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栎国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是这一细看,她的心就开始从平底坠入到深渊了,那个目光渺远的少女,几万年未曾见了,可是她却依旧清晰地记得她的容颜,那是魔界曾经最为尊贵的女子,也是她最为憎恨的人,她不知道这种恨来源于何处,但是心底的妒忌就像是毒,日积月累地长成了毒瘤,彻底侵蚀了内心。
  “你问她做什么?”涉及到那个人的事,她天然就带着几分怒火。
  而黎烬却是不吃这一套的,他并不在意别人是不是发怒,尽管这个人是他的救命恩人。
  “告诉我她是谁,在哪里?”他只是冷冷地命令着,并没有任何迁就的意思。
  琴女的怒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地窜了上来。“不准再提起她,她早就已经死了,再也不可能回来了,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她还是要跟我抢,一个死人也要跟我来抢……”
  “你说什么,她死了?什么时候?说清楚!”黎烬的声音依旧带着点沙哑,却更显得急切。
  “我不告诉你!”她大声喊了出来,便走过去想要毁了那幅画。
  黎烬目眦欲裂,大声喝道:“不准动她!”话落就已经剧烈地咳了出来。
  琴女看到这一幕,慌了,急忙回来给黎烬顺气,但是黎烬一把就推开了她,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恢复,但是男子的力气总是比女子的力气要大很多,她一下子就摔落在地上。
  这一刻,琴女面如死灰,“难道连你,连你也……”
  再多的话也是无益,想不到,她到头来竟然会落得这样的下场,还来不及发更多的感慨,一对魔兵就闯了进来,带头的统领毫不留情地道:“琴公主冲撞皇嗣,罚禁足三个月,琴公主,请吧!”
  带头的面如阎罗,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却大有琴女不服从就动手的架势,虽然以琴女的灵力并不惧怕于他,但是她心灰意冷,哪还有心情反抗啊,任由着别人七手八脚的将她带走了。
  黎烬见着这一幕只是冷眼地看着,他的一颗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变得冷漠异常,不管是见到什么样的场面都是轻描淡写地瞥一眼而无动于衷,这世上也只有一个人能够触动他那颗冰冷的心了。
  话说这一边琴女被禁足三个月,而霁月经过调理也没有什么大事了。而茗雪他们这边却是好吃好玩地开心呢。
  一天中午,鬼熙突然兴致勃勃地对他们说:“在南边的魔兽森林里面有很多的魔兽,不如我们去捕几只来作为坐骑吧!”
  茗雪冷笑一声道:“你若是有这个本事大可以去捉几只来送我们啊,那种危险的地方可别想带着我们跟你一起去冒险!”
  “怎么说话的呢,看不起你大叔是不是啊!想当年……”
  “想当年什么?想当年你被一只野鸡追了三天三夜么?”
  “咳咳……茗雪侄女,能不能留点面子,面子啊……”
  周围几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
  “魔兽森林是什么样的?”梓潼突然好奇插话了。茗雪忙道:“你可别被他给骗了,他那是当年丢脸丢到家了,才让我们去步他的后尘,好让我们没法再嘲笑他了!”
  “小雪,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本王是那么阴险的人么?”鬼熙全身上下都写着阴险,不能轻信的字眼,四个人无一例外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哎~云易,你可是我的人,怎么能叛变!”
  “云易早就是自由身了,不信你问公……茗雪姑娘!”云易还有些不太习惯翎箫变成了茗雪,自知交错之后急忙改口了。
  “哼,你们都欺负我,不去就不去!”鬼熙装生气,一个人转过头去,不再面对其余四人。
  其实说起来还真不是他们不给面子,而是他们魔域本是魔与魔兽共存的,魔兽凶恶,而魔呢,除了寿命都很长之外,只有灵力的修炼者才有力量,但是尽管如此还是难以跟魔兽匹敌,在魔界要收服一头魔兽作为自己的坐骑是相当有难度的一件事情。
  这也是他们魔界鲜少能有人拿魔兽作为坐骑的原因。
  “说起这那魔兽作为坐骑,我们魔界现在倒还真的有一位!”云易突然又挑起了这个话题。
  “谁?蚀阴么?”茗雪不确定地问道,她记得蚀阴并没有魔兽坐骑的,那除了他又会是什么人呢?
  云易摇了摇头道:“不是蚀阴,而是国师天栎!”
