”他急忙扫视了一圈,但是就算他不扫视,他也感觉的到周围根本没有青颜的人影,从青颜被翎箫推出了黑色巨网之后,就没有人再注意到他了。
  “琴女,青颜呢?青颜去哪了?”蚀阴大怒,实在想不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会让青颜这个凤族的血脉逃脱了。
  琴女摇摇头,表示没有看到。从开始到现在,她的目光始终都是集中在翎箫身上的,翎箫才是她心中最为关心的,而青颜不过是看上去唯唯诺诺的小孩子,在魔宫中的存在感本来就非常的低。如今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而他竟然在众人的忽视之中销声匿迹了。
  一阵狂风掠过,蚀阴已经移到了翎箫的身边,一手掐住她的脖子问道:“青颜呢?你把他藏到了哪里?”
  翎箫再也没有说话。
  蚀阴手上的力道渐渐变大了,翎箫脑中的剧痛一点点刺激着她的神经,令她痛苦万分。
  “不说?信不信我杀了你?”蚀阴阴狠地看着她。
  翎箫冷笑着道:“你这话对一个将死之人说,有意思么?”
  蚀阴大怒,抓起翎箫往空中一抛,像是扔什么垃圾一样给扔了出去,今日他已经被翎箫刺激地狠了,完全没有经过思考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翎箫并没有惊叫,她安详地闭上了眼睛,仿佛是一种解脱。
  蚀阴似乎不解气,又在翎箫的身上补上了一掌,翎箫闷声着,没有人知道那一掌打在她身上痛不痛,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已经死了一般。她的身体卸了力道,沿着坠落的方向,一下子跌入了荒海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