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孩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琴女心中暗道不好,自己很快就能在父君面前绊倒了霁月,可是这个时候蚀阴如果去看了霁月,以霁月敏锐的心思难免不会察觉什么不同,到时候的变数就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父君!”琴女看到蚀阴本身直起的身子担心地提点到。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依靠刚刚的怀疑阻止蚀阴离开。
  蚀阴想起刚刚的事情又犹豫着坐了回去,“琴儿还有什么事?”他心中藏有怀疑,也有心听完了去看霁月。
  琴女放下了心来,要继续讲起来。
  “陛下,求求你去看看夫人吧,夫人滴水未进,脸色苍白地就晕了过去,只有陛下能够救夫人一命了!”这个时候侍人的声音又从外面传了进来,这个侍人对待自己的主子倒也真是的忠心可嘉,被十几个魔兵围着,仍然大声呼喊,而他的这个呼喊也确实引起了蚀阴的注意,他是越发坐不住了,看得琴女有些悬心啊。
  “琴儿,不如父君改日再来看你!”他犹疑地问了句,心早就飞到了霁月的昭月台去了。
  琴女心里气的牙痒痒,这个霁月不过是一个宠妃而已,竟然比她这个女儿更加亲近,简直气死她了,她生病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见过蚀阴这样啊!
  “父君,你还要去看她么?她可是逆犯……”人一生气胆子就大了,她竟也口无遮拦起来。
  “住嘴,按辈分她是你的母亲!”蚀阴也生起气来,拍着椅子的扶手大声呵斥。
  琴女被蚀阴一吓,却是更加生气,她算哪门子母亲,“我的母亲只有一个,那个人,父君可曾还记得?”
  “你不要太过分!”蚀阴怒视了一眼她,头也不回地甩袖而去。
  “恭送陛下!”一片恭敬的声音响起,到处都是伏倒在地的人。
  “起驾昭月台!”这一晚上,蚀阴来晚膳都没有用,就在昭月台与仙琴阁来来回回折腾了这么几趟。
  他最终还是放不下霁月,这个女子给他一种想要征服的感觉,尽管当初他强制地占有了她的身体,但是他的野心可永远不止占有身体那么简单,他急切地想要连她的心也一同得到,这样……这样……他才能够告诉自己他是个胜利者。
  霁月是真的昏迷了,她的体质本来就弱,再加上今天有些伤心过度,晕倒也是自然的事情,倒也没有侍人说的那么严重,那个侍人不过是看仙琴阁今日有所不同,又知道霁月与琴女一向不交好,所以才要这样把蚀阴给叫回来而已。
  蚀阴一进门就抓着魔医问道:“怎么样?她的身体可好?”
  那魔医一脸的苦相,今天才被公主叫去恐吓了一顿,今天晚上又倒霉地遇上了霁夫人发病,这个霁夫人可是陛下的心头肉,若是治不好,自己这颗脑袋还是保不住,都说伴君如伴虎,他们这样的人体会是最深的。
  “陛下,请放心,待老臣诊了脉之后才能够下定论!”原来他匆匆而来,都还没有开始诊脉就被蚀阴给拦了下来。
  蚀阴这个时候也有些尴尬,咳了一声道:“还不快去,要是夫人有什么好歹,让你们都去陪葬!”
  魔医领了旨,一刻也不敢耽搁地诊起脉来。他脸上的深情忽悲忽喜,望着霁月那是看了一遍又一遍,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出来。
  蚀阴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却也安静地侯在外面没有催促。
  魔医终于在蚀阴耐心耗尽之前出来了。
  “怎么样?”蚀阴阴晴未定。
  魔医犹豫了许久才道:“夫人……夫人这是有喜了!”
