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重游落伽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改头换面对于他们魔族来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这改换门面却也有很多种不同的方法,有的时间长久,有的难以辨认,还有的是既完美无瑕没有人能够认得出来,持续的时间也长久,能够一直地维持下去。品书网
  这一点小事对于茗雪跟鬼熙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这天早上,茗雪推开了房门,轻扬起白皙如玉的脸,迎着阳光闭上了眼睛。她的睫毛依旧很长,遮出一片扇形的阴影来。
  秦娘从院子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茗雪,她原先还在好奇那屋里藏得是什么样的女子,这下冷不丁看到,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这遗世独立的气质在女子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单看这气质,她这几千几万年里面看到过的姑娘怕都没有这一份轻灵出世!
  过了一会儿,茗雪睁开了眼睛,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一眼也看到了秦娘,也许是早上心情好,她难得地冲她笑了笑。笑容何时和煦,就像是初升的暖阳。
  而秦娘在看到茗雪的那一眼时,却有些失望了,因为这女子长得并没有很好,说起来还不如梓潼长得精致美丽。
  秦娘眼中的失落之意恰好落在了茗雪的眼中,她并没有生气,还是笑了笑,她似乎比以前爱笑了,或许是恢复了翎箫的记忆之后也不自觉地恢复了她的一些性格吧!
  “姑娘,您起了,我去找鬼熙大人过来!”秦娘虽对茗雪的样貌失望,但是这样的贵客自然还是不敢怠慢的,欠了欠声忙去找鬼熙了。
  一会儿,鬼熙与梓潼都过来了。
  鬼熙一进来就道:“小雪,你终于可以出来了,今天天气正好,不如我们出去转转?”
  茗雪淡淡地应了一声却并没有说好与不好。
  这个时候梓潼也建议道:“我们不如去落伽城逛一逛吧,我来了那么久还没有到魔界的都城逛过呢,不知道跟我们人界的是不是一样的。”
  气氛突然就凝滞了,鬼熙怒视了梓潼一眼,心中暗骂,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茗雪有一瞬间的失神,却马上就醒了过来,笑着道:“既然梓潼想看,今天我们就去落伽城逛一逛吧!”
  “小雪……”鬼熙有些担心。
  茗雪握了握他的手,走过他的身边时轻轻地说了声,“我没事了!”
  于是三人去落伽城的决定就这样定了下来。
  云易听到鬼熙要去落伽城放心不下,也执意要跟去,他以前是鬼熙的贴身侍卫,两人感情很好,但是鬼熙去了人间没有回来之后他就带着自己的妻子秦娘开始了隐居的生活,倒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侥幸躲过了一劫,没有受到蚀阴的追杀。
  村子距离落伽城不远,他们四人不就久到达了落伽城。鬼熙的脸同样惹眼,也就变换了一个模样。
  梓潼在这几人之间,明明知道对方是自己熟悉的茗雪与鬼熙,但是还是不习惯这副面容,心中很是别扭,这一路本该是期待的,却生生变得有些尴尬了。
  “我说鬼熙啊,你逛个街怎么还要变脸呢?难不成以前的风流债太多了,怕别人认出你来?”梓潼调侃鬼熙道。
  鬼熙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他以前的风流债确实是很多,这落伽城里面的花街柳巷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想起这段不堪的往事,想想自己的当时的泡妹子水平还真是不忍直视啊!但是对于梓潼的调侃,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道:“谁怕那些啊!”
  “难不成是过了那么几年,那些姑娘就已经移情别恋了?认都不认识你了?”梓潼反问。
  这可是挑战鬼熙的尊严啊,他一下子就跳脚了:“你这小姑娘胡说什么呢?爷长得那么风流倜傥,英姿勃发,她们怎么可能轻易就忘了我!”
