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琴女的情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翌日。品书网
  落伽城魔宫里面,一个宫女匆匆忙忙地跑进仙琴阁。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好消息啊!”这是琴女的心腹宫女茹霜,她刚刚从宫外打探消息回来,似乎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琴女。
  琴女本就心情烦躁,自从昨日霁月进入笙箫殿,她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自己被赏了禁足令之后,她的心就彻底地慌了起来,她甚至在想是不是很快霁月的孩子就会生下来,而她马上就会被蚀阴遗忘,被大众遗忘,被每一个魔族子民遗忘,这是她绝对不能够接受的,她现在必须要做的就是自救,她不能够坐以待毙。
  而茹霜带了的这个好消息却是令她心神大震,立马就有了精神。
  “你说什么?师父她回来了!”
  “是的,千真万确!公主殿下,是我们安插在国师府的眼线来报的,消息绝对可靠!”
  琴女的眼中快速闪过一道光亮,原本颓废的俏脸突然就容光焕发了起来,她对着茹霜点点头道:“那就好!找个机会让师父来看我!”
  茹霜脸上露出了一些为难的神色,现在仙琴阁被魔君下了禁令,整一个宫殿都被封了,这个时候国师要偷偷来看公主是没有什么难度,但是如何劝说天栎过来就是个大问题了。
  “怎么?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到么?这些年都白养你们这些饭桶了么?”琴女一下子就怒目而视了起来,仿佛她最近的这些不如意都是他们造成的。
  茹霜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对于琴女的脾性也是有几分了解的,于是急忙出声道:“奴婢一定会替公主办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那就好!”琴女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用手整了整身上的这套桃粉色齐腰襦裙,站了起来,往内室而去。茹霜也跟着站了起来,跟上了琴女。
  她亦步亦趋地跟在琴女身后,出声道:“公主殿下,奴婢觉得陛下也不是真的想要对您赶尽杀绝的意思,他只是对霁夫人肚子里的皇嗣比较关心而已,依奴婢看,看陛下对霁夫人也不全是信任!”
  “哼!”琴女冷哼一声,她知道她当初说的话在蚀阴心中还是有些作用的,蚀阴这样一个多疑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些细节呢?当初他对天栎也可谓是赶尽杀绝啊,又一次要不是自己出手相救,天栎还真的可能就这样在蚀阴手下丧了命呢!呵呵,不过看来,天栎这个人情,当初拿的值!
  茹霜接着道:“公主殿下,您放心吧,又国师的帮助,您一定马上就会出来的!”
  “这个本公主自然知道,不用你多嘴!”琴女假装呵斥了一句,心中却是喜滋滋的!
  “对了,那个在笙箫殿的公子怎么样了?”琴女突然想起了黎烬,虽然他对于自己视而不见,但是越是这样,她就越觉得不服气,越想要得到他,她是谁,自从翎箫走了以后,整个魔域没有人看不到她的光芒的,她是这个落伽城未来的主人,而黎烬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无动于衷,她可还是对方的救命恩人呢!
  茹霜早就看出了琴女的心思,偷笑了一声,红着脸道:“公主殿下放心,那位公子现在很好,身上的伤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只是他……”
  “只是什么?”茹霜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突然闭了嘴,但是已然来不及了,琴女已经追问了下来,她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那公子一直盯着墙上的话出神,还经常问侍女那人是谁!”
  “哼!”不等茹霜说完,琴女已经大怒了,靠在手边的一个梨花木花瓶架子被琴女散发出来的灵力寸寸碾碎,架子上价值连城的花瓶失去了支撑,直直地落了下来,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接着美丽碎成偏偏碎片,其中有一片因为力的冲击撞到了茹霜身上,茹霜自知说了不该说的话,怕琴女迁怒,早就吓得跪了下来,一句话也不敢说!
  呵呵,瞪了好一会的琴女突然抬起头看着自己宫殿上面繁复的雕花梁柱,自嘲这笑了起来。
  “翎箫!”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恶狠狠地喊出这样两个字,没有人知道她此时此刻心底的恨意,她以为那个人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夺走属于她的东西了,可是仅仅是一幅画,一副连生命都没有的画就那样轻而易举地毁去了她所有的骄傲,原来,她连她的一幅画都比不上么!
