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夜闯魔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经过了一天的轮回,夜色又将降临,今晚月黑云高,瑟瑟的秋风中略带点萧条。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茗雪收拾完东西,有给自己弄了身简便的打扮,然后推开房门,准备出去。
  这个时候鬼熙堵了上来,“小雪,那么晚了,不在房间里面好好休息要去哪里?”
  茗雪脸色一黑,心中直骂该死的,为什么这个时候让鬼熙逮到了呢!
  “你怎么在这里?”她装着淡定,毕竟装了那么多年的冷静,要做到这一点还是很容易的。
  鬼熙投给她一个你懂的眼神,唇边泛着笑意。“本王当然是特地在这里恭候佳人的咯!”
  “你说的佳人是我?”
  鬼熙继续对着她挤眉弄眼,似乎在说“你说呢?”
  茗雪实在是对他没辙,又周旋道:“恭候我有事?”
  鬼熙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道:“自然是恭候佳人一起去赏夜景咯!”
  茗雪早已满脸黑线,同时也不得不跟他继续耗着,毕竟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不打算跟鬼熙一起。“夜景??!我有事,改天吧!”她直言拒绝。
  鬼熙一脸无所谓地又继续道:“魔宫的夜景,你一定很有兴致的,错过了可惜!”
  这是茗雪才反应过来,鬼熙可能是早就知道了自己要做的事特地来这里堵着她呢,心中生出一阵的气恼来,“你早知道我今晚要去魔宫了吧!”不是问句,而是肯定。
  鬼熙依旧没心没肺地笑着,“以你的脾气,上次没有找到那人,肯定还会找机会再去的!”
  茗雪被他猜中的心思,心中难免记恨,却又无可奈何,看来今天鬼熙是跟定自己了,她只能无奈道:“跟着我可以,别托我后腿!”话落,拨开鬼熙的手,头也不回地往魔宫而去,身后传来鬼熙得意的大笑声,茗雪更是加快了速度,一眨眼的时间,黑色的影子已经飘出了这个村子,在往魔宫的方向而去。
  鬼熙自然也不能落后,一直紧紧地跟着茗雪,心中感叹道,这丫头,这几年轻功见长啊,自己苦练的逃命之术眼看就不如这个小自己那么多岁的丫头了。
  夜晚的落伽城很静,静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堂堂的天栎国师府,就建在魔宫西侧,地理位置极佳,这建筑也是颇为恢宏壮观的。
  今日,国师府神秘的主人,已经悄无声息地回来了。
  国师府的摘星楼顶层的灯亮了起来。有一个白袍的男子站在栏杆上,那男子年纪不大,约莫三十岁的模样,通身的白,白发、白眉、白衣……但是这样的白色却一点都没有显示出老态来,只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那白色似乎会发光一样,看着只觉得崇敬,令凡人不敢直视其威。
  他的手上拿着一串黑色的佛珠,修长而白皙的手指在上面摩挲着,隐约可见佛珠上又怎么文字,只是看不清楚,而那男子却摩挲地很是认真,似乎在细细地品读着。
  画面很安静,连风都像是不动的,在这极高的摘星楼上,时间又如静止,极高的天,极远的地,将这里劈成了一片孤立的区域,就好像这个孤立的人。
  可孤立的人是否就有了平静,谁也说不清楚。
  这不,一个传事的已经来了。
  “师尊!”来着是个白袍少年,袍子很白,白得褪尽了所有的颜色,白得没有一丝污染。
  “言钰!你来了!”那白袍的男子被打扰,终于转过头来!这时他的容颜便一下子映入了眼中,白色有些过分的皮肤,柔中有刚地面部轮廓,一张似乎被退过色的薄唇,唯有眼珠子黑而亮,是全身上下最深的颜色了,那双眼睛,洞悉事实,好像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那个叫言钰的少年也不敢抬头直视。
  “师尊,您这次回来……”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天栎知道他想说的,因为这也许是所有知道他回来的人想要的一个答案。
  “将有风云起,不得不归!”他轻轻叹息了一声,眼中虽有怜悯,却也露出一丝期待。
  “言钰知道了,师尊可还有什么吩咐?”
  “师尊是没有什么吩咐,但是你还有祈求!”天栎眼含怜悯地看着他。
  言钰想要退下的动作一顿,脸色有些泛白了起来,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的师尊的。
  “师尊,琴女师妹她……”言钰欲言又止。
  而天栎早已了然于胸。“你退下吧!”天栎叹了口气道。
  言钰急忙喊道:“师尊!”而喊过之后却又自知失言了,师尊的决定是没有人能够左右的,他就算是劝谏也是徒劳无功,只能看琴女自己的造化了。
  天栎叹了口气,还是道:“他毕竟救过本师一命,我会帮她的!”
