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只小魔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道路很崎岖,茗雪小心翼翼地踩在实地上,深怕因为看不清路而踩空了,四面的风呼呼地吹过来,她从来不知道,夜晚除了浪漫,其实很多时候也挺可怖的,就比如说现在。品书网
  太过于安静的气氛会令人胡思乱想,她正这样想着,一个不小心,不可避免地就跟地面做了个亲密的接触。
  “什么东西?”她不由得有些懊恼,低下头去凭着微弱地近乎没有的星光,双手在地上摸索了起来,她记得自己是因为触碰到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才一时受惊给绊倒了的。
  可是这团软呼呼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她摸到了,大约有一小捧,刚好两只手能抱起的样子,上面长着绒毛,一团的毛球,软乎乎的,热融融的,像是个刚刚出生的小婴儿一样。摸着很是舒服,她不由得多摸了一会,突然手中一痛,她还顾不得思考已经将这个大肉团给抛了出去,随着闷闷的落地声想起的还有沉沉的呜咽声,委屈极了。
  “这是团什么东西,怎么还咬人呢!”
  “呜呜呜,我不是东西……”一个软濡的声音想起来,还没有把话说完,立马又接着道:“不是,说错了,我不是不是东西,我是……”
  “……”最后他的舌头打了结,越说越错,而茗雪却丝毫没有因为自己一句话引发这样的惨案的自觉,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整天压抑的心情都在这是烟消云散了。
  “不准笑!有什么好笑的!”茗雪能够想象得到老头子板着脸说不准笑的样子,却想不到一个可爱的毛球装起严肃来会是什么样子,心中更是觉得好笑了。
  小毛球无奈,听到茗雪不能够停下的笑声,都快哭了,“别笑了,哎~我说你别笑了啊!”
  “好,我不笑,哈哈哈!”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东西啊!”旧事重提,茗雪又问。
  “我……我……我……”这一会那毛球连续说了三个我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了。
  “你要是不说,我就叫你小东西咯!”
  “我……我叫惊牧!是……是……”
  “你吞吞吐吐地干什么,我又不吃你!”茗雪不耐烦起来,这小家伙竟然连句话都说不清楚。可是是修为比较低的魔兽吧!
  “我问你,你是不是魔兽森林里出来的?”
  “啊?你怎么知道!”它立马做了个捂脸的动作,但是黑夜里茗雪一点儿也看不到,不过茗雪可以想象它别扭的样子。
  虽然摔了一跤,但是茗雪也没有真的想要同这只魔兽计较,“你叫我姐姐就好了,我不吃你,现在我要回家了,你呢?”
  “家?我不回去,姐姐带着我好不好?”
  “不好”
  “呜呜呜……好不好嘛!”
  “不好!”
  “哇呜……”立马是惊天般的大哭声传进了茗雪的耳中。
  “不许哭!姐姐有事,不能带着你!”看着魔兽的年纪不大,修为应该也不高,这样的小魔兽是猎兽者最好的猎物,她可不能带上这样一个麻烦,要不然自己真要成为众矢之的了,本来身份就危险的茗雪自然不会自找烦恼。
  “姐姐,求你了,有坏人一直追我……”
  果然,茗雪心中肯定了下来,“你小小年纪不在魔兽森林里面呆着,出来干什么?”魔兽森林是魔界人人心中认定的禁地,那里有着修为强大的上古魔兽,他们隐居其中,与世无争,保护自己的子孙后代,世代繁衍生息,没有魔族敢去那里打扰魔兽的修行与起居,但是这魔兽要是出了魔兽森林那可就不一样了。一只小魔兽可以为魔族的修炼提供灵力,若是资质好还可以驯化成坐骑,简直全身都是宝,于是一有出了魔兽森林的魔兽向来都是人人争夺的目标,十分危险。
  那小毛球耷拉下了两只软软地耳朵,伤心地道:“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听他断断续续地讲述,茗雪心中算是明白了,它一时贪玩出了魔兽森林,恰好遇上几个在魔兽森林外围碰运气的猎兽者,于是就拼命地逃,现在虽然甩掉了那几个人,但是它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茗雪叹了口气,想想它也是够倒霉的,于是亲昵地摸了摸小魔兽的头,其实是觉得摸着舒服。
  小毛球很享受茗雪的抚摸,目光灼灼地祈求地看着茗雪道:“姐姐,你就带着我吧!”