  此时此刻,那些埋葬在心里很多年都没有想起的伤疤,在她重重丑陋而厚重的掩盖之下被生生挖了出来,一下子满身满心的毒瘤,都重新占据了她的这具身体,她的眼神一点点变冷,最后化作这黑衣最为浓稠的墨,晕不开的邪气让她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茹霜很久都没有听到责骂声开始怀疑了起来,一抬头才看到琴女全身都笼罩在黑雾当中,表情狰狞可怖,眼神如同要杀入一般地可怕,全身似痛苦又似解脱般地颤抖起来。见到这样的状况,茹霜心里更是慌乱了起来,试探性地叫了几声。
  琴女听到茹霜的叫唤,她把眼神慢慢地转了过来,那双杀人一般的眼睛充满了刻毒与怨恨,而随着琴女的动作,那种恨意的焦点集中在了茹霜的身上。
  茹霜在那样的眼神的注视之下,感觉自己全身都坠入到了冰窖之中,忍不住地浑身哆嗦了起来,她害怕下一秒她已然不再这个世上。
  “你可以走了!”茹霜提心吊胆了很久,却等来琴女这样的一句话,她再也不敢抬头看琴女,也不敢确定琴女说的是不是她听到的那个意思,她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唯一的影像就是琴女刚刚那刻毒而黑暗的眼神,那样恐怖下人。
  “还不快滚!”见茹霜还没有动静,琴女咆哮了起来,眼睛瞪得巨大,像是要吃了她一眼。
  茹霜哪里还敢停留,都还来不及站起来,就整个身子转了过去,连滚带爬地起来,慌乱的跑了出去,经过殿门的时候还差点绊倒了,幸亏门口有宫女扶了她一把,她才避免了头破血流的危险。
  “茹霜姑姑,您怎么了?”宫女扶住她之后,慌张地问。
  茹霜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惊慌失措,嘴里含糊道:“别……别……千万别进去!”
  还没等宫女听清是什么话,茹霜已经逃也似的出了院子,想必今天之后,她是再也不敢像以前一样对琴女了,琴女她就是个魔鬼,一个魔化了的魔鬼,全身都是毒,全身都是恨,太可怕了!
  此时此刻,蚀阴却在昭月台照顾霁月,她还在昏迷着。
  霁月睡得很沉很沉,恍惚想起来很多以前的故事,沉沉的脑子,沉沉的思绪,就好像那年天璃沉沉的天空,她沉沉的心情。
  “寂……寂……”她迷迷糊糊地喊着,梦里的呓语,因为声音比较软濡听不太清晰,但是这声音却实实在在地传到了蚀阴的耳中。
  他以为霁月快醒了,着急地问:“月儿,你说什么?你快醒醒啊!魔医,快叫魔医进来……”
  魔医很快就鱼贯而入了,粗粗一看就有二十几个,看来蚀阴还真是大手笔呢!对于霁月的身体还真是在意的紧呢。
  整个魔医署最有威望的魔医立刻给霁月罢了脉,松了一口气道:“夫人只是梦里有些不安分,怕是想起了以前一些不开心的事,所以情绪激动了一些,并没有什么大碍的。请陛下放心!”
  “放心?本君怎么放心?都过去这么久了,她还没有醒过来,你叫本君怎么放心?”蚀阴发起怒来!
  “苍寂……”迷迷糊糊的,霁月又叫了一声,这一次比前面两次都清晰了一些。
  蚀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苍寂这两个字。他黑着脸,怕霁月叫出其他的什么被魔医听到了,也顾不得刚刚要撒的火,怒视了他们一样不耐烦地道:“都给我滚出去!”
  魔医哪里还顾得上说什么,积满收拾东西就麻溜跑路了,蚀阴早些时候就已经打发走了宫女侍人,这会房间里就只剩下蚀阴跟霁月两个人了。
  他走到床边坐下,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霁月柔顺的头发,却突然想到霁月刚烈的个性,指尖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扎到了一般,以闪电一样的速度缩了回来。蚀阴在床边愣了好久,直到霁月的神色安定了下来之后才冷嘲道:“苍寂?就是那个你心里要守护的人么?”他嘴角泛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既然他都得不到她的真心,那个男人凭什么得到,整个魔界都是他的,他想要让一个人消失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这个时候一个影子突然在蚀阴的身后显示出身形来。
  “影卫十七回报!”他恭敬地对蚀阴跪了下去,一身的黑色,头也是低着的,只能看到墨色地头发,他静静地跪着,就好像没有自己的存在一样,静静等待着自己的主人垂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