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苏醒的黎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雪,你就能这样忘了这一切?还是……你只想让我们忘了这一切!”鬼熙第一次对茗雪发起怒来。品书网%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你觉得你一个人去送死,我们活得就都开心了是么?你自以为这样就谁都不欠了是么?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你都把它当成了什么?”鬼熙难以抑制心中的悲愤,他以为茗雪只是不愿意云易参与进来,想不到她连自己也都撇除在外了,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将茗雪放在心里,认为他们就算做不出夫妻,也该是最好的朋友。
  茗雪无言,静默着面对鬼熙所有的质问,没有反驳一句。
  鬼熙愤慨了一阵,但是对方不还手,他也没辙了,这一团怒火就像是撒在了棉花上,不声不响地就消失无踪了。
  他心里憋屈,也不再说话了,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屋里的烛火经过长久的燃烧终于暗淡了,光线一黯,屋子更是一片死寂。
  “或许我们都该忘了!”茗雪慢慢地吐出那么一句话,略显苍白的樱唇一张一合,带着幽幽的叹息。
  血色屠戮旧时梦,而今杨柳青青依旧。政权变迁数万载,人间又是繁华锦绣。
  但是作为这件事的直接受害者,茗雪的心中到底是如何抉择的,谁也不清楚。
  鬼熙听着她说的这句话,愣住了,“你真的能忘了那些事,安安静静地生活,要是真的如此,当初你又何必执着记忆。”
  茗雪望着他,好像还没有想到合理的理由去辩驳,所以并没有说话,安静的气氛中,好像有一丝波动之声。
  “谁?”茗雪一声厉喝,一阵灵力打开了窗户,鬼熙反应迅速,一阵风似地到了门口,门外刮过一阵寒风,有几片枯叶落下的簌簌声,接着一阵清晰的猫叫声传来,不远处有个白色的猫影闪过。
  鬼熙追了上去,他们刚刚谈过的内容要是暴露了,茗雪的身份就暴露了,这绝对是他不能够允许发生的事情。
  茗雪见鬼熙已然追了出去,自然也就不再管了,以鬼熙的身手,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也逃不出他的追捕的吧!
  谈了一夜也是累极,她烦闷地抱起枕头,窝在床榻上睡了。
  而鬼熙追了出去,本是朝着那只白猫的身影而去,但是心中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这白猫如此显眼,就好像是故意放出来,让他追的一样。
  如此一想,他急忙转向,朝着白猫相反的方向追去,果然见到一个纤瘦的身影一晃,经过小院的一个房间时突然不见了。
  鬼熙走过去,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云易开了门出来,揉了揉眼睛,见到是鬼熙,恭敬地问道:“大人这么晚有什么事么?”
  “刚刚可看到有人?”
  云易不知所以地摇了摇头。鬼熙狐疑地往里面看了几眼,确实没有看到人,用灵力也没有探查到陌生的气息,这才放下心来,对云易道:“没事了,回去继续睡吧!”
  话落便转身离开了。
  刚刚还一脸懵懂的睡意的云易突然眼神清晰了起来,等鬼熙走远了之后,轻轻关起了门。
  “出来吧!”他喊了一声。
  空无一人的房间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个略显狼狈的女子走了出来,仔细一看竟是秦娘。
  “鬼熙大人为什么要追你?”他质问着自己的妻子,语气十分严厉。秦娘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委屈地道:“今晚看到茗雪姑娘房间里面的灯还亮着,妾身就想起床去看看,谁知道鬼熙大人也在里面。然后……然后……”
  她支支吾吾,闪烁其词起来。云易以为是秦娘撞破了鬼熙跟茗雪两个人的事,所以鬼熙才恼羞成怒地要追过来的,心中一块石头也就落下了,但还是严厉地瞪了他一眼道:“以后他们的事你少去管!”
  秦娘委屈地点了点头表示记住了,云易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自己走上床又睡了。
  经过这么一闹,这一晚再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安安静静地,不知什么时候,晨光就已经自东边起布满了整片土地。
  茗雪昨晚没有睡好,这一早醒来,还带着惺忪的睡意,而跟她一样没有睡醒的还有鬼熙。
  他们两个的房间就正对着,一大早两人同时打开了房门,两个黑眼圈对着两个黑眼圈,还真是好看极了。
  梓潼从另一边走过来,看了眼茗雪,又看了眼鬼熙,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两个,昨晚打架了么?”