  “啊?”蚀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他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除了琴女没有半点子嗣,他都开始以为自己真的是当年造了太多的杀孽导致这样的后果啊,这些年他都开始反思自己了,也似乎放弃了孩子这中可以而不可求的东西。可是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心情豁然开朗。
  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将会拥有一个可爱的孩子,他快高兴坏了,都不知道要作何反应,刚刚琴女所说的怀疑现在他已经全然不顾,有的只是这将要做父亲的惊喜。
  望着这样的魔君,魔医的心里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孩子是真的,他确然不敢欺君,但是,这个孩子能不能生下来却是另外一个问题。他面色凝重,原本要吐出口的后半段话却在看到魔君这样的深情之后不知道是否继续了,若是自己这个时候浇上一盆冷水,他真的不知道这位残暴的魔君回作何反应。
  好在蚀阴也不是真糊涂,待反应过来之后自然也察觉到了什么不对的。
  “爱卿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魔医如释重负,终于又开始说起了后半段话。“霁夫人虽然有孕,但是她的底子薄,早些年应该受过很严重的伤,到如今依旧落着病根,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恐怕是……”
  “恐怕什么?”蚀阴很是生气,他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他不能够接受这样大悲大喜的起落,他的孩子他一定要让他平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
  “恐怕生不下来……”那魔医说完已经跪了下来。
  蚀阴一怒,手中的长剑已经架在了魔医的脑袋上,“你再说一遍?”
  “夫人……底子薄……”蚀阴手上的剑进了几分。
  “但是细细调理还是有可能的!”魔医急忙改了口,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凉扯去才舒了一口气,接着更重的石头在心中提了起来。
  “这话是你说的,以后把夫人交给你调理,若是夫人生下来小殿下,本君绝不会亏待你,若是有一点点闪失,十条命也不够你死的!”蚀阴撂下了狠话,他的孩子他绝对不会允许有失,就算到时候……
  想到后面的他突然停住不敢再想下去。后果太严重,怕是连他也承受不起。
  眼前的危机是过去了,魔医保住了一命,但是以后呢,他不禁开始担忧了起来。他是知道的,霁月的这种情况,大人能保住命就已经不错了,要是再保孩子,除非有奇迹的出现,要不然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等到霁月流产的那一刻,就会是他的死期,如今他只愿这一天来得晚一些。
  昏迷后的霁月幽幽地醒了过来,她自己的自己想起了很多的往事,一时伤痛难以自抑才晕了过去。
  蚀阴得知她醒来的消息,十分高兴地进了卧室,外面的气氛随之变得轻松了下来。
  蚀阴快步走到霁月的榻前,“月儿,你……”他隐忍着喜悦,有什么想说,却顿了顿。
  就在霁月不明所以想要反问的时候,他又道:“你怎么样了?感觉好些了么?”
  霁月一直身子都不太好,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挣扎着想要起来,蚀阴急忙扶起了她。“当心点,身子要紧!”他的语气异常地温和。
  “我没什么事情,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霁月浑然都不在意,她只当自己又是旧疾,身子弱而已。
  可是蚀阴却是急了,他现在不能够告诉霁月她有孕的事,这对她而言必然是个打击,他想等她身体好一些再说,可是又怕霁月太不注意了,心中又着急又憋屈。
  “你……你怎么能够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不心疼,难道别人也……”
  “别人这么了?谁会心疼?难道是你么?我不稀罕!”霁月情绪激动了起来,旧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的心,她的情都不是属于蚀阴的。
  “你……你……”蚀阴扬起了他的手却迟迟没有打下去,最终无奈又愤怒地道:“你真是不知好歹!”
  他拂袖出门,并吩咐门外的侍女进来照顾霁月,自己一个人站在昭月台的院子里。
  这个时候早就有琴女的眼线将霁月怀孕的事情通知了她。琴女气的直拍桌子,眼看就要扳倒了霁月,只要父君再多留一会,让她将证据都呈上去,霁月就算是不死也难以再与她作对,可是为什么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了身孕。
  蚀阴最重子嗣,如今他只有琴女那么一个女儿,所以对她纵容,若是以后有了新的孩子与她争宠,到时候别说是现在地位难以保全,以后魔君之位的传承怕是也轮不到自己了吧!
  她一想到这里心中就开始发虚了,这该怎么办才好,这个孩子绝对不能够生下来,可是也绝对不能够由她来除去。倒真是让她为难呢。
  她一下子掀翻了眼前的桌案,各种文件书籍掉了一地,可是没有人敢上前去收拾,整个仙琴阁静静地,气氛却非常紧张,每个人都绷着一个神经,深怕主子生气迁怒了自己。
  这一晚琴女一夜无眠,无眠的同样还有蚀阴、茗雪。
  说起茗雪,她此时此刻还在落伽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里面,她虽然醒了,但是灵力还没有恢复,须得好好静养才可以,虽然仇人近在眼前,而她却不得不按捺下心中汹涌的波涛,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