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气氛安静了下来,鬼熙与茗雪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冲动了。品书网(.VoDt.coM)她是翎箫的事情本来越少人知道越好的,这下被云易听到了,他们也难免尴尬。
  茗雪点了点头,她以前跟云易也有过一些交情,这是也不至于太尴尬。
  云易却是一脸的激动,翎箫在当年就是他心目中女神一般的存在,这个时候见到她真实地活在他的眼前,这些年纠结的一些东西一下子就放了下来,眼睛立马就通红了起来。
  “男子汉,大丈夫,你哭什么啊!”鬼熙用手肘子顶了顶他,表示很看不上他这副小女人的模样。
  而云易转头看鬼熙,“大人为何不早些告诉我?我……”
  “早些告诉你又能怎么样?你能帮她去报仇么?你能让她开心么?”
  一连串地反问,云易都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告诉你又能怎样?不过是多连累一个人!”
  “难道我也算会连累么?我心甘情愿的!”云易激动了起来,鬼熙这一趟回来,却什么都将他分离在外,经历了万年之久,他们之间已然有了隔阂么?
  “你心甘情愿,可知她是否心甘情愿让你跟着去送死呢?你是心甘情愿了,她却要为此背上一生的愧疚!云易,你曾是我的手下,你帮我本是分内,但是现在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幸福美满,为何要趟这趟浑水呢?”鬼熙难得也有那么动之以情的时候,也算是活了几万岁了,有些道理还是比常人更懂一些,他也比任何一个人更懂翎箫,那个讲义气的女孩子,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朋友陪着自己送命的。
  “可是……我愿意!”云易红着眼还是不肯妥协。
  这个时候茗雪开口道:“愿意什么?跟我去魔宫里面找蚀阴复仇?”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云易,仿佛看见他的心底深处。
  “此事以后再说,若是我用得上你,以我们昔日的交情我必不会跟你客气,这个时候也不必表忠心了,我早已不是翎箫公主!”茗雪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清楚,她的眼神平平静静的,只是看着竟是伤。
  “回去吧!秦娘在家要等急了!”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今晚没有月亮,满天星辰更是黯淡无光,湮没在宇宙洪荒里,没有人能够看得见。
  黑夜里的风,在疾驰的马车中听来更是寒意森森。
  等回到村子的时候,秦娘果然已经在院子里等了不知道多久了。云易见此很是愧疚,执起秦娘的手放在掌心中不断地摩挲着,很是为对方担忧着。他们魔族是怕冷的,这点毋庸置疑,只有茗雪是个例外,她不怕冷,在天山无尽的雪山里面走过,也丝毫感觉不到冷意,她总觉得自己也许就是一片雪,雪是感觉不到冷的,只有温暖才会融化她,让她无所遁形,消匿于天地间,而她还想长长久久地做一片雪。
  看着秦娘与云易那般温馨的场景,没有人说话,在漫长的岁月里,再惨烈的事情也会被淡忘,最后人们还是依旧生活,快乐或悲伤。
  那一段历史在茗雪的脑海里深深地记着,而在他们的脑海中已然成为了过去,若不是茗雪的到来,他们会那样平静地长长久久地活下去。
  “夜深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魔族本不用经常进食,几人没有用晚膳就直接回房睡了,而梓潼则是自己到厨房随意吃了一点凑合着。
  云易与秦娘并不知道梓潼的来历,他们也不知道茗雪与鬼熙的遭遇,私心里一位梓潼不过是爱吃了一些,也没怎么深究。
  夜半,茗雪迷迷糊糊地感觉屋子里面有人,本能地打出一道灵力,蓝光一闪,一个黑影迅速地避过,随即屋内的火光亮了起来。
  茗雪一看来人竟是鬼熙,心也就松了下来。
  “你大半夜的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茗雪怒视着他,若是对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谁都相信茗雪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但是平日里爱闹的鬼熙却是异常地安静,有些恹恹地道:“睡不着,找你说说话,这里怕也只有我们两个心意相通了!”
  “谁跟你心里相通啊!”
  “这物是人非的感慨总是你最清楚了的吧!”鬼熙走过来在床边坐下了,茗雪没有搭话,却也默认了。
  “小雪……”
  “恩?你想说什么?”茗雪不耐地回了句。
  “……你真煞风景!”