  “啊?没有啊?爷可不打女人,何况是茗雪呢!”鬼熙似乎还没有睡醒,本能地就回答了。
  “哈哈哈~”梓潼大笑起来。
  茗雪与鬼熙相视了一眼,茗雪见到鬼熙那张温润的脸配上了一双熊猫眼,冷漠的嘴角勾出了笑意,脸上有些红,似乎是憋的。
  鬼熙见到茗雪也是同样的反应,只不过是在她的基础上加重了几百倍,变成了哈哈大笑。
  “小雪,你昨日……”茗雪见到他们的反应以及鬼熙的样子,心里也猜到了几分自己的模样。怒视了鬼熙一眼,恶狠狠地道:“还不是因为你!”
  鬼熙自知是自己的不对,也不再嘲笑了。轻松的气氛当中,昨晚的一切似乎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那些悲伤的事情或许谁都不愿意去提起,这个时候,他们又恢复了往日的相处模式,鬼熙依旧是张狂的魔王,茗雪依旧是冰山一般沉静的女子,而梓潼是他们之间那根纽带,调和这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一早上,茗雪这里是传出了一场闹剧,而落伽城的魔宫里面,琴女由于一个好消息,心中被蚀阴责骂的苦楚,霁月怀孕带来的气愤消减了一些。
  这一大早,侍女就小心翼翼地告知她,住在笙箫殿的那位公子已经醒了过来。她甚至还来不及梳洗就匆匆忙忙地赶了过去。
  对于她来说,住在笙箫殿里面的那个人是特别的,他那么神秘,从荒海上空落了下来,无人知道他的身份,他的经历,他的性情,在带他回来的路上,她曾无数次地想象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迫切地想要知道他的过去。
  除了他身上的神秘感,她也深深为他的容颜痴迷,他是她见过的所有男子中,长得最好看的,他那么安静,比起蚀阴的阴鸷更给人一种安全感,比起国师的神秘莫测,他更有一种真实感,比起鬼熙的风流成性,他更有一种出世感。
  不知怎么的,她的心里总是晃过他的模样。
  这个时候听到他醒来的消息,无疑是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让她的心又重获晴朗,不管怎么样,她应该感谢这个男子,尽管目前她连他的名字都不曾知道。
  “你……你醒了?”虽然曾经幻想过第一次说话,但是当她看到男子红宝石一般泛着光华的眼睛时,她依旧脑子短路一般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竟也是问了句傻话。
  她心里在想,是什么样的种族才会有那么漂亮的眼睛,鲜红色的,像是……
  鲜血,她为何突然想到了这样一个词,琴女的心中一阵后怕,她竟然将眼前这个风华无双的男子与鲜血联系在一起,这样一想简直不可饶恕。
  黎烬已经醒了过来,他安静地躺在床榻上,那是一张极品的乌木精心雕琢而成的床榻,床沿上还嵌着闪闪发亮的乳白色玉石,一阵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是你……救了我么?”他的声音是沙哑地可怕,长久没有水的滋润,喉咙已经干涸如一片裂土,艰难地驱动也只能吐出干瘪而嘶哑的音符。
  琴女头如捣蒜,在黎烬那双红色眼睛的注视之下,一张美丽而精致的脸上出现了娇羞的神情。“公子,昏迷了这么久应该饿了吧,韵儿,去端些吃的来!”
  这个时候魔医急忙上前阻止道:“公主殿下,他刚醒,咽喉干燥不适合进食,应该弄些蜂蜜水泡开喝下。”
  琴女只觉在黎烬面前丢了脸,怒视他一眼道:“不早说!”
  魔医素知这位公主的脾性,这个时候吓了一跳,忙跪下来请罪。
  琴女又觉得自己这样凶狠实在不是一个淑女该有的作为,又忙改口道:“快起来吧,去泡蜂蜜水过来!”这一回的语气极尽温和,让那魔医都有些不习惯起来,本以为会受到惩罚,竟不知公主竟然这么轻易就放过了自己,实在是受宠若惊,也实在不敢打扰公主的好事,于是急忙退了下去。
  而一边的黎烬身子有些虚弱,此时已经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是正在闭目养神,还是真的已经睡去了。
  琴女守在一旁不敢离去,看着黎烬的容颜,竟不自觉地看痴了。那两条剑眉英姿勃发的样子,琼鼻如削,薄唇苍白,而神情却是泰然的,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他的身子受伤极重,而这样的他却似乎只好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这一份泰然自若的勇气更是令琴女钦佩万分。
  第一次这样望着一个人,突然觉得对方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令自己满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