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流落街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蚀阴懒洋洋道:“有什么消息?”
  那个叫做十七的影卫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机械地说道:“国师天栎已回国师府!”
  就在影卫说完这席话的时候,蚀阴的眼中划过了一丝阴狠,这么多年来,国师天栎一直都是他眼中的一根刺,这根刺已经刺了很久,也刺得很深,可是却怎么也拔除不掉,以至于他每一次想起都会觉得头疼。品书网
  “他回来后有什么动作没有?”蚀阴冷冷地问道。
  “一切正常!”影卫依旧是没有感情的机械的回答。
  蚀阴点点头,若有所思,不禁思索起如今的形势起来,这国师每一次回来必定是要有事情发生,他可不认为天栎是来落伽城走亲戚那么简单,他回来那么必定代表着将会有一件值得劳动他的事情要处理了。
  蚀阴冷笑一声,对于天栎这根刺忍不住地构思起无数的阴谋来,可是最后却是无功而返,因为他心中的这些阴谋都已经对天栎轮番实施了一遍,但是天栎却依旧安然无恙地活着,而且在魔族人的心中越来越受尊崇,这地位直逼他这个统治者。
  他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继而对那影卫道:“你去看着他,有什么事立马回报!”
  影卫点了点头,得到任务以后转身便要离开,可是谁知身形都已经消失了一般,后面突然大叫一声:“回来!”这不又得乖乖地现出形来。
  “去查一查有没有一个叫苍寂的人,要是找到了,直接处死!”蚀阴狠厉地说道。
  影卫闻此,毫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一眨眼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这个世上只有一种生物适合做影卫,那就是魅,因为他们没有实际的形体,千变万化,没有人能发觉他们,也没有人能够抓住他们。
  而蚀阴的这一匹影卫都是经过专门的训练而成的,足足有好几千人,都是散布在魔界各地的眼线,若不是靠着这些影卫,他当年也未必能那么顺利地杀了前任魔君,登上至尊的宝座,而这批影卫不得不说,他也是花了大手笔,要不然那里去寻找那么多魅来呢!
  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的影卫十分的信任,大多数的任务都是交给他们去做的。
  话说那影卫消失了之后,即刻把蚀阴要查一个叫苍寂的人,并且杀了他的消息传给了其他的伙伴,然后那么多的影卫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只有苍寂这样一个人真的在魔界的地域之内,怕是怎么也逃不了这样的一场杀戮了吧!
  可是传到其中一个影卫时,那个影卫原本黑色空洞的眸子里面却闪过了一丝别样的眼光,然后消失在空气里,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这就是魅的神奇之处,他们似乎拥有天生的强大无比的隐身术,谁也没有办法奈何得了他们,当然他们同事也拥有死敌,而他们的死敌,就是一种被称为巫师的人,一个咒术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困在一张纸里面,被碾压成一团墨,再也没有生存的权利。
  在梦城的大街上,两个打扮地破破烂烂的小乞丐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是女子,好像是脚上受了伤,被边上的一个男子扶着,她全身上下穿的很脏很破,衣服早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模样,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是黄色的。
  而边上的男子也是一样,衣服早已经被撕成了条状,只是勉勉强强可以维持着不掉下来,身上很脏,但是好在手脚倒是无碍,他很是殷勤地搀扶着那个女子,但是那个女子似乎很不领情,一边推他,一边还喋喋不休地骂着。
  女子骂人的声音很小,好像还是怕被人认出来难看而特意压低了音调一样,而男子却是一味地不说话,愣是那女子怎么敢也不走,被打开的手下一秒又扶上了女子。
  这样一对狼狈的人本来就在大街上很是惹眼了,加上这样的举动,更是引得大伙们驻足观看。
  “哟,这不会是私奔的小两口吧!这么狼狈,莫不是路上盘缠用光了?”
  “说不定,没准还真是呢!看着姑娘跟着这么一个没用的小伙还真是够委屈的!”
  “我看未必吧,看这小伙对姑娘不离不弃,赶都赶不走的样子,一定是个痴情的人!我要是再年轻些,都像嫁给这样的少年呢!”一个头发都花白了的魔族老太太这样说。旁边立马哄笑了起来,有的人说,那起码得年轻好几万岁了吧!有的人却嘲笑道:“嫁给这样没出息,连媳妇都养不好的男人不是活受罪!”
