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她的过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霁月一个人走到了花园,外面依旧是晴空万里,比起刚才,那光亮更加地热烈了,而在霁月看来是刺眼的。品书网%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回不去了,苍寂~我真的回不来了~”她对着虚空说着,原来她真的已经回不到过去了,那个过去被她一步步的深陷腐烂成泥,最后怎么也抓不住了。
  “苍寂~”这一个刻骨铭心的名字此刻唤起来却是恍如隔世,她不断地见此着生命,企图等待那个人来找她,然而,她的等待却迎来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结局,她或许再也没有脸去见那个人,但是她的心里依旧渴望,就像是一个要戒毒的人明明知道不应该却依旧想要满足自己的欲望。
  “黄裳!”她一阵厉声叫住了那个从穿廊中走过的黄衣女子,黄衣女子立马顿住,继而恭恭敬敬地走了过去。“夫人有什么吩咐?”
  “陪我去个地方,不准告诉任何人!”她眼神直直地锁定这眼前的这个黄衣侍女,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要吞了她一般。
  黄裳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她没有权利反对什么。“夫人,去哪?”
  霁月也不说话,拉着她的手就连走带跑地出了昭月台。
  “夫人,你去哪啊?”黄裳也急了,夫人要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她现在有着身孕,魔君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她就不一样了,她这样贱如野草的生命,时时刻刻都是他们的替罪羔羊。
  霁月没有离她,反而越走越快了起来,这个时候的霁月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似的,黄裳怎么也挣不开被她拽着的手。
  终于在黄裳急出了两弯眼泪之后,霁月停了下来。
  眼前所见是一个沧桑的宫殿,看上去已经被废弃了很久,但是被粗粗地整理过了,丛生的野草被收拾地只剩下短短的草渣,殿门也被新洗了一边,虽然不见得是焕然一新,却也是干净整齐的。
  黄裳不用抬头也知道这是笙箫殿,一座他们宫人不敢轻易提起的宫殿。她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恐惧,那一点从心而出的恐惧在瞳孔里一点点放大,就像是一滴浓墨浸入水中迅速地扩散开来。
  “夫人,您不能进去!”
  她拉住了霁月,怎么也不肯撒手,但是霁月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了那头深黑色的门上一样,死死地看着,动也不动一下。
  “我要进去!”她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但是这轻轻的一句却代表着她坚定的决心,她在告诉黄裳,不管怎么样,她今天是闯定了这里。
  黄裳哭着跪了下来,“夫人,求求你,不要进去好不好,陛下吩咐了,您不能进这里!”
  “为什么不能?”霁月勾着唇问她,有些秘密是困在她心中很久了,但是她这次想要进去这里却跟那些秘密没有丝毫的关系。
  黄裳还是有些为难地看着她,脸色变来变去的,好像正在下定决心一般。
  “我知道,这里是那个人的住处对不对?”一张鲜红的薄唇勾勒出嘲讽的弧度。
  以前这里是蚀阴心里那个人的住处,而现在,这里也许是她心里的那个人的住处。
  “昨日,琴公主带了个人住进去,我想去看看,你不用担心!”霁月背对着她,毫不犹豫地往里面迈步走去。
  “霁夫人今日竟然有兴致来这种简陋的地方么?担心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出了什么闪失,我们可担待不起!”
  霁月还没有迈进门槛,琴女已经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她这一天一直都在这里照顾黎烬,听到侍女禀报是霁月来了,心中惊讶的同时,也想出来看看她怀孕后的样子,就算不能做什么,气气她也好。
  “琴公主,我今天没有功夫跟你斗嘴,我要进去,你是拦着还是不拦着?”霁月无所畏惧地看着她。
  琴女走到她面前,对着她的肚子看了又看,似乎能看出她肚子里的宝宝一样。她几乎绕着霁月走了一圈,终于停了下来,趴到霁月的耳边轻声道:“你若是不生下肚子里的孽种,我还可以饶了你一命……”
  霁月的神色不见丝毫的变化,目光越过琴女直看到里面。
  雨过天青色的窗户纸后面隐隐约约地露出一个人影来,斜靠在床榻上,她可以想见他温润高雅的模样,就像是天边的云一样洁白如雪,绝世高华。
  面对琴女的威胁,她完全不放在心上,若是可以,她宁愿没有这个孩子,但是既然有了,她也不能让他平白无故地离开。
  “你让我进,还是不让我进?”霁月收回目光看向她,眼神执拗。
  琴女妖娆一笑,“我记得父君说过,不允许你进这座宫殿的!”她的眼神中露出爱莫能助的意思,但是又透露着鼓励的神色,好像是有意相帮。
  “你放心,你父君知道了,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与你没有丝毫的关系!”