  “那么说你是真的有那么一群红粉知己咯!”梓潼已然是确定了。
  “你……”鬼熙用十分古怪的眼神直视着她,欲言又止,真不知道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牙尖嘴利的了,竟然都欺负到他的头上来了,这还了得。
  这时候在一旁的云易早就憋笑憋得通红了,说起鬼熙的那些个艳史,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但是他就是他的贴身侍卫,到哪里都得跟着主子,可苦了他一颗纯情的少男心啊,那个时候他可没少被但是还没有过门的秦娘嫌弃。如今有人替他报了这仇,他心中一阵暗爽,也不由得嘲笑鬼熙,你也有今日啊。
  茗雪没有插入他们三人的话题,而是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城门上挂着的牌子。
  落伽城三字飘逸地刻在那城墙之上,那是她父君亲自写上去的,字迹潇洒俊逸之极,深深地刻在了那石板之上,已深入了这座城的骨髓。
  蚀阴你以为你已经抹去了我父君所有的痕迹?可笑,这是我父君一手建立的世界,每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刻着他曾经存在的痕迹,任你怎么抹也抹不去,。你不过是一个小丑而已,一个鸠占鹊巢的小丑。
  “小雪?”鬼熙推了推发愣的茗雪,她猛然地惊醒,不自觉发现自己的眼眶中已经流出泪花。
  她抹去泪水,勉强地笑笑:“我没事!”她还是那一句没事,似乎一切都无关紧要。
  而鬼熙明白她心中的苦,他知道她的一切,他明白她所有的坚强与隐忍。
  “我们走吧!”纵然知道又如何呢?茗雪执拗的个性却不允许他再说什么,他只能转移话题,但是殊不知越是深入,那种物是人非的感慨越是刻骨呢。
  前边就是云梦河了,茗雪曾站在云梦河边上许过愿,诉过苦,踩着那片长满花草的河岸放过风筝,策过马,那是时候父君还在,他总是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让翎箫发生了意外。父君的爱那么隐忍,那么宽大,就算自己心中再担心,也从不会对翎箫说起,他鼓励她去做任何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也是造成翎箫那种性格的原因所在。
  “鬼熙,你还记得这云梦河么?”茗雪眼含着泪,却笑得灿烂。
  鬼熙心中一酸,应道:“当然……记得……”记得最后一次见你,你就抱成一团坐在那片草地上,软软的、小小的,令人心疼。
  “是啊,还是那么美,就要琉璃带一样!”茗雪笑着,笑得越灿烂,眼中的泪花越是晶莹,迎着阳光一阵晶亮的反光。
  云易看着这姑娘,心中疑惑,试图让鬼熙为他解答,然而鬼熙却拍了拍肩膀,自己进了城门。
  落伽城的血色杀戮已经过去很久了,这里早已经恢复了安宁祥和的模样,城门口的守卫很松,四人很是轻松就进了城来。
  一进城门,来来往往的人就多了起来。云易提醒他们道:“别看走来走去的这些人,可别轻易得罪他们,说不准就是个高手,分分钟能够秒杀了你!”
  鬼熙不以为然地翻了个大白眼,当年他在魔界可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论武力,除了魔君跟蚀阴,魔界没人能打得过他。就算梓潼跟茗雪闯了祸,他也能够应对。
  云易看了眼这个曾经的主子的态度,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离开了那么多年,这高调的个性却是一点也没有改啊。
  好在茗雪伤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让他有所收敛。
  “鬼熙,来了这里你就是东道主了,这落伽城里面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梓潼看着这些都很好奇。
  鬼熙听了这话,瞬间觉得自己还是很有用武之地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这心情一好,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你别觉得我们魔界都是打打杀杀的,其实这魔界的都城还是很繁荣的,青楼楚馆,茶楼酒楼都是很多的!要是你想玩,找我就对了,包管你玩地乐不思蜀!”鬼熙就是没个正形的,梓潼斜睨了他一眼,也就没有搭理,开始咨询起云易了,毕竟他才是名义上的导游。
  云易虽然佩服梓潼,但是他的实力不足,却是不敢违背昔日的主人的,这个时候自然不敢说什么。
  鬼熙邪邪地笑道:“姑娘,看着样子还有几分姿色,爷觉得有个地方特别适合你去!”他向她抛了一个媚眼,很多暧昧的意思隐含在言语间。
  梓潼实在受不了他了,索性跟着茗雪并排走,远离这个祸害。
  这个时候茗雪看了看天色道:“也快到午时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这个时候他们也都饿了,对于这个提议谁也没有反对。鬼熙轻车熟路地就把他们带到了自己以前吃饭的老地方,飞云楼,这落伽城是经过了一番血洗,但是这飞云楼却依旧是当年的模样,甚至更加繁荣了,正是就餐的点,门口的客人络绎不绝的,看上去都不像是普通人。相比之下,茗雪这一行人,倒是显得有些寒颤了。
  鬼熙站在门口,还在想着想当年一样,掌柜热情地出门来迎接他这位贵客的到来,而他优雅地摇着扇子走进了自己专门的雅间里面用膳,而这一切到了现在却是全然不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