  这一些在那些路人眼中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对于他们魔族人来说,生命太漫长了,漫长地像是一场无聊的等待,若是自己还不给自己找一些消遣,那就真的太对不起自己了。
  而这些话听在刚刚经历大难死里逃生的蓝钦言跟柳莺儿耳中,却是**裸的嘲讽。
  柳莺儿是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她何曾受过这样的苦啊,每每想到别人异样的眼神,自己因为从无尽岛落下来摔伤了脚没钱医治,每天像走在钢针上的痛苦,还有她爷爷的死,她就恨极了那个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人,茗雪,这个名字已经深深的刻进了自己的心里,当初沾了几点灰尘的水此时此刻早已经酿成了一盅致命的毒酒,她一定要为自己讨回这一个公道,她一定会等到报仇的机会,而这也成了她心里的秘密,成了她继续在人世苟活着的原因。
  “莺儿,你的脚还疼不疼,要不要我背着你!”
  “不要你管……假好心!”见到柳莺儿刻毒的眼神,蓝钦言的手像是被灼伤了一样下意思地缩了回来。
  之后他再也没有开口,像个执拗的小孩一样紧紧地拉着柳莺儿的胳膊,柳莺儿怎么也扯不回来自己的胳膊。
  柳莺儿挣扎着挣扎着也不再动了,突然咕噜一声,在两人当中传开了,他们靠的很近,所以两个人都听到了,接着又是咕噜一声响。
  柳莺儿的脸瞬间憋得通红,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之前在野外,两个人还能弄点野果子吃,但是现在,他们两个上哪去找吃的啊。
  “莺儿,你是不是饿了啊?”蓝钦言一脸认真,而关心地问。
  柳莺儿本来还没觉得特别尴尬的,蓝钦言这一挑破,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都是因为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哼,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简直蠢得跟猪一样!”
  她这句话一出,边上的人像是心中的想法一下子得到了证实一般,眼神古怪地看着他们两个。
  柳莺儿脸蛋更红了,好在脸上实在是太脏,看不出来。但是毕竟是个小姑娘,受不了这样的指指点点,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这时,原本一动不动任由柳莺儿怎么打骂的没有反应的蓝钦言慌了起来,从小到大他最见不得柳莺儿哭了,他忙道歉:“莺儿,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马上就给你找吃的,好不好?”
  他的声音很无措,也很无力,在这时的柳莺儿听来却是在嘲笑她的狼狈,她更是生气了,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推开蓝钦言,想要一个人跑开。但是她的腿早就没有方法支撑她快速的运动了,她才没跑几步路,就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了。
  可是她依旧不放弃地艰难地往前面爬去,她受不了这样的注视,她再也受不了这样嘲讽的眼光了,她要走,离开这些人,找个黑暗的地方躲起来。
  蓝钦言忙跨了两步蹲下去,试图扶她起来,而柳莺儿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两臂之间,死也不愿再把头拿出来。
  “莺儿……”蓝钦言怯怯地叫了一声,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手足无措地蹲在地上,双眼迷茫。
  这个时候有个看热闹的丢下一块铜币来,感叹了一声:“看着两个年轻人也是怪可怜的!”
  接着又有几个围观者丢下了些东西,想来也并没有什么热闹可看,再加上天色渐晚,这些人也就该干嘛干嘛去了,而柳莺儿直到人流散尽才慢慢转过头来,看了地上的铜币,跟蓝钦言一眼。
  蓝钦言一直保持着去扶柳莺儿的姿势,眼神迷茫而空洞。而地上的钱他一个也没动。
  柳莺儿见此,索性自己做了起来,没好气地道:“你发什么呆呢?”蓝钦言这才回神,眼眶里面弥漫出湿意来。“我……我以为你再也不会理我了!”
  柳莺儿面对蓝钦言这样的话,丝毫也没有回应,只是瞥了眼地上的钱,语气不好地道:“还不都捡起来,我们吃饭去!”
  蓝钦言其实并没有要捡这些钱的意思,看了眼柳莺儿,又犹豫了很久,终于在柳莺儿不耐烦想要爆发的时候,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那些钱一块一块地拾起来。
  但是他心中总有些不情愿,穷着不受嗟来之食,虽然他不太懂这些大道理,但是依旧有些排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