  “不行!”茗雪还是反对了。
  “为什么呀,你看我那么可怜!”小毛球看着她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若是在白天,茗雪看着这样的场面不答应都难,可是谁让现在是大晚上呢,茗雪根本都看不到它尽心尽力的表演。
  “跟着我很危险,比你自己一个人还危险!”茗雪说的也是实话,两个目标聚在了一块,能不危险么,更何况现在她都无力自保,更别说带上这样一只小家伙了。
  “我跟着姐姐,可以保护姐姐啊!牧牧很厉害的呐!”它很是自豪地挥舞着她的小爪子,来显示自己的本领。
  茗雪真心是无奈了,心中还记挂着鬼熙跟梓潼呢,这个时候又被这样一只小家伙给绊住了脚,心中又着急又好笑,若是换在平时,她一定很乐意接受这样的一直萌宠的,可是命运对于自己而言不过是九死一生,她又有什么权利去拉上憋得生命跟自己一起去冒险呢。
  既然说不通,茗雪索性不去理,黑暗中,自己一个人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往前走。
  身后传来了小毛球嘤嘤嘤的哭声,哭得伤心极了,那般软甜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就触动了茗雪心中的那根弦,她用层层坚冰封印了的心一点点融化开来,露出鲜红的暖绒的颜色。
  她的不知迈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慢,最后一跺脚,索性停了下来,下定决心似的猛然转过头,“不准哭了!”
  小毛球怔住,抹了一把泪立马眉开眼笑起来,“那你答应让我跟着你了么?”
  茗雪有些挣扎,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最后咬一咬牙终于还是道:“要走就快跟上!”
  小毛球听到这里,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立马屁颠屁颠的就跟了上去,它兴高采烈的同时,茗雪的心中却苦了起来,还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安排这个家伙呢!
  “姐姐,你为什么大晚上会在这里呢?”得到了茗雪的同意之后,小毛球就跳上了茗雪肩膀,声音天天地问她。
  茗雪又想起了梓潼出走的是越想越觉不对劲,梓潼不是任性的人,这么久了没有半点消息,多半是真的遇上了什么麻烦了,她必须得赶快找到她的人,要不然真不知道还有发生什么样的事。
  “你最近都是在这里么?有没有看见一个漂亮姐姐经过?”茗雪随口问了惊牧一句,惊牧摇摇头,表示没有。
  虽然也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茗雪还是忍不住一阵失望。
  “姐姐在找人?”
  “恩!”
  “我可以帮忙啊!牧牧很厉害的,只要闻一闻气味就知道那人再哪里了?”
  “真的么?”茗雪一激动把小毛球从自己的肩膀上给拽了下来,跟她对视在一起。
  小毛球被吓得怔住了,好在茗雪用力并不猛,小毛球并没有感到,太过于惊吓,“姐姐,姐姐,轻点,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
  听到小毛球嘴里吐出来的话,茗雪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了下来。等到茗雪带着一团小毛球回到村子里时已经是天蒙蒙亮了,云易早就已经回来了,鬼熙担心茗雪的安全不顾大家的阻拦非要去找茗雪,最后被云易给一下打晕了过去才不闹腾起来。这会儿正安静的睡在床上呢。
  听到茗雪回来了,似乎本能的反应就醒了过来。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问茗雪回来没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的梦里全是担忧与愧疚。
  “箫丫头……”他大叫了一声醒来,刚好走到院门前的茗雪愣住了,鬼熙平日里都叫自己小雪,这无意识叫出的称呼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原来他一直记得的都是那个记忆深处的箫丫头,可以无忧无虑地跟在他身后,肆无忌惮地捉弄他的箫丫头,可是一切却都已经回不去了,她已经成了茗雪,就再也不可能是翎箫了。
  “姐姐,你怎么了?这是在叫你么?”小毛球整个坐在茗雪的肩头,看上去像是团白绒绒的大球装饰品,可爱极了。
  茗雪立马回过神道:“没事,我们到家了!”
  茗雪这一回来,现实秦娘迎接了出来,“茗雪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都把大家给着急死了,外面风寒快进来暖一暖!”人还没有走进,这热情的话就像是连珠炮一样地射了出来,平日里也没见秦娘那么热情,也许是太担心了,这会见到自己激动了一些,茗雪心中这样想着。
  随着秦娘的靠近,小毛球却做出了一副防卫的姿态,全身柔顺的毛都立了起来。
  “毛球!”茗雪忙喝住,不敢让小毛球做出错事。
  而全力备战的毛球听到自己的称呼立马被轰得外焦里嫩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