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被发现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个偏瘦的身影看不清容颜,但是那不是蚀阴,蚀阴虽然长相偏阴柔,但是身材并不瘦弱。品书网%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大半夜的,这霁月起来是要干什么呢?茗雪不想白来一场,索性就看看,就算没有什么收获,至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只见霁月悄悄地下了床,然后赤着脚走到了梳妆台上。
  这女人大半夜要梳妆?不可能吧,又不是有病!还赤着脚,不知道自己怀着孩子么,竟然这么任性,茗雪忍不住对她奇怪的行为评论了起来。
  而屋里的女子却是全然不知茗雪的心思的,仍旧一门心思地坐着自己的事情。
  她慢慢地从梳妆台上的盒子里面拿出一个小葫芦瓶子,那葫芦瓶做工精致,看上去不像是普通的东西,而这琉璃般透明的颜色,茗雪莫名觉得熟悉,他们魔界矿场少,几乎没有什么透明的东西,这个色泽的更是少之又少,茗雪敢肯定这种材质她见过,只是印象不深,记不起来了。
  霁月慢慢地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放在手上看了又看,想吃又不吃的样子,坐在那边做了很久。
  茗雪是个想做什么就做的直性子,这回看着着急啊,你到底是吃不吃啊,急死个人!这时鬼熙也已经凑了过来,这个地方离蚀阴太近,他们不敢传音入密,怕引起灵力波动让蚀阴给发现了。
  就在茗雪等的不耐烦的时候,霁月终于咬一咬牙,闭上眼睛慢慢地将药送进自己的嘴巴,眼看就要吞下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蚀阴一个闪身就掐住了霁月的下巴,在她身后拍了一掌,那颗要被吞下去的药就生生吐了出来。
  “你……”霁月对他怒目而视。
  “本君如何?你熬了大半个晚上不睡觉,不就是等着本君不注意的时候杀了肚子里的孩子么?”蚀阴似乎早就洞悉她的心思一般,眼神冰冷地看着她。
  蚀阴似乎从没有对霁月有过那样的眼神,他对霁月总是温柔的。而这一次,她似乎真的是气狠了。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霁月一阵无力,原来自己计划了那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蚀阴早就察觉了。
  “呵呵!”在人家的地盘上,就是人家做主,霁月也只能自嘲几句,再一次明白自己的无知而已。
  “月儿,难道本君对你还不够好么?你要这样对本君的孩子?”蚀阴一想起来霁月要杀了他期待已久的孩子他就忍不住地生气,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霁月毫无畏惧地看着蚀阴,突然大笑了起来,“你说是为什么?我们各自都有心里的人,你为什么偏要我?”霁月几乎是大声喊出来的,眼前的这个男子曾经强行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他曾毁了她的幸福,他打碎了她所有的希望,她凭什么给他生孩子,凭什么。
  “你说的那个人是叫苍寂?”蚀阴冷冷地看着他,嘴角薄凉。
  霁月的眼中终于露出了恐惧的色彩来,“你……你怎么知道的?”不可能的,他不可能知道的,苍寂他根本就不在魔界的。
  蚀阴看着她的慌张无措,嘴角的笑更加冰冷无情,“哼,我自然知道,我不仅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他在哪里!”
  “在哪里?”霁月已然信了蚀阴的话,他是抓到他了么,可是笙箫殿里的人根本不是苍寂,蚀阴怎么会知道他。
  “呵,你还想确定什么?我为什么知道,自然是因为他现在在我手里!你要是好好听话,我尚且可以保他一命,要是你的肚子出了什么事,你们都给孩子陪葬!”蚀阴也是被气的狠了,甩出了狠话。
  霁月听到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瘫倒了,她想过最坏的情况是苍寂没有来找她,她自己在这里自生自灭,她从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状况。
  “你让我见见他好不好?”霁月可怜巴巴地看着蚀阴,充满了祈求。
  蚀阴一拂袖不去看她,狠狠道:“你要是不嫌没脸你就去看!”
  这一句话彻底将霁月打入了地狱,她是没有这个脸再见苍寂了,她该如何面对她,但是她还是不死心,依旧哀求道:“就让我远远地看他一眼,不让他知道好不好?”
