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黄粱一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琴女着急地跑了过来,“父君……”她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翎箫落入了荒海中,不知生死,他们难道不捞出来看看?
  蚀阴深知这一点,却毫不担心地说:“她刚刚早就把自己给熬干了,这回又受了我一掌,必死无疑,而这荒海之水对于我们魔族来说就是剧毒,翎箫的魔躯一入水,估计便是尸骨无存了。品书网”
  琴女这才放下心来,于是注意到了脚下的凤鸣箫,蹲下身子准备去捡,谁知这凤鸣箫一下子就飞了起来,停在了半空中。
  琴女想要这支箫已经很久了,这会看到凤鸣竟然自己动了起来不让她触碰,心中恼怒起来,也不信这个邪,她不相信这一件死物,竟然也能跟她作对,她一跃而去,追了那凤鸣箫而去,但是凤鸣箫灵活地躲过了琴女的将要触碰到它的手,多了几次之后,好像玩腻了一般,也不再往高处飞去,而是一头钻进了荒海之中。
  “父君,这……”琴女不甘心地道,想要蚀阴将它从水中捞了出来。
  蚀阴摇了摇头往回走,边走边道:“凤鸣箫受了翎箫心头血的供养,已然认了主,你又何必再执着呢,不过是一件法宝而已,你的流仙琴坏了,父君再送你一把更好的就好了。”
  琴女没有再说话,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够惹蚀阴生气,若是自己不幸成了出气筒,到时候就不是那么好收场的了。
  “派出一个魔王去追捕青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决不能够放过凤族的后人!”蚀阴吩咐了琴女,便隐去了身形,这一次他可谓是损失惨重啊,本以为能够轻松收拾掉凤翎箫,想不到竟然吃了那么大一个亏,他得赶紧找个地方疗伤,政权刚刚交替,若是他受伤的消息传了出去,必然会压不住手下的人,最后落得个前任魔君的下场,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琴女很恭敬地接受了任务,也自行回了落伽城。
  而翎箫在落入荒海的那一刻,意识渐渐淡出了脑海,她隐约朦胧地感受到自己,仿佛成了飘荡在这天地间的一片云,轻轻的,被风吹到这里,送到那里,摇曳着,飘荡着,居无定所。
  她茫然而恐惧,想要找一个港湾停顿下来,她已然受不了身边无尽的黑暗,她已然不愿再面对黑暗。
  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如今成了什么,或许她就是一团黑暗,只不过是漂流着的一团气息,在寻找一个身体,然后遗忘掉所有的过去,成为一个新的个体。
  “阿茗……阿茗……”她仿佛听到一阵叫声,在叫着这样一个名字,可是那是她么,她并不知道,只是希冀着那就是自己,她努力地去倾听,就好像是在长久的黑暗中,突然捕捉到一点光亮,不管那光亮到底是什么,她都不愿意放弃希望,他都要一探究竟。
  声音渐渐地清晰,她似乎都能够触碰到它了,她没有睁开眼睛,因为她感受不到自己的眼睛,但是她看到了一团明亮,在那一团明亮里面有一个人影显现了出来,健硕的身材,飘逸的发丝,完美的体型……
  她看不清他的脸,她只觉得那是一团光亮中走出来的影子,是光明之子,是属于她的救赎,他一点点向她走来,口中深情地念着“阿茗……阿茗……”
  谁是阿茗?她并不知道,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也许她只是一团空气,一团有思想的空气,这思想或许会随着经年累月的光阴而消散,或许到最后她什么都已经不是……
  “小雪,你醒一醒,你醒一醒吧!”意识突然间强烈了起来,她都感受到了一阵摇晃,猛地一下,她顿时坐了起来。
  眼睛慢慢睁开,眼前却是一片黑暗,黑暗里看不见人,就好像她常年累月所处的那一片黑暗中,但是她感受到了身边有人。
  “小雪,你终于醒了过来!”那个人抱着她很是激动,在那猛然的一下反应中,她好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一下子倒在那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小心翼翼地接着她。
  小雪?那是在叫她么,她没有感受到敌意,所以也并没有反抗,她想要说话,但是好像太久没有说话,竟然忘了自己是怎么样说话的了,喉咙干地发不出声音来。但是她感觉得到自己的存在,是真实的,为了确定这样的真实,她还动了动身体,果然是实体的。
  “小雪,你刚刚醒过来,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恢复地差不多,唯有你,这睡了大半个月竟然才刚刚醒过来,这大半个月可是急死我了!”那个人在耳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话。
  她不管了,她只知道她很累,她又想睡了,她虽然似乎已经睡了很久,但却依旧睡不足,意识又淡了,她已然沉睡了过去。
  鬼熙感受到怀中的人又没有了动静,心中不免又抱怨了起来,“才刚刚醒了过来,我都还没有说这段日子照顾你的辛苦呢,你这个没有良心的竟然又睡了过去,真是没良心!”
