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逃离魔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错,魔婴之说确然存在!”天栎点点头,表情依旧是云淡风轻,但是蚀阴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些担忧。品书网(.VoDt.coM)
  蚀阴似乎想到了什么,惊恐地睁大眼睛道:“你说的魔婴不会就是……”
  就是他?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蚀阴已然猜到天栎指的应该是黎烬了。
  修罗魔君那样光芒万丈的人,如果真的存在,就算是被人陷害被迫轮回也一定不会是平凡的人。
  “那人是从荒海捡回来的,他极有可能来自于人间……”蚀阴似乎在确定这种可能性,然后又极为惊恐地望着天栎道:“国师,你说的有旧人归来,难道就是指他?”
  “是,”天栎双手交叠着,宽大的袖袍遮住了手中的东西,不知道在摩挲着什么,就在蚀阴几乎确定的时候,他又极为认真地补充了一句:“又或许不是!”
  “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蚀阴整个人都无语了,感觉有无数的乌鸦从自己的头顶飞过一般。
  “那你那句到底什么意思?”蚀阴追问道。天栎并不正面回答,依旧浅笑着说:“天机不可泄露!”
  蚀阴被他气得满身的怒火,眼睛凌厉地瞪着他,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天栎或许已经被凌迟处死了。
  “那你今天来这到底要告诉本君什么事?”
  天栎凝眸,看着蚀阴这暴躁易怒的性情,眼底深处好似带着淡淡的笑意。“魔婴之说却非空穴来风,你看刚刚那男子的灵力如何?”
  蚀阴回想起刚刚与黎烬的打斗之景,心里突然突突地跳了起来,那种灵力浑厚如深海般不可估测,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蚀阴不得不心惊了起来。
  “想必陛下已然明白了吧,现在他尚未完全地苏醒,若是苏醒过来,恐怕倾尽整个魔界都不可能会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蚀阴凝重地点了点头,阴鸷的脸上早已经是阴云密布了。“那如何除了他?”蚀阴心中所想不过是对他除之而后快。
  天栎摇摇头。“不可莽撞,若是贸然与他对抗,不过会加速他的觉醒,到时候魔界必然是一片炼狱。”
  蚀阴一听着急了,“那国师说要怎么办才好?”多年安逸的生活似乎让他把脑子都磨练得顿了。
  “不能激他,自然只能够安抚他,尽量让他感到满意,只要他心中没有了欲望的起伏,没有愤怒,自然也就引不出心里的那把火了。”
  天栎说完,蚀阴大抵也明白了,虽然对天栎半信半疑的,但是毕竟又与黎烬的交手经历为证,他也不敢怠慢,他对天栎点了点头,认同了他的想法。
  天栎传达完了自己的建议,也不再停留,欠了个身,然后泰然地离去。
  他一走,蚀阴立马唤来了亲信,嘱咐道:“好好看着住在笙箫殿的那位!”
  那亲信得了命令答了声诺,然后准备离开。
  蚀阴在书房里面踱来踱去,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妥之处,突然喊道:“回来!”
  亲信立马转过身恭敬地低下头等待新的吩咐。
  “小心点,不要被发现了!”
  “诺!”亲信再次离去!
  “回来!”
  亲信又转身站定。蚀阴思考了一阵,终于下定决心。
  “去把琴公主解了禁足吧!”
  “诺!”这一次这位亲信还在原地站了一会,低着头,眼神往上偷看蚀阴的神态!
  蚀阴还在踱步思考着什么,本来心中就烦闷,猛然看到这货还没走,大声呵斥道:“怎么还不退下!”