  偷听的茗雪早已扶额,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傻的女人,在一个喜欢你的男人面前提你喜欢的男人求情岂不是越求越错。
  果然,蚀阴见霁月这样说,心底已经凉了半截,他发誓若真的抓到苍寂这个人,一定碎尸万段,让他们永无见面的可能。
  霁月本还想再求几句,蚀阴实在受不了索性一掌敲晕了霁月,直接扔在了床上。
  而鬼熙看到蚀阴这样的举动,眼睛里竟然喷出火来,就差跳下来火拼了,而他这一冲动,本来隐藏地很好的气息,立刻暴露在蚀阴的感知之下。
  “谁?”蚀阴一声厉喝,昭月台立马火光大盛,一排排魔兵冲了进来,这个时候昭月台的魔兵兵力竟然有整个魔宫禁卫军的二分之一,茗雪整个人都傻眼了。
  本来顺顺利利的一次行动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纰漏,此时此刻她真想直接劈了鬼熙这个人。
  “还不快跑?”茗雪拉着鬼熙想要趁着魔兵还没有冲进来,蚀阴顾着霁月不敢追上来的时候早些跑路,说不定还有机会逃脱,可是鬼熙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病,就是一动不动,竟还有冲下去的冲动。
  茗雪忍不住大骂道:“你脑子被鹿踢了啊?下去找死么?”鬼熙被茗雪这突入其来的一骂,脑子里的热潮终于退下去了一些,任由着茗雪拉着就跑了。
  但是毕竟耽搁了许久,蚀阴很快就追上来了,高手与一般的魔族毕竟是有很大的差距的,以茗雪跟鬼熙的脚程,也就蚀阴跟他的侍卫能追的上,那些个普通的魔兵是远远追不上的,但是这么大的动静难免会引起魔宫的骚动,到处都出现了拦阻。
  前有拦路者,后又有追兵,茗雪他们想要逃脱也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们两个跑不掉的,给本君站住!”蚀阴今晚憋了一肚子的气,真是要撒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好撞到这个枪口上了,蚀阴使上全力,一窜到他们前面。
  这个时候鬼熙已经清醒了过来,拉着茗雪要往后跑,但是后面已然又一大批的魔兵涌了过来。
  “本君说过,你们两个是跑不掉的,虽然修为还不错,但是擅闯魔宫者死!”蚀阴自从被翎箫重伤了心脉之后就对那些灵力高绝的人都实现暗杀,趁着他们还没有超越自己赶尽杀绝,这样他的魔君之位才能够高枕无忧,是以当年的四大魔王已然只剩下鬼熙跟他两个人。
  鬼熙低下头对茗雪传密道:“对不起,是我坏事了!”
  茗雪瞪了他一眼,虽然心中很是生气却也还是分得清局势的,“你心里知道就好,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我们要逃出去!”
  茗雪再一次正面面对蚀阴又想起了荒海岸那次两个人的对决,但是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是有备而去,这一次他们丝毫都没有准备。
  “小雪,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凤鸣箫,若只是普通的蟊贼,他不至于赶尽杀绝,若是知道你是翎箫,那我们就完了!”
  茗雪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点了点头。
  “呵,束手就擒吧!你们今天注定是逃不出去了!”蚀阴看着他们一脸志在必得的模样。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若是茗雪使用凤鸣箫尚且有跟他一拼的可能,但若是不用凤鸣箫,她的功力起码要打半折,而鬼熙没有了炎火扇,这功力也是大不如从前,这样的实力差距,他们又如何逃脱?
  茗雪给鬼熙使了个眼神,见机行事,有机会就跑!
  “呵,能不能逃脱不是你说了算!”茗雪的声音清清冷冷的,是一种大彻大悟之后的静而缓,与之前翎箫的声音大不相同,褪去了焦躁与傲气,剩下的是泰然。蚀阴自然是听不出来的。
  但是听到茗雪这样的话,心中的火又上来了,怒火一上来,便不管不顾地发起了进攻。
  他用的是把细剑,剑身很细很细,就像是一条灵活的蛇一般,快而无影。
  而茗雪将凤鸣箫化作一把剑的模样,挡住了蚀阴的一个竖劈,她手上的力道不低,加上自己早就做好的准备,身上的灵力也结成了防护罩,可是巨大的灵力冲击依旧令她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倒是不错,竟能接下这一招!”蚀阴阴狠的眼神略带赞赏瞟了茗雪几眼。茗雪却并不觉得这是赞赏。
  “哼,让你惊讶的还在后面呢!”虽然那种气流的激荡令她全身都疼痛起来,但是她却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咬着牙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她必须要撑下去。
  她跟蚀阴对峙的同时,鬼熙正对付这下面一批魔兵,魔兵虽然灵力不高,但是基数实在大,处理起来也是费力之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