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熟悉的声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飞云楼的小二见到进来的这四位,冷眼一瞧,觉得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随意招呼他们在一楼的大厅里面坐着。品书网
  这下鬼熙就不愿意了,大着嗓子叫:“你怎么回事?叫你们掌柜出来,爷的雅间呢?”
  茗雪急忙拉着了他,低声道:“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怎么还这样无所忌惮啊!”
  鬼熙也是习惯了以前那种生活,这回一听也知道是自己冲动了,低下了头,摆了摆手让小二离开,认命似的在一个角落里面坐下了,要是以前让他这个样子让以前的那些朋友知道,还不被笑死。
  梓潼也斜了他一眼,深深地嫌弃他身上骄奢的习气。
  鬼熙像是个犯错的宝宝一样安静地跟在茗雪身后,深怕他一回头又给自己一顿臭骂。
  云易看着这一幕觉得很是惊奇,也是这个时候他才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茗雪在他们三人中绝对的地位,而能让自己的主子那么听话的人,在他的印象中,除了翎箫再没有其他。
  可是眼前的茗雪显然不是翎箫,不仅仅是外貌,还有全身的气质,截然不同。
  四人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气氛有些诡异的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在飞云楼大厅里面用餐的大多都是那些没有什么身份地位的商贾以及平民,而他们连吃饭的时候也闲不住一颗八卦的心,总爱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
  这不,已经有一个人挑起了话题来。
  “你们知道么,国师在两月前曾占卜过一卦,算出有故人将从北边归来!”
  “故人?会是什么样的故人,值得国师去占卜呢?”
  边上的人自然很是好奇,这魔域的故人,会是谁呢。这个时候更加坐不住的却是角落里暗的茗雪,故人?说的不就是她跟鬼熙两人么?
  北边,自然指的就是极北的荒海之地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既然国师说了,那这个故人必定不会是什么小角色。”
  “恩恩,那魔君会怎么应对?”
  “据说魔君早就派琴公主去北边查看了!昨日,琴公主已经带着消息回来了!”
  说道琴公主,茗雪的眼神一黯,昔日的那场背叛又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她恨蚀阴这样的恶人,她更恨琴女这样看似柔善,实则险恶的伪君子。
  “那琴公主可带了什么样的消息回来了?”
  那人面色一红,却支支吾吾道:“这个我就不太了解情况了,毕竟这是机密!”
  “你不知道,我可知道,琴公主昨日带了一个男子回城来,应该就是从被北边带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那人不服气,问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抢风头的人。
  那人得意地道:“我大舅子就在公主身边做侍卫,他亲自抬着那男子进了宫的。”
  “男子?不会是苍寂吧!”梓潼压低了声音在茗雪耳边说道。
  茗雪摇了摇头,不可能是苍寂吧,以苍寂的实力,当时就算是受了重伤,这一个月的修养也应该不至于是被抬着的啊!鬼熙当时伤的也很重,可是却仍然有带着他们到云易家安顿的实力,苍寂不至于那么不济。
  可是他们需要知道青颜的下落,就算那人不是苍寂,怎么说也应该是从荒海中下来的,他们也该过去看看。
  想到这里,茗雪再也吃不下饭了,扔下筷子就往门外走。
  “小雪……”鬼熙急忙叫住她。这一闹,整个大厅里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们四个人身上。
  鬼熙用传音入密之术劝道:“既然琴女把人给带了回来暂时就不会处置他的!”
  茗雪回头,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万一他是青颜呢?他没有一点自保的能力,而蚀阴不会放过他的,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你不要冲动,说不定不是青颜呢?”这话说出来,其实鬼熙自己也是不太相信的,从荒海上面下来的就只有他们这么几个人,而男子,除了苍寂就只有青颜了。而青颜是前魔君的儿子,这鬼熙自然不可能容忍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茗雪就那样看着他,不说话,她知道这一趟很危险,但是若为了要就青颜,那么她必须要去的。
  鬼熙知道自己拦不住她的,轻轻叹了一口气,“好,先坐下吃饭,吃完饭我陪你去!”