  “呵,你好意思说自己照顾了大半个月么,这大事归我,小事归云嫂子,你干过什么啊,你也就没有守在这里絮絮叨叨不知道说什么废话!”这个时候梓潼端了一盆水,从外面走了进来,听到鬼熙的话,忍不住反驳了起来。
  “哼,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啊,要不是我天天守在这里跟她说说话,她怎么可能醒的过来呢?”像是不服气梓潼这样子说他,他一把抢过了盆子,拿起毛巾,准备给茗雪擦脸,但是他惯不会照顾人的,弄得茗雪脸上满是水,被子上还溅出了好多。
  梓潼满脸嘲笑地看着他道:“就你这大少爷一样的人,还想着照顾人,别在这里帮倒忙了。”她一把夺过了毛巾,将鬼熙给挤了出去。
  鬼熙灰头土脸的,这回也不敢再逞强,乖乖地退到了一边。
  “她刚刚醒过来了么?”
  “恩,有我的悉心照顾,她自然很快就能醒过来!”鬼熙很是得意地说。
  梓潼点点头,也没有搭理他,而是静静地给茗雪切脉,茗雪这一次跟他们一起从无尽岛落了下来,也许途中被什么磕到了,导致脑部重伤,所以至今没有恢复。梓潼懂得医理,这一路都是梓潼在照顾茗雪的身体。
  过了好一会儿,梓潼收回了手。
  鬼熙着急问道:“怎么样?”
  梓潼松了口气道:“恢复地很好,看样子很快就能够醒过来了,这房子的黑帐这几日绝对不能够撤掉,她睡了大半个月,眼睛适应不过来,暂时就这样黑着吧!我去配一点药水,她暂时讲不出话来,需要润一润喉!”
  听梓潼那么说,鬼熙就放下心来了。
  等到茗雪第二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鬼熙守在床边,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他急忙通知梓潼端来了药水。鬼熙细心地喂着茗雪喝了下去。
  茗雪的意思已经渐渐地回来了,她是茗雪,也是翎箫,但是她不知道她是怎么变成茗雪的,她以为她死了。
  可是上天却给了她第二次的生命,所以,她据对不能够浪费,翎箫没能够杀了蚀阴,那么茗雪就要帮助她杀了蚀阴,她们是同一个人,她们拥有同样强烈的信念。
  再次与鬼熙相逢,以前她失忆,并不知道这一切尚且还好,这一会知道了所有的前因后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面对了鬼熙了,看着鬼熙那么温柔的一面,她似乎又回到了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鬼熙最疼爱她,在她生病的时候也是那么温柔地照顾着她。
  可是如今相遇,怕早已是物是人非,她再也不是魔界无忧无路、胆大妄为的公主殿下,而鬼熙怕也在不会是当年的那个朱雀魔王了吧。
  她心中想了很多很多,眼神却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感慨来,她很听话地喝着汤药,那甜甜的液体流过她的喉咙,就像是一弯清泉滋润了一片干涸的土地,湿湿润润地,一路流进了心里。
  茗雪很安静,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黑暗里鬼熙清秀的轮廓,听着他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她安静地近乎没有意识,她只是那样安静着,感受着这个跟她牵扯了两世的男子对她的关爱。
  可是她的心中却再也没有了暖,只有一片荒芜的土地,那里被种下了一颗黑色的种子,在她恢复记忆的那一刻终于苏醒了,开始生根发芽,迅速地成长起来。
  在第三天的时候,茗雪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他们现在在落伽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里,住在一户姓云的人家里。
  在茗雪还昏迷的时候,鬼熙就带着她跟梓潼一路来到了这里,很多记忆都藏在落伽城里,那里有太多太多的回忆,他们必须回来。
  茗雪需要记忆,鬼熙需要找到一个解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茗雪已然记起来所有的事,她已经能够给鬼熙一个解释了,尽管那个解释其实是残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