  “国师?”就是那个卜算的国师,他们魔域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位奇人,看来他们真的是离开太久了,消息闭塞。
  “说起这位国师还真是神话一般的存在,他的名头比起当年的翎箫公主那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翎箫公主地位尊贵,少而慧,有胆识,而天栎国师,无人知道他的来历,大概一千多年以前的一天,他驾着一只飞龙魔兽从落伽城上空飞过,那天飞龙巨大的黑影遮蔽天日,实在是壮观之景啊!现在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实在是壮观啊!”
  “说重点!”鬼熙无奈地打断了他即将阐述的崇拜之情。
  云易喉头一噎,继续说道:“本来蚀阴见此以为是强敌来犯,召集了他在落伽城中所有的势力严阵以待,准备对抗突如其来的单枪匹马的天栎国师。那时落伽城不管是王族还是平民都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天栎突然到来是什么意思,而他的那头飞龙坐骑更是时刻地牵动着每个人的心,似乎那翅膀一扇都能把人扇出心病来似的!”
  “然后呢?”茗雪比较委婉地提醒他快些进入下一个环节。
  云易刚刚因为故事而紧绷着的脸突然放松了下来,“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众人满脸黑线,感情他还讲上瘾了,鬼熙突然想起来自己当初在天璃当说书先生的时候,在看看云易这说书的水平,脸上立马呈现出了鄙夷的神色,绝对不承认这货以前是自己的人,要不然不是砸招牌的事么!
  “结果那天栎国师不紧不慢地从魔兽飞龙上面走了下来,面对蚀阴的千军万马没有丝毫的恐惧之色,反而是一副云淡风轻世外高人的模样,他慢慢地向蚀阴走去,正当他们都以为他会对蚀阴不利,严阵以待的时候,他却是笑语盈盈地对蚀阴说:‘魔君陛下,不知是否介意赏本师一个饭碗呢?’当时全部的人都愣了,没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这样牛逼哄哄的人物,连飞龙都认同的主人,完全有能力对蚀阴取而代之,但是他却只是来讨一个饭碗而已!”
  “那后来蚀阴同意了?”梓潼听得入神,忍不住插了一句,她对于魔界的事情可是好奇得紧呢!
  “自然是同意了的,要不然哪里来的今天的天栎国师呢!”云易笑笑,又接着道:“蚀阴看得出天栎的本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不动武自然不愿意动武,他见天栎自称本师,也不知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匆忙就拜他为国师,地位仅次于魔君,还真是好大的恩赐!”
  “恩赐?哼,他会有什么恩赐,蚀阴此人向来爱耍阴招,他怎么会放过一只睡在枕边的虎,不管对方是不是有利爪!”茗雪对于蚀阴的行为明显不屑一顾。
  事实上也诚如她所言,蚀阴不可能放过一直睡在他枕边的虎存在,他明里暗里的对天栎进行过很多次的迫害,可是不管他怎么绞尽脑汁,天栎就好像知道事态发展一样,每一次危机都能轻而易举地迎刃而解,表面上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神仙模样,这样的斗法一直持续了几百年,天栎都像是一个大人在包容一个小孩子一样原谅蚀阴的所作所为,而他也因此变得更加神秘可怕,在魔域里面,他已然是无冕之王,蚀阴都要怕他几分。
  云易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对于茗雪的说法憨笑着没有说话,“这天栎国师在魔域可算是风云人物了,他极其神秘,平时行踪不定,没有人能够找到他的所在,但是每当有什么事的时候,他总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并且做出安排,在他的帮助之下,魔域的魔族是过得越来越好了,是以他在魔族眼中的地位非常之高,几乎没有人不相信他,不推崇他的!”
  听到天栎喜欢为百姓做好事,茗雪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对天栎此人也带了几分探索与崇敬。
  “那这位天栎国师现在在哪里?”茗雪好奇地问。
  云易自信的表情突然凝滞了一下,尴尬地咳了咳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鬼熙赏了他一个大白眼,脸上表情无一不在说:“让你刚刚吹,这下没脸了吧!”
  云易的脸因此憋得通红,低下头不敢看自己以前的主子。
  整个过程其乐融融,似乎每个人都因为这样一个故事兴致勃勃的,但是有一个人却至始至终一句话也不说,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面,偶人抬头看他们几眼,但是看到茗雪看过来的眼神,又即刻低下头去,那就是云易的妻子秦娘。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