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是谁掠走了梓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问你,我住的那间宫殿原来住着何人?”黎烬丝毫也不客气,双手抱着一把墨剑,冷冷地就站在蚀阴面前,就好像一个无冕帝王,自带着迫人的气势。
  蚀阴本就生气,看到黎烬这个态度就更加忍不住了,却又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把整张脸憋的通红。可转念一想,笙箫殿的旧主人是翎箫,又耐下性子问:
  “你要找她?”
  黎烬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目光却一直盯在蚀阴的脸上,没有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
  如果这是一场无声的斗争,蚀阴一开始就输了先机,眼下也只有定下心神与黎烬比耐力,比心性了。
  “她在我手上!”蚀阴沉凝的脸突然勾唇一笑,整张脸开出了诡异的花。
  黎烬始终没有换过表情,依旧追问:“她在哪?”
  “现在不能告诉你!”黎烬的眼睛里立马射出一把刀来,强大的气势令蚀阴也为之一吓。
  强压下不安,他继续道:“现在虽然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黎烬这才缓了下来,慢慢地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一句话没有说,转身就大步离开了。
  蚀阴看着黎烬的背影一点点走远,心中被压制着的火气一下子全爆发出来了,一掌震碎了手边上的一张楠木桌案,案上的文件一下子散落满地。
  话说茗雪这边,自从小毛球来了之后,茗雪多日来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人也明朗了许多,鬼熙看着她似乎又回到了很久以前她还是翎箫的时候,但是偶尔却还是能看见茗雪的愁容,青颜还没有消息,而梓潼又没有了踪迹,她的眉间总是似有若无地绕着一丝轻愁,看得鬼熙心中一阵酸疼。
  “小毛球,你不是说你有办法找到梓潼么?”鬼熙趁着茗雪不在逮到了小毛球就问。
  “本宝宝有名字,叫惊牧,小毛球岂是你叫的?”小毛球竟学起了鬼熙说书时说的大老爷,端的一派好架势,十足一副呆萌样。
  鬼熙一噎,真后悔起自己没事干嘛给它说书,给自己找不痛快。“你这小东西,叫你小毛球还是抬举你了,本公子要是不给你吃的,你也就活活饿死的命,哼,还敢跟我抬杠?”
  小毛球一委屈呜哇一声大哭起来,“茗雪姐姐,茗雪姐姐,他欺负我……呜呜呜……”
  鬼熙吓得忙堵住小毛球的嘴,“小祖宗,轻点声!”
  一阵嚎啕大哭戛然而止,变成了低低的闷哼声。“不哭也行,你要给我做烤鸡吃!”软濡濡的声音里极尽委屈。
  鬼熙那里还顾得那么多,连声答应。小毛球立马眉开眼笑了起来。
  “现在可以跟我说怎么找梓潼了吧?”他被这么耍了一道,语气明显地不开心,他现在还是个养着病的病号,茗雪不让他下床,他只有乖乖地躺在床上,被这么一气,心情郁结。
  “这个,茗雪姐姐已经问过我了,而且我们都去找过了,但是很奇怪,附近的气息全然消失了,梓潼姐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着实奇怪啊!”小毛球又用手虚捋起胡子,做起了神棍半仙之流,得来了鬼熙一个爆栗。
  “诶呦,干嘛打我?”它呶气嘴,发起怒来。
  “打的就是你,敢讹我烧鸡?给你记爆栗还差不多?”
  “啊呜……鬼熙大叔欺负人……姐姐你快来啊!”
  “这是怎么了?”茗雪正端着一盘糕点从门口进来,正巧看到小毛球嚎啕大哭的模样,忙问鬼熙发生了什么事?
  鬼熙一脸的苦瓜相,摊开双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可奈何了。
  “小毛球这是怎么了?别哭了,快到姐姐这边过来,姐姐给你准备了凤梨酥,快过来尝尝!”小毛球一听这个,眼泪也顾不得流了,只见得电光一闪,茗雪的手中一空,整个盘子已经到了一只肉嘟嘟的爪子手上了。
  “呃呃……”茗雪呆了一呆,这糕点她本来是做给鬼熙吃的,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开口了,倒是鬼熙急切地道:“小家伙,给我留点!”小毛球哪里肯呢,端起盘子,一股脑儿地就把糕点全撞进了肚子里面。
  “你个小家伙,太坏了!都说了给我留点!”鬼熙气得差点从床上跳下来,狠狠踩他几脚,可是下一秒,他的这个想法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只见小毛球猛地咳了几声,然后两只小爪子开始在自己的喉咙上乱抓,张开嘴巴想要说话,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明显是被噎得狠了,也是自做孽不可活,鬼熙这个时候哈哈大笑了起来,而茗雪则是心疼地忙到了几倍水给它,还不停地给它顺气,总算是缓了过来。
  “哈哈哈哈,你这小家伙,叫你那么小气,这回遭报应了吧!”鬼熙笑的合不拢嘴。
  小毛球委屈地拽着茗雪的衣角,躲在她的身后,怯怯地看着鬼熙。茗雪心疼,嗔怒地瞪了鬼熙一眼,“不准欺负它!”浓浓的警告意味令鬼熙迅速地苦了下来。
  宽敞地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却有种温馨的气息围绕着。
  “小雪,那个……梓潼她……”
  “有什么就尽管问吧,她出走也不是全是你的错,你完全不必如此!”