  言钰将要离开的身子一顿,听到这样的答案,心中的忧虑却反而没有歇下来,而是更深了。
  而天栎不再管他,继续望向落伽城平静的夜晚,夜晚的云层似乎更加厚重了,朦胧的月光已然被遮蔽,微弱地难以分辨。
  在这夜色之中,有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从万家灯火的屋檐上掠过,如风一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夜空里。
  “小雪,今晚可还去仙琴阁?”紧跟在后面的鬼熙询问起来,虽然周边没有人,但小心起见,他还是用了传音入密。
  “先去探探,以琴女的个性,当不会那么放心地藏在自己的住所,若真是青颜,蚀阴也不会允许他留在仙琴阁!”
  “恩,听你的吧!”茗雪一向冷静,鬼熙将决定权交给了她,而她负责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待她逃离。
  这几天,琴女一直坐立不安的,自从禁足之后便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自从知道黎烬喜欢翎箫的那一副画之后,她变得更加疑神疑鬼,也更加地暴躁易怒,蚀阴听到这个消息索性连她宫里面的侍女的撤了,以免传来各种惨叫声,影响霁月的心情。
  仙琴阁静的可怕,原本还是万人巴结的公主寝殿,这个时候已经萧条地只剩下动物为伴,于冷宫无异,琴女没有想到自己的有生之年还会有这样悲惨的时候。
  她恨所有的人,翎箫、霁月、蚀阴……以及很多很多曾经看不起她,得罪过她的人,或者以前巴结她,现在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的人,恨的种子一旦种下,辅以寂寞的滋养,一下子就渗透进了她的骨骼,染黑了她整个灵魂。
  她咒骂所有人,她也要谋划所有人的死,这首当其冲的就是霁月肚子里的孩子,这是她威胁的源头。
  此时的琴女正披头散发地立在窗前,屋里没有人,她的表情有些慌乱,有些不甘。
  “翎箫,你不要过来,你已经死了,你永远都斗不过我的!”她对着虚空,怀里抱着凤尾琴,胡乱地弹奏着。
  这是她不知道第几次看到翎箫了,那个曾经压在自己生命里的光芒,几乎照的她无所遁形,无处躲避的光芒,她仿佛看到了她,并且用眼睛死死地瞪着她。
  “你走,离开这里,魂飞魄散,你本就不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你这个祸害……魔鬼……”她喋喋不休地骂着,手上弹出的曲调比骂出的话还要难听,完全是疯子的模样。
  谁也不能想到堂堂琴公主竟也有那么狼狈的时候,每个人心中都有她的秘密,不能够揭开的伤口,而翎箫就是琴女不能够揭开的伤口。
  翎箫对琴女的好她通通都知道,但是她又要强迫自己去忘记,因为她不能记得,她受不起良心的谴责,所以要将这世上所有的恶强加给翎箫,来让自己相信当年自己所做的事是理所应当的。
  她疯疯癫癫好长一会了,也渐渐累了,不知何时,窗外现出一个人影,一团显目的白,天神一般的圣洁。
  天栎已经看了她很久了,眼神始终是柔和的,像是可以包容世间所有过错的天父。
  琴女一抬头,就看到了他,眼睛突然就亮了,似乎看到了救赎,“师尊!”她才说了两个字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在看到天栎的那一刻,她的心中有着尴尬,有着希望,有着悲伤,也有欣喜……无味杂陈的味道此时此刻最是能够体会地到。
  天栎微笑着点点头,给予她最大的善意,虽然那善意里并不知道包含了多少的真心。
  “公主,有什么话就说吧!”天栎温和的话语,无疑是催泪的一个切入点。
  琴女再也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虽然这泪也不知道包含了多少的真心。
  “师尊,您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在这深宫里面!”
  天栎笑了,笑的很温和,“公主说笑了,您是琴公主,又怎么会死在这深宫里!陛下是你的长辈,不过是怪你做错事,要让你长长记性,不会真的要了你的命的!”
  琴女一听扑通地就跪下来了,“父君也许不会,但是霁月她一定会的,她要是生下了孩子,一定容不得我!”
  天栎想了一会,似乎才想起来霁月这个人,他上次离开的时候,那个霁月还是个可怜巴巴,靠着蚀阴才有一袭生存之地的小女子,可这一回来,倒是把琴女堂堂公主逼成了这般模样,确实是好本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