  “霁夫人果然是敢作敢当,那本公主也不好跟强拦着!”她做出一副没法拦着的样子,退了一步。
  而黄裳看得心惊,她不知道琴女打的是什么主意,她只知道这会自己不拦着,回去就算是霁月也救不了她了。
  “夫人,您不能进去!”她爬起身来,要过来强拉着霁月,却被琴女率先拦着了,“你这个低贱的丫头,还敢管起主子的事了?谁教的你啊,你主子不知道好好管教你,今天本公主替她管教了!”
  “琴公主,收起你那套仗势欺人的嘴脸,我宫里的人还轮不到你管教!”霁月回过头怒视了琴女一眼,就推开了殿门。
  在退看那殿门的一刹那,那个在窗后隐隐约约的身影终于映入了眼底。
  霁月的眼睛一寸寸变灰,最后变成了空洞的白。不是他,竟然不是他,他始终没有来,他没有来……不知道是庆幸还是绝望,她想要见到又不想要见到的那个人在她下定了决心要见之后,最终还是没有见到。
  而黎烬安静的靠在床榻上,表情是冰冷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墙上的一幅画,那是一副极尽真的的画,画着一个明艳的女子,她一身鲜红色的衣服,坐在楼阁宫宇的最高处,愿望这白云,眼中渴望而哀伤,那是一千岁时的翎箫,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世界那么狭小,她渴望着像飞鸟一样无拘无束,能够到达更广阔的天空,她又哀伤自己被困在这里,虽然望得见远方,却到不了远方。
  黎烬认出了她,那是他的茗雪,那张容颜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不可能忘记,那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啊,而她的画像怎么会在这里呢?
  难怪他梦中总觉得很是熟悉,有种熟悉的气息在呼唤着他醒来,原来心中所想都不是梦。琴女站在门口,却见霁月顿住了,走上前问:“霁夫人怎么不进去了?”
  霁月没有回答,她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去,她什么也不想听,心中的希望已然便碾压成灰,她深爱着的那个人,她确信会来找自己的那个人,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等到。
  脸色的血色被一丝丝地抽离,就像她心中的希望一点点被熄灭,她脑中一白,终于昏倒了过去!
  “爱妃!”一个声音立马闪了过来,扶住了她,眼睛却是凶狠地瞪着琴女。
  这时琴女也被吓了一大跳,“她……她怎么说晕就晕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她心中开始害怕了起来,她离她最近了,又是出了名的死对头,有谁会信她什么都没有做。更何况,更何况这已然被蚀阴看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王,那个她做尊敬的父亲,根本就不会相信她的吧!
  果然,蚀阴阴鸷的眼睛已经锁定了她,他不带一丝一毫的怜悯,狠狠地瞪着她,她知道,他的心里已经给她判了刑。“琴儿,为父对你很失望!”蚀阴将霁月横抱起,匆匆地就走了,只留下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
  “呵,失望么?你又何曾对我不失望呢?”琴女一人喃喃自语起来,蚀阴早已走远,倒是黎烬轻勾起了嘴角。
  “连你也笑我么?”琴女红着眼睛问他。
  黎烬轻勾的嘴角,其实却并不是对着琴女的,而是对着那墙上的一幅画。
  琴女细看时,也发现了,黎烬的目光根本不是对着她的,这些更加生气了,他怎么能够这样无视自己呢,难道自己还不如一面墙好看?在她的那个角度根本看不到那面墙上的东西。
  “喂!你该吃药了!”她一阵气恼起来,是因为蚀阴的责骂,更是因为黎烬的无视,一时间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这个世界里孤立的人,竟然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光源。
  黎烬终于将目光转向了她,下一秒她的心中升起一道温热,可是这道温热却在黎烬的话出口之后,彻底地冰冷了。
  “你知道那幅画画的是谁?”黎烬目光灼灼地问她。
  而她大步走进里屋,这才发现床正对的墙上挂着一幅画,刚刚只顾着看黎烬,竟没有发现,又或者是早就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