  “那你自己一个人说好了!”茗雪转过身子,就朝里面睡了。
  这下鬼熙彻底无语了,“小雪?”他试着唤了一声,茗雪没有理他,他又坚持不懈地唤了第二声,依旧没有反应。
  “哎~事不过三,差不多得了!”
  茗雪做出一副困意十足的样子,就是不理他,任由他一个人折腾,哪有人这大半夜的来骚扰人的,要是不治治他,都能上天了。
  都说酒壮人胆,这夜深人静地倒也壮了鬼熙的胆,他索性掀开茗雪的被子,自己也试着要躺上去,一边做一边道:“你要是不陪我说话,我就上来跟你一起睡,你知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这长夜漫漫也不能保证不做点什么!”
  “你……”茗雪一把扯会了自己的被子,怒视着他。“你今天没吃药么?是不是该治治了!”
  没有人会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她是茗雪,亦是翎箫,那个曾令魔界中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恶魔公主。
  而鬼熙见茗雪终于有了反应,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想着这也算是自己的一次胜利了。
  “你只要陪我聊会,我绝对不再打扰你了。我保证!”
  “聊什么?”
  茗雪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知道今晚是躲不过这个小子的追问了。
  “你心里是怎么想的?”鬼熙望着他,目光灼灼的,却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杂质,就像小孩子渴望的瞳孔一般,晶亮晶亮的。
  这个时候,他是认真的,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想,从他知道茗雪已经记起以前所有的事情之后,他就开始想,他就开始担心了,这是作为一个朋友,作为一个长辈对茗雪的关心之意,茗雪知道,心里明白,但是她同样也接受不起这样的好意,因为她所要做的事情必定是很凶险的,九死一生,她并不像让这些真心的朋友陪着她一起。
  茗雪长叹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你会问你离开魔界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她笑着,笑容很苍白,其实她是知道的,鬼熙虽然离开了魔界那么多年,但是他在魔界尚有一些人脉,想要知道这么一点事根本没有什么难度,她不过是想要引开这个话题。
  鬼熙接道:“我想等你心甘情愿地来告诉我!”那个伤疤只有她真的愿意去面对,能够揭开的时候,他才会挑起。
  茗雪的眼眶里强忍着泪,却依旧落在了鬼熙的眼中。“你不必在我面前坚强,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鬼熙叔叔,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叔叔!”
  茗雪带着泪光笑了笑,不以为然地道:“还说是我叔叔呢,你还没有我冷静!”
  这么一说,鬼熙也笑了,笑着笑着,眼眶也红了起来。她还是那样爱假装坚强,都说道了这个份上,还是忍着泪在笑,她是他记忆中的那个翎箫,不管性格如何变化,不管是否拥有记忆,她始终是那个倔强而坚强的女孩,他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哭,看着她笑,看着她的隐忍,她的张狂,她一切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有一个女孩,在他的心中如一颗种子,不断发芽成长成苍天大树,无论何时都在他心中遮出一片绿荫来,每当寂寞而绝望的夜晚,他看着明月,便看到了她,那颗长在心中,任凭风吹雨打都不曾倒下的树。
  “小雪,你回答我,你打算怎么做?”鬼熙一下子又将话题给带了回来,她的过去,他没有办法拯救,而她的未来,不管她做了什么样的选择,他都会支持她,帮助她。
  “我……”茗雪沉默了许久许久,鬼熙望着她不敢说话,昏黄的烛光照着他们两人,朦胧的光晕笼罩着夜色,一切显得那么寂静,静得能听见窗外传来的呼呼的风声,那寒风吹在心里,冷彻了心房。“我们忘了吧!”短短的五个字,语气苍凉,茗雪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才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忘了,为什么?”鬼熙万分不解。
  而茗雪的脑中却浮现出云易执着秦娘的手不断摩挲的场景,一切是那么温馨,如果没有她,他们会一直那么幸福地活下去。鬼熙也可以继续平静地生活下去,跟梓潼斗斗嘴,去落伽城逛逛街,看看风景。没有她的深仇大恨,他们都不必牺牲,而她也自私地不愿承担这些感情的债,他们不欠她的。
  “忘了吧!鬼熙,答应我忘了他,跟云易一样找个姑娘隐居生活吧!”
  鬼熙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一眨也不眨,眼里全是质疑,“你就能这样忘了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