  鬼熙点了点头,神情依旧愧疚。“现在有没有消息?”
  “没有!”茗雪叹了口气,摇摇头,接着又道:“已经找遍了附近,小毛球的鼻子那么灵,愣是没有闻到半点梓潼的气息,待她走的应该是个高手,几乎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茗雪几乎已经确定梓潼是被人带走的了,凭着梓潼的能力,还没有办法消失地那么干净,更何况她也根本没有必要那么做。
  “恩?依你看,魔界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样?”
  茗雪依旧摇摇头,“如果是我,我是没有办法做到的!”是的,茗雪灵力虽然高,但是还没有办法将人这样丝毫不留痕迹地带走。
  鬼熙摇摇头表示自己也做不到,但凡灵物都有气,人又是万灵之长,身上的气息是无论如何都抹杀不去的。
  “我知道有什么办法!”正在两人苦思冥想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这个声音的主人俨然就是在一旁吃着最后一小半块凤梨酥的小毛球,刚刚吃的太快,都没品出味来,现在就幸存了那么一小半块,它是珍惜又珍惜啊,吃的小心翼翼的。
  鬼熙瞟了他一眼,轻视地道:“就你能有什么好办法?”
  “偏是我这小家伙有好办法?”小毛球手舞足蹈了起来,一股子得意劲,看得鬼熙又气又恼的。
  茗雪看不下去了,忙插嘴道:“既然小毛球有好办法,那就告诉姐姐吧!”
  “好啊,其实很简单的,我们魔兽会飞呀!”
  魔兽!茗雪的脑中响起了一道惊雷,是啊,他们魔族却是做不到,但是魔兽却可以,一头飞行魔兽起码可以飞到几百丈的高空,那时什么痕迹会留的下来呢?
  可是真的是魔兽所谓么?那魔兽掳走梓潼又是为了什么呢?这明显地不合逻辑啊,还是有自己没有想到的东西呢?
  “哼,你说一只魔兽会掳劫一个女子?魔兽与魔族想来两不侵犯,这不可能?”鬼熙立刻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小毛球见此也生气了起来,哼(ˉ(∞)ˉ)唧一声,转过肥硕的身子,不理鬼熙了。
  “鬼熙,或许我们都忽略了一点!”
  “怎么说?”听到茗雪那么说,鬼熙也正视了起来。
  “魔兽也许没有动机,但是控制着魔兽的魔族人却有这个动机!”
  “你是说……”鬼熙一脸不可置信。
  茗雪点点头,“我想也只有那位神秘的国师有这个能力了,可是他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发现了我们的身份?”
  “不可能!”鬼熙坚决摇头,“我们这一次回来出了云易,没有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就是来的人当中也只有梓潼和我知道,那国师就算是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吧!”
  “他预言旧人归来,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他必定是掌握了什么!看来我们以后要更加小心了!”茗雪沉默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总会曝光的,她想要的只是在它曝光之前杀了蚀阴,报了大仇。
  “鬼熙,对不起!”茗雪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那么一句。
  鬼熙一愣,却突然反应了过来茗雪说的是什么,心疼地道:“箫丫头,你永远是我最爱的丫头,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茗雪眼眶一红,呆呆地点点头,她真的不想连累他们的,可是命运却已经将他们捆绑在了一起。
  鬼熙拍了拍她的香肩,佯装出一副轻松的模样,“小雪,不管前面是什么,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的!”
  “恩!”茗雪终于真诚地点了点头,这一次她是真的打算让鬼熙一起承担了,“鬼熙,以后在没人的时候就叫我翎箫吧!”她还记得鬼熙那不自觉叫出来的箫丫头,现在她想再做回他的箫丫头,虽然她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她已然希望在一个人面前,她依旧是以前的翎箫。

章节目录