  茗雪依旧站着不说话。
  “不差那么一会,先不吃饱饭,你这身体别说是去救人了,不当拖油瓶就不错了!”鬼熙有些生气了,气这个丫头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其他那么执拗的脾气。
  茗雪细细想了一会,慢慢地走回来坐下了,“我们吃完饭就走!”她这样对鬼熙说,鬼熙点了点头。
  而云易与梓潼看着茗雪站起来又坐回去,都觉得很是莫名其妙,但是感受到四周冷冽而诡异的气氛,都没有胆子开口。
  这一顿吃的味同嚼蜡。一出飞云楼,鬼熙托付云易照看好梓潼,自己带着茗雪离开了,那两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莫名其妙地留下了。好在梓潼原本就嫌鬼熙留在这里碍事,也没有过多的计较。
  翎箫小时候贪玩,曾在魔宫的宫墙上挖过很多的洞,也知道一些鲜为人知的小道。她曾是这一座宫墙里面最尊贵的公主,最幸福的女子,而如今要回来,却成了一副做贼人的模样,着实是件令人伤感的事情,但是情势却容不得她伤春悲秋。
  这魔宫还是她比较熟悉,这一路都是茗雪带着鬼熙走,以她的经验,能够准确地避开那些禁军,而路上鬼熙也杀了一个宫女,问出了那位男子所在的地方。
  原来那个男子在琴女的仙琴阁的消息经过大家八卦的心思一传十,十传百,在宫中已然成为一桩桃色事件,连魔君陛下都似乎有意将公主许配给那人呢。
  茗雪虽然不愿意去琴女的仙琴阁,但是为了青颜,她不得不去闯一闯了,事实上那座阁楼她并不陌生,就在她以前所住的笙箫殿的边上。所以两人轻车熟路地就到了仙琴阁。
  琴女刚好不在,两人很是轻易地就潜入了。
  “很奇怪,琴女为什么不把人关在天牢里面呢,反而要私自囚禁呢?这不像是她一贯的作风!”茗雪心中暗想,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
  她同时也在担心着这一次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呢,或者他们并没有抓到人,只是吸引他们自投罗网呢,她从没有听说过魔界还有国师的存在,这一位国师既然能够算准了他们的回归,保不准也会想好计谋等着一举灭了他们的。
  刚刚她是一时冲动了一些,但是进了魔宫之后心中的不安就越来越强烈了起来,心中很多的念头就冒了起来。
  鬼熙见她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劝道:“没事的,现在琴女不在,这仙琴阁就是那么大点地方,我们找一找总能够找到青颜的。”
  鬼熙这句话却丝毫没有起到安慰的作用,真是因为这一路都有些太过于顺利了,她心里才觉得不安了起来。
  事实上,茗雪倒真的是多想了,这里之所以会那么安静是因为霁月有孕的消息在魔宫里面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这一早琴女就已经去找蚀阴了。
  鬼熙与茗雪翻遍了仙琴阁,相视一眼,最后都摇了摇头,他们都没有发现青颜,甚至感受不到一丝一毫他的气息。
  “难道那个小宫女是骗我们的么?这里根本就没有青颜气息!”鬼熙看着她道。
  茗雪却沉思了,她再想,或许琴女什么都没有抓到,只是故布迷阵来引她落网的,又或许他们抓到的根本不是青颜,以青颜那种特殊的身份,根本就不应该会被关在仙琴阁里面,仙琴阁是琴女的住所,又怎么可能用作关押人的地方呢,自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那宫女特意欺骗他们的,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可能会是白跑一趟的命运,或者更糟。
  “再找一找,没有的话就撤吧!”茗雪还是有些不甘心,或许琴女藏得比较隐蔽,没有被他们发现。
  于是他们又开始找了起来,茗雪独自走进了仙琴阁主殿的内室里面。琴女的内室布置地很是奢华,确实是她要的风格,无一处不是华丽丽的,各种珍奇珠宝,各种珊瑚奇石,就是那一张床,也是极其珍贵的暖玉床,看来琴女在魔宫里面混的还真是不错,比起跟着自己的时候好多了。
  茗雪心中开始泛出了恨意,但是却被压抑着。
  内室正南的位置上放了一张琴,是一把破琴,说起来也不是很了不起的样子,只是茗雪一眼就认出了那一张琴,那正是被自己毁坏了的流仙琴,一把她曾经费尽心思找来送给琴女的一把琴。如今很久很久的岁月过去了,这把琴依旧还在,音弦却是没有人能够修复了,就像是她们之间的感情一样,不可能被修复了的。
  她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中,却突然有一声微弱的声音钻入了她的耳中。
  “阿茗……”就只有这轻轻的一声,一下子唤醒了她,黎烬俊逸出尘的脸再一次映入了她的脑海中,只是她却很快地摇了摇头,这个昙花一现般爱上的男子在人间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幸福,她一定是太累了,竟然会以为自己在这里听到了他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