  那位哥们心中那个委屈,立马拔起腿就快步离去了。
  等到书房里又只剩下蚀阴一个人之后,夜晚突然安静了下来,夜色浓得化不开。蚀阴猛然想起了霁月,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心中又烦躁了起来,夹杂着无数的怒火燃烧在心口,良久,他终于还是决定迈着步子往昭月台而去。
  这个时候霁月早就睡了,安静地躺在床上,面容很安详。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似乎没有了那种坚硬的外壳,透过那柔弱的身骨能看得到她的灵魂,她本是个安之若素的女子,可一旦有了坚持,就会变得凌厉而偏执,为了那个心中的梦,竟然连孩子都舍得放弃。
  蚀阴一想到这个,心中就是怒火翻腾,他如何能接受自己最爱的女子却不愿意生下自己的孩子,她的心里竟然还有别人的存在。
  霁月说,他们的心底都有各自要守护的人,其实不然。蚀阴苦笑着摇头道:“也许你还在坚持着你心里的那个人,而我心里的那个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他今晚路过笙箫殿的时候,心里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忘记了这样一个所在,也很少再想起那个女子,自从霁月进入到他的生命中之后。
  而他一听到霁月跟琴女在一起的时候心中就是一阵的紧张,深怕会出什么事情,天知道当他看到霁月缓缓倒下身子的时候心中是有多大的恐慌感,简直像是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为了保证她的安全,他顶着压力也把琴女给禁了足,天天晚上都守着她,深怕她会有什么意外。
  蚀阴轻轻地抚摸着霁月的一头青丝,柔顺的触感就像是这世上最顺滑的丝绸,令他爱不释手。感觉到动静,霁月蹙了蹙眉,有些不安起来。蚀阴又将自己的手抚摸着她的细眉,精心描绘的远山眉早已经淡了,却更添了一丝自然的美。蚀阴粗糙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那软柔的细毛,感觉整颗心都软了,刚刚的不悦之情早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这个时候想起霁月肚子里的孩子,心情就像是抹了蜜一样地甜,这个时候他暗暗地下了决定,这个孩子不管怎么样他都要保下来,这是他第一次那么期待一个生命的到来。
  这一晚,蚀阴没有睡,坐在床边看来霁月一整晚,霁月一开始睡得不安稳,可是后来越睡越熟,完全是沉入了梦乡之中。
  当黑夜即将过去,东方即将破晓的时候,鬼熙还拖着茗雪飞奔在出城的路上。
  “咳咳……唔,硁硁……”茗雪剧烈地咳嗽声在鬼熙一个捂手的动作后变成了沉闷的硁硁声,鬼熙因为疾驰而微微出汗的手贴在茗雪冰凉的侧脸上,一冷一热的对比十分明显。
  茗雪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晰,而鬼熙的意识却是清晰着呢,女子的体香扑面而来,那冰凉的触感美妙而销魂,但是他强烈的压制着自己的这些想法。他原本以为回到了魔界,再也没有人会成为茗雪的未来,他以为他占据了她,但是在看到黎烬的那一刻,他的心彻底地乱了,他正感觉他在渐渐失去一件很美好的东西,这个东西近在眼前,却抓不到手里。
  越是这样想,脑中的邪念越是猖獗,而茗雪却早已经意识不清了。“鬼熙……我……”
  “小雪,你怎么样了?”
  “我们回去看看吧!”
  鬼熙无言了,眼含悲伤地望着茗雪,双手依旧紧紧地抱着茗雪,刚刚心中的旖旎情思却早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只剩下满心的苦涩交织着。
  他愣了很久,缓缓道:“小雪……”
  谁知道刚刚说完了那句话的茗雪早已经昏沉沉地睡去了,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而这个时候难题却摆在他的眼前,回去救黎烬,还是带着茗雪回去?
  他的内心就像是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其中一个在说:“回去干什么,他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跟你抢茗雪了!”
  “那等茗雪醒来了,你该怎么交代?”
  “茗雪只是随便一说,醒来可能自己都不记得了,你又何必回去自寻死路呢?”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就你现在的情况,别说是救人了,自己都逃不出来了!”
  “……”
  似乎终于是被说服了,但是他的脸上依旧是纠结的神色,最后咬了咬牙,抱着昏睡过去的茗雪往城外而去。
  过了一会儿,天就大亮了,鬼熙刚到村口,云易和梓潼就着急地寻了过来。
  “大人,你昨晚去哪里了?我担心死了!”
  “鬼熙你死哪里去了,竟然还把茗雪弄成这样!”
  他们一个眼含关怀,一个火冒三丈,但是这个时候看到他们,鬼熙却是心头一暖,快速地走向他们,平时嬉皮笑脸的,此时此刻却是安静柔和地很,这样看上去倒真的有了几分书生的做派了。
  “我问你呢?怎么把茗雪弄成这样,你是不是男人啊?”鬼熙不回答,梓潼终于发火了,她可是急火攻心了一个早上,这个时候终于找到了爆发的点。
  鬼熙冲着他们淡淡地一笑,云易见此,默契地知道茗雪并没有什么大碍,而梓潼却依旧不依不饶,要问个明白!
  “我说鬼熙,你真不够意思的,既然都把我从人间带到了这里,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竟然还瞒着,枉我把你当成亲人。”梓潼真是有些被刺激地狠了,本来自己就是外来的人,这个时候,鬼熙还这样对她,她心里生气极了。
  鬼熙也无奈了,但是听到亲人二字的时候,心头还是一暖,这个时候也终于耐下心来道:“别担心了,她没什么事!